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四三 开屏孔雀
    林士章和柳如是走的时候心情非常复杂,他们看起来全是心事,以至于连必要的礼仪都是忘却了,而许长兴更是激动,回到书房之后,他对李明勋大加赞赏。

    “大掌柜,您所创立的这个银行实在是让在下大开眼界,仅仅是一个构想就能从那些铁公鸡的地窖里敲出来一百多万两,实在是令人感叹。”许长兴不住的赞美。

    按照许长兴的预计,因为移民告一段落而清闲下来的运输船队很快就会满载着南洋和两广的大米来到江南,然后从银行手中支取大量的白银,迅速解除因为长时间战争和海量移民带来的巨大财政负担,并且低价获得远远超过往年的生丝和棉布,在日本和南洋的市场上大赚而特赚,纵然这个银行经营不下去,也足以弥补自己和李明勋投入其中的个人损失。

    当然,如今李明勋创立的这种模式得以持续下去,那么银行必然会因为成功获得更多的资本,开发小小的崇明岛完全满足不了士绅们对土地的巨大胃口,那么台湾也会得到大量的投资而快速的拓殖。

    李明勋呵呵一笑,接受了许长兴的称赞,实际上这个银行带来的影响力远远超过许长兴的想象,厚利和土地会让江南乃至大明士绅把他们窖藏了上百年的白银从地窖里拿出来,一开始可能就是二百万两,但是只要吃到甜头,就会有大量的白银流出,两千万两甚至更多,这是一股足以改变天下的力量,而这股力量的源头就在自己手中,只要稍加诱导,足以改天换地。

    当然,在表面上,那些摧毁了大明根基的缙绅士大夫阶层分享了超大份额的蛋糕,但是李明勋并不在乎这一点,甚至愿意这样,在他看来,资本是不分善恶的,决定权在使用资本的人手中,可以想见,这样一大批的资源在社团手中转化为保家卫国的力量,还需要五年,十年,甚至更多的发酵期,这段时间实在是太长了,长到社团无法阻止满清入关、占据江南,但是到了那个时候,缙绅阶层也会做出选择,如果他们选择与李明勋站在华夏与文明这边,那么李明勋会引导他们去做文明与民族的保卫者,当然,更大的可能是他们依旧选择投降满清,屈服野蛮,那他们的银行股权,在社团控制地盘拥有的土地、房产等产业只能充公,他们拿出来的金银就再也拿不回去了。

    当缙绅们地窖里的‘没奈何’变成了银行里的货币之后,缙绅们就成了社团的一头牛,要么为我所用,挤奶耕地,要么剥皮拆骨,杀了吃肉。

    从林士章走后,李明勋和许长兴就一直在书房里,交谈着关于银行的一些细则,二人聊到天色渐晚,依旧是兴趣盎然,两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对从缙绅们手中‘骗钱’的行为乐此不疲,对于缙绅们的可能出现的反应进行了预测,且应对的手段也是无所不用其极。

    其实那些被动了利益的小地主缙绅的法子也就那些,银行取代了他们对农户的剥削地位,他们第一个反应就是联名把帖子递到南京去,但是银行的股东都是大缙绅,他们多半是无可奈何,至于打嘴仗,李明勋更是不担心了,银行只要把贷款的利息定的合理,文书齐全,且在还贷期限和方式上多些选择,就是帮助丝棉农户渡灾荒年的大好事,任凭谁也没法挑出不是来,无论银行的怎么去做,都比缙绅们吃相好看多了。

    当然,缙绅们除了这些正常的手段,还可能耍一些阴招,左不过就是派遣家奴、打手去捣乱,李明勋对此应对的方式很简单,那就是以暴制暴,那些中小地主也不过是仗着同族人多,顶多养一些闲汉泼皮,与掌握军队这类专业暴力机构的社团完全不可以相提并论。

    “只要他们使用暴力,就坚决的镇压,要睚眦必报,要十倍奉还,不要怕杀人,对付那些缙绅子弟,无论是绑架还是敲闷棍,都是可以的,只要不暴露身份就好,至于他们的打手,多杀他几个,也算是为民除害了。”李明勋毫不客气的对许长兴交代着,反正出了事有林士章、史可法他们顶着,若是不闹出点事情来,这些家伙就成了缩头乌龟了。

    “我记住了,大掌柜,为了庆祝这件事,我们喝一杯吧。”许长兴微笑说道,他招呼了两声,仆人送来了一瓶好酒。

    李明勋给许长兴倒了一杯,自己一饮而尽,他说道:“你知道吗,成立银行这件事最重要的不是赚多少钱,而是彻底让社团在江南摆脱了后顾之忧。”

    李明勋站起身,指了指脑袋顶说:“无论我们对那些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怎么的讨厌,但是不得不承认,他们已经掌握了大明的这片天,其实只要他们联合起来,社团在江南肯定站不住脚,而社团在江南的发展早早晚晚会触及他们的核心利益,有了银行这码子事儿,缙绅阶层直接被分化,我们不用参与,他们就自己狗咬狗起来了,这样一来,我们在江南无论做些什么,都会拥有天然的盟友,不至于独自承担天塌地陷的压力。”

    可以说,银行的事情有了眉目,两个人都很兴奋,一瓶瓶的酒水被送进了书房,从缴获自大帆船上的洋酒到许长兴带来的各类白酒,到最后还有水手们最爱的甘蔗酒,一杯杯的酒水进肚,酒杯空了又满,满了又空,李明勋的思绪不断翻飞,站在书房当中,挥着着刀鞘,大声的喊叫着。

    “我知道,在所有人的眼中,我就是一个无法无天又贪婪成性的商人,他们以为我的目的只是赚钱罢了,可是那群蠢货不知道,如果仅仅是赚钱,我一年赚取的财富就足够他们三代人积累,一辈子挥霍,哈哈哈,金银对我又算的了什么呢,它们只是一个符号.......不!是工具,是我践行一场改变世界命运的伟大事业的工具.......。”

    “在江南,在大明帝国,在世界的大部分的角落,大部分的财富被一小撮庸碌而不知进取的蠢货掌握,他们用尽各种不知羞耻的手段,毫无底线的攫取资源和利益,将它们转换为金银这类贵金属,然后铸造成银冬瓜、没奈何,埋入暗无天日的地窖之中,少许的利用也是变成园林、珠宝这类奢侈品,这是浪费,恬不知耻的浪费!几千年了,这块土地都是这么轮回着,一直到大部分人失去土地、财产和妻儿,然后绝望的他们用钢刀和烈火毁灭那些无用的东西,把地窖里的金银拿出来,进入下一个没有前途的轮回之中,唯一改变的是又换了一批蠢货,其实轮流坐庄没有什么不好,但是当蠢货的位置被异族和野蛮人抢占,让几千年来创造的文明退化的时候,那就是我无法接受的了........。”

    “毫无疑问,社团不是赚钱的机器,而是伟大事业的承载体,而让人迷醉的金银则是沟通其他的工具,当金河银海流动起来的时候,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其中,无论他们愿意还是不愿意,都会践行我的意志,银行只是一个开始罢了.......。”

    李明勋咆哮着,叫嚷着,他说的可能是醉话,也可能是内心深处长久没有抒发出来的情感,然而许长兴并不是一个好的倾听者,他在第二个酒瓶落地的时候,就已经满身酒气的躺在了桌子底下。

    而那酒瓶在松软的波斯地毯上弹跳了几下,撞在一双白嫩小脚上才是停下来,一只手捡起了它,放在了门后,手的主人拥有美丽的容颜,一袭白色长裙盖不住她倾国倾城的魅力,然而,她并没有妄动,甚至没有劝说李明勋继续往嘴里倒酒,而是靠在门口,微笑着看着李明勋耍酒疯似的发表他的宏篇大论。

    夜色已经深了,一直到月亮爬上枝头,照耀在女人的身上,李明勋才迷离着双眼,看着门口的一切。

    两个仆人进来,只是搬走了地上的许长兴,他们没有说话,没有收拾,临走的时候关上了门。

    女人走向李明勋,望向他的眼睛充满了复杂,她心中涌出了无数的想法,但是却找不到任何一个词汇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她痛恨过李明勋拆散了她与侯方域,也感谢过他让自己在陷入深渊之前看清楚了那人虚伪的面目,也崇拜过这个在北国御虏杀敌的豪杰之士,最终,女人没有说话,只是从后面抱住李明勋,纤细的手臂费力拉扯着他进了书房里的床,脱掉了他的鞋袜。

    迷迷糊糊的李明勋感觉有人在用温热的手绢擦弄自己的脸,污浊的酒气之中多了些芬芳,他迷迷瞪瞪的睁开眼,看清楚了一张娇羞而美丽的脸,直愣愣的看了许久,沙哑的吐出了女人的名字:“李香君?”

    接过李香君递过来的一杯温水,李明勋一饮而尽,他无奈的摇摇头,对李香君说道:“你知道吗,你只是那群家伙送给我的一个礼物,一根束缚我的绳索。”

    “除此之外呢,没有感情吗?”李香君轻声问道。

    李明勋问:“我们似乎才见了两次,嗯.....算上今天三次。”

    “对于我来说,三次够了。”李香君低下头,喃喃说道。

    李明勋却是摇头,双手枕在了脑袋下,悠悠说道:“政治联姻,利益输送......感情是最当不得真,也是最无关紧要的。”

    李香君的脸上写满了清冷和孤傲,她就那么站在那里,静静的看了李明勋好一会,房间里一片安静,不知过了多久,李香君的双手微微一刹那,纤美的小手优雅的拉开了长裙上的丝带,美丽素雅的长裙滑过白腻的香肩、平坦的腹部,缓缓落下,李香君的向前踏出一步,如果她原本就完美的曲线显的更具诱惑力........。

    “那就让我先做一个礼物吧。”李香君平淡的说道。

    李明勋看着那完美无瑕的身体,有些感觉口干舌燥,他轻咬舌尖,让自己冷静了一下,问道:“你确定你能束缚我?”

    李香君低下头,把最精致的身躯展现在了李明勋的面前,淡淡的幽香钻进了鼻子,李明勋只感觉身体内有一股炽热火焰在涌动,李香君俯身到了他耳边,呢喃说道:“或许我束缚不住你的心,但是今晚,我能束缚住你的人!”

    作为一个男人,李明勋可抗拒不住这种挑逗,一个翻身,娇美的躯体就被压在了身下,这一夜,注定很悠长。

    第二天,李明勋醒来的时候,发觉头疼的厉害,本能的想起身,手却触碰到了滑腻和柔软,一时间,酒意全消,他低头一看,李香君正在怀里小猫儿一般蜷缩着,原本白腻的身体之上多了些青紫之色,看起来昨晚大战激烈。

    李明勋的脑袋里一片空白,努力的回想才找回一些支离破碎的画面,计划成功的纵情狂欢,烈酒入腹的灼热,还有温香软玉,直冲云霄.......。

    忽然,李明勋发现李香君醒了,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她的脸上表情复杂,似乎有些得意,又似乎别有深意。

    “昨晚......。”李明勋欲言又止。

    李香君大大方方的环住李明勋的手臂,说道:“昨晚我见识了一个全新的李明勋,旁人根本想象不到。”

    李明勋想了想,道:“我很粗鲁吗?”

    李香君笑了:“我可不是指床上。”

    “那是什么?”这下李明勋来了兴致。

    李香君道:“我看到了你昨晚喝醉酒的状态。”

    “疯疯癫癫的?”

    李香君看着李明勋,忽然笑了:“不,像极了开屏的孔雀!”

    等到李明勋走出房门的时候,发现乌穆站在外面,李明勋道:“昨天晚上是你把她放进去的?”

    乌穆道:“是的,主子。”

    “是谁让你做的?”李明勋问道,对于乌穆他还是信任的,不认为李香君能贿赂他。

    乌穆给出的答案让李明勋大吃一惊,乌穆郑重的说道:“元老会的诸位阁下,主子。”乌穆微微停顿一下,说道:“主子,这次来大明之前,林大人曾经专门找到过我,用他的话来说,社团最大的不稳定因素在于身为最高执政官和首席元老的您没有自己的继承人。”

    “所以.......。”

    乌穆郑重其事的说道:“所以香君小姐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李明勋笑了:“我今天就要回台湾了,你不会认为一个晚上她就能怀上吧。”

    乌穆耸耸肩:“至少有女人上了的床,这可是一个艰难的开端!”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