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十七 同归于尽
    这个时代的信号旗系统还不完善,也没有系统的旗语,瞭望手从灰鲸号升起的信号旗也只是得出一个简单的情报,灰鲸号左舷有一支主力舰队快速靠近,具体的罗经点,敌舰队数量、舰种和速度一律不知道。

    消息传递到了李明勋那里,李明勋正在指挥室和航海参谋一起进行图上作业,计算与和乐舰队的遭遇时间,当他听到有一支主力舰队从东面驶来的时候,第一个反应是马尼拉舰队,但是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这是根本不可能的,而和乐港的舰队也不会这么早反应过来,那么敌人只能有两种可能,飘忽不定的拉斐尔舰队和可能出现的荷兰舰队。

    一刻钟后,灰鲸号确认敌舰队身份,升起的信号旗显示是西班牙舰队,但这仍然让李明勋感觉不安,拉斐尔舰队有四艘巡航舰,其中两艘是拥有十八磅炮的巡航舰,其若是加入战场,一定会影响战局,大舰队会处于劣势,歼灭三宝颜舰队将会成为妄想。

    李明勋立刻下达了命令:护卫舰队前去阻拦拉斐尔舰队,会主力舰队争取时间。

    主力舰队速战速决!

    命令下达的时候,拉斐尔舰队已经进入了白鲨号上瞭望手的目视范围内,李明勋得到了确切消息,三艘巡航舰和一艘纵帆船,考虑到桅盘高度,意味着双方的距离在十海里左右,而此时大舰队向南运动,而拉斐尔舰队由东向西而来,而拉斐尔舰队的速度超过六节,可能达到七节(太远,判断不准确),那么其可能在一个半小时内对大舰队产生威胁。

    值得庆幸的是,大舰队在三宝颜舰队和拉斐尔舰队之间,这意味,三宝颜舰队不能转向,如果向西转向脱离,三宝颜舰队距离最近的拉斐尔越来越远,过于危险了,而如果向东靠近拉斐尔舰队,那就是主动靠近社团主力舰队战列线,只能是找死。

    五艘主力舰接到了速战速决的命令,意味着不用再维持严正的战列线,可以进行小范围的机动作战,毕竟各舰对付的敌人不尽相同,旗舰白鲨号航向依旧,四百米效力射击,枯燥而单调,而逆戟鲸、长须鲸和虎鲨号则是扑向了对手,拉进距离进行决战。

    率先改变战局的是西蒙斯所在的备用旗舰长须鲸号,这艘排水量达到一千一百吨的重炮舰先是加快的速度,猛地向右舷转舵,如同一座大山一样,直接扑向了对手加利西亚号,西蒙斯在舵盘旁哇哇大叫着,一脚踹翻舵手,亲自操船,一边对着火控官大吼:“管住你的炮手,必须顶到咸肉的肚皮上再开火,谁敢早开火,老子掰断他的大腿,塞进他的**里!”

    长须鲸号两层火炮甲板上寂静无声,水手和炮手已经装填完了火炮,静静等待着开火的命令,他们的**着沾染了硝烟的上半身,踩在满是沙土的甲板上,好似一座座雕塑,只有敌炮打在舷墙发出沉闷的声音,偶尔有一枚十二磅炮击穿,溅起的木屑打到成片的人,长须鲸号百分之七十的水手已经在火炮甲板上了,大家等待着最后的命令。

    长须鲸号扑向了加利西亚号,加利西亚号甲板上的水手以为敌人疯了要撞击,哇哇大叫起来,有些胆小的直接跳海,西蒙斯哈哈大笑,嘲笑道:“哈哈,胆小的咸肉,愚蠢的西班克!等待你们西蒙斯大爷的制裁吧!”

    长长的船艏斜桅差点挂住加利西亚前桅杆的帆索,似乎下一刻就要撞在起来,但是西蒙斯手里的舵盘已经飞快的旋转起来了,长须鲸号发出令人牙酸的嘎嘎声音,继而修长厚重的身躯向左舷扭转,高大的舷墙激起的浪涛直接扑进了加利西亚号的下层火炮甲板,两艘船终于再次平行,只不过这一次不是四百米的效力射击距离,而是五十米,手枪都可以发挥威力的距离!

    “开火,全力开火!”西蒙斯终于怒吼出声。

    火控官立刻下达了命令,二十四磅寇菲林和十八磅加农炮全都面准了加利西亚号的船身,积蓄已久的力量顷刻间释放。

    轰轰轰!

    炮火声连续不断,二十六枚重型炮弹激射而出,穿透了加利西亚号那不过四十公分的舷墙,横扫遇到一切,无论是**还是支撑柱,从另一个方向透射而出,炮弹上已经沾染了无数的血肉。

    五十米的距离,只要火炮开火,就肯定能够射中,加利西亚号盖伦船的左舷被打的面目全非,里面更是一片狼藉,船身吃水线处出现了几个大洞,想来是寇菲林火炮的杰作,加利西亚号似乎打了个趔趄,然后快速的右转向,驶离了战列线。

    这是战列线主力舰受到重创后的最佳选择,转向离开战列线,以免减速或者沉没阻挡后面的战舰航行,而转向离开后,战舰驶离战场可以在相对安全的情况下补给。

    虎鲨号虽然战力比长须鲸号稍弱,但作为大舰队中资历最老的战舰,自然也是不甘落后,其紧随长须鲸号猛扑了对手克鲁斯号,贴近之后,用两轮齐射将克鲁斯号打成重伤,克鲁斯号也是脱离了战列线。

    如此,三宝颜舰队失去了三号四号阵位,其二号舰圣奥古斯丁号与后卫舰圣克拉拉号之间出现了长达二十五链(一节等于一海里等于十链)的巨大空档,这个空档李明勋看到了,西蒙斯更是看到了,两个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双列战术。

    所谓双列战术就是从两侧夹击敌舰,西蒙斯率领长须鲸号和虎鲨号借助空档,升帆加速,从敌战列线之中穿过,快速来到了圣何塞号和圣奥古斯丁号的右舷,任凭鲛鲨号和圣克拉拉号自由决斗,实际上,这两艘舰已经维持不了战列线了,圣克拉拉号侧舷进水,速度大降,而鲛鲨号遭遇了大量链弹和霰弹的打击,水手损失严重,更严重的是桅杆和帆索系统几乎被打秃了,速度难以维持,两舰都是缓慢前进,对轰决战。

    对于恰维斯来说,败局已定,他唯一的指望是拉斐尔舰队,但此时拉斐尔舰队尽力了,社团分舰队同样拼命,从一开始,分舰队的阻拦就不顺利,因为阵列实在是太分散了,第一批机动阻拦的是打击三宝颜通报船的四艘护卫舰,有两艘护卫舰距离太远,也不知道具体哪个方向有敌人,一直到最后也没能加入战斗,而协助鲛鲨号的两艘护卫舰被前面的战列线挡住了视野,一直到友军与拉斐尔舰队接触才转向应战。

    拉斐尔舰队五艘舰遭遇了第一批四艘护卫舰的阻拦,双方的阵线交错而过,相对速度太快,虽然炮火连天,却伤亡不大,拉斐尔根本无意与护卫舰纠缠,而是径直扑向了主力舰队战列舰的后卫,拉斐尔此举有两个原因,鲛鲨号桅杆和帆索损失严重,是最好的目标,袭击此舰战果最大,而前面的战列线想要救援,就必须转向,这意味着三宝颜舰队可以逃脱。

    两艘护卫舰发现了拉斐尔舰队,进行了大角度转向,想要与拉斐尔舰队进行战列线对决,但拉斐尔无意如此,他假意转向追击对决的战列线,忽然扑向鲛鲨号,护卫舰虽然没有被甩开,却也失去了阵位,没有护住鲛鲨号的左舷。

    圣何塞号指挥台。

    炮火横飞之中,一身华丽戎装的恰维斯闲庭信步的在众人面前走过,他知道败局已定,但是作为西班牙王国的将军,恰维斯依旧保持着镇定,他已经有了必死的决心,眼前中主帆上的勃艮第大十字已经破烂不堪,随着主桅上半部分断裂,哈布斯堡双头鹰和西班牙国旗也是落入海中,恰维斯最后一次观察战场。

    拉斐尔舰队抓住了机会,扑向了敌后卫舰。敌人正进行双列战术,夹击自己的座舰和圣奥古斯丁号,败局已定,拉斐尔救不了自己,现在只希望在战沉之前作出最后一点贡献。

    早在年前的一次军事会议上,包括科奎拉总督和海军司令洛佩兹向菲律宾都督区的所有舰长发布了命令,绝对不允许任何一艘战舰再落在敌人手中,西班牙国王的荣耀不许再被玷污,恰维斯支持这项命令,现在是践行的时候了。

    恰维斯最后看了一眼远处的白鲨号,上面的水手正在忙碌,指挥台上,几个军官聚在一起商讨着什么,炮声隆隆,弹丸横飞之间也不见他们有一丝的紧张,恰维斯讨厌那群人,他忽然下达了命令:同归于尽!

    圣何塞号忽然左舷满舵,猛的向白鲨号冲撞而去,紧接着是圣奥古斯丁号,两艘船上的士兵和水手齐声高呼着:“圣地亚哥,圣地亚哥!”

    白鲨号上,李明勋看到这一幕,骂道:“这群混蛋疯了,舵手,注意规避,火炮狠狠的打,击沉敌舰!”

    确实,恰维斯已经疯了,他想要在落败之前再做些什么,无论是撞击还是近距离火炮齐射,都能重创甚至击沉敌舰,在这片海域,敌舰重创就是灭亡。

    白鲨号火炮甲板开火不断,炮弹不断射向圣何塞号,圣何塞的左舷早就被打的面目全非,靠近的过程中接连被火炮命中,而白鲨号则快速升起全帆,躲避开了圣何塞的冲撞,然后有转舵,侧舷射击圣何塞的船艏,一直将其击沉。

    圣奥古斯丁号就倒霉了,如果一直和逆戟鲸号对射,这艘船还有些机会,然而转向靠近就是自取灭亡了,其跟在圣何塞号后满舵转向,一个趔趄,完全失去了速度,继而快速左倾,沉没了。

    之所以发生如此戏剧性的一幕,是因为奥古斯丁号处于下风劣势,要知道,从战列线对轰一开始,风就从圣奥古斯丁号左舷侧后吹来,处于下风向的它迎敌,船体不由的向右舷侧倾,如此左舷对敌面抬高,造成的结果可不是火炮作战效率低下(一般会提升十度以上,这意味着想要把火炮复位就要炮车爬十度的陡坡,相反上风向则有十度的下坡,下风向费力,上风向省力,自然上风向炮击速度快。)

    最关键的是圣奥古斯丁号左舷迎敌面的水线以下位置露出来,而水线上下又是二十四磅重炮炮击的重点区域,战列线对轰,这里被打穿了十几个洞,在对轰阶段,这些洞还在水线以上,自然不会进水,但圣奥古斯丁号忽然左转,导致左舷的大洞沉入水线以下,继而发生海量的进水,迅速的进水导致船体下沉,一直沉到下层火炮甲板(距离水面一米五左右),炮窗开始进水,再也控制不住,圣奥古斯丁号也就沉没了。

    战斗在这个时候接近尾声,依旧在战的是鲛鲨号,此时的它单挑圣克拉拉号和两艘巡航舰,完全落入下风,鲛鲨号的船长也是暴脾气,他做出了和恰维斯一样的选择,临死拉个垫背的。

    只是鲛鲨号选择的不是老对手圣克拉拉号,因为鲛鲨号船长很清楚,大舰队已经赢定了,圣克拉拉号已经断了桅杆,舵面受损,跑不脱了,鲛鲨号选择了一艘最大的巡航舰,正是拉斐尔的旗舰艾斯特号,当初在关岛海域,鲛鲨号还是艾斯特号的友舰,现在却是不死不休了,鲛鲨号猛扑过去,一副拼命的模样。

    拉斐尔哪里舍得损失自己的座舰,毕竟三宝颜舰队已经完蛋了,再搭上自己也是不值当,拉斐尔解散了战列线,艾斯特号迅速躲避,一时间和鲛鲨号脱离接触,这个时候,护卫舰们已经赶到,护送重创的鲛鲨号靠近大舰队,艾斯特号随即直接转向,与舰队汇合向着三宝颜半岛方向驶去。

    当天的傍晚,大舰队与拉斐尔舰队脱离目视接触,大舰队重新控制了战场,开始打捞俘虏,修补船只,重新编队,整个夜晚,大舰队都停泊在原地收拾残局。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