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十三 总督的决断
    从科隆的态度,李明勋就知道结果已经注定了,荷兰人的态度在转变,无论是科隆还是远在巴达维亚的范迪门总督都不是目光短浅的人,利益只是他们考量的一个方面,却不是最重要的。

    “向伟大而忠诚的探险家科隆先生致敬!”

    巴达维亚总督官署,范迪门向东印度群岛的所有成员如此介绍归来的科隆,在这个办公室里,包括科隆在内只有八个人,是东印度公司在东方的权力委员会,除了范迪门这位总部,还有亚洲事务总干事、首席簿记员、军队司令、司法评议会主席等人。

    众人对科隆的归来报以热烈的欢迎,至少从这一刻起,东印度公司对社团的实力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虽然细节仍然不充分。

    待科隆落座,范迪门指了指放在每个人面前的报告说道:“这是科隆先生近半年工作取得的成果,相信每个人都看过了,正如科隆所言,那个社团是一个正在膨胀的怪物,在其膨胀到对公司的核心利益构成威胁之前,我们必须做出决策。”

    在去年与社团达成和平协议之前,所有的委员会成员都认为,可以先行与社团合作,进入香港,然后想方设法取代社团在大明政府的地位,然后在未来某个时段攻占台湾,摘取社团的果实。

    但是科隆的报告足以让人清醒,社团在遥远的北方拥有一块完全不亚于的台湾的殖民地,那个殖民富饶而广袤,除了在农产品出产上的缺失,完全没有任何弱点,这意味着,公司即便真的击败并且攻占了社团在东南沿海的所有据点,也无法消灭这个组织,他们只需要前往北地,就能积蓄力量,然后把公司拖入无休止的战争中去。

    “我并不认为发动战争是好的选择,总督阁下。”总干事表达了自己的意见,虽然强势的范迪门总督的存在,总干事的权限被极大压缩,但他仍旧是七人委员会中的重要一员,更值得注意的是,总干事是去年底从本土赶来,是十七位绅士的心腹,他的到来就是监督过于强势的总督践行绅士们‘安静的贸易’战略,让范迪门把公司的资源投入到赚取利润中去,而不是无休止的争夺殖民地的战争。

    总干事道:“我们在香港的商业规模正在急速的扩张,香港已经是日本之外第二个利润点,毫无疑问,明年会是第一利润点,也是明国商品的主要来源地,如果出现与社团的争端,香港的局面就会崩溃,十七位绅士肯定不会乐意看到这一点。”

    一个尴尬的局面摆在了众人面前,社团已经不是东印度公司能一口吞下的,而公司又对社团依赖性极大,即便是知道社团未来的威胁很大,也不能发动战争。

    范迪门无奈的摇摇头,无论他的威望和权力有多大,终究不是独断一切的君王。

    司法评议会主席也说道:“阁下说的没错,与社团开战,需要集中过量的资源,影响我们原本的收益,而同样的资源,我们可以攻占整个锡兰,或者解决邪恶的马打蓝苏丹,彻底解除巴达维亚的威胁,甚至可以投入到菲律宾方向,把西班牙人逐出香料群岛,为什么要自己跳进泥沼式的战争呢?”

    科隆冷眼旁观,他没有发言权,他知道,几位委员的发言都很有道理,但又是鼠目寸光的,难道任由社团成长起来,就不会威胁东印度公司的权益吗?饶是心中有坚定的意念,科隆也只能安静的坐在那里,他已经清楚,自己想要推销的计划不会成功了,东印度公司无法在社团尚未完全崛起前,扼杀这只怪兽。

    范迪门微笑倾听来自各个委员的意见,这完全在他的预料之中,毕竟今年在三宝颜,公司输给了菲律宾,虽然与以往的战败动辄损失旗舰、司令相比,此次战损不大,并不影响公司实力和东印度群岛的局面,但按照东印度公司一贯的规律,在近两年,公司不会轻言战争。

    “好了诸位,看一看李明勋提出的条件吧。”范迪门示意科隆把条件分发给诸位。

    范迪门说道:“这位阁下希望我们与他组织一支足够强力的联合舰队,继续对西班牙人施压,好解除西班牙人对香港的威胁。”

    “这似乎不错,如果他能承担我们的军费,并且出让足够的商业利益,那么.......。”总干事还没有看完,就开始评判,但是当他边说边看完的时候,总干事的话锋一转:“这些条件可不够。”

    “是啊,远远不够!”司法评议会主席说道,他笑着问:“诸位,由我们承担他的粮食进口份额有什么利益可言,马打蓝苏丹国虽然是东印度群岛最大的粮食出口地,但它是我们的敌人,如今的形势是,巴达维亚的身边就是粮仓,但我们的市民却要忍受暹罗大米的高昂价格,我们自己的粮食都解决不了,怎么为他提供粮食呢?”

    众人深以为然,虽说公司在今年成为了社团最大的粮食供应商,但那是航行导致的,巴达维亚起航的公司商船一路沿着西洋航线北上,获得商品根本装不满货舱,与其塞进去南洋木材,倒是大米更有利润。

    “日本生丝贸易呢,这不是公司最大的利润点吗?”一直没有说话的司令问道。

    总干事微微摇头:“日本的利润在萎缩,社团加入之后,明国商人越来越多,他们的生丝无论在成本还是品质都远高于我们,但日本政府限制金银铜等贵金属的输出,拿到更多的生丝也得不到更多的金银,那有什么意义呢,我们运过去换取什么?日本工艺品,还是大米?”

    说着,总干事把那张纸在手中团了团,仍在桌面上,说道:“这些条件完全不具备诱惑力,不足以让我们的舰队再去菲律宾那片伤心之海,诸位,公司在马尼拉已经失败了很多次了,为了公司的利益,士兵应该去奋战,但是为了一个连盟友算不上的商业伙伴,我们就要虫咬审视这件事了。”

    科隆的脸色稍微舒缓了一些,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些委员贪图小利,而为社团火中取栗,如今看来,委员会的每一个绅士还是有足够的判断力的。

    “那面对李明勋提出的条件,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呢?是这样的,诸位阁下,李明勋在等我的答复。”科隆忍不住问道。

    总干事笑了,他没有计较科隆不该发言,而是说道:“我们要做的就是什么都不做,就当一切没有发生过,我们坐山观虎斗!”

    几个委员都是附和的笑了几声,拿起桌上的报告离开了,科隆看着坐在那里的范迪门总督,失声问道:“阁下,我们就什么都不做吗?”

    范迪门抱胸而笑,说道:“科隆,不是什么都不做,而是做不了,刚才的会议情形你都看到了,委员们选择了保守的策略,难道我还要动用发动表决的权力吗,那是自取其辱。”

    “科隆,这是政治,你太年轻了。”范迪门拍了拍科隆的肩膀。

    见眼前这个青年人仍旧执迷,范迪门示意他坐下,说道:“就目前来说,我们的公司和社团并没有根本的利益冲突,从你的情报就可以看出,社团的战略方向是北上的大陆策略,他们拓展北地的殖民,介入明国与清国的战争都是如此,而我们则是海洋战略,别说明国那样的庞然大物,就算是暹罗这样的国家我们也是无可奈何,我们在大陆上最大的利益就是获得通商权力,更多更大的通商权力,在香港我们做到了。

    你不要以为李明勋的所做的一切为的是商业利益,这个人拥有天才的政治头脑,他在大陆得到的不光是市场和移民,还有政治影响力,也就是说,这个人对大陆是有政治诉求的,如果我们擅动,就会逼迫他把资源投入到东印度群岛,这何必呢,让东南亚多一个敌我难明的家伙。”

    “可是阁下没有亲眼目睹社团的各个殖民地,那实在是太可怕了,他们的发展速度太快了,快到我们连想象都想象不到。”科隆努力辩解着。

    范迪门微微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这确实是个问题,但是阻挡它崛起的不应该是我们,而是西班牙人。”

    “您是不是已经有计策了?”科隆的眼神变的热切。

    范迪门点点头:“是的,但这件事不能在委员会上说。我的计策很简单,那就是帮助西班牙人去对付社团,在西班牙仍旧是共和国和公司敌人的情况下,这件事自然不能明说。”

    “您准备怎么做?”科隆压低了声音。

    范迪门道:“很简单,首先把公司的主力舰队投入到对锡兰的争夺去,十七位绅士对进入印度很感兴趣。然后是减少对苏禄苏丹的支持,解除西班牙在菲律宾最大的陆地威胁,最后是在香料群岛,西班牙现在只有蒂多雷岛了,我们只要减少在那里的武装船只,双方在香料群岛的对峙力量就会减少。总之,我们就是要帮助西班牙人聚拢更多的海军力量,这些力量最终都会投入到西洋航线和香港去,截断社团的粮食来源,就可以限制那个怪兽的扩张,不是吗?”

    “可是西洋航线也是我们所倚重的。”科隆有些后怕。

    范迪门笑了:“你错了科隆,仅仅是调离我们的主力舰队,就足够让西班牙有胆量扑向香港了,社团想要保住对东印度地区的贸易和香港这个自由港口,就要战胜西班牙的大舰队,你觉得可能吗?社团不过只有五到六艘主力舰,而菲律宾都督区至少有十四艘,明年初马尼拉大帆船归航,还可能增加,西班牙大舰队的实力有目共睹。”

    “只要社团输了,就必须更加仰仗我们,无论是我们协助他们保住香港,还是从西班牙手中收复那个港口,对于公司的利益都是一次巨大的扩张,或许我们也能拥有一块类似于澳门的殖民地。”范迪门憧憬一般的说道。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形势对公司就太有利了,至少五年内,社团都不会再威胁我们的公司。”科隆有些激动的说道。

    范迪门微微一笑,说道:“正是如此,但是我们也不能不警惕,在你提交的报告中,我最看重的还是社团的造船能力,这正是我们缺失的,葡萄牙的果阿,西班牙的马尼拉,社团的大本营,都有能力制造重型主力舰,而我们却没有这个能力,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现在东方海面上的强力玩家越来越多,为了公司的利益,我们也要拥有主力舰的制造能力。”

    “这对伟大的尼德兰联省共和国来说不算什么,我们拥有东印度地区优良的热带硬木,只需要从阿姆斯特丹移民一些船匠即可.......。”科隆笑着说道,毕竟荷兰才代表着这个时代最强最先进的造船水准。

    范迪门摇摇头:“我告诉你这些不是让你操心造船的事情,而是要提醒你,社团已经入局,不要抱有一劳永逸消灭它的想法,眼光要放长远,这是一场持久的斗争,未来的东印度群岛,不,未来的东方都会很热闹的。科隆,你很年轻,那是你的舞台呀。”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