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九 进击的巡航舰
    头疼欲裂!

    这是李明勋清醒之后的第一个感觉,澳门一战,社团不仅解决了后顾之忧,还大发横财,一场规模宏大的庆功宴是少不得的,李明勋被灌了太多的酒,以至于昏睡一整天,他睁开眼睛看着西面的窗户投射进来的晚霞,骂道:“该死,该死,浪费了一整天!”

    房门被打开,李北极走了进来,端来了醒酒汤,李明勋接过来喝掉,听得门外传来热闹的欢呼声和鞭炮声,问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儿,怎么这么吵?”

    “大人,是独角鲸号入港了,人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战舰,港口已经沸腾了。”李北极感慨说道。

    李明勋看了他一眼,说道:“那你为什么还站在这里?”

    李北极不知道李明勋何出此问,木讷站在那里,李明勋忽然骂道:“西蒙斯这个蠢货,又在开这种拙劣的伊比利亚玩笑,他没有告诉你,我已经委任你为独角鲸号的舰长了吗?”

    李北极一下愣住了,李明勋穿着靴子,说道:“你也是笨,如果没有这件事,那昨晚他们向你道贺什么呢?”

    “是真的吗?”李北极问道。

    李明勋无奈的摇摇头:“快随我去码头,我倒是要看看这艘花费一艘重炮舰的费用建造的巡航舰究竟值不值得这个价格。”

    独角鲸号是一艘非常漂亮的军舰,它有着修长的船身,优雅的身躯,向前长长刺出的船艏桅杆与它的舰名相得益彰,它水线以上涂的黄黑条纹,水线以下则是用了昂贵的白料,看起来更是贵气不凡。

    与之能媲美的是独角鲸号的造价,这艘船的造价完全可以制造一艘白鲨号同级的重炮舰,要知道,那可是拥有四十多门重炮的主力舰,而独角鲸号仅仅只有三十六门火炮,其中只有主火炮甲板上的拥有六门十八磅加农炮和二十门十二磅长炮能与主力舰媲美,而上甲板上的六门六磅炮和前后各两门九磅炮则根本够不上主力舰的火力。

    这艘独角鲸号采用龙骨与六十门重炮舰逆戟鲸号一样的龙骨,肋材、船板、桅杆等标准也是完全向逆戟鲸号看齐,其船身长四十八米,而船宽九点五,让其长宽比超过了五,这也是独角鲸号最快速度可以超过十一节的主要原因,这已经是主力舰能够达到的最高速度了,这艘船也是三桅全帆装,帆布面积超过了三千平方米,桧木龙骨、柚木船身、松木拼接桅杆,满载排水量达到了七百五十吨,与白鲨号平齐,是仅次于逆戟鲸和长须鲸这两艘一千一百吨级重炮舰的主力舰,代表着社团造船的最高水准。

    速度是独角鲸号的灵魂,其设计的核心原则就是打的过我的跑不过我,跑的过我的打不过我,破交和护航是其主要的职责,必要的时候,凭借火炮甲板上的十八磅炮和十二磅长炮的组合,也可以参加战列线对决。

    其实,以独角鲸号的排水量,完全可以堆砌更多更重的火炮,但是为了保证持续作战能力,就要适当的减少火力,说起来,无论怎么堆砌,只有一层火炮甲板的独角鲸号都对付不了重炮舰,还不如省出来空间来储存更多的补给品。这艘舰一共拥有二百八十名船员,包括八名军官,六名见习官还有三十名随船陆战队士兵。

    “好漂亮的军舰,真想拥有一艘独角鲸号!”皮龙站在码头不住的感慨,李明勋听到了皮龙的话,说道:“不要感慨了,皮龙,随我上船看一看,这艘船与你有关。”

    “您是要把这艘船卖给我吗?我愿意拿出八成,不,拿出我所有的钱。”皮龙激动的叫道。

    李明勋对于这白日梦似的想法只有摇头,自顾自的走上了独角鲸号,在船上转了一圈,看便了各个角落,独角鲸号是四月下水的,进行了两个多月的试航,澳门之战的时候正在船坞改造,也就没有参战。

    皮龙在火炮甲板爱抚着那些重炮,垂涎欲滴的模样让李北极有些看不过去了,在得知了李北极是独角鲸号的舰长之后,皮龙立刻满脸不忿:“怎么可以让这么一个年轻人做舰长呢,他还没有足够的经验,肯定是该死的任人唯亲,我知道你们东方人的名字,阁下与这个年轻人拥有一样的姓氏,看你们的年纪,他肯定是你的兄弟,只是你们两个实在是不像,对了,你们东方男人可以有很多老婆,肯定不是一个母亲生的。”

    “好了,皮龙,不要恶意的猜测了,否则我会让人把你扔进海里,让你自己游上岸,李北极不是我的弟弟,如果真的算私人关系的话,他算我半个学生,这个孩子是社团少有的优秀军官,正是因为他经验不足,所以我才把他和这艘独角鲸号托付给你。”李明勋认真的说道。

    李北极脸色微变:“大人,您要让我和这个法国人去做海盗吗?”

    李明勋示意他不要说话,皮龙靠在一边,说道:“您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对西班牙咸肉实行破交作战。”

    李明勋微微点点头,说道:“正是如此,你和加利德在苏禄一带拥有了自己的秘密港口,现在也有了一支舰队,实力已经很强了,但是可惜的是,你又欠了社团一大笔钱,如果你愿意让独角鲸号加入你的舰队的话,我可在利息上给你一半的优惠。”

    皮龙对此很无奈,去年前往菲律宾之后,他与加利德只有两艘船,其中只有玛丽玫瑰号是一艘通报船,只能在西班牙人夹缝之中生存,去年抢了许多船但是多是当地的破烂货船,随抢随扔,想要去找西班牙人的麻烦,却苦于实力不济,一直到今年初在万丹遇到了英国东印度公司的大卫,皮龙也拥有英国东印度公司的私掠证,原本只是去销赃的,但是不曾想,大卫给了他一个机会,让他获得了三百五十吨级,拥有十四门九磅炮和六门六磅炮的蓝色女妖号。

    这艘巡航舰来自皮龙的母国法国,在战争中被西班牙俘虏,拍卖后落在了英国商人手里,要知道,虽然荷兰英国的东印度公司都拥有本国在东方的垄断贸易权,但这个权利需要实力来保证,荷兰东印度公司可以,但是大卫的公司却没有这个能耐,英国的商人不断前来东方寻找香料和生丝的高利润,而大卫面对这种恶意竞争,选择了下黑水,蓝色女妖号成为了皮龙的座舰。

    拥有了蓝色女妖号,皮龙如虎添翼,接连劫掠西班牙的商船,最终在四月西南季风起的时候,率领一支十二艘的船队来到布袋港,载运的粮食和奴隶不仅可以还清债务,还能大赚一笔,但可惜的是他看中了血猎犬号这艘西班牙人的巡航舰,血猎犬号比蓝色女妖还大,四百吨排水量配备了二十四门火炮,其中十六门是八磅炮,而除了血猎犬号,皮龙还购买了另一艘投降的双桅护卫舰,而且借用社团在布袋港的干船坞,对这三艘船进行了大规模的改进,要知道,这是唯一能提供类似服务的机会,皮龙很舍得下本,结果不仅赚的钱全部投入,还欠了社团近两万两。

    皮龙对此不在乎,他坚信实力的扩充可以迅速还清债务,但是如今李明勋把一艘大型巡航舰塞给他,皮龙更加高兴了,他故作为难:“如果独角鲸号接受我的全权指挥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当然,北极加入你的船队是为了学习,当然接受你的指挥,但是有一点,社团船员不会参与陆地战斗,而只要参战,独角鲸号也得公平的得到属于自己的一份收益。”李明勋微笑说道。

    “当然,这很公平!”皮龙选择了同意。

    皮龙见李明勋如此安排,说道:“阁下,我可以感受的到您对西班牙咸肉的恨意,这群家伙差点有破交的手段毁掉您在香港开辟的大好局面,但是,我想要说的是,仅仅靠血猎犬、蓝色女妖和独角鲸号是无法让咸肉自顾不暇的,如果您希望更多的人参与到对咸肉的战争,又不想投入很多的话,我可以向您推荐一些经验丰富的船长,去年我在马六甲认识了很多欧洲船长,他们正愁没有活计呢。”

    正如皮龙所说,李明勋之所以大力资助皮龙的海盗舰队,并且把社团海军的新锐独角鲸号投入其中,目的就是牵扯住菲律宾西班牙舰队的力量,虽然西班牙人没有了澳门这个基地,但也只是降低了效率,如果一直持续不断的派遣巡航舰来珠江口进行破交作战,长此以往造成的损失依旧不可估量,而一直巡航舰组成的海盗舰队前往菲律宾,西班牙人就要动用舰队追剿,与社团一样,他们的重炮舰也追不上巡航舰,只能派遣巡航舰去追,那么最具威胁的力量就解除大半,巡航舰被牵扯,西班牙人无论派遣重炮舰还是纵帆船前来骚扰,社团都有能力应对。

    对于皮龙所说的那些欧洲船长,李明勋丝毫不感兴趣,那些家伙他早有耳闻,平日在缅甸、孟加拉沿海出没,袭击那里的商船,荷兰人占据了马六甲,压缩了他们的生存空间,许多人失业了,但是这些人不时皮龙,皮龙对西班牙人‘情有独钟’,那些家伙则是追逐金钱,一旦自己支持了他们先进的舰船,相对于武力出众的西班牙人,这群家伙更喜欢猎杀那些运载高价值商品的大明货船,在社团急需南洋粮食、木材的现在,这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虽然货船都很慢,但是为社团运粮食的船肯定是最慢,最容易劫持的。

    李明勋微微摇头,对皮龙说道:“皮龙,你要知道,信任是一种非常滑稽的好感,我相信你并不代表相信其他人。”

    皮龙无奈的摇摇头,在苏禄苏丹已经崩溃的情况下,皮龙可是急切的希望有人参与进来帮自己分担压力。

    李明勋说道:“虽然我无法接受那些海盗,但是我很荣幸的向你推荐一位伙伴,未来你们将会并肩作战!”

    李明勋拍拍手,外面走进来一个壮硕的男人,他有着英格兰人常有的金发碧眼,脸上沟壑一般的皱纹证明了他丰富的航海经验,李北极惊叫出声:“泰勒先生!”

    进来的人是泰勒,曾经是金橡木号的大副,大卫的好友和副手,一个四十五岁的老水手,对于海上讨生活的人来说,四十五岁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事实正是如此,在他与英国东印度公司的合同到期之后,东印度公司没有满足其提出来的高薪要求,泰勒从英国人那里失业了,一开始,他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坏事,他想要加入社团,他认为有李明勋在,还有大卫帮腔,自己可以轻易成为社团一艘主力舰的舰长,然后在战争中立下功勋,成为舰队指挥官,继而步步高升。

    泰勒在东方确实有很好的人脉关系,但是他的计划败给了政治,身为社团海军提督的西蒙斯并不希望主力舰队拆分,对泰勒的加入并不支持,而元老会对此也有反对声,他们认为西蒙斯这个葡萄牙人已经掌握了社团的海军,不能再让一个外国人身居高位了,元老们更倾向于培养自己人,李北极这个十八岁的巡航舰舰长就是一个例子。

    幸好,皮龙来到了布袋港,给了泰勒希望,皮龙在布袋港大举出售香料、苏木等南洋货物,更是一下拿出了一千三百名精壮奴隶,让泰勒看到了海盗这一行业的高利润,不仅是他看到了,社团的高层,大卫以及香港的许多大商人也是看到了,由此,大卫带头,包括海述祖在内的五个商人出资,帮助泰勒建立一支私掠舰队,而舰船也是现成的,从葡萄牙舰队中挑选。

    在澳门,社团俘虏了一艘重炮舰,两艘中型盖伦,还有护卫舰、通报船、巡逻船十几艘,原本李明勋对那艘重炮舰寄以厚望,毕竟每一艘重炮舰队社团都弥足珍贵,但是事实让人倍感失望,这艘排水量超过八百吨,拥有五十二门重炮的主力舰已经拥有高达十五年的舰龄,想要利用起来,就要拆了重建,而费这个功夫和资源,还不如建造自己的主力舰。

    另外两艘中型盖伦倒是不错,这两艘排水量都在四百五十吨左右,火炮数量在三十五门,三桅全帆,舰龄也是不高,其中一艘被命名为鲸鲨号,加入了社团海军当做训练舰,而另一艘则命名为决心号被泰勒买下,其余的葡萄牙军舰,舰况良好的加入了海军或者运输团,而舰况不好的,诸如那艘重炮舰,把上面使用寿命高的火炮和所有铜炮拆下,然后低价让葡萄牙人赎回了。

    拥有了决心号的泰勒在招募足够的水手之后,也成为了一股不弱的实力,社团和英国东印度公司为其颁发了私掠证,准许其在东南亚合法劫掠任何一艘西班牙船只,还可以劫掠任何出入马尼拉湾的船只,破交意味十足。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