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二二 针锋相对
    崇祯十五年,十二月二十日,登州校场。

    冷冽的寒风从灰暗的北方席卷而来,将所见到的一切冻硬,孱弱的阳光从云层后面射出,只能在地上的积雪上反射微弱的光芒,寒风吹过树林,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士兵们在校场之中纹丝不动。

    李明勋戴着熊皮帽子骑马赶到了台下,台下已经拴满了马匹,但无论马匹属于巡抚还是将帅,无一能比得上李明勋那匹安达卢西亚马,在它面前,大明的战马都像驴子一般。

    走上石台,曾樱微微点头,问:“李大人,移民船送走了?”

    李明勋微微点头,而黄蜚说道:“真羡慕那些难民,有你李大人照拂,去了东番那温暖之地呀。”

    “呵呵,劳您记挂了。”李明勋说道,此次有登莱巡抚默许,林谦相助,第一批难民五千余已经是登船了,而他们的目的地却不是台湾,而是在崇明短停顿之后直接前往郁陵岛,然后分配到永宁行政长官区的各个据点。

    之所以如此安排,是因为此次运送难民的船只都是社团海军和航运部拥有的,包括纵帆护卫舰、快速运输船还有蓝鲸号,仅仅是蓝鲸号一艘船就运走了五百人,这支大船队的主要目的不仅是运送难民,在返程阶段,它们将会和停泊在郁陵岛的船队一起,带回了永宁新军营的一千骑兵及其马匹装备,以及东方港出产的腌肉。

    “巡抚大人,我这些兵马如何?”李明勋不愿意多谈移民的事情,指了指校场中的兵马,笑问道。

    曾樱道:“甲械精良,士气如虹,是不可多得的精兵呀。”

    李明勋微微点头,社团的部曲一共有四个营,其中主力是两个新军营,每个营有三个五百人编制的步兵大队,还有一个混编了骑兵、炮兵、辅兵的混编队,而另外两个营一个是辎重营,另外一个则是炮营,四个营伍共有士兵五千余,而马骡畜力超过两千,唯一不美的是,把护卫队也算上,骑兵也就四百多,连一个大队也凑不起来。

    社团营伍到了登州之后得到了加强,主要是李明勋通过各种手段为炮营、混编队和辎重营购买了大量的骡马,当初北上的时候,只把骑兵的战马运送来了,除此之外,在曾樱的支持下,李明勋从难民中征调了两千民夫作为苦力杂役,编入了辎重营。

    而此时校场之中,除了社团的部曲之外,其他的就是出征御虏的大明王师,曾樱手下虽然仍然有一万五千人,但是要去除那些水师兵马,守卫的汛兵,能出征的也只有六千余兵马,其中巡抚标营占据了主力,有三千步骑,原因很简单,原本属于山东巡抚的鸟枪兵和前任山东总兵的正兵营全部编入了标营,而另外三千兵马就是即墨、文登二营,装备差,训练不足,好在临时从威海卫等卫所征调了些精悍士卒加入,出兵前又发了安家费和开拔银,又是保卫家乡,士气倒也不错。

    此次出征御虏,目的有二,第一是收复莱州府,毕竟这是登莱巡抚的直辖范围,若不收复,曾樱官职不保,其二便是与东虏寻机开战,力挫东虏,让其不敢进占胶东半岛,若有其他斩获,自然更好。

    随着曾樱一声令下,校场开始擂鼓点将,李明勋静静观看着,听完出征将领的名字,李明勋不由的多看了曾樱一眼,此次出征,自然是以巡抚曾樱为首,李明勋的东番义旅握有一半精兵,自然为副,而其余将领,少有总兵、副将一类的高级将领,官衔最高的是一位参将,却也是曾樱标营中人,显然,曾樱不想让太多高级将领出阵,而对李明勋形成掣肘。

    莱州府衙。

    图尔格从门帘之后钻了出来,看到大堂内围坐了一群的将官,满蒙汉三族都有,略略清点之下,发现甲喇额真以上的都是到了,这才点头,坐在了座位上。

    虽然图尔格这支是偏师,但战力仍然不可小觑,图尔格本身指挥两白旗的甲兵三千余,其余军队中以恭顺王孔有德和汉军正黄旗固山额真祖泽润为主力,加上杂七杂八的蒙古骑兵,约么在一万三千人左右。

    与南下的主力大部为骑兵不同,图尔格麾下以步兵为主,特别是孔有德的部曲,抽调自汉人三王一公,携带有大量的火炮,这支军队的主力则是前东江军,许多就是登莱本地人,而祖泽润麾下也是以步卒为主,士兵出身八旗汉军,这位祖泽润便是锦州新降的祖大寿的长子,当年大凌河一战,祖大寿杀何可纲投降,对皇太极谎称可以劝降锦州,只身逃回了锦州城,降而复叛,而长子祖泽润便留在了东虏,皇太极一直想招降祖大寿,遂千金市内骨,优待了祖泽润,也由其暗地联络关宁军诸将,后来松锦一战,祖大寿投降,祖泽润才真正被信任,成为了固山额真,这两部加起来有八千余,可以说前关宁军和前东江军才是入侵登莱的主力。

    只是因为莱州湾海战,原本属于尚可喜的水师战败,孔有德平白损失了不少人马,不过到底是恭顺王,在清国内部,地位仅次于满洲诸王,尚在贝勒之上,所以即便未战先败,孔有德仍然是图尔格第一人。

    图尔格环视一周,说道:“最近诸位的日子过的还算妥帖吧。”

    “蒙主子照顾,日子是极为舒坦的。”一个蒙古章京笑哈哈的说道。

    图尔格也是大笑起来,莱州湾登陆之后,短短半月就拿下包括莱州府在内的四五个州县府城,各部好好的抢掠了一把,可以说是大大快活了。

    “就是明国尼堪忒也不让人省心,大过年的,非得再打仗。”祖泽润的副手祖洪基笑哈哈的说。

    图尔格笑了笑,随手在地图上点了点,说道:“原本莱州湾败了,咱们后路没人照看,我琢磨这登州是打不过去了,向着快马加鞭,打下潍县,南下和奉命大将军汇合,不曾想那些尼堪胆大包天,竟然敢出城应战,主动进攻,哈哈,这下可好,没了登州城那乌龟壳,旷地野战,直接包圆收拾了他们。”

    诸将都是哈哈大笑起来,他们也是觉得诧异,野战从未赢过的明军竟然敢主动进攻,说起来,此次如果,明军表现的尤为不堪,除了入关的时候巧遇的兵马,一路南下,都没有多少抵抗,明朝在京畿设立的二总督、六巡抚和八总兵,个个畏首畏尾,皆是不敢战,东虏进攻直隶河间府,明军远遁山西,进攻临清,明军移师威县,进攻兖州,明军驻军千里之外的良乡就不敢再进,八旗兵如入无人之境,宛如在辽东本国一般。

    孔有德看了众人的大笑,说道:“骄兵必败,图尔格大人可莫要如此轻慢,我可是听说,此次明军之中多了一股东番义旅,便是那支在东海与大清作对的岛夷,莱州湾之败,就是这群岛夷的炮舰作祟。”

    “岛夷,岛夷,海上尚可纵横,如何赶到陆地逞凶,恭顺王也太过于谨慎了,大清在东海之地的几次失利,还不是那些蛮子部落作怪呀。”祖泽润笑哈哈的说道,其实从内心深处,祖泽润就是瞧不起孔有德,在他看来,孔有德也不过是运气好,不过是毛文龙一个义子,矿徒出身,如今已经是汉军藩王,若不是自己父亲硬挺着不降,怎会轮到他呢。

    图尔格倒是乐得看到汉将们内斗不断,不过这可不是时候,他摆摆手,说道:“罢了,不管怎么说,这是一次机会,只要歼灭了这支明军,登莱就是咱们的了,各部现在能出多少兵马?”

    众人相互看看,皆是不愿意说,这支偏师虽说人数不少,但是要占领县城,看管战利品,还想再多劫掠一些,放着遍地的银子人畜不去抢,去碰登莱的硬骨头,都无人愿意主动请缨。

    “汉军旗可以出三千人,马步参半。”祖泽润第一个表态,他可是想要军功呢。

    孔有德瞥了祖泽润一眼:“本王也出三千人马。”

    图尔格哈哈大笑,说道:“莱州府在我手中,两白旗的兵马全出,其余的出七成,凑够一万人也就是了,大家伙多出些骑兵,争取把登莱兵一锅端,若是能杀灭那东番岛夷,我自会到皇上和奉命大将军面前,为诸位请功。”

    当曾樱与李明勋联军抵达莱州府境内的时候,已经是三日之后,大军一路沿着海边前进,从外海的船只上接受补给,所以一路前进的比较快,到了莱州,又是下了一场雪,细密的雪花落在莱州一带的丘陵地形上,薄薄的白色蜿蜒而出,周围到处是残垣断壁,沿着官道,随处可见残骸尸体。

    “李大人,方才斥候又与东虏接了一阵,双方忽有伤亡,得到消息,东虏在莱州城外集结,曾大人请您过去军议。”一个旗官奔驰到李明勋面前,高声说道。

    李明勋疾驰到了中军位置,曾樱正坐在一辆大车之中,老先生已经六十有余,不耐奔波之苦,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李明勋进了车厢,曾樱怒道:“登莱官将屡提持重坚守之策,毫无进取之心,实在可恶。”

    李明勋也是无奈的苦笑,大明的官兵早就被东虏打怕了,野地浪战,屡战屡输,特别是骑兵,完全无法与精锐的八旗骑兵相媲美,小规模的斥候战也不是对手,此次斥候队中,李明勋把自己的护卫队加入其中,才算没有被东虏控制局势,明军控制战场的能力极差,别说登莱这些少经战阵的军旅,就算松锦大战中洪承畴麾下那支大明精锐又如何,东虏八旗主力迫近到一日路程才发现,只能组建车营固守,完全没有主动性。

    “大人,这也怪不得诸将,敌军是以逸待劳,我军步多骑少,主动进攻怕是不美呀。”李明勋淡淡说道。

    “那你说,该如何收复莱州?”曾樱问道。

    李明勋却是笑了:“大人,东虏何等猖狂,如何会让我军攻城,想来他们更想主动进攻,消灭登莱之地最后一支抵抗力量,不如我们选取一战场固守,先挫敌锋锐,再寻机进攻如何?”

    说着,李明勋掀开棉布帘子,指了指远处的地形,莱州大部分区域属于胶东的丘陵地形,只有府城一带和靠北位置较为平坦,若是大军进入丘陵,则补给困难,而旷野开战,诸将都是没有把握。

    李明勋指了指远处一座突出地面的小丘,说道:“大人请看,那山名为簸箕山,就像扣在地上的簸箕,向莱州一侧险峻,向登州一侧平缓,却是左近十余里唯一一处制高点,我军若是占据此处,就可以控制周边战场,发挥火炮的优势,也可安置中军,如何?”

    “本官也看出这簸箕山是要害之处,只是诸将皆有异议。”曾樱说道。

    李明勋哈哈一笑:“不过是看那簸箕山靠近莱州城太近,畏缩不前罢了,生怕没了退路。”

    “我军远道而来,师老兵疲,若不再取地利,岂不是把优势全然送给东虏,我这就派遣部将先行占据此处,你我督领大军继续前进,为先锋后继。”

    曾樱看了看昏暗的天,说道:“现在吗,天色已经黑了!”

    李明勋哈哈一笑:“如此紧要地方,东虏营中又多有宿将,如何会不占领,就是要趁着夜晚突袭,才有先机啊。”

    曾樱思索片刻,说道:“就偏劳李大人了,你从巡抚标营之中去挑选些人马,他们不少是莱州本地人,想来地形熟悉。”

    李明勋点点头,唤来乌穆,说道:“我给你两百人,再从标营之中挑选些向导,天黑之前,要先占领那簸箕山。”

    乌穆叉手行礼,起身离开,曾樱则对亲将说道:“你协助这位将军挑选向导,另外带两百骑为后继,若有不利,掩护后撤。”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