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三一 曾樱的手段——联姻
    “那你们社团想在海洋岛修筑什么要塞?”黄蜚问道。

    李明勋笑了笑,从怀中拿出一份简易的设计图,摊开放在了桌子上,黄蜚细细一瞧,却是脸色微变,图纸上,海洋岛的全貌已然标注出来,要塞的主体是位于太平湾深处的一座四角棱堡,光是上面附属的火炮就有十几门,用以固守港口,而在海洋岛的制高点,还有一小型圆堡,用于防备棱堡侧后,而进入太平湾的入口,一侧各有一座大型炮台,用以封锁港口,而港口则占据了太平湾的大半,从其码头的规模就可以确定,这座港口可以支持一支大型舰队作战的。

    除了这类防御设施,军营、校场、训练场等设施一应俱全,这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堡垒了,如此大规模的要塞,绝非一朝一夕能够建立,耗费的银钱更是无法计算,而如此要塞也足以证明了社团的野心,只要社团立足,就再也不会离开了。

    “曾大人,您看.......。”黄蜚一时有些下定不了决心。

    曾樱毫不迟疑道:“可以。”

    黄蜚尴尬的咳嗽一声,他想了想说:“如此大兴土木,还是要好好安排一下才是,至少要安排稳妥的人在岛上驻守。”

    面对如此要塞,黄蜚一时觉得手下没几个能信任的人了,李明勋笑道:“曾大人标营之中的武行将军,刚刚升了千总,若是曾大人施恩,再提一提,倒也符合海洋岛守备的身份了。”

    “这倒是简单,只是李大人,这要塞也不是现在要建的吧。”曾樱问道。

    李明勋并不否认,那海洋岛位于辽东半岛以东,距离登州有数百里海路,建造要塞需要的砖石、石灰和人力都要从登州调配,更不要说需要木材等大宗货物了,这么大批量的调运物资,还是要等南风起了后才方便,而社团也需要时间在登莱一带采购这些物资。

    “还是等四月之后再说,再大兴土木吧。”李明勋笑道。

    “那还有些时日,黄总兵,趁着这段时日,调配一下岛上人马,提早准备去吧。”曾樱对黄蜚说道。

    黄蜚听了这话,微微点头,恍然之间看到了曾樱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他恍然大悟,这是曾樱有话要与李明勋私下说,想通这一点,黄蜚连忙起身,告辞离开,把自己的书房让出来。

    黄蜚离开书房之后,这里安静了许久,李明勋没有说话,而是静心等待着曾樱,他知道,这位巡抚大人单独留下自己肯定有话要说,许久之后,曾樱略带沙哑的声音才响起:“明勋,在你的眼里,朝廷如此不堪吗?”

    李明勋的脸上挂着似有似无的微笑,没有回应,曾樱说道:“我很难理解,一个海外侨商是如何有勇气和魄力拒绝大明的开出的优渥条件,一直到你的舰队来到登莱,我才稍稍有些明白,但是我不明白的是,你为什么对朝廷如此没有信心,我已经听王老公说了,非天子迁都,你绝不受抚,真的到这种地步了吗?”

    “终究还是躲不过去啊。”李明勋感慨一声,他原本不想和任何一个明国官宦过度的讨论这个王朝的得失兴替,但如今曾樱把话说到这份上,李明勋不得不正面回应:“事实上,我对局势的预计比你想象的还要糟糕,从海洋岛要塞的规划您就应该看的出来,大明崩溃已在旦夕之间,其势不可违。”

    李明勋站起来,说道:“您知道,在我的心中,大明王朝已经是一艘行将沉没的破船,这艘船的龙骨上长满了蠹虫,藩王、缙绅、卫所,他们树大根深,从朝廷身上不顾一切的汲取影响,破坏着朝廷的根基,但是一切都晚了,蠹虫不除,这艘破船会被外力击碎,蠹虫去除,破船会自行崩溃,我可不愿为此殉葬,所以,我才会把社团安排在这个位置上,与大明若即若离。”

    “你不是也认同与大明百姓同根同源,也认同我们属于一个文明吗,为什么就不能.......。”曾樱热切问道。

    李明勋没有让他说完,他当即说道:“在民族与文明的层次,我与社团认同大明,但是现在,社团根本无力阻止这个腐朽帝国的大厦将倾!当我有能力的时候,我也不会去保护那些蠹虫,现在有东虏,社团与朝廷能站在一起,但没有东虏呢?”

    没有东虏这个外部威胁,社团与大明就是敌人。这句话,李明勋不会说出口,但曾樱心中早已明白。

    “你知道我为什么明里暗里支持你的移民政策吗?”曾樱问道。

    李明勋轻咳一声,索性把话说明,他说道:“因为您知道,这是社团肯出兵的唯一目的,没有移民,就不会有东番义旅与您协同御虏,当然,您肯定有更深的考量。”

    “其实我的目的很简单,你的社团之中有越多的明国人,社团就与大明有越多的羁绊,斩断理还乱,这一次,东虏寇边,你的御虏的目的只为了移民,下一次,东虏再次入寇山东呢,就算你不需要移民了,东番的军队还是会出现在山东。”曾樱淡淡说道。

    李明勋明白其中道理,从山东来的移民很快会占据社团在各个据点的大多数,其中的人才也会占据重要的岗位,拥有更多的话语权,而当东虏再次入寇,无法坐视家乡受难的山东移民肯定会给社团施加压力出兵,在社团目前的体制下,压力会更加的明显。

    然而,李明勋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坏事,他也乐得见到这种局面,从一开始,社团就不是以他个人的意志为转移。

    “您说的没错,可是那个时候,社团要保护的是我们的文明,华夏故土还有同文同种的同胞,不是腐朽的王朝和不管百姓死活的权贵,这不能改变社团与大明之间的矛盾。”李明勋毫不犹豫的说道。

    曾樱似乎不想在这方面与他争论,他说道:“明勋,请你摸着良心想一想,在你大权独揽的情况下,你与你的社团发生矛盾的时候,你会如何选择,特别是你坚信自己正确的时候,你该如何抉择?”

    李明勋却是愣住了,实际上,这不是设想,而是已经成为了现实,如果一切按照他自己的意志,社团根本不会与西班牙人为敌,而是在各个势力之间周旋,积累实力,可是在社团高层大部分与西班牙人有血仇的情况下,这是根本做不到的,李明勋也只能屈从于社团大部分人的意志,他不止一次的想过,加入社团没有西班牙这个敌人,就无需大规模的把资源投入到海军,同样的资源投入到陆军,或许可以影响大陆的局势。

    “真正可怕的是,你的社团与大明有了羁绊,而你却没有,这会让你从过于理性乃至冷血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不能对你社团的意志感同身受。”曾樱的声音敲打在了李明勋的心头,让他的内心久久不能平息。

    许久之后,李明勋笑了,他忽然意识到一件事,大明的官员并不是所有人都迂腐的,眼前这位曾樱大人,就可以在客观的角度考虑问题,可是他的目的可不是为自己好,依旧是为了他忠心的朱明天下。

    李明勋也意识到这一点,自己终究年轻,学识有限,肯定无法辩论的过眼前这个深谙政治的巡抚大人的,他索性耍起了光棍:“曾大人,曾老先生,您把我绕晕了,直说了吧,您是不是有什么计划?”

    “你尚未婚配吧,明勋。”曾樱的脸上挂满了笑容,又指了指窗外,不知何时,那里多了一个影子,曾樱又说:“我的孙女,是我的掌上明珠........。”

    李明勋抬起手,制止了曾樱,他回想起这段时日发生的一切,从曾樱对自己越发的亲厚,到今天一进门看到那个女扮男装对自己没来由的不怀好意的姑娘,一直再到曾樱刚才的话,他恍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似乎中了曾樱的圈套。

    “如果我不答应,您是不是要在海洋岛要塞的问题上为难我?”李明勋跳过了一大段思维,直接问道。

    一直以稳重正派形象示人的曾樱说道:“不光是海洋岛,还有移民呢。”

    这下李明勋彻底明白了,这肯定不是曾樱一个人的计划,要知道,簸箕山之战后,王承恩这个观察使也少在新军营了,想来这二人肯定密谋了,密谋的计划很简单,这批对大明和朱家天子忠心耿耿的臣子已经确定了一点,他们已经无法从道义利益方面劝说自己成为大明藩属,于是成了曲线救国的路子,那就是把自己和大明尽可能的绑在一起,支持移民是这样,支持海洋岛要塞也是如此,而到现在,他们想让自己成为曾樱的孙女婿,在曾樱对大明忠心不二的情况下,那岂不是自己成了大明朝的姑爷!姑爷为岳父家做点事,那不是应当应分的吗?

    一旦社团与大明成了利益共同体,又有情感纠葛,到了关键时候,那真是剪不断理还乱了。

    “我曾樱的孙女,也配的上你的身份了吧。”曾樱微笑说道。

    李明勋连连摆手,说道:“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有些懵,您让我考虑考虑,告退了,告退了。”

    当曾樱把李明勋留下的时候,他想了很多,无论什么阴谋阳谋,李明勋都有法子应对,但这把自己个人婚姻和社团的利益纠葛在一起的法子,他却是一点也没有预计,如今也只能感慨,也就只有读书人才能把这无所不用其极玩弄的如此冠冕堂皇了。

    李明勋可谓仓皇撤退,走出书房便是向府衙门外走去,却不曾想,身后一声叱音,一道寒光闪过,锋锐的剑锋向李明勋胸口袭来,李明勋虽然功夫不佳,好在这些年也是见过阵仗的,身体微微偏转就是躲开这一击,乌穆在一旁,刀不出鞘,已然扑了过去,戴着铁手套的拳头砸向了袭击者。

    好在那女孩身边有几个侍女护卫,一个个冲上来抵挡,在李明勋命令乌穆住手的时候,乌穆已经用刀背砍倒了三人,乌穆如此神勇,吓的那女孩连连后撤,宝剑丢了,头发散了,花容失色。

    “你便是那无耻之尤的东番夷人李明勋!”那女孩高声问道。

    李明勋眉头微皱,老子到了登莱,别说碰女人,连雌性生物也没见过几头,怎么就无耻之尤了,乌穆也是为自家主子不平,喝道:“哪里来的野丫头,在这里信口雌黄,坏我主子名声。”

    女孩喝道:“什么坏他名声,便是这厮那日在灯会上见到了我,才屡屡向祖父求娶,还以继续御虏、赈灾威胁,恬不知耻!”

    几个侍女也是上前,纷纷出言指摘,李明勋听了这些话,明白了过来,定然是那曾樱搞鬼,明明是这老头子想把自己的孙女嫁给自己,好进行政治联姻,却倒打一耙,说自己是垂涎这女子美色,向曾樱求娶,若是不答应,便引军返师,停止向难民营供给粮食,如此倒是自己的不是,而且不好辩解。

    难怪一见面这女子就对自己不怀好意,原来是曾樱在背后使坏,这厮把责任推在旁人的身上,省的自己孙女发难,反过来说,这事儿若是成了,岂不是说自己就必须为大明抗虏,为大明赈灾了吗?

    “曾大人,真是好手段啊,今天我李明勋领教了!”李明勋脸色一红,也不辩解,拍打了身上的灰尘,转身离去。

    “你给本姑娘站住,你坏我名声,欺我祖父,哪容你这般离开!”那女孩大叫一声,捡起地上的宝剑就是追了出去。

    “小姑娘,这不关你的事,别在这里耍性子,我大人大量,方才的事情就不和你计较了,你若是再敢.......,哎呦你怎么戳我屁股。”李明勋的声音从衙门之外响起,越来越远。

    “曾大人,这次你为大明牺牲了自己的孙女,回去之后,老奴定然禀明天子。”王承恩不知何时出现在曾樱的身边,说道。

    曾樱笑了笑,抱拳说道:“您多虑了,李明勋虽然对我大明官绅多有误会,但为人正派,绝非浪荡之人,说句大不敬的话,最适合与其联姻的不是淑儿,而是长公主殿下。”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