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十四 实力与计划
    如果讨论十七世纪东方最强的海上力量,拥有七十艘盖伦帆船(大部分是武装商船)的荷兰东印度公司是当之无愧的,但是如果要讨论海军力量的排名,菲律宾都督区的西班牙舰队则是其中翘楚。

    发生崇祯十六年五月份的三宝颜海战就足以证明西班牙海军的力量,西班牙海军以近乎无损的状态击败了荷兰和菲律宾土著的联军,而那个时候的西班牙海军力量可是被社团削弱过的,在社团与菲律宾都督区的争斗中,西班牙一共损失了多达五艘的主力舰。

    (虎鲨号的前身是圣胡安号,鲛鲨号前身是菲律宾都督区的圣伊德方索号,蓝鲸号重型武装运输船是圣帕德罗号马尼拉大帆船,此外,伊博利托号大帆船在关岛海战被击沉,澳门一战缴获并且出售给了皮龙那艘艾德司禄号。一共两艘主力舰,两艘大帆船和一艘巡航舰。)

    当然,菲律宾都督区也得到了来自西班牙总督区的支持,这些支持的军舰中,依旧在菲律宾都督区服役的还有三艘巡航舰和一艘大帆船。

    而社团对于菲律宾都督区海军力量的了解非常全面,毕竟社团不光有西蒙斯这样曾经的西班牙舰队的军官,还有在战争中获得俘虏,而在海军部整理的资料中,菲律宾都督区拥有九艘主力舰,与荷兰人资料中的十四艘不同,其实并不是情报有问题,而是社团与荷兰东印度公司对主力舰的定义不同。

    荷兰东印度公司对主力舰的定义更东方化,以吨位来定义,四百吨以上的就算是主力舰了,所以在其统计中,一些中型盖伦战舰、大型武装商船和巡航舰都算在里面,而社团对主力舰的定义则更加贴近现实,有资格参加战列线对决的军舰才能被称之为主力舰。

    在十七世纪的中叶,战列线战术已经是舰队作战的主要战术了,也被许多欧洲国家视为铁律,而有没有资格参加战列线,就要看火炮数量,虽然这个时代还没有形成条例,但是主要国家的海军将领都有一个模糊的认识,那就是如果一艘战舰的火炮数量不足对手的三分之二的话,那么就没有能力进行战列线对决,其实更科学的定义应该是火力的三分之二。

    打一个比较极端的比方,一艘拥有一百门六磅炮的战舰也不是虎鲨号这类四十门级重炮舰的对手,因为六磅炮对主力舰根本达不到破防的效果,在社团主力舰普遍采用二十四磅寇菲林和十八磅加农炮为主力火炮的情况下,对手拥有三分之二数量以上的十二磅炮及更大威力火炮,才有资格与社团主力舰进行战列线对轰。

    (这就是为什么74炮三级战列舰是风帆战舰时代各国海军主力战舰的原因,再小就没法和一级战列舰打了。)

    具体到西班牙与社团来说,社团的主力舰队有五艘重炮舰,包括虎鲨、白鲨和鲛鲨这三艘八百吨级拥有四十五门左右重炮的军舰,还有逆戟鲸和长须鲸这两艘超重舰,排水量一千一百吨左右,拥有六十门重炮。这五艘重炮舰平均每舰拥有五十门的重炮,也就是说,至少西班牙战舰拥有三十四门重炮才能与之对抗。

    西班牙舰队中拥有三十四门火炮以上的军舰不少,但是一些中型盖伦和巡航舰往往装配主力火炮是八磅炮,这类军舰自然就不被社团列在主力舰中了。

    在社团海军部向元老院提供的情报之中,菲律宾都督区拥有九艘主力舰,其中只有圣玛利亚号吨位和一艘大帆船超过千吨,其余都是虎鲨号这类排水量在七百五十吨左右的重炮舰,除此之外,还有五艘巡航舰,其中两艘是艾斯特号那类拥有十八磅炮的大型巡航舰,三艘巡航舰排水量在三百五十吨左右,就连荷兰人都没有列为主力舰,除了重炮舰、巡航舰,菲律宾都督区还有四艘中型盖伦和三艘大型武装商船值得重视,但这些舰船的火力没有能超过艾斯特号的。

    之所以把这些军舰归类出来,原因其实很简单,这些都是社团护卫舰所无法对付的,毕竟即便是专门那些专门制造出来配合主力舰的大型双桅护卫舰,也只有十二门的六磅炮,在火力上没有优势。

    虽然菲律宾都督区的西班牙舰队拥有数量上的绝对优势,但并不妨碍李明勋主动出击的决心,因为社团拥有西班牙人难以企及的优势,那就是可以集中兵力,在社团的各个据点中只有台湾和香港需要面对比较大的威胁,但如今荷兰东印度公司与社团处于蜜月期,而澳门的葡萄牙人刚受挫折,所以社团把所有的主力舰都编列进去也无妨。

    西班牙人却没有这么好的条件,情报显示,他们的舰队被拆分成了四个部分,马尼拉拥有一支主力舰队,五艘重炮舰独霸一方,也是菲律宾都督区的总预备队,而另一支舰队则是三宝颜舰队,两艘重炮舰两艘中型盖伦船,毕竟这里的皮拉尔堡是面对南方土著的主要阵地,需要一支强大的舰队配合,而由一艘主力舰和三艘二十六门火炮的战舰(情报不明)的舰队驻扎在和乐港,这里曾经是苏禄苏丹的首都,也是土著海盗巢穴所在。

    而第四支有四艘巡航舰和若干护卫舰组成的舰队则由拉斐尔率领,这是一支新近组建的舰队,原本澳门之间后返回马尼拉,准备继续对珠江口进行破袭战,但皮龙率领的海盗和私掠船队在扫荡了菲律宾西部城市黎牙实比,巡航舰队已经前去追剿,至于其他的大型炮舰或驻扎在各个据点、城市或者作为武装商船来往。

    从汇总的情报来看,西班牙拥有对社团的绝对实力优势,但也可以看出一点,四支主要的舰队中,只有马尼拉主力舰队是社团无法吃下的,其他三支舰队则不具备与大舰队对抗的能力。而只要社团突袭得手,就可以消灭另外三支舰队的任何一支,无论哪支舰队的损失,对菲律宾都督区来说都是一次重大的损失。

    “荷兰人拒绝了我们的善意!”

    李明勋在大本营的书房里大发雷霆,虽然他猜到了这个结局,却仍然无法接受,如此导致的局面就是,未来三年甚至更久的时间,社团的资源和精力都要被西班牙人牵扯,无法阻止满清入关了,那么大陆局势也就完全失控了。

    “阁下,明知做不到,为什么还要强求呢?”书房之中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西蒙斯。

    西蒙斯微微一笑:“您总是认为大陆局势即将崩溃,想要扶大厦于将倾,可这是需要实力的,我不认为您有这个实力,我听闻鞑靼人有十几万精锐的陆军,帝国的叛乱者也有几十万的军队,而大皇帝陛下对您戒备,而江南的那些贵族和官员呢,他们似乎都不关系大陆的局势,我不明白您为什么比明国的统治者还关心,更不明白,一向睿智而冷静的您,在大陆局势的判断上就失去了水准呢?”

    “失去水准?”李明勋回身看了西蒙斯一眼,问道。

    西蒙斯耸耸肩,说道:“逐鹿中原,你们中国政治家的梦想,而这需要实力的,即便是社团的陆军,也需要大约五万才有这个资格,五万军队,建立和武装这么一支军队,即便是财政充裕的前提下,也需要五年甚至更久的时间........。”

    见李明勋眉头皱起,西蒙斯收起了少许的玩味,认真说道:“我是个葡萄牙人,对你们的民族和文明没有归属感,我也认为这些东西影响了阁下的正常判断,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您还没有资格逐鹿中原,不如做好眼前的事,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

    李明勋沉默了许久,说道:“只有你敢这么对我说话。”

    西蒙斯笑了笑,没有答话,李明勋关上门,说道:“罢了,不要管大陆战场了,我们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

    西蒙斯来了兴致,摊开了随身带来的一张地图,地图的范围从福建一直向南延伸到新荷兰(澳大利亚西北角),地图非常详细,主要的岛屿已经标注完毕,尤其是菲律宾一带,更是如此。

    “目标,三宝颜舰队!”西蒙斯的手点在了菲律宾南部的棉兰老岛的一个角落,郑重其事的说道。

    “理由!”李明勋坐下来,问道。

    西蒙斯当即回答:“其实很简单,马尼拉主力舰队打不过,拉斐尔的巡航舰队找不到,和乐岛驻留舰队不值当,唯一的选择就是三宝颜分舰队了。”

    “三宝颜舰队有两大两小四艘盖伦船,如果能成功歼灭这支舰队,那对西班牙人是一次重大打击,等到明年西南季风起,西班牙人报复的时候,也不会拿出一支让我们无法应对的舰队了。”西蒙斯非常有信心的说道。

    李明勋简单计算了一下,确实如此,毕竟明年西南季风起的时候,社团会多三艘主力舰,而西班牙舰队规模虽然大,却要留下足够的力量防备荷兰人、菲律宾土著和海盗舰队,出动舰队的规模肯定要降低,一升一降,己方的把握会大很多。

    “航线呢。”

    李明勋把鲸油灯放在了地图上,照亮了大片区域,西蒙斯说道:“我们从基隆出发,不走台湾海峡,而是从外海南下,沿着吕宋岛东岸外海一路南下,这条航线我们去年袭击大帆船队的时候走过,菲律宾东岸是西班牙人开发的落后区域,除了黎牙实比和萨马岛,罕有西班牙人的船只、城镇,被发现的可能性低,越过萨马岛只有,我们从棉兰老岛和萨马岛之间的海域穿行过去,直抵三宝颜半岛的北面,占据优势位置,而后半段是西班牙人统治的核心宿务岛一带,我们也可以进行破交作战,而西班牙人发现我们,马尼拉舰队也无法赶到,只有和乐岛驻留舰队可能救援,但也来不及,或许我们歼灭了三宝颜舰队,还能反过身来干掉和乐岛的舰队。”

    “如果马尼拉舰队赶到,或者说拉斐尔舰队在周边,我们不敌,当如何?”李明勋问道。

    西蒙斯笑了笑:“当然是撤退了,但不会北撤,而是继续向南撤,去香料群岛,去安汶港。”

    “那可是荷兰人的地盘!”李明勋提醒道。

    西蒙斯道:“荷兰人不是坐山观虎斗吗,我们就是要把他们拉进来,他们让我们不舒服,我们也不能让他们安稳,不是吗?”

    “什么时候出发呢?”

    西蒙斯道:“年前就出发,所有人都知道春节对你们汉人的意义的,没有人会想到春节也会有如此大规模的军事行动的!”

    李明勋思索片刻,微微摇头:“不,太早了,我们一月中旬出发。”

    “为什么?”西蒙斯诧异问道。

    李明勋道:“西蒙斯,我们出战的目的是为了削弱西班牙人的实力,但是也要保存我们的实力,如果我们大舰队损失过大的话,在三宝颜取得多大的战果都没有意义。”

    “这和出兵的时间有关系吗?”西蒙斯满脸不解。

    李明勋笑了:“当然有关系,东印度群岛的东北季风会持续到三月,我们一月中旬出发,如果一切顺利也就罢了,如果不顺利,等到我们作战结束,就可以西南航行,然后折返向西,进入巴达维亚躲避,等到四月西南季风起,我们就可以沿着西洋航线返回香港了,这样我们永远处于顺风位置,只要不犯大错,那么主要战舰就不会损失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西蒙斯拿着油灯,在地图上按照李明勋设定的路线,回思着东印度群岛的洋流、风向,一一与之印证,发现李明勋所规划的路线确实让社团占尽天时,如此操作的话,可以保证大舰队不会遭遇重大损失。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