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五 澳门防务体系
    澳门以南,大横琴岛东。

    一支由一艘快蟹和三艘八桨船组成的小船队正张起帆迅速的向着北面的澳门半岛驶去,船长李北极站在快蟹船的船艏,大口的呼吸着,年轻的他不舍的拍了拍自己的坐船,满脸的愧疚。

    李北极虽然只有十七岁,却是社团资历最丰厚的老人儿了,当初追随李明勋从马尼拉逃出来的少年之一,与许多人一样,叫猫儿狗儿那类好养活的名字,但是社团的发展改变了他的命运,这个从涌金号上就跟着李明勋学习打水手结的少年,这几年的日子大半在船上渡过,在李明勋亲自教他们学习天文学知识的时候,他就取了现在这个名字,然后从涌金号的瞭望手,到运输船的帆缆长,再到双桅护卫舰的航海长,最终成为了快蟹桨帆舰的舰长,而半个月前在外海救了福海号商船,击败了八撑贼之后,李北极又成为了一支快蟹分舰队的长官。

    而现在,他从海军长官那里接到一个新的任务,改装了座舰‘蝮蛇号’,与缴获的八桨船一道,伪装成走私船进去澳门,侦查西班牙舰队和葡萄牙舰队的实力。

    伪装除了取消船艏的四磅炮和两侧的回旋炮,就是把三角帆改成渔民常用的蔑帆,把船身弄脏不说,还在船上装上了十几筐臭鱼烂虾,而这等手段是走私船常用的,那让人作呕的味道是广东和澳门的巡逻船都不爱靠近。

    蝮蛇号带着这支小船队绕过横琴岛那崎岖的海岸线,径直向北,进入海峡之中,这里与澳门半岛相望,位于澳门东面,是澳门内港所在,相对于西面直面社团和广东水师的外港,这里应该是安全的,所以葡萄牙人把内港作为军港,想来西班牙的舰船也在这里。

    在横琴岛海域,船队遭遇了广东巡逻船的拦截,臭鱼的味道熏的收税的官员没有上船,递过去的一小袋碎银子就得到了放行的许可,很快,蓝色的海面被丢在身后,周围的水面已经成了淡黄色。

    澳门越来越近,远远可以看到半岛南面那低矮的城墙,还有后面熙熙攘攘的街道,那就是澳门最繁华的地方澳门街,是澳门开发最为完善的居住区,也处于澳门城之中。

    然而,顺利的航行随着一艘划桨船的到来戛然而止,那艘船上悬挂着澳门总督的旗帜,几杆火绳枪和一门回旋炮让李北极被迫把船停下来。

    “你们是做什么的?”划桨船上的葡萄牙人用熟练的粤语警惕的问道。

    “我们是生意人,来做买卖的。”李北极随口答道。

    那葡萄牙人上了船,打量了一下那些鱼筐,捂住了鼻子,问道:“这些臭鱼澳门不需要,立刻离开这里。”

    李北极嘿嘿一笑,打开了脚下的木板,露出了里面捆扎好的生丝、棉布还有十几袋大米,说道:“没这些臭鱼,我们的船也没法这么顺利的进去啊。”

    那葡萄牙人的脸色立刻好看了许多,自从香港开埠以来,澳门的贸易地位越来越低,往来的商船和走私船都少了,生丝贸易量越来也少,所有运送生丝来的人都会被视为贵宾,葡萄牙人笑了笑:“好吧,生意人,你们会得到王国商人的热情招待的,但是你不能向北了,而是去澳门街,北面是军事区,所有靠近的明国人都会被火绳枪射杀。”

    李北极心中一紧,却没有任何违逆的意思,他对身后的人吩咐了几句,众人合力把那些竹筐中的臭鱼烂虾倒进了水里,李北极把几个西班牙银圆递给那个葡萄牙人,笑嘻嘻的说道:“烦劳给找个好一些的泊位。”

    “你倒是个慷慨的人。”那葡萄牙人掂量了一下银圆,说道。

    李北极满脸贪婪:“我知道,西班牙人打败了红毛夷,大帆船运来了无数的这种银圆,我会赚很多的。”

    在葡萄牙船只的引导下,四艘船驶入了澳门街南面的泊位,登岸之后,浆手们欢天喜地的把货舱里的货物搬运上岸,众人挑着生丝和大米上岸,到了南门之后,纷纷把腰间绑着的草鞋穿在脚上,守门的葡萄牙人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他们见识过太多贫穷的明国人,知道这群人连鞋子都穿不起,即便是草鞋也只有在进城才会穿,平时都会光着脚丫子。

    澳门城中充满了诱惑,两侧的街道是琳琅满目的商品,高大的房子飘荡出酒肉香气,那些狭窄阴暗的小巷子则是水手们钟爱的地方,那里有廉价的酒精和风骚的妓女,挑着货物的浆手们垂涎不已,但是他们的工钱还没有发,只能跟着李北极的脚步声。

    众人来到澳门城中的一处商铺,把东西放在了院子里,李北极掏出大量的铜钱和碎银子,挨个分发给近四十个浆手,每个人约么三钱银子,对他们来说,这已经是巨款了。

    攥着银子的浆手满脸兴奋就要离开,大部分人把一半的银钱塞进了口袋,这些会留给他们的妻儿,而剩余的将会在澳门城中挥霍,李北极呵呵一笑,按住了一个高大水手的肩膀,看着他留在掌心里的钱,说道:“老七兄弟,这点钱连吃酒都不够,更别说找女人了。”

    众人哄堂大笑,老七舔了舔嘴巴,说道:“我家中除了老婆,还有四个孩子,还是俭省些的好。”

    李北极笑了笑,从老七口袋里掏出所有钱都放在他的掌心,说道:“好不容易来一趟澳门,哪能这般委屈自己,好好吃,好好喝,好好玩,你们放心,我只给了你们三分之一工钱。”

    “真的?”一群人围了过来,个个面色贪婪。

    李北极道:“当然,因为在五天之后,还会有一趟活计需要你们做,到时候工钱翻倍,还有赏金,所以这几天你们好好玩儿,五天之后再来这里,我给你们分配活儿!”

    众人纷纷拿出所有钱,轰然散去,钻进了妓院、酒馆和赌场,享受澳门城中的一切。

    李北极的身边只剩下了四个汉子,个个精明强干,这些原本就是蝮蛇号上的属下,他点点头,低声说道:“你们分两队,一队去看顾蝮蛇号,一队在这店铺了买卖,记着,你们与那些穷汉水手不同,你们是军人,这五天不许喝酒不许玩女人,所有来交易的人,拣选货物量大的买卖,一定要把这个院子装满。”

    四个人应下,各自去了。

    天色渐暗,李北极进了房门换了一身衣服,一身麻衣打扮,打着赤脚,青布裹头,把酒水泼了一身,提着扁担踉踉跄跄的走出了院门,向西而去,他爬上炮台山,把扁担扭动,中空的里面取出一杆精致的望远镜,他观察着内港,清点里面的船只数量,仔细辨认船上的旗帜,不断在纸上写写画画。

    “葡舰有七艘,大型盖伦一艘,中型两艘,其余为武装商船,巡逻船和通报船六艘,炮舰处置靠北,具体以图为准,巡船在南。西舰有五艘在港,其中巡航舰和双桅护卫舰各有一艘,其余为单桅船,处于港口中间位置。”

    李北极侦查的情报很快被送达了香港,西蒙斯将情报汇总之后,命参谋把各类信息标注在了地图之上,这是澳门的地图,地形信息之详细,怕是除了葡萄牙人谁也比不上,关于舰队的情报由李北极的战前侦查获得,而炮台、城堡之类早在香港开埠就陆陆续续的汇总而来。

    澳门作为葡萄牙人在远东最重要的据点,按理说应该不惜工本大修城堡才是,但澳门的尴尬之处在于,这是大明王朝的土地,葡萄牙人也是有心无力,在澳门开埠的几十年来,一直都是一个不设防的城市,一直到荷兰东印度公司到来,并且入侵澳门之后,澳门才开始构筑防御体系。

    澳门的城墙建造后被大明勒令拆除,只是到了崇祯朝,两广再也无力阻止葡萄牙人修筑城墙,终于在崇祯五年(1632年)澳门城墙终于成形,周长不过三里余,高不足六米,夯土为基,以石砌筑,但是因为城墙连接外围的诸多炮台,使得澳门城呈扭曲的海星状,这道城墙低矮,澳门真正赖以依仗的是八座炮台。

    最大的炮台是位于澳门城北面的大炮台,这里也是澳门总督的官邸所在,拥有大炮三十余门,是澳门防御的核心,除此之外,北面的城墙再无炮台,而大炮台上也没有指向北方的火炮,这是为了表示对大明朝廷的恭顺,实际上这种情况一支持续到十九世纪,一直到清末清政府被列强欺辱,葡萄牙人才知道,原来清王朝软弱可欺,才占领了氹仔、路环,并修筑炮台闸口。

    炮台防御的重点是直面珠江口的东面,除了制高点的松山炮台和望洋山炮台,还有圣若奥堡,而为了保护重要的商业中心,也是修筑了加思栏炮台,圣伯多禄炮台,而在西城墙保护内港的只有沙梨头炮台,沙栏仔海炮台,只不过这些都是小炮台,多不过五六门炮,最小的圣伯多禄炮台甚至只有一门八磅炮。

    澳门城的防御体系根本谈不上坚固,其城墙低矮薄弱,只有炮台还算设计合理,可以相互掩护支援,但是澳门城最大的弱点在于守备部队的力量实在是薄弱,当年荷兰与英国联军进攻澳门城的时候,澳门只有五十名守军还有两百多个临时武装起来的平民,如果不是一位神父在临时搭建的炮台上,用一门火炮直接命中荷兰军队的火药库,导致荷兰军队大崩溃,那么澳门城早就易主了。

    在澳门的历史上,荷兰人曾经五次入侵,以第四次实力最强,当然的荷兰与英国联合,一共派遣了十二艘军舰(英国两艘),士兵也不过千余,最终的结果是,荷兰人火药库爆炸,军队大乱,一百三十名士兵阵亡,过百受伤,还有四十名被俘。

    即便是十几年之后的崇祯十六年,澳门守军的力量也不够强,其常备军只有二百多人,唯一值得警惕的是,现在是西南季风季节,从东帝汶和果阿赶来的葡萄牙商船大量入港,这导致城内的葡萄牙人数量激增,达到了五千多人,其中不少是配备武装的商船水手和护卫队,而在澳门港休整的西班牙战船也会极大的增强澳门城的防备力量,但是无论如何,这个城市也组织不出一支千人规模的军队,如果考虑此次战争只是为了惩戒,以打促和的话,澳门的防御力量几乎不值一提。

    “荷兰人进攻澳门失败,除了葡萄牙人好运造成的意外,就是其进攻的位置在于澳门城的西面,那是澳门防御体系火力最强的方向,而社团的军事行动则从北面展开,夺取北面的城门之后,快速掌握整个城市,逼迫澳门守军投降或者谈判。”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