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十五 意外频发
    崇祯十七年一月二十日。

    在大陆战场上,李自成的顺军与大明朝廷的军队打的如火如荼,社团的大舰队却已经出发,来到了兰屿海域,这里位于台湾岛和吕宋之间的巴士海峡,来自台湾的舰队正汇入基隆港出发的舰队,海上礼炮声不断,正在向社团最高执政官,首席元老,大舰队指挥官李明勋阁下致敬。

    海上长旒旗猎猎,桅杆如林,香港来的分舰队打出了信号旗:服从您的指挥。

    一直到现在,大舰队五艘主力舰,八艘双桅纵帆护卫舰,两艘亚哈特武装商船组成的十五艘军舰战斗群才算集合完毕,大舰队指挥官从旗舰白鲨号发布了作战命令:目标,菲律宾都督区,西班牙三宝颜分舰队。

    一直到这个时候,大舰队两千五百名军官、陆战队士兵和水手才知道大舰队出战的真正目的,在此之前,从香港出发的舰队以为他们要迎击西班牙破交舰队,而基隆港出击的主力舰队则以为他们要北上去辽海。

    大舰队用了一个半时辰完成了重新编组,以旗舰白鲨号为首,逆戟鲸号、长须鲸号、虎鲨号和鲛鲨号组成了主力舰队,其后跟随着两艘亚哈特型补给舰,而分舰队则列阵于主力舰队与菲律宾之间的海域,大舰队分两列齐头并进,海面上桅杆如林,风帆蔽日,一面面黑底金龙旗在风中猎猎作响,强劲的东北季风推动着大舰队驶向萨马岛海域。

    “正月二十日,东北风偏北,航向正南,航行距离七十五海里,只要是在兰屿海域编列舰队耗费的时日,水手和士兵得到了远征菲律宾三宝颜的命令,大部分人的心情很沉闷,因为他们原本以为这是一场短距离的航行,也不会有重大战役。

    舰队的厨师为大家带来了元宵,每个人两个,作为最高指挥官的我有四个,可惜被西蒙斯抢走了一个。之所以有这类美食,是因为从基隆出发的舰队是十四号出发的,而香港的分舰队是十六号出发的。”航海日志是由大舰队司令部中的航海参谋书写,而每天睡觉之前,李明勋也会写下自己的日志。

    “大舰队所有的军官都践行了我制定的训练计划,从出征开始,每艘舰船上都忙碌不停,操船训练,轻重武器训练,消防演练,战斗编队演习,船上的每一个人都忙碌不停,船上的卫生条例没有丝毫的松懈,每个角落都必须清理干净。水手很充足,两班倒,每当休息时间到,吊床上都是鼾声大作,如这个时节的滚滚春雷。”

    “二月一日,我们抵达了萨马岛北部海域,在黎牙实比一带,我们的航线向东偏转了许多,距离海岸线之上二十海里,岸上的人绝对看不到,但仍然遇到了一艘西班牙商船,这是一艘排水量超过五百吨的广船,来自马尼拉,审讯得知,船长参加过五年前的那场大屠杀,也抢夺了这艘船,船长最终被绞死,没有人有异议,五年前的仇恨没有一点化解的迹象。

    可恶的是,装满船舱的不是高价值的香料白银,也不是大米烈酒,而是切割好的石块,烧制的砖头,还有各类铁钉之类的东西,这艘船是前往黎牙实比的,想来是去年皮龙他们袭击的结果,西班牙水手说,除了黎牙实比的小要塞和一座炮台,皮龙的海盗船队把城区和港口扫荡一空,光是被抓走的西班牙人就有四百余。临走还烧掉了所有能烧掉的东西。”

    “二月五日,令人高兴的是,已经出航二十天了,没有坏血病爆发的症状,这与水手们的饮食有关,提供能量的是大米和咸肉,而腌制的蔬菜,混杂了下水、蔬菜的乱炖,必须吃下的柠檬为水手们提供了维生素,这种饮食结构是社团综合了大本营和永宁城之间的长距离航行总结出来的,事实证明很有用,只是柠檬和乱炖的味道很差,导致用餐的时候,必须相互监督,今天,逆戟鲸号的水手长对四个丢掉柠檬的水手施以了鞭刑,每人十二鞭子,之后他们被勒令去清理厕所。

    可悲的是,其中一个水手在船艏厕所不慎十足,白鲨号没有停船,也没有放下小艇,原因很简单,水手是从船艏落下的,肯定被卷入船底,虽然他肯定不情愿,但终究死在了最残忍的海上酷刑——拖龙骨之下,可悲的水手,没有留下尸体,听说他家里有一个老婆和两个儿子。”

    “二月十四日,我们进入保和海,这里位于宿务和棉兰老岛之间,在经过狭窄的海峡的时候,爆发了四次战斗,敌人是棉兰老岛上的土著海盗,他们袭击了我们的舰队,损失不大,我们捕获了一百四十多个奴隶,可惜的是一艘亚哈特的帆被点燃,不得已动用了备用帆。

    逆戟鲸号受到了嘉奖,因为在五艘主力舰的操炮比赛中,逆戟鲸号的速度是最快的,他们达到了两分钟三次的效率,水手们得到了更多的酒水奖励。”

    “二月十七日到二月十九日,三天的浓雾天气,我们只航行了五十海里,我很担心,因为这里的北面就是宿务岛,那是除马尼拉之外,西班牙的第二个统治核心,在占领马尼拉之前,宿务也是菲律宾总督所在地,谁知道那个鬼地方有什么舰队?

    十九日的傍晚,爆发了大舰队出征以来的一次真正海战,大舰队后卫,武装亚哈特商船抹香鲸号和灰鲸号遭遇了袭击,因为大雾,主力舰队的航行序列被打破,难以形成队列阵型,而分舰队的因为要侦查,索性散落一地,处于主力舰队最后方的虎鲨号还能看到抹香鲸号与敌人炮战的炮火闪光,但旗舰白鲨号上什么也看不到,我立刻命令白鲨号和逆戟鲸号、长须鲸号转向迎战,而虎鲨号和鲛鲨号则沿着降速停船,让交战舰队进入其火力之内。

    转向的舰队还有参加战斗,虎鲨号和鲛鲨号已经控制了局面,等旗舰赶到的时候,海面上已经被打残了三艘船,鲛鲨号用灯号告知有两艘船跑了,灰鲸号则说有三艘。

    抹香鲸号损失严重,主桅杆被打断,吃水线处被打出两个洞,勉强堵住了破洞,但是两副水泵排水速度赶不上入水速度,正在缓慢下沉,这艘船最终被放弃,只转移了船上的柠檬、火药等物资,然后被纵火点燃,为了避免被围攻,我们没有登上失去动力的敌舰,只是从海面上抓了七十多个俘虏,就编列离开了。”

    西蒙斯匆匆走进指挥室,他刚刚从鲛鲨号上回来,见李明勋的眼睛还盯着被点燃的抹香鲸号,连忙说道:“阁下,情况搞清楚了。”

    “袭击后卫的是一支武装运输船队,从萨马岛前往宿务的,他们是在十七号的晚上发现了抹香鲸号和灰鲸号,因为那时浓雾起了,没有发现主力舰,他们以为这是荷兰人的破交舰队,而敌舰队有一艘四百吨级别的盖伦船,一艘盖伦武装商船和两艘通报船,他们以为可以吃下抹香鲸号。”西蒙斯郑重说道。

    “我们击沉了敌人大型船,两艘通报船跑掉了,这是极大的战果!”一个参谋说道,毕竟这两艘船都是西班牙人的主力军舰,是护卫舰及以下无法应对的那种。

    李明勋抬起手说道:“不,最大的战果是,至少从今天开始,菲律宾的西班牙人都不知道大舰队的行踪,现在我们全速驶向三宝颜,那么敌人定然没有准备,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消灭三宝颜驻留舰队了。”

    李明勋透过窗户看了看外面,随着舰队距离北面的莱特岛越来越远,雾气也越来越淡,风速在提高,李明勋当即命令道:“传令各舰队,升起翼帆和所有的支索帆,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三宝颜。”

    与此同时,宿务岛南部沙滩。

    沙滩上停泊这三艘舰船,被绞盘拉起了船身正在修补侧面的大洞,其中有一艘巡航舰和两艘通报船,而在外面海域则有三艘巡航舰和两艘通报船在游荡,这支舰队便是社团海军部命名的拉斐尔舰队。

    五日前,拉斐尔舰队在保和岛与宿务岛之间的海域追上了皮龙的舰队,双方爆发了一场海战,皮龙的舰队虽然拥有四艘大舰,且独角鲸号一枝独秀,但其只有两艘护卫舰,舰队数量远不是拉斐尔舰队,拉斐尔舰队利用数量优势压着皮龙舰队打,因为泰勒的决心号盖伦船速度太慢,以至于失去主动,还是战列线末尾的独角鲸号,忽然转变航向,先是贴靠上一艘西班牙大型通报船,一轮齐射将其击沉,继而在对射中把拉斐尔舰队中一艘巡航舰击成重伤,为了避免主力舰沉没,拉斐尔只要脱离接触,眼瞧着皮龙舰队向北绕过宿务岛,不知去向。

    按照拉斐尔的计划,他的巡航舰队在简单的修理后前往宿务港维护补给,等到皮龙舰队出现的消息,但一艘通报船的出现打破了他的计划,这艘通报船被打碎了舵叶,只能用斜衍帆控制航向,步履蹒跚,正是被大舰队击溃的武装运输船队中的一艘。

    通报船的舰长被打断了大腿,奄奄一息,对拉斐尔说道:“肯定是东番社团的主力舰队,阁下,我们对阵了两艘主力舰,都是四十门火炮级别的重炮舰,我还见到了一艘更大的舰船,我感觉它能比得上圣玛利亚号。”

    “他们的航向呢?”拉斐尔问道。

    “接触的时候向正西航行,雾气太大,实在难以辨别,我们一开始以为那是荷兰人的破交舰。”船长努力思索着,在生命的最后阶段给了拉斐尔一点有用的信息。

    拉斐尔看到船长死去,对士兵说:“给他一个体面的葬礼吧。”

    “吩咐舰队起航,我们追击东番舰队!”拉斐尔对副手说道。

    “阁下,我们还有三艘船没有修好,另外,东番舰队有三艘主力舰,我们可能不是对手。”副手尽可能用缓和的语气说道。

    拉斐尔道:“以东番舰队的航向,目的地肯定是三宝颜或者和乐港,这两地的舰队都没有处于临战状态,而且没有一支是东番的对手,只有我们加入,才有对抗的实力,尚在修理的舰队就地休整,其余舰只编队前进。”

    “巴洛克号通报船最快,让其先行出发,前往和乐港。”拉斐尔接着说道。

    副手问道:“那三宝颜呢?”

    拉斐尔瞪了副手一眼:“东番舰队先于我们二十七个小时出发,无论如何都来不及了。”

    大舰队终于在二月二十五号进入了苏禄海,越靠近赤道,东北季风的影响就越小,自太平洋进入菲律宾的内海之后,东北季风越发微弱,主力舰的航速也就从来没有超过五节,即便是最快的护卫舰,也只有七节不到的航速。

    原本按照计划,大舰队出海峡会向西行驶一段,主力舰在三宝颜半岛的目视距离之外,由护卫舰在内侧负责侦查,但是刚出海峡,就遇到了一场海战,是西班牙的通报船在追杀几艘卡拉卡拉桨帆船,看旗色是西班牙人和苏禄海盗的战斗,西班牙的通报船发现大舰队后,立刻转向离开,既然已经被发现,大舰队转向,紧贴三宝颜半岛前进,距离三宝颜尚有上百海里,半岛海岸线便是有一根根的浓烟升腾,显然是陆地上的西班牙人也发现了大舰队,他们传递消息的速度可比通报船还要快。

    大舰队行踪再难隐藏,索性全速南下,准备与三宝颜驻留舰队决战,航海长预计需要一天之后接触,所以李明勋传令向舰队所有人发放酒水和食物,进入战备状态,然而,一天之后,当三宝颜舰队的帆影出现在苏禄海海面上的时候,李明勋才发现,三宝颜驻留舰队并非情报中两大两中四艘大舰。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