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二三 吕宋谋划
    马尼拉。

    灼热的太阳照的地面散发出炫目的光晕,马东来毕恭毕敬的踏着木屐走在前往圣地亚城堡的道路上,路边的椰子林下,三三两两的西班牙贵族在侍女们的侍奉下乘凉,他们喝着榨甘蔗汁或者柠檬汁,对着远处树林下渡过正午的各色人等指指点点。

    躺在树荫下的摩洛人(皈依天主教的土著)被他们称之为懒散的野猪,而在屋檐下阴凉里编制竹器和草鞋的华人不知休息的蠢蛋,马东来听着这些闲言碎语,踏着碎步走进了圣地亚哥城堡的大门,来到了科奎拉的办公室。

    马东来的日本式礼仪无可挑剔,至少城堡之中的很多人以为他就是一位日本切支丹,科奎拉一直在办公桌上写着什么,过了好一会,才从一旁拿起一份报告说道:“皮拉尔神父说,这份报告中,你出了很大的力。”

    “如果是关于东番岛夷海军实力报告的话,是这样的,阁下。”马东来抬头看了一眼,恭谨的说道。

    科奎拉微微点头,在马尼拉舰队护送两艘大帆船返回马尼拉后,菲律宾都督区就在筹划对社团的报复计划,毕竟损失了三宝颜舰队之后,都督区不能没有一点行动,最直接的计划就是趁着西南季风北上,捣毁香港,寻机歼灭敌人的主力舰队,重新树立西班牙王国在东方的威望。

    但因为都督区的主要舰只需要维修,特别是清除船蛆和藤壶,所以计划定在了七月北上,在这旗舰,自然是做些情报工作,经常出入澳门的皮拉尔神父是最好的选择,他不仅是传教士,还是资深的工程师,三宝颜半岛上的皮拉尔堡就是他的杰作。

    七月时候,舰队准备妥当,科奎拉为洛佩兹上将和拉斐尔将军准备了五艘主力舰和三艘巡航舰,四艘大型武装商船还有各类辅助舰艇,可谓精锐尽出,但还未成行,皮拉尔送回来第一份情报,王国的敌人拥有八艘,甚至更多的主力舰。

    随即,报告递到了科奎拉的手中,上面不仅包含了社团主力舰的名字,还有配置的火力,甚至每艘重炮舰还有简略的图画,方便进行分辨,皮拉尔神父在给科奎拉的信件中明确提出,这么详细的情报是与马东来有关,而科奎拉只记得自己安排马东来的走私船送神父去了大员港。

    “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科奎拉问道。

    马东来笑了笑,仰起头指了指自己的脸:“阁下,我是一个华人,和他们说一样的语言,吃一样的饭菜,我可以潜入东番造船厂内侦查,皮拉尔神父却不能,他只能伪装成商人远远窥视。”

    “很好,你与神父让西班牙避开了一场无意义的战争,我会奖励你的。”科奎拉微笑说道,这个时候,马东来应该离开,但科奎拉见他仍旧站在那里,似有话说。

    马东来说道:“阁下,我想得到您的帮助。”

    “哦,年轻人,说来听听。”科奎拉心情大好,问道。

    马东来想了想,说道:“费丽莎小姐驱逐了贝阿丽丝,阁下。”

    科奎拉眉头微皱,他不知道马东来说的贝阿丽丝是谁,他看向了身边的侍从,侍从在他耳边解释了一句,科奎拉明白,那位贝阿丽丝是一个妓女,随商船从果阿而来,在马尼拉风头正劲。

    “那位贝阿丽丝与你何干?”科奎拉问道。

    马东来道:“您知道,我刚刚从东番的魔窟里回来,喝酒的时候认识了贝阿丽丝,然后与她共度良宵........。”

    科奎拉一拳砸在办公桌上,他当然不是因为马东来的不检点,而是因为这件事背后的意味,马东来和妓女上了床,自己的女儿就让人驱逐了那个妓女,其中意味不言而明。

    马东来说道:“阁下,我希望得到您的帮助,我不想在死在某个肮脏的下水道,更不要被阉割后成为仆从。”

    科奎拉很清楚,如果自己女儿喜欢马东来的事情曝光,那么马东来所言便是他的结局,前者来自未婚夫拉斐尔,后者则是自己的方式,科奎拉道:“你想怎么做。”

    “离开马尼拉,去一个费丽莎小姐找不到的地方,重新开始我的事业,阁下,凭借我这些您为您辛苦工作和这次情报上的功劳,我希望得到封君地位。”马东来说道。

    马东来所说的封君地位源于西班牙殖民者对其所属殖民地实行的土地制度,简单的说,就是把向土著居民征税的权力分封给对殖民地有功的人员,虽然理论上,封君只有收税权力,没有土地所有权,但因为封君一般不世袭,所以对自己封地都是进行残酷的剥削,强制土著服徭役,故意低估商品价格。

    科奎拉说道:“你虽然有功,但得不到王家赐封土地。”

    马东来自然明白,王家赐封土地是菲律宾人口稠密的港口区,比如马尼拉、宿务等地,别说功劳不够,就是功劳够了,他也得不到类似的赐封地,只能求取总督私人赐封地,那就是偏远地区了。

    “当然,阁下,我更希望远离马尼拉,去一个偏僻一点的地方,比如,林加延。”马东来说道。

    科奎拉听到林加延三个字,脸上满是微笑,那里位于马尼拉的北方,林加延海湾之中,那是一个直面北方的海湾,也是菲律宾都督区下一个开发重心,其位于吕宋中央平原的最北端,不仅具有开发价值,而且可以发展为对东番岛夷的防御前线。

    “看来皮拉尔神父对你和钟爱啊。”科奎拉说道,如果不是皮拉尔,马东来也不知道林加延的地位。

    马东来抱歉式的笑了笑,说道:“确实如此,神父对我很照顾,而教会也是如此,所以想让我去林加延一带进行拓殖,如果阁下能赐予我那里的巴朗圭的话,我将感激不尽。”

    科奎拉此时完全明白了马东来的计划,他走的路和菲律宾都督区乃至美洲的新西班牙总督区的贵族、将领和官僚的道路一样,就是大庄园经济,而巴朗圭是菲律宾的一种村社组织,来源于马来人迁徙至菲律宾的方式,当时是家族血缘为依托,乘坐一种巴朗圭的大船来到菲律宾,千百年之后,发展成了村社,每个巴朗圭有几百户。

    而马东来先成为巴朗圭的封君,继而兼并土地开办种植园,继而发展成大庄园,这类种大庄园是大地产制度,很快会发展成自给自足的形势,大庄园内人们使用的重要生活物资全部自行制造,经济作物出口,庄园内有自己的村社、商店、教堂、医院,可以说是相对独立的政治、经济和宗教的结合体,而通过债役雇农制度把土著变成农奴,先给土著预付工资,赊取货物,然后要求以工偿还,土著便成了债农,大庄园却给债农发极低的公子,而且不是金银和粮食,而是只能在本庄园购买东西的代金券,这样土著呆的越久,越难偿还债务,继而父债子偿,世世代代成为农奴。

    事实上,在菲律宾都督区,玩弄如此制度最娴熟的正是教会,他们在菲律宾拥有数十万的农奴,大多数的土地也属于了教会。

    科奎拉对此并无异议,任何对菲律宾的开发都有他这位长官的一份功劳,科奎拉甚至想,或许十年二十年后,马东来成为大庄园主,还能成为自己女儿的情人,这也算是弥补自己这个父亲的一点愧疚。

    (大庄园主一般是在外地主,即他们住在都市之中,雇人管理自己的大庄园。而在欧洲,情人文化是非常盛行的,特别是上流社会,一致认为,婚姻是义务,情人才是激情所在)

    科奎拉从取出一份文件,那是一份委任封君的委任状,他签署了自己的姓名,说道:“年轻人,你非常有自知之明,在费丽莎的问题上,你为了省去了很多麻烦,所以我给你三个巴朗圭的封君,你去林加延自己挑选吧。”

    “多谢您的厚爱与恩赐,东来感激不尽!”马东来俯首说道,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科奎拉对身边的侍从说:“你跟着他,看看这几天他做了什么,回来告诉我。”

    两天之后,侍从回到了科奎拉的身边,说道:“那个马东来变卖在了马尼拉的全部产业,然后去了教堂,据说给了皮拉尔神父一大笔钱,他购买一艘破旧的戎克船,加上他自己的船,一共两艘,然后招募了三十二个切支丹,近百个邦板牙人,购买了大量的粮食、铁器和部分武器。”

    科奎拉微微点头,给皮拉尔送钱说明马东来真的得到了皮拉尔的支持,切支丹武士是因为这几年他一直在与日本人打交道,至于邦板牙人,那是菲律宾土著中最好的兵源,即便是科奎拉属下也有一支精锐的邦板牙人军队。

    “据说有几位阁下支持了他的拓殖,而在他的开拓团中,还有六个梅斯蒂索人,三个克里奥尔人。”侍从低声说道。

    科奎拉听了这话,无奈的摇摇头:“相信是教会的几位神父的做法,看来,马东来是成为拉磨的驴子。”

    侍从所说的梅斯蒂索人是指西班牙白人和土著的混血儿,在马尼拉是中坚力量,而克里奥尔人则是土生西班牙人,即父母在菲律宾生下的孩子,他们的地位仅次于科奎拉这类从西班牙派遣来的本国人,有这两种人在,意味着将来马东来的大庄园形成规模的时候,就会非自然的死亡,然后大庄园成为教会的财产。

    但是,科奎拉不知道的是,马东来一点没有开拓大庄园的意思,他要做的就是感到林加延,为社团今年的远征打好基础,因为与上一次不同,最高执政官阁下已经决定登陆吕宋岛,攻略菲律宾了,战争不再只发生在海上,陆地上也会起厮杀!

    而当马东来离开马尼拉的时候,最后一份情报也随即被走私船带到了香港,这是马东来作为情报人员的最后一点工作。

    基隆,八斗子。

    八斗子就在基隆河边,原本只有少数土著居住,但随着煤矿的发现采掘,这里迅速成为了一个小镇,八斗子地标性建筑就是那高高矮矮十几根烟筒,最高的一根,已经不亚于社寮岛上的海军灯塔。

    这里是台湾少有的煤矿,迅速因为煤矿发展起来,最大的产业就是采煤、炼焦和烧砖。

    挖掘出来的煤炭海运到金瓜石炼金,而优质的煤炭炼成焦炭之后,则运往大本营、台北和香港,成为那里铁匠和锻造作坊的能源,而依靠丰富的煤炭,烧砖也是八斗子的主要产业,烧制的砖瓦为整个台湾提供建筑材料。

    最大的砖瓦窑拥有最高的烟筒,砖窑的东主属于山东来的移民,其本身在山东就是士绅财主,来到台湾之后,发现当即城镇迅速崛起,但建筑材料却要从大陆运来,索性开办砖窑场、石灰厂和采石场,八斗子的这砖窑便是与海军合办的,若非如此,也没有如此高的效率。

    砖窑从天空俯瞰犹如八卦一般,因为也被称之为八卦窑,这本是十九世纪才有的技术,但是被心切的李明勋传授给了海军,海军不愿意出资,索性官督商办,成了私人的买卖。

    与传统的砖窑不同,八卦窑可以一边烧砖一边取砖,效率快了数倍。

    何良焘骑着一头毛驴来到了砖窑场,身上挂着的铜牌就显示他是社团高层的身份,管事连忙找来了东主,何良焘也不客套,直接问道:“海军订购的两万块砖可已经烧制好了?”

    那东主作了作揖,连忙说道:“社团交给的活儿,自然是优先完成。”

    二人来到码放砖瓦的空地,看到堆积成片的砖块,何良焘随手捡起一块,用刀柄用力敲了敲,也没有敲断,那东主找来瓦刀,敲断之后,露出了里面漆黑的内部,说道:“您看,都是黑心好砖啊。”

    加更一章月末了求票票和打赏!错了,应该是补更一章,哎,我还欠大家五更呢。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