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三五 击毙阿巴泰
    阿巴泰也是久经战阵,一身功夫着实了得,他身体用力的扭转,避开了当胸的一枪,虽然要害避开,但左胸腋下却是被切开一个深可见骨的口子来,武行虎枪横扫,砸在了阿巴泰的手臂,只听咔嚓一声,左臂径直断了,阿巴泰翻滚在地,武行挺枪刺杀,却是忽然看到一个黑影袭来。

    他本能的用虎枪格挡,只嗅到一股恶臭,原来是那博和托的脑袋,他扭头一看,那岳乐已经扑了过去,一脚踹翻了帐内的木炭炉子,帐篷四周燃起大火,武行再想冲杀,却被一戈什哈挡住,他当胸一枪,虽然直接把那戈什哈刺了透心凉,但虎枪卡在骨头里,竟然拔不出,眼瞧着乌穆和几个同伴被人挡住,而岳乐劈斩开帐篷的一角,就要拉着阿巴泰出去,武行丢弃虎枪,去一旁的架子上摘下弓箭。

    却发现那弓并未上弦,好在东虏的长梢弓所用重箭短粗沉重,好似轻型掷矛一般,他从胡禄之中拔出几根,接连掷出,其中一根直接命中阿巴泰的后心,阿巴泰并未着甲,箭矢穿过骨头和肌肉,刺入深处。

    乌穆把身边的几个人斩杀,却见帐篷一角出现大洞,他问道:“阿巴泰死了吗?”

    “中了我一枪,又被刺中一箭,八成是没了性命,只可惜这虏酋跑的太快了。”武行当即说道。

    乌穆哈哈一笑,说道:“无妨,总归是被我们刺中了,主子计划已成,你我出去,斩断大纛,放火烧营,把这清军大营闹个底朝天!”

    说罢,二人冲杀出去,乌穆一刀斩断旗杆,点燃了那大帐,对着周边大喊:“阿巴泰死了,阿巴泰死了!”

    帐外也是乱做一团,伪装成白甲兵的社团女真骑兵已经在几个营地放起了大火,他们点燃帐篷、货车、粮草,释放被囚百姓,斩断栓牛马的绳索,狠狠的在马骡屁股上砍一刀,丁壮四处奔逃,牛马乱踏,一时清河东岸一片混乱。

    于此同时,大营之外响起低沉的牛角号的声音,随着号角声音响起,李明勋和巴海各自率领骑兵突袭东虏答应,夜幕之中,先是一轮枪声响起,继而弓弦阵阵,箭矢似飞蝗飞了过来,天色已黑,东虏精骑原本就缩在营盘附近,先是看到主帅大营起火,大纛倒下,继而听到奉命大将军阵亡的消息,个个不敢言战,只得自守大营,而社团骑兵也不触霉头,他们避开了岳乐组织的大队骑兵,突击进了其他防守力量薄弱的营地之中,精悍的骑兵在前,左右驰射,而龙骑兵在后,用马刀收割着生命,每当攻入一个营地,便是纵火焚烧,乱杀乱砍,有些人还把实现准备好的火药包扔进火堆之中,不时有爆炸声响起,更是惊动了营中牲畜,引发更多的混乱。

    清军各营人马都在奔逃,有些人骑上马向四面飞奔,而更多人涌向渡口,天黑看不清楚,不少人马被淤泥困住,也有人误入深水区,动弹不得,被岸上的骑兵挨个射杀,河水被鲜血染红,而真正渡河区域却被过多的人马涌入,各旗兵马推推搡搡,惹来更多的混乱。

    东虏彻底乱了方寸,各队骑兵接连猛攻,或张弓射杀,或长矛怒刺,东虏在东岸遗尸累累,而哭嚎之声,深夜不休。

    且说阿巴泰逃出升天,岳乐不管不顾,护着自己的父亲向河西奔逃,凡是阻碍的,无论是突袭的敌军还是巡逻的八旗,统统射杀驱散,近百人在一处河滩渡河,在深邃的夜空之中奔逃,只是夜半看不清,大清河床又是极为宽阔,淤泥甚多,不得不丢弃了大多数的马匹。

    一直到了凌晨,一行人才渡河成功,岳乐年轻的脸上写满了恨意,他抓着战马的尾巴登上河堤,眼瞧着阿巴泰俯身在马背上,鲜血染红了战马的大块腹部,没了动静,他连忙脱掉靴子,跑过去牵住缰绳,说道:“快停下,大将军出事了。”

    一行人这才停下,把阿巴泰从马上扶下,岳乐忍痛撕开阿巴泰的衣服,发现左肋的伤口深可见骨,隐隐可以见到蠕动的内脏,而后背的箭矢入肉寸许,从阿巴泰嗬嗬的喘息声就知道伤及了肺叶,他强忍悲痛,站起来,环顾四周,此间正是旷野之地,别说大夫药石,连热水都是没有,手足无措之际,岳乐抱着阿巴泰痛哭起来。

    阿巴泰却是转醒过来,剧烈的疼痛让他形容扭曲,他低头看了看满身血污的儿子,说道:“岳乐,不要哭......要像男子汉一样!”

    几句话说出口,阿巴泰已经感觉全身不住的颤抖,口中满是腥咸之味,他知道自己行将就木,说道:“瓦罐不离井边破,将军难免阵前亡,我阿巴泰死在战阵之上,总好过在床上老死病死的强,只是可惜没有看到大清定鼎中原,爱新觉罗家族君临天下,不甘啊。”

    岳乐擦干了眼角的泪水,说道:“阿玛,是儿子的错,是儿子的错啊。”

    阿巴泰笑了笑,脸色越发苍白,说道:“你有什么错,在老汗的孙子里你已经不错了,未来依旧是大清的柱石,承我的志向,为大清开疆拓土.........。”

    说着,阿巴泰吐出一口黑血,胸腔透亮了一些,他远远向东望去,只见东岸已经火烧连营,横亘了十余里,火焰之中,到处都是四散奔逃的人,不时有凄惨的哀嚎声传来,而渡口出更是战斗不断,他戎马一生,知道如此大溃,精锐的白甲和低贱的阿哈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任人宰割的,无奈的说道:“不说那些了,我是活不成了,但也不能被敌人占了便宜。”

    “我死之后,把我尸身带回辽东,若是做不到,就地焚毁,不得让尼堪沾染,另外,回到中军,把军权交给图尔格,让一形容体态相似的人穿我甲骑我马,封锁消息,我死之事,回到辽东之后才能通告全军........。”

    “咳咳......一定要告诉皇上,东番岛夷是......是我大清大敌,不可轻视......不可......。”说着,阿巴泰的呼吸急促起来,口鼻之中全是血沫,染红了胸前大片的衣襟,他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僵直的手抬起指向东方,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远处熊熊燃烧的大火,脸上剧烈的痛楚之中满是悲愤和不甘。

    岳乐在阿巴泰耳边说道:“阿玛,我一定承您志向,灭了东番岛夷的。”

    阿巴泰似乎是听到了这话,亦或者是生机断绝,一声呜咽,脑袋一歪,死在了荒凉的河堤上。

    大清河畔。

    李明勋策马登上河边的堤坝,感受这越发温暖的春风,如油的春雨在风儿的吹拂下敲打在李明勋的甲胄之上,啪啪声音不断,细腻的雨水顺着堤坝流下,汇聚了尸体流出的血液,淡红色的雨水弥漫了大地,想来今年这里的草木会茁壮成长。

    渡口周围十余里都是战争的遗迹,还在燃烧的木桩、残余的尸骨、密集的马蹄印还有散落在草丛内的箭矢,雨雾之中,成千上万的人在战场上游荡晃动,这些人大半是在山东各地掳来的丁壮,此时在战场上捡拾一些能用的物资,他们拆下帐篷做成包裹,就地埋锅造饭,把东虏抢来的粮食和一些死了的牲畜炖煮,作为干粮以便返回家乡。

    也有人受到社团感召,已经愿意跟着社团前往台湾,此时正押解着抓来的俘虏在埋尸体,大清河一战,激战一个整夜,清军留在河东的大营全部崩溃,东虏四散逃跑,只有甲兵携带金银细软逃到了西岸,大部分的包衣奴才留在河东,这些向东虏卑躬屈膝的汉人、朝鲜奴隶,在生死阶段又再次向社团投降,证明了人跪久了,是真的站不起来了。

    俘虏中的贵人头目或被斩首或被作为俘虏,变成了武行等人的军功,而大部分活了下来,数量约有七千余,这群助纣为虐,帮助侵略者杀戮本族的罪人,下半生将会永远在矿洞之中渡过。

    “这次冒险,是真的做对了。”李明勋叹息说道,虽然混战之中,己方也死伤超过三分之一,但是战果极为庞大,光是斩下的满洲真夷的脑袋就有千余,其余汉军、蒙古也超过两千,俘虏超过七千,解救百姓十余万,得到牲畜七万余头。

    “阁下,现在我们要做什么?”巴海走到李明勋身边,问道。

    李明勋问:“巴海,我让你释放一些俘虏渡河,告诉东虏我军实力,你做了吗?”

    “自然是按照您的吩咐做了,可是东虏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径直向北而去,看来是不欲与社团纠缠了。”巴海低声说道。

    李明勋无奈的叹息一声,他本计划引诱东虏再战,虽然自己实力不济,无法正面抗衡,但是也可以利用大明广袤的疆土,把东虏拖住,肥的拖瘦,瘦的拖死,能让东虏少一人回辽东,日后便是多一分胜算,但是没想到实力占据绝对优势的东虏在如此大规模的损失之后竟然没有一点报复的心思,全军放弃河东友军,拔营北上。

    “东虏大军收拢了,直接北上,速度比以往快了许多,还杀了牛、羊等脚程较慢的牲畜。”乌穆在一旁,把刚刚侦查到的消息汇报给了李明勋。

    虽然计划没有成功,但是李明勋说道:“是我多想了,总归是实力不济,无法改变现状,不过东虏如此行事,怕是真如武行所说,阿巴泰多半是死了。”

    “当真?”武行瞪大眼睛,激动的问道,如果自己亲手斩杀阿巴泰,那可是天大的功劳啊。

    李明勋道:“武将军怕是拿不到这功劳了,纵然阿巴泰死了,为了稳定军心,也不会让人知道。”

    武行无奈的摇摇头:“哎,总归是为我大明死难同胞报了仇,恩赏功劳,就看天意了。”

    李明勋看了武行一眼,越发对此人满意,他说道:“有我替你跟曾大人说项,定然不会亏待你的。”

    “李大人,现在该如何做呢?”武行抱拳问道,眼神有些游离,虽然他立下大功,但大清河一场混战,己方死伤甚多,他手下如今能战的也只有四五百骑,战力大减,若是以往,武行当会请战,再立功勋,但如今武行已经是千总,这一战后至少也是个游击衔,那意味着有资格独领一营人马,他可不想手下这些人都死了。

    李明勋笑了笑,道:“自然是追上去。”

    “大人东虏精锐未损啊。”武行提醒道。

    李明勋摆摆手:“武将军多虑了,追过了大清河,就不会有大战了,咱们从莱州出发,疾驰千里,接连激战,杀虏无数,已然是做足了里子,现在也该做做面子功夫了,一路追上去,能打就打,不能打就保持距离,战后,也能说咱们逐东虏出边墙,于咱们于大明都是面上有光呀。”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