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十 结论——社团是个怪物
    泰勒出现之后,皮龙虽然对这个英格兰人并不感冒,但还是表现的极为热情,他很清楚,能得到大商人资助而进行私掠活动的船长都不是好惹的,不管怎么说,泰勒的决心号都是己方中仅次于独角鲸号的战舰。

    “按照我的估算,我们现在具备的实力,完全可以打下除了马尼拉、三宝颜之外的任何一个菲律宾城市了,到时候完全可以干一票大的,好好收拾一下那些咸肉!”皮龙笑着说道。

    李北极和泰勒都是微微一笑,泰勒道:“皮龙船长,您还是带我们先在菲律宾沿海热热身吧,等搞清楚状况后,我们肯定干出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情的。”

    皮龙嘿嘿一笑,没有再坚持,无论李北极和泰勒的船多强,都有一个缺憾,那就是对菲律宾的西班牙人不了解,这这种情况下,他们只能仰仗自己,听自己的指挥,但这二人显然各有想法。

    如今三方的各自有优势,想要捏合在一起,还是要一点一点的来,而对所有的船长来说,联络感情最好的方式就是喝酒,几个人下了船,涌入了香港的一个小酒馆,商讨起自己的宏图大业来。

    李明勋没有参与这场讨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下了船,来到了市中心的商务大楼,与社团有关的商业活动都在这里进行,在一楼,李明勋看到一个年轻的男人正捧着一大本契约书走出来,这个男人他自然认得,正是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达杨,当然,现在的他已经不是楚尼斯手下的书记官了,而是香港的荷兰商馆的总干事。

    “李先生,许久不见了。”达杨见到李明勋,微笑说道,躬身一礼,尽显贵族风范。

    李明勋笑了笑,问:“您这是来做什么呢?”

    达杨把手中的一张契约书递给李明勋,说道:“当然是来办保险业务,您看!”

    李明勋接过来一看,这是一张保险单据,是为一艘名为东方贸易号的荷兰武装商船办理的,这艘亚哈特船船龄很新,水手业务能力很强,在是从巴达维亚赶来,而在七月到十二月间,它要执行从香港到大员港,然后到日本长崎,并且原路返回的航线,而荷兰东印度公司则准备为东方贸易号购买这四条航路上的保险,考虑到东方贸易号的武装,和航路上的航行环境,保险费用只有货物和船舶总价的百分之三,这也就是说,保险部门不担心这艘船被劫持,只担心台湾海峡的恶劣航行环境和七月份常常出现的风暴。

    当然,在香港仅仅上缴了香港到大员的保险费,在购买大员到长崎的,还需要大员那边的社团管事办理,但是对船舶的评断工作已经做完,到时候仅仅是清点货物价值,计算出保险费用就可以了。

    “我想,即便是范迪门总督大人也不曾想到,您有如此的商业头脑,我们公司的所有欧洲雇员都以为,保险业务应该只有在欧洲出现才是。”达杨赞叹道。

    李明勋微微一笑:“我们社团也有不少的欧洲人,自然了解这是一门非常赚钱的买卖。”

    嘴上虽然这么说,李明勋却是知道,除了几个合作关系很深的合作伙伴,大家对社团推出的保险业务还在观望之中,原因很多,除了对新生事物的不信任之外,就是社团对大明商人的保险费用要求很高,目前办理保险的大明船只,最少的费用比例也是百分之七,最高的到百分之十五,主要是在于船舶,大明商船没有太多的武装,对付普通海盗的能力太差,而远海航行的船只质量都太差,许多远航日本、巴达维亚的船只,使用的都是最低劣的松杉木料,运输到了目的地之后,才货带船都卖了,这样的船只应对各类风险的能力自然低。

    当然有荷兰东印度公司做榜样,一旦保险业务真正的显露出其作用,就会有更多人涌入,结果不仅是社团获得大量的现金流,而且还会有人订购社团的船只,以降低费用。

    达杨微笑离去,李明勋看着他的背影,轻轻点头,忽然他意识到一件事,道:“达杨仅仅是香港地区的总干事,有资格替大员和长崎那边的航运购买保险吗?”

    “不,没有,能在这三个据点中运作的,只有科隆这个范迪门的全权特殊,乌穆,让人查一下,科隆在哪里,他和这些保险的关系。”李明勋低声对乌穆吩咐道。

    到了晚上,李明勋就得到了消息,科隆之所以为所有从香港前往北方港口,包括大员、长崎、台北、布袋港的船只购买保险,除了确信这有利于荷兰的商业安全,最重要的是这与科隆的个人利益有关,科隆在从中吃回扣。

    李明勋对此并不惊讶,至少比那些私自夹带货物商船的公司商务员的手段要高明许多,而且李明勋一直主张对荷兰东印度公司高层的渗透。

    但是对科隆的去向,没有人知道,荷兰商馆的人说他去了大员,但是达杨却说他去了日本长崎,想要印证就很难了。

    “科隆肯定去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知道,我们在珠江口的战事无论以何种结局落幕,都需要科隆出面重新界定荷兰东印度公司在其中的角色,科隆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但是他仍旧选择离开,只能证明他正在做的事情非常重要。”对于没有找到科隆,李明勋如此定义。

    然而,李明勋不知道,他心心念念的科隆此时正在英国东印度公司的武装商船金橡木号上担当船需长的角色,当然,此时的他已经改了名字,他自称来自奥地利的奥拉尔,某位侯爵抛弃的私生子,如今的游吟诗人、旅行家和动物学家。

    金橡木号曾经是大卫的座舰,原本假装了十八磅炮伪装成重炮舰,但是现在它已经拆卸了那些无用的东西,正式回归了自己武装商船的本职工作,金橡木号从苏拉特起航,遭遇过西班牙人的破交舰,但好在那艘纵帆船没有把握吃下拥有十四门六磅炮的金橡木号。金橡木号得以进入香港。

    而这艘要前往永宁城的商船被科隆所看中,他要伪装之后,搭乘这艘商船,前往社团的各个港口,评估社团的实力,以判断其对东印度公司的威胁。

    科隆渊博的知识和能言善道成功吸引了金橡木号的船长,在注定遥远的航行之中,高高在上的船长比水手更为寂寞,因为船长必须在水手面前保持绝对的威严,以至于无法和其他人交流,而科隆则被邀请上船,担任船需长,但最重要的工作还是陪船长聊天,科隆并不知道,在近两百年后,一个叫做达尔文的生物学家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成功登上贝格尔号,完成了环球航行考察,著书《进化论》。

    七月份中旬,金橡木号已经正在穿越对马海峡,在向那个憧憬上流社会生活的船长讲述了贵族家的小姐和妓院里的女郎的区别后,科隆来到了他的小房间,打开了一本薄子,开始记录起来。

    这本簿子记录着关于社团的所有见闻,第一页一直空着,那是范迪门总督喜欢的汇报方式,那就是用第一句话总结出工作的结论,原本科隆准备在考察结束后填补上,但是透过小小的舷窗,看到了在金橡木号侧舷缓慢航行的那支拥有十二艘戎克船和四艘纵帆运输船的大船队,科隆毫不犹豫的写下了结论——尊贵的范迪门总督阁下,毫无疑问,我们的合作伙伴是一只快速成长的怪兽。

    写完这句话,科隆给自己倒了一杯葡萄酒,看着簿子上的记录,回忆着自己这两个月的经历。

    “.......从英国船长杰克逊对我的崇拜来看,我的伪装成功了,成功登上了金橡木号,并且参观了这艘船,船很臭,因为上面运载了许多牲口,我原本以为是明国人最重视的耕牛,但看到那高大优雅的身躯和有些滑稽的折耳,我就知道了,这是来自印度的马瓦里战马,而且是最珍贵的种马......。”

    “在香港仅仅停留三天,我们前往了布袋港,这个港口如今仍旧对荷兰商船禁止,好在金橡木号是一艘英国船,而且是社团熟悉的船只。灌醉了杰克逊之后,我观察着码头的卸货,马瓦里种马十八匹,其中至少十二匹是公马,这意味着社团要这种优良战马和明国本地战马杂交,成捆的水牛角被卸下,不要以为这是明国人的工艺品原料,我已经打听清楚,这是制造明国弓的必要材料,除此之外,还有五吨左右的硝石,四十多个契约工,不少于十二门的重炮以及同样来自果阿兵工厂的火绳枪........,这足以回答总督阁下的疑问了,英国人在没有稳定的贵金属来源的情况下,是如何承担起如此大宗的东方贸易,答案就是军火,金橡木号完全就是一艘军火船........。”

    “再次庆幸选择了金橡木,这艘船上资历老的水手和社团的许多人认识,航行了长达三个月它得以进入社团的造船厂干船坞维护,以备北上贸易,而我得以进入社团的造船厂考察,我看到了十四个船坞,其中十个是军用船坞,或许没有那么多,我听闻三艘纵帆船是商人订购的捕鲸船,但毫无疑问,那四个恐怖的身影是主力舰,从肋材的高度应该可以得出结论,两艘是重炮舰,一艘是巡航舰,吨位都在八百吨以上,而最深处的那个船坞里的怪兽是一艘三层火炮甲板船,上帝,这种船不是应该是欧洲海洋强国海军才拥有的旗舰吗?”

    “我们在布袋港呆二十二天,因为我是西方面孔,所有很多重要的工厂和机构无法进入,但是我可以确定,这里有完整的棱堡防御体系,一支数量不低于千人的军队,还有军工厂,铸炮车间,从工业角度来看,这里已经超过马尼拉和巴达维亚,至少我们和西班牙人在东方没有如此强大的造船工业,我做了一个梦,当这个港口属于了东印度公司,我们就是东方最强的力量,西班牙咸肉、葡萄牙蠢货还有背叛者郑芝龙,算的了什么呢?”

    “.......杰克逊告诉我,等到冬季回来,起航返回苏拉特的时候,金橡木号上会有六百担的生丝,我没有掩饰住自己的震撼........,风暴过了,我们起航,在台北停留了两天,金橡木的船舱被塞满,烈酒和盐巴是主要货物,另外就是各类铁器,金橡木的速度降低到了六节.......。”

    “我们与社团的戎克船一样的速度,对方有两支八艘大船前往了日本,那里对英国人持拒绝态度,我们与其分开,另外一支前往了琉球方向,我不由的感叹,这就是社团的优势之一,他们的组织大部分是明国人,可以很容易的伪装成明国船只前往东方的各个国家,据我所知,所有的国家对明国商人都是欢迎的。”

    看到了这里,科隆重新拿起了鹅毛笔,他再次书写道:“阁下,我再也抑制不住冲动了,现在我就可以确信,社团是一个怪物,一个快速扩充的怪物,您肯定不会相信我眼前这一幕,我们遇到了一直船队,十二艘大吨位的戎克船,四艘纵帆船,这十六艘船上或许有货物,但是我更确认上面是移民,前往社团北方据点的移民,十六艘船,移民的数量肯定超过了五千.....。我用望远镜看到了移民中有许多的孩子和女人,您肯定不相信这一点,但由此我推断出,北方的据点已经处于完全的控制之下,那是一个资源富饶的殖民地。”

    “今天我作为代表前去了一艘移民船,这是英国人和社团的友好行为之一,我询问了几位移民,才知道社团在明国腹地击败了鞑靼人皇帝的兄长,才获得了这些人的新任,而我只觉得可恨,我们的公司竟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社团明国扩充的政治影响力,总是盯着他们的战船数量和贸易额度,这是一个失误,而我会终结这个失误.......。”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