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二四 荣耀远征
    何良焘点点头,从中查验了一遍,发现数目都对,也多了一些,其中四种规格的砖块无一缺少,这才放心下来,他对递给东主一个册子,说道:“今天下午,我的人会送来二百个汉子和三十辆货车,你让你的工人协助他们,按照册子上的要求,把不同种类的砖块装进标定号的箱子里,记着,你亲自查验,装箱的数量不能少,种类不能错,箱子一定要要结实,到了港口,我会亲自查看,若有错处,休要怪我扣你尾款了。”

    “您放心,一定照此办理。”东主高声应和,何良焘骑上驴子,转身去了。

    “真是怪哉,不过是些砖块,这么详细做什么,还分门别类,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运的是古籍善本呢。”东主嘟囔道。

    身边那管事却是个消息灵通的,他说道:“咱们这还算好的,您不知道,齐家那采石场,海军订购了上千石块,大大小小,奇形怪状一共六十多种规格,还要求每一块都要刻上独一无二的苏州码子,海军的人亲自测量,石块必须合乎规格,误差不能超过一寸,可把齐老爷祸害惨了,这三个月了,就没消停过,这是把石匠当木匠用啊。”

    东主瞪了管事一眼,说道:“你知道也就罢了,不可出去乱说!”

    何良焘骑着毛驴一路小跑去了基隆,基隆港口已经成型,内港之中停了三艘重炮舰,海军大楼也已经修建好,何良焘栓了驴子,扑打了几下身上的尘土,跑了进去,上了二楼的战略室,看到房间内已经坐满了人,包括李明勋、西蒙斯还有分舰队长官和主力舰长,另外惹眼的就是多亚。

    “何大匠,几个月不见你怎么辛劳成了这个样子,听说驴子都被你类似了两头,真是让我过意不去啊。”李明勋半开玩笑的说道。

    何良焘道:“大人说笑了,您交代的事情,我怎敢怠慢。”

    说着,他打开册子,看了看,说:“所有的建筑材料、工具全部已经准备妥当,正在打包装运,工匠、图纸也已经调配到位了,五日内可以出发,一切静等您的命令了。”

    “我这边也已经准备妥当,八百人的要塞守备营,武器、弹药、补给已经到位了。”多亚沉稳的声音传进了李明勋的耳朵里。

    李明勋点点头:“很好,那只剩下海军了,西蒙斯,接下来是你的舞台了。”

    西蒙斯面向众人,说道:“我很遗憾的告知各位,海军虽然在今年入役了两艘主力舰和一艘大型巡航舰,但在纸面上,我们主力舰依旧不如西班牙人。”

    “这不可能吧,今年初,我们已经击沉了他们三艘主力舰了!”当即就有人表示了疑问。

    西蒙斯无奈的耸耸肩,说道:“菲律宾都督科奎拉是一个滑头,他动用了一些不光彩的手段,把主力舰的数量恢复到了九艘,而且比以往更加强大。”

    其实科奎拉那些不光彩的主意全部打在了马尼拉大帆船上,今年初,苏禄海海战,社团击沉西班牙人主力舰三艘,让原本只有九艘主力舰的菲律宾都督区一下损失了三分之一的中坚力量,很快科奎拉就知道社团拥有八艘主力舰(在西班牙人眼里,大型巡航舰也是主力舰,但够不上社团标准。),如此,他只能疯狂扩充海军力量,其最主要的手段就是武装马尼拉大帆船。

    今年四月初来的两艘马尼拉大帆船原本是要在六月返航的,但是科奎拉找了个理由,说马尼拉存储的明国货物不足,从都督区找了两艘六百吨左右的武装商船作为大帆船前往了美洲,这样直接扣下了两艘大帆船,而去年开始,马尼拉造船厂下水了一艘大帆船,科奎拉便是对这三艘大帆船进行改造。

    从苏禄海一战可以看出,虽然大帆船在速度和敏捷上完全无法和主力舰相比,甚至限制战列线机动,但从炮战上来说,却是拥有极大的优势,特别是载炮量上,只是与以往的改造不同,这次的改造更为彻底。

    以往大帆船改造是对付荷兰人的武装商船,十二磅炮足矣,但社团的重炮舰一艘强过一艘,十二磅炮已经吃不消了,必须采用十八磅炮,所以科奎拉安排三艘大帆船上船台,先是拆掉了部分船艉楼,继而增加一层火炮甲板,只是这次进行了重点加固,使得其可以承受十八磅炮的后坐力,而付出的结果就是,这些船再难改回大帆船,进行跨洲际运输了。

    改造之后的大帆船拥有超过逆戟鲸级的火力,三十门十八磅炮,二十二门十二磅炮,加上六磅和八磅炮,火炮数量超过了七十门,侧舷火炮数量达到三十二门,其中重炮二十六门,与逆戟鲸级持平。

    “不光如此,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在我们与西班牙的对决中,荷兰人把砝码压在了西班牙人那边。”李明勋对众人说道,他敲了敲桌上的情报,说:“这是我们的苏禄盟友加利德和英国东印度公司的大卫送来的情报。”

    众人打开传阅,脸色都是凝重起来,情报显示,荷兰人与西班牙人在其争夺的香料群岛达成默契,以实际控制区域为准,皆不向对方海域派遣军舰,而进入香料群岛也多采用武装船甚至非武装船。

    另外,荷兰人的舰队出现在了印度洋加入了对锡兰(斯里兰卡)的进攻中,而荷兰人也对英国在东方的贸易船进行了限定,不允许拥有十八磅炮的船只通过马六甲海峡,这不仅意味着英国人参战的可能性被杜绝,还意味着社团与英国人之间的重炮军火贸易告一段落。

    “是否暂缓今年冬季的南下行动,明年我们可以多两艘甚至三艘的主力舰.......。”李北极小心的问道。

    “那会让我们的劣势更大,我们明年入役的战舰肯定会在下半年,形成战斗力要在十月之后了,但是四月份,新的大帆船就会来,即便西班牙人不再造新的大帆船,明年四月份他们又可以获得至少一艘大帆船,而我们的主力舰则没有变化。”西蒙斯不等李北极说完,便是反驳道。

    “我们可以在这个冬季改装我们的主力舰,增加一层火炮甲板,使用九磅甚至十二磅炮,这样主力舰的火炮数量就相对咸肉的大部分主力舰有优势,配合我们军舰的防御力,依旧可以取得单舰优势。”李北极毫不示弱的提出了自己的第二套方案。

    战略室中安静了下来,一些主力舰长的脸色有些难看,李北极如此说话是明显海盗风格,与大部分人的印象不同,海盗,特别是美洲、欧洲的海盗‘民主’程度远远超过了这个时代,海盗船长一般来源于选举,在海盗聚居地,海盗首领也是由船长们选举,所以海盗舰队中,每一位舰长都拥有话语权,这与社团官僚化有些不同,事实上,在如今的社团海军中,话语权最高的毫无疑问是李明勋,其次是西蒙斯,二人都是独断专行的风格。

    西蒙斯没有再反驳,而是看向李明勋,李明勋双手抱胸,笑了:“如果投票的话,北极,你会输的很惨的。”

    众人会心一笑,深以为然,究其原因,社团海军的主要军官对改装军舰,甚至军舰上船台都是极为忌讳的,所以,在休整旗舰,他们会把船停靠在台北,也不去大本营,台北港口有淡水河的淡水码头,不生船蛆。

    其实很简单,现在海军上下对造船厂的要求是主力舰,更快的提供更多更大的主力舰,若是对帆索配置进行改装,军官们很乐意,如果是上船台改造船体,军官们全都反对。原因很简单,现在的社团处于多事之秋,随时可能爆发海战,上了船台,无法参战怎么行?

    “改造蓝鲸号怎么样?”李北极似乎永远有想法。

    依旧是西蒙斯反对,他说道:“那种臃肿跛脚的大家伙,还是出现在敌人的战列线上比较好。”

    几位舰长哈哈大笑起来,社团的海军历来是是火力与机动并重,像是马尼拉大帆船那样速度奇慢,转向笨拙的大舰,可不是他们喜欢的战友。

    “好了,不要吵了,大舰队就这样吧,我们只是在主力舰的数量上有劣势,但战力上基本持平,除了主力舰,独角鲸号和龙王鲸号大型巡航舰,血猎犬海盗船也加入大舰队,具体队列编列还是由西蒙斯负责,大舰队与运输船队改组为远征舰队,‘荣耀远征’计划,半个月之后开始!”李明勋拍了拍桌子,郑重说道。

    西蒙斯分发给众人一份计划书,说道:“这是‘荣耀远征’计划的作战书,诸位看过!”

    计划书的封面右上角有鲜红色的绝密二字,众人纷纷坐下,认真研读起来。

    这份‘荣耀远征’计划是南下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主要目的是把战争完全控制在敌境,让西班牙人无暇他顾,彻底断绝西班牙人对西洋航线的威胁,而‘荣耀远征’的主要部分并非是舰队决战。

    现实摆在那里,菲律宾都督区的主力舰队实力不弱于社团,对菲律宾附近海域更熟悉,社团海军没有实力优势,无法保证必胜,这个西南季风季,西班牙人因为改装大帆船而错过了进攻时机,下一个季风季节肯定会进攻,未免失去主动权,所以‘荣耀远征’计划的最核心部分就是‘敌境建堡’。

    敌境建堡并不是什么新战术,欧洲的殖民者都这么干过,一个半世纪以前,葡萄牙人在里斯本设计好了堡垒,切割好每一块石头,用卡拉克大帆船运送到了几内亚湾,仅仅只用了五周的时间就建立了雄伟的圣乔治达米纳堡,在黄金海岸迅速扎根,很快控制了这片富饶的殖民地。而近的来说,三宝颜半岛上的皮拉尔堡,也是皮拉尔神父设计之后,在耶稣教会和都督区的支持下,在马尼拉准备好了大部分的建材,在三宝颜半岛上迅速建堡。

    而社团的敌境建堡选择在了林加延湾的林加延地区,而建筑棱堡所需要的建材,包括条石、砖块、木料、石灰,以及建筑堡垒必须的监工、工匠和劳力都已经准备妥当。

    林加延位于吕宋中央平原的最北端的海边,即便社团日后全面占领菲律宾,这里仍然具备开发价值,从长远考虑,也不是过于浪费的选择,而且那里虽然被西班牙殖民者征服,但仍然是土著部落的世界,只要大本营这边不泄密,那么时间很充裕,而大舰队的此次作战的主要目标就是掩护这座被命名为荣耀堡的要塞建立,让社团在吕宋岛上彻底扎根。

    崇祯十七年十一月初。

    当大陆战事打的热火朝天的时候,远征舰队出发,此次远征舰队分为两部分,大舰队是作战舰队,拥有虎鲨、白鲨、逆戟鲸、长须鲸、座头鲸、领航鲸等六艘主力重炮舰,独角鲸和龙王鲸两艘大型巡航舰,血猎犬号海盗巡航舰,此外还有八艘护卫舰,两艘通报船。

    而另一部分则是运输舰队,由十二艘五百吨级的大沙船,六艘大型纵帆快速运输船,四艘护卫舰和四艘通报船组成,运载了全部的建材和工匠。

    两支舰队出征的作法完全不同,大舰队的出征大张旗鼓,生怕别人不知道,临行前,舰长们都是告诉船员,他们此次的目的是围攻马尼拉湾,消灭菲律宾主力舰队,而运输船队则一直处于保密状态,无论水手还是工匠,在离开基隆军港的时候,还一直以为他们是要北上崇明,支援崇明要塞的建设,而护卫舰队更是从崇明、永宁分舰队之中调遣,事前一无所知。

    运输舰队从台湾外海航行,而大舰队大张旗鼓的走台湾海峡,甚至骚扰劫掠了一批趁着北风季前往马尼拉贸易的走私船,很快,大舰队南下的情报通过通报船抵达了马尼拉,从澳门、香港和大员三个渠道提供了这个消息,菲律宾都督区最高长官科奎拉下令备战!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