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十一 暗潮涌动
    “我在移民船上渡过了六个夜晚,一直到郁陵岛之前才返回了金橡木号,我与船上的移民和水手相谈甚欢,因此得到了许多有用的消息,这些移民船完全由社团打造,非常坚固,而船上的移民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多,船长告诉我,这支船队总共只有三千五百人左右的移民,而货舱里则是各类铁器和棉花、松江布,这些物资全部用于移民的安置,而之所以只塞进去这些移民,是社团希望更多的人活着赶到,移民船上有严格的卫生制度,至少在抵达郁陵岛的时候,大部分人还很健康,只是因为晕船和呕吐,看起来脸色不好看。”

    “移民船队只有三千五百人,我有些幸灾乐祸,但是很快另外一个消息让我如被雷击,这样的移民船队有五支,而这已经是今年第二趟运送移民了,事实上根本无需我猜测,喝了酒的船长告诉我,今年他需要跑三趟,而计划中最少五万,实际可能更多,这正是一个可怕的数字........。”

    “我离开移民船,回到了金橡木号,临走的时候船长赠送了我一种明国的烈酒,名为闷倒驴,大意是可以让蠢驴喝醉,看到依旧倔强称呼我为奥拉尔阁下的杰克逊船长,我感觉这种烈酒非常适合他,这个夜晚他成为了喝醉的驴子,我也终于有机会翻看他的航海日志,而看完之后,我终于明白,我才是那头蠢驴,这个杰克逊也肩负着考察社团的任务,而且他得到的数据比我的详实,当然,现在这些数据是我的了.........。”

    “......我们抵达了北地的第一个港口郁陵岛,这个港口很忙碌,但并非良港,不能避南风,但却是社团唯一一座不冻港,港口小镇至少有三千人,但却拥有密密麻麻的仓库和房屋,在寒冷的冬季,这里的设施用来周转北地需要的物资,而现在它还肩负移民周转任务,移民船队在这里稍作休整维护就离开了,他们要赶在冬季来临前运送最后一次移民.......,出人意料,城市、港口、军队、商务,这里的大部分长官是日本人,而行政长官也是如此,他向我们提供了清酒和日本女人,在五年前离开长崎后,这是我第一次遇到日本女人,然而,我却发现,在后半夜这个女人偷走了我的一些书籍,而在郁陵岛的三天时间,我发现有人在监视我,那个日本人好厉害,他肯定察觉了什么,我要小心了.......。”

    “......海参崴是一个军民两用的港口,也是北方领地分舰队的驻扎地,但是我只见到了一些桨帆船和两艘通报船,据说大部分的船都投入到移民中去了......,金橡木号开始卸货,卸下的是烈酒和铁器,而许多移民也被小船运送到这里,我们在这里没有休整,让我没有机会去测绘那座巨大的棱堡,但是我发现,有几艘长崎来的船只,卸下来的是铠甲、长矛和硫磺,港口的人说,他们在一个叫做宁古塔的地方正在和鞑靼人作战,但是我发现,这里的士卒和市民许多也是鞑靼人,当我问他们与鞑靼人的区别时,这些人认定他们属于文明社会,而敌对的鞑靼人是野蛮人.....。”

    “七月二十日,我们抵达了最北面的港口,永宁城,阁下,你肯定难以相信,这是一座拥有四万人口的城市,建立在一条名为黑龙江的巨大河流的岸边,如此规模的城市,在我们欧洲历史上,也应该是殖民时间超过十年才拥有的规模,但是永宁城只拥有两年的生命,在入海口,我们遇到一艘搁浅的移民船,救援了他们,由此得到了永宁城那位独臂长官的厚待,他带领我们观赏了很多节目,其中就有士卒猎虎,一个年轻土著用一杆长矛刺杀了老虎,然后获准成为了军官......。”

    “杰克逊说,我们要在这个城市待至少一个月,等待北风季节来临,我得以申请了狩猎证,并持证书考察了周围,城市周围已经被开垦出来很多农田,工作的农夫是四个月前才来的,而这个城市赖以发展的产业除了毛皮、中药就是木材行业,我在城市上游发现了一个巨大的木材堆放中心,这里除了加工木材,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砍伐的木材晾干,其中最被重视的是长度超过二十米的百年橡木,这里至少有上万根,被单独码放晾干,有严格的管理制度,想来,这些超级船材最终会被用作主力舰的建造,不出五年,它们就会变成强壮的肋材和厚重的舷墙,我真的希望,公司的火炮不会被它们为难。”

    “......发生了英国水手闹事的案件,杰克逊被罚没了近四百金杜卡特,而所有的外国人都被勒令住在城市中,我也不例外,我失去了考察造船厂的机会,据说造船厂目前能制造的最好军舰就是排水量在二百吨左右的大型通报船。

    不能离开城市和港口,我放弃了在城市寻欢作乐的机会,呆在金橡木号上钓鱼,钓鱼只是伪装,更多的是观察,因为是丰水期,现在是河运最繁忙的季节,我观察着入港的货物,最主要的是毛皮,貂皮、狐皮、鹿皮居多,数量难以计数,但是听说去年有十万张各类毛皮南下,然后是中药材,人参鹿茸是最珍贵的,而还有不少是各类动物的**,公鹿的最普遍,但是海兽的也不少,海豹海狮海象都有,真不知道明国人为何对此情有独钟......。

    原本以为钓鱼不会得到想要的结果,但在八月中旬,一支有内河战舰护送的船队抵达,他们运送来的货物除了常见的参茸毛皮,就是十几个沉重的箱子,从港务官的口中得知,那里面是金锭,来自于黑龙江上游的一处金矿,是的阁下,迷人的金矿,可惜的是我无法得知具体的数目,这可真是一个资源富饶的殖民地啊。”

    “北风起,金橡木号离开,船上四分之一的空间被东印度公司采购的毛皮中药和各类‘鞭’占据,其余都是水手们入股买卖的杂货,而我们南下的第一站是东方港,金橡木号唯一没有去过的北地港口,而永宁城中的人更愿意称这个港口为钢铁城。

    面对越来越冷的天气,船上的印度水手总是抱怨,而前往东方港的目的是为了鲸油还有一些珍稀海产,那里是一个重要的捕鲸港口,而枯燥的航行中,水手们讨论起一个有意思的话题,他们迫切的想知道,那里有没有鲸鞭.......,

    可恶的是,鲸油是稀缺资源,所以价格很高,利润被压低了,港口的那些商人却不在乎,因为他们来自大明最富庶的江南,那里对于鲸油蜡烛的需求量非常高,而社团是唯一的货源,但是杰克逊却无法接受这么高的价格,广东有自己的鲸油出产,在香港鲸油卖不上价格,杰克逊很不高兴,因为他预留了大量的货舱空间,好在这里的行政长官曾经与金橡木号并肩作战过,杰克逊得到了一批鲸油和珍稀海产,但条件是,这艘船不能直接返回南方,而是要去海参崴一趟,为其运输铁锭和腌肉。

    因为大量的货物商船,吃水更深了,炮门被关上,一路缓慢向海参崴前进,我原本以为这是一个坏主意,但是却好运的发现了社团的一个大秘密,订购这批铁锭和腌肉的是一个朝鲜诸侯,而用来交易的货物则是铜锭!用铁能交易到铜锭,实在是一件让人难以理解的事情,但是社团做到了。

    杰克逊抓住了这次机会,他借着转运货物的空档联系上了那个朝鲜诸侯的代表,最终的结果是,他用金橡木上的九门火炮交易到了近八吨的粗炼铜,这足以证明那个铜矿的出产能力了,但是我想社团肯定不会乐得这种交易。金橡木号耽搁近二十天的时间。”

    “十月一日,我们终于返航,预计强烈的北风吹拂下,金橡木号的平均速度达到了七节,我们只在郁陵岛补给了食物和饮水,下一站就是布袋港,预计需要十八到二十二天抵达目的地,这段航路会非常枯燥,但是从一个水手嘴里我得到了一个消息,这个家伙趁着补给的空档还偷跑到妓院找了个日本女人,由此得到一个消息,社团最主要的敌人,鞑靼人的皇帝死了,我的心再难平静,这个消息肯定会影响社团的战略,也会对公司产生影响,但我们对北方的那个鞑靼人政权了解太少了,我必须尽快的返回香港。”

    十月底的时候,金橡木号抵达了布袋港,这艘船只会休整五天就会前往万丹,然后返回印度,杰克逊原本还想为他的挚友奥拉尔在英国东印度公司谋个差使,但已经恢复身份的科隆在港口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科隆去了大员,找了一艘船前往了香港,当他出现在荷兰商馆的时候,达杨几乎没有认出这位被海风和咸肉摧残五个月的上官,科隆回到了久违的办公室,没有选择休息,就把达杨叫进来秘议。

    达杨站在那里,一丝不苟的汇报着荷兰商馆的工作,科隆抬起手制止了他的话,说道:“达杨,我不要听这些收支报表的问题,我知道,香港就是金山银窝,公司肯定赚钱了,只是多少的问题,我要知道的是大事,我发现这个港口非常的繁忙,西班牙人的破交舰队呢,它们被击败了吗?”

    达杨微微一愣,他才想起来,科隆离开的时候,正是西班牙破交舰队最猖獗的时候,达杨连忙说道:“不,腾龙商社和巡航舰队没有发生海战,他们直接进攻了澳门,得到了大笔的赔偿金,迫使澳门结束了对西班牙人的支持,您知道,在南中国海,藤壶与船蛆猖獗,在夏季,两个月不清理船底,船蛆就可能钻进龙骨里,澳门之战后,那支巡航舰队返回了马尼拉,然后分批进行骚扰,但在广东沿海也只能维持一艘巡航舰加不到三艘纵帆船的规模了,而最新的消息是,腾龙商社用盖伦船和巡航舰武装了海盗和私掠船,上个月他们刚刚袭击了宿务,西班牙人需要巡航舰也追剿,所以现如今的广东海面只有纵帆船了。”

    “真是一个聪明人,一招就抓住了要害!”科隆咬牙说道,当初三宝颜海战东印度公司失败之后,他与范迪门就认定西班牙人会北上进行破交作战,在他们原本预估中,这要等到社团的海军扩充后才能妥善解决,至少要到明年的下半年,但是没想到,社团用了半年就解决了。

    达杨笑了笑,说道:“可是这个聪明人却有求于您,在您离开的这五个月的时间里,李明勋来了商馆三次,希望可以和您见面,我得到的消息是,他们在江南的合作伙伴似乎对李明勋有很大的诉求,希望他能去江南,而李明勋则想要在走之前与您会面,或者说,与我们的公司达成更深入的合作,我想,可能是明国国内的形势在变动,需要李明勋亲自出面。”

    科隆微微点头,赞赏道:“你猜测的不错,而最新的消息是鞑靼人的皇帝死在了宁古塔,这件事非常重要,你立刻去找几个对明国北方战事了解的人来,如果找不到,直接去福建找郑芝龙,这件事对我们很重要!”

    “鞑靼人,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达杨诧异问道。

    科隆冷声说道:“鞑靼人和我们没有关系,但是和腾龙商社有关系,你懂吗?”

    “另外安排一下,嗯......五天后,我想和社团的那位执政官阁下见一面。”科隆微笑说道。

    达杨为难的说:“阁下,我必须提醒您,李明勋已经离开香港了,十天前去了布袋港,现在或许去江南了。”

    科隆微微摇头,信心十足的说道:“你放心,他肯定会见我,而且主动来香港见我的,另外,把金鹿号留下来,货物调配到其他的船只上,作为香港和巴达维亚之间的通报船,这个冬季,我和总督阁下有许多事要商议啊。”

    欠的太多,先补一更,周六了,不多码就说不过去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