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十八 拉斐尔造成的重大损失
    正文

    大舰队大获全胜,损失有两艘护卫舰被击沉,三艘被重创,但是主力舰无一沉没,而西班牙的三宝颜舰队则是全军覆灭,通报船暂且不算,战列线五艘主力舰,虽然加利西亚号和克鲁斯号是最先落败的,但是第一艘沉没的主力舰却是圣奥古斯丁号,毕竟它属于自取灭亡,接下来是加利西亚号。

    圣何塞号被三艘主力舰围攻致死,但却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大帆船圣克拉拉号,这艘马尼拉大帆船桅杆断了三根,只剩下主桅杆。(马尼拉大帆船四根桅杆),但船体没有进水,一直没有投降,李明勋给了大帆船全体官兵一个夜晚考虑,如果天亮不投降全部处死。

    下半夜的时候,圣克拉拉号发生了水手暴动,但是却被船的陆战队和军官镇压,第二天一早,提出条件,要求给他们两艘长艇返回和乐港,而他们则把圣克拉拉号移交给社团,但是李明勋履行了自己的承诺,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四艘主力舰击沉了这艘马尼拉大帆船,然后救援了落水的水手,并由水手出面,处死了镇压他们的军官和陆战队。

    天亮之后,大海又一次回归了光明,苏禄海被燃烧的战舰残骸所充满,夹杂着的尸体在其起起伏伏,大舰队把这些全都扔在身后,选择离开,向西航行半日后向南转向。

    之所以不快速脱离战场的原因很简单,大舰队的情况并不好,鲛鲨号受损严重,右舷水线附近有两个大洞,稍微有风浪进水,而战斗,肋骨屡受炮击,船板错位,水线以下一直在进水,水手们无法找到。最关键的是,鲛鲨号的帆索系统完全崩溃,只有临时修补的主桅杆下帆和前桅帆和帆可以张开,其余全部损失,这样的损失,如果不修不好,很难撑回大本营,更关键的是,完全无法应战,这在东印度群岛可以说是不可接受的。

    同样,有三艘护卫舰也需要大规模修理,如此,在没有港口的情况下,只能近找个合适的地方整修战舰。

    苏禄群岛绵延数百里,大大小小拥有八百多个岛屿,是海盗的天堂,也是隐蔽战舰的天然迷宫,李明勋选择了距离和乐港至少两天航程的一个无名小岛作为临时港口,小岛的北侧拥有一片长达几公里的平坦海滩,细沙铺满了海滩,是极好的修船地。

    大舰队先派出长艇和小艇探索周围,确定岛没有人,探测了航道深度,确认大舰队可以停泊,两艘护卫舰前出,在最危险的东方和东北方向警戒,趁着涨潮,鲛鲨号、克鲁斯号和三艘护卫舰搁浅在了沙滩。

    克鲁斯号和加利西亚号是三宝颜舰队唯二选择投降的,但是加利西亚号沉没,克鲁斯号成了唯一的战利船,但也仅仅是临时的,因为这艘船也是受损严重,会在锚泊地地拆毁,船材用来修理其他受损的船只。

    西蒙斯负责了锚泊地的所有工作,多达七百二十人的俘虏将会作为工作的主力,他让俘虏搬运下克鲁斯号的火炮,在锚泊地用沙袋和木头构筑了临时的炮垒,鲛鲨号作为主力舰,备用的帆布优先供它使用,而水手们把坏掉的帆布铺在沙滩,剪裁出有用的,拼接在一起,做成护卫舰用的样式,铁匠们架起锻铁炉子,用木炭锻造出不够用的铁件,滑轮、铁钉、百折环,如果不是在保和海损失那艘亚哈特,或许他们也能清闲。

    李明勋与几个懂的西班牙语的参谋审讯了俘虏的军官,得到的消息很有用,拉斐尔的舰队也不是提前得知社团的行动,只是他们偶遇了保和海战逃离的通报船,这算是一个意外罢了,和乐港驻守舰队拥有一艘重炮舰,侧舷二十门火炮,舰龄较老,不适合大战了,除了这艘重炮舰,和乐港只有武装商船和通报船,其三艘武装商船都是拥有二十六到三十门火炮,多不过是八磅炮。

    综合情报,李明勋放心下来,等马尼拉舰队赶到,至少还有十五天的时间,而在这个时间段内,拉斐尔舰队和和乐港舰队加起来也不是大舰队的对手,这也是李明勋放心让鲛鲨号等在这里修船的主要原因。

    到了战后的第三天午的时候,工匠们已经把情况汇总了过来,鲛鲨号的漏水点找到了,修补不是问题,只是回去之后仍然要船坞,修补这四艘战舰仅仅需要八天的时间,时间充裕到可以让所有的战舰挨个搁浅,然后重新对船底进行涂料。

    这个消息让李明勋非常满意,毕竟大舰队的作战范围在热带,船蛆和藤壶的危害巨大,当鲛鲨号的侧舷被拉起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到长满的藤壶,还有船蛆,那些船蛆已经钻进了船板,幸好没有伤及龙骨。

    水手们在小岛周围找到了许多海龟,补了不少鱼,了海鸟,虽然味道都不是很好,但也是难得的新鲜食材,让士兵尝了尝鲜,唯一遗憾的是,东北方向警戒的护卫舰发现一艘靠近的独木舟,放出长艇追赶,没有追,原本李明勋打算找到那个部落,交换一些水果和蔬菜,但李明勋没有想到,是这艘独木舟为其带来了灾祸。

    苏禄苏丹国是东印度群岛的无数民族和苏丹国之少有具备反抗精神的,他们的抵抗一直持续到了十九世纪,即便是后世菲律宾南部的暴乱也和他们有关,但这并不意味着苏禄苏丹国人都是反抗者,特别是其首都和乐丢失之后,实力一蹶不振,许多百姓改信了天主教,而巧合的是,那艘独木舟的土著是。

    当天晚,熟悉航道的土著再次返回,藏在林子里看到了海滩的正在维修的军舰,并且在两天后赶到和乐港,把一切通知了那里的西班牙人,得到了赏钱。

    在是否袭击大舰队的问题,拉斐尔与和乐港舰队的指挥官科尔多瓦发生了争执,科尔多瓦主张等待马尼拉大舰队赶来后再行动,一举歼灭大舰队,拉斐尔却知道他这是在避战,在拉斐尔看来,大舰队再蠢也能判断出马尼拉舰队的赶来的时间,肯定会跑的,拉斐尔主张立即出战,他麾下有三艘巡航舰,和乐港也有一艘重炮舰,三艘武装商船,只要操作得当,可以把大舰队缠住,等待己方的主力舰队到来。

    拉斐尔与科尔多瓦争执不断,最后双方达成妥协,由拉斐尔率领舰队出战,勾引大舰队进入苏禄群岛,科尔多瓦则率领土著盟友的桨帆船舰队伏击,由此可见科尔多瓦的怯懦,拉斐尔当然也明白,他也清楚,除非李明勋疯了,否则他绝对不会进入那个岛礁密布的伏击区的,但是拉斐尔有自己的安排,他确信,只要自己操作得当,可以重创大舰队。

    一天后,拉斐尔率领的混编舰队出发,三艘巡航舰一艘重炮舰和两艘武装商船,这支混编舰队抵达锚泊地二十海里,被警戒护卫舰发现,护卫舰迅速返回,通知了大舰队,此时的大舰队三艘在外海下锚停泊,逆戟鲸号和一艘护卫舰正搁浅在岸边清理藤壶,修补船底涂料,而在鲛鲨号已经修理大半,亟待完工,但已经参加不了这场海战了。

    大舰队迅速起航,三艘重炮舰和三艘护卫舰编列成队,快速北,挡在了航路,原先向西南航行的混编舰队开始转向西北方向,驶入苏禄海深处,李明勋率领大舰队追击,他确信这是西班牙人的诱敌行动,目的是拖住大舰队,双方速度差不多,虽然护卫舰可以追,但是巡航舰殿后,一时倒也占不了便宜,大舰队没有深入,在锚泊地岛屿出目视范围之前选择转向返回,虽然他选择了稳妥的办法,却也放了一条毒蛇进了锚泊地。

    食人鱼号盖伦武装商船,排水量超过四百五十吨,原本隶属于荷兰东印度公司,在去年的三宝颜海战被俘虏,商船原本拥有二十六门火炮,其六门九磅炮,但是在参战前临时被改装,所有的甲板火炮被拆下,在火炮甲板增添了六门八磅炮,船体内不必要的货物全都被移除,保证了其速度。

    这艘武装商船早于混编舰队出发,绕苏禄外海,潜伏到了锚泊地西北海域,在大舰队被引开之后,迅速进入锚泊地,一艘护卫舰进行阻拦,但食人鱼号却没有丝毫交战的意思,一炮未发,冲进了锚泊地,此时的锚泊地海滩,在东侧有鲛鲨号,西侧有逆戟鲸号,都搁浅在海滩一动不动,成为了待宰羔羊,食人鱼号果断选择鲛鲨号,不管不顾的冲了海滩。

    火炮甲板的西班牙炮手从甲板爬起来,招呼水手快速装填,火药被装进火炮,但是装入的炮弹却不是普通的炮弹,而是被烧红的炮弹,炮手瞄准了锚泊地的鲛鲨号,距离不到二百米,因为搁浅,只有五门火炮可以使用,全部使用烧熔弹,第一轮炮击集了鲛鲨号的侧舷,但是没有击穿,滚落的炮弹点燃了鲛鲨号旁边的帐篷和物资,食人鱼号继续炮击,索性直接瞄准锚泊地的营地。

    处于倾斜状态的鲛鲨号没有水手,被炮击的营地,水手与战俘四处乱窜,只有保护锚泊地的炮台不断炮击食人鱼号,两个炮垒只有一个可以射到,炮垒里是从西班牙战舰拆卸下来的十二磅炮和八磅炮,对食人鱼号可以说是炮炮击穿,但食人鱼号丝毫不反击,是用烧红的炮弹攻击鲛鲨号、克鲁斯号和营地。

    漫天的大火已经燃起,最终蔓延到了鲛鲨号右舷的支撑杆,点燃了刚刚涂抹了黑料的船底,还未来得及烧毁,不知是炮弹还是火星点燃了堆砌在鲛鲨号左近的火药桶,几十桶火药爆炸,瞬间摧毁了鲛鲨号的船艏部分,船艏桅杆和船艏喙直接消失不见了,露出了里面的火炮甲板,这意味着这艘舰船彻底损毁。

    食人鱼号一直打完了烧红的炮弹,才一把火点燃自己的战舰,水手和士兵跳下船,淌水岸,直接跑进了小岛的椰林之,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舰队赶回的时候,鲛鲨号已经燃烧成了一团火炬,再无救援的必要了,营地也是毁损,俘虏逃走了很多,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食人鱼号进入锚泊地的时候,看到了逆戟鲸号,但是在其和鲛鲨号只能选择一个的时候,他选择了鲛鲨号,食人鱼号船长发生了误判,他以为克鲁斯号也是一艘主力舰,感觉选择鲛鲨号可以选择两艘主力舰,实际,克鲁斯号已经被拆的不成样子。

    被人耍了一道的李明勋心情大坏,但是他依旧拒绝了西蒙斯报复和乐港的建议,他可不想在这个鬼地方和马尼拉主力舰队再大战一场,李明勋命令协助锚泊地的逆戟鲸号和护卫舰下水,收拢物资,抓捕逃犯,第二天天亮离开。

    清点损失发现,鲛鲨号被烧毁,有四十多个水手和匠人在混乱被杀,俘虏有超过四分之一逃进了椰子林深处没有抓回来,但大舰队不能多呆,启程离开,在这场出征,大舰队一共损失了一艘主力舰,两艘护卫舰,一艘亚哈特补给船,击沉了三艘主力舰,型盖伦帆船三艘,大型武装商船一艘,通报船四艘,总共俘获了六百二十名俘虏,击毙人数应该千,而己方阵亡三百有余,重伤一百三十多人,可谓大胜,只是因为损失了鲛鲨号,李明勋有些不甘。

    “我们的指挥官阁下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很难想象在这种大胜面前有什么值得遗憾的,我们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大胜,应该庆祝才是,我们需要的是烈酒,而不是难以下咽的柠檬。”西蒙斯在自己的航海日志如此写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