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二十 无耻的读书人
    寒冬统治了整个北方,比寒风与冰雪更为凌冽还是东虏的兵锋,然而,在登州城的望海楼却是另外一番的景象,望海楼上亮着灯火,依稀有江南歌姬用象牙拍子轻轻点着节奏,吴侬软语,轻轻低唱,靡靡之音,传荡开来,袅袅不断,惹的望海楼下瑟瑟发抖的难民一阵厌烦。

    “还是离远一些,否则今晚睡不着了。”一个汉子抱着枯草堆,走向阴冷的巷子。大部分却是没有动,他们还等着望海楼上的贵客欢宴完,吃些残羹剩饭呢。

    阁楼之上,五六个士子打扮的人手轻拍着檀木桌子,和着那女姬的歌声,一曲唱罢,频频点头,接下来便是劝酒行诗,互相称赞,其人言称瑞雪兆丰年,便有人赞其知兵谷钱粮事,却不知这场冰雪下来,多少难民要冻死饿死,有人又称东虏冰封冷冽如寒风,顿时就有人附和其忧心国事,但相互吹捧之中,也不会有人真的看一眼楼下的难民,反而让人把楼下的喧哗之人驱赶而走。

    楼外哀嚎不断,那是士子们的仆役用棍棒驱赶难民,而楼内一士子,给其中一人倒了一杯酒,说道:“聒噪之人已经离开了,侯公子,东番之事,你也要定格章程呀。”

    这位侯公子便是鼎鼎有名的侯方域,他起身把披风披在了唱完南曲的女姬身上,轻轻怕了怕她的肩膀,柔柔的在耳边说了几句,让她下去休息了,做完了这些,才搭理那些士子,脸上颇有傲色。

    也无挂他如此,侯方域在南方士林之中早已声名鹊起,人称金陵四公子,虽然其父侯恂因为在中原战场失利,已经被罢官,但是大家知道,侯恂乃是左良玉的恩官,如今左良玉被朝廷倚重,侯恂起复也不过是旦夕之间罢了。

    侯方域微微一笑,说道:“诸位,此次东番本就是蛮夷之地,此次入我中国御虏,虽不求钱粮恩赏,但东林前辈都忧其所谋不小,诸位都心忧国事,亲身入险地,承观察之职,更是要行监察之责,勿要让那东番之人借机辱我大明,伤我国体。”

    “哎呀,这次能得到观察之职,多亏了侯公子运作呀。”

    “是啊是啊,多亏了侯兄啊。”

    侯方域略略点头,微笑不语,此次李明勋给了沈廷扬十个观察员的权限,只要求了王承恩为观察使,其余都是由朝廷自行挑选,有几个观察使来自兵部、刑部,而更多的观察员则被这些江南士子瓜分了,他们其实也知道登莱危险,但更觊觎此行的收获。

    按照大明士林的风气,考中举人进士,靠的是学识和运气,但做官可不只是看他们是否榜上有名了,声望也是极其重要,所以士子常常在江南游历,切磋文章,实际上就是相互吹捧,以图在任官和科途增加声望,而到登莱担任观察员,虽非朝廷职衔,但也是代表大明朝廷,不管前线打的如何,他们只需在登州城中玩乐几月,待战事结束,怎么着也能落得一个知兵的名声,若是回去出本书,运作一番,对仕途可是大有裨益。

    说白了,这群士子就是来混资历的,连社团军中都是没有去过,如果是寻常事,他们倒也乐得饮酒作乐,但偏偏侯方域不是个安稳的人。

    “诸位这几日也看到了,东番在登州左近招募匠人,迁徙百姓,原本我以为是赈灾济民的义举,打听之后却得知,东番李氏这是要把大明百姓迁徙到东番那等荒蛮之地去呀!”侯方域一副忧愤的模样,大声说道。

    当即,整个阁楼都是一片哗然,人人愤而言之。

    “荒唐!登莱衙门就这么看其肆意妄为吗?”

    “是啊,是啊,这般放任其迁徙百姓,必当流毒百世,诸君莫要忘了俺答之祸事啊。”

    提及俺答祸事,众人神情紧张起来,嘉靖朝的时候,就是因为大量的白莲教余孽和卫所逃军到了土默特川,投奔了蒙古人,为其筑城、耕织,俺答汗部实力大涨,才入侵关内,兵发京师,嘉靖朝时大明尚且中兴,如今国力衰弱,若李明勋迁徙百姓,积蓄力量,效仿俺答汗之举,那东南沿海岂不是要兴风作浪了。

    当即便有人说道:“侯公子,我们要联合起来,代表东南士林向登莱巡抚施压,一定要防患于未然。”

    另一士子冷冷一笑,说道:“东番如此大规模行事,登莱巡抚岂会不知,朝廷岂会不知,我看便是朝廷暗地放纵,出卖齐鲁百姓,以身饲虎.......。”

    侯方域敲了敲桌子,让争吵停了下来,他站起身,对着众人施礼,说道:“诸位,侯某不才,为家国天下计,便是粉身碎骨,也要制止这一恶行,今日便持剑前往巡抚衙门,面见曾大人,恳求其出兵制止东番迁民之举,若不从,侯某人当自刎于巡抚大堂之中。”

    “好,好,真不愧是我东林表率,颇有古人之风,侯兄,我与你一起去。”

    “为民死谏,岂能少得了我!”

    咣当一声,阁楼的房门被踹开,一股寒风吹了进来,侯方域正要大骂何人嚣张,却不曾想走进来的那人正是曾樱,曾樱面带怒色,看着侯方域,忽然拔出身边卫士的佩刀,斩在桌子上,喝道:“侯恂生了有骨气的儿子,来吧,你自刎给我看吧!”

    侯方域愣在原地,曾樱环视一周,这些士子早就被他震慑住,曾樱郑重说道:“东番迁民,乃是本官许可,只要本官在一日,便无人可以阻拦,侯方域,你劝不动本官,你不是说,本官不从,你便自刎吗,今日本官告诉你,本官决意不从,你自刎吧!”

    “自刎啊!”曾樱怒喝,一脚踹翻了脚边的凳子,喝骂道。

    侯方域抓住刀柄,刺骨的冰冷从掌心传来,他手开始颤抖,不知是冷还是怕,他方才说那些豪气言论,原本只是为了声名,他大好年华,如何肯自杀,咣当一声,刀落地,侯方域直接瘫软在地。

    曾樱重重的哼了一声,怒道:“你们这群人,自以为忠义,满口仁义道德,登莱之地遍地难民,却只知道在这里吟诗作对,纵情声色,本官真想把这刀插进他们的肚子,你们满肚子的学问,于国于民都有用,怎么就是用不出来呢?”

    “曾大人,我大明百姓是皇上的子民,你竟然私相授受于东番岛夷,莫不是以为巡抚登莱一地,便可专权霸道吗?”士子被曾樱怒斥,大多低头,只有一个士子高声呵斥。

    只听铿锵一声,曾樱又从亲兵手中拔出一把刀,放在了那士子面前,说道:“方才你说为民死谏少不得你,来吧,你自刎当场,我曾樱答应你,你的血染红了这望海楼,曾樱便断绝百姓出海之路,不让东番迁走一人,来吧,死给本官看吧!”

    那士子也只是随着侯方域吹嘘一番,刀放在面前,连接都不敢接,曾樱把刀扔在桌子上,呵斥道:“在场所有人,有一个算一个,谁敢自刎当场,本官绝无虚言。”

    阁楼之中一片死寂,这些刚才放言赴死的士子个个面如死灰,相互推搡,个个后退,无人敢看曾樱,更无人区摸那把刀。

    李明勋抱着一把刀出现在门口,懒散的靠在门框上,笑道:“诸位公子,你们若是为国自刎,我也可以答应你们,不光不会迁徙百姓,还就地受抚,做大明的藩属,如何?”

    然而这话说的好听,但在士子们眼里却是讥讽,为国为民,这话说的好听,但真正要死的时候,谁又能做的到呢。

    “看来都是些沽名钓誉之徒,敢说却不敢做,呵呵。”李明勋大笑起来。

    正此时,外间传来一道声音。“我敢,我愿意自刎当场。”

    亲兵让开,走进一身着锦袍怀抱古琴的女子,正是刚才弹唱助兴的女姬,其姿容胜雪,面带慷慨,走进阁楼,径直拿起那刀,却被李明勋一把抢过。

    “我与曾大人说的是公子,小姐莫要自误。”李明勋说道。

    “你是何人,安敢在此喧哗?”曾樱的亲兵可不管什么美人不美人,当即喝骂。

    这女子说道:“妾身苏州李香。”

    李明勋呵呵一笑,挑了挑李香君的秀气的下巴,笑道:“原来是秦淮李香君,呵呵,姑娘不去血溅桃花扇,今日要陨落这望江楼吗?呵呵,姑娘纵然死了,世人也只是道风月女子的忠与烈,也难掩江南士子的龌龊。”

    说着,李明勋伸手托了托李香君扇子上的琥珀扇坠,笑道:“姑娘所托非人啊,侯公子哟,大言炎炎,却是个沽名钓誉的人儿。”

    那琥珀扇坠正是侯方域家的祖传之物,李香君抓起扇坠,狠狠的砸在了侯方域的身上,喝道:“侯公子,今日我与你恩断义绝!”

    李香君拂袖离开,手中古琴琴弦划过李明勋的甲叶,发出筝鸣之声,甚为刺耳。

    “诸位,还死不死啊?”李明勋笑问道。

    阁楼之中无人应答,李明勋又问:“侯公子呢,死不死啊?”

    侯方域踉跄起身,对着李明勋怒斥:“李贼,你今日辱我,他日我侯方域,必当让你百倍偿还!”

    说罢,侯方域甩袖离开,几个士子也是纷纷低头离开,落魄的像是夹尾巴的狗。

    曾樱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眼,眼睑却是包不住流淌的热泪,他是万万没有想到,江南士子已经无耻到了这个地步,难怪大明朝会落得这般田地。

    “曾大人,这群人回到江南是决计不会轻易放过的,我倒是还好说,有兵马在手,朝廷也不敢怎么着,可是您.......,估摸着很快就有人串联,然后弹劾您呀。”李明勋对曾樱说道。

    曾樱微微摇头:“李大人,你引我至此,就应该想到这个结果了吧。”

    李明勋手蹭了蹭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当初他接到观察团的名单,看到那么些的江南士子的名字,就知道会有麻烦,这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若真是来监察的,李明勋倒是不怕,自己不怕和这群家伙耍嘴皮子,而手下士兵更不怕,但就怕这群家伙串联起来搞坏移民的大事,所以便派人监视起来,一听说这群人在望海楼聚集,李明勋便带着曾樱来,在楼下静听了一场好戏。

    “大人知道,社团倾尽全力协助大明御虏,为的就是移民,这是社团的大局,为了大局,我什么都肯干。”李明勋实话实说。

    曾樱点点头:“我曾樱此生为官,也是为了天下黎民,只要能给他们一条活路,本官也是什么也肯干,大不了就是进诏狱罢了。”

    “哟,曾大人这话说的不对,那诏狱可不是您这等忠臣待的地方呀。”一个阴柔的声音响起,王承恩走了进来。

    “王老公,您何时来的?”这倒是出乎了李明勋预料。

    “比你来的早些,要不然这戏也看不全乎。”王承恩眯眼说道,他走到曾樱身边,说道:“大人今日是代天子受过,回到京城,老奴自会如实禀告的,那诏狱的门呀,打开也应该是塞进几个姓侯的呀。”

    曾樱稍稍放下心来,与王承恩并肩离开,高锋嘻嘻笑道:“您这招可真是高,我还从未见过能把这群大头巾制的服服帖帖的主儿呢。”

    李明勋坐在椅子上,满脸愁苦:“哎,也只是解决了一个麻烦,哎,大明把人变成牲口,我这是把牲口变成人,怎么移民还是这么难?”

    也无怪李明勋感叹,实在是移民之事十分不顺,对于移民,社团上下都很乐观,都感觉,既然那群百姓屡受东虏、流贼之苦,如今社团给了一条活路,还不得蜂拥而至,但实际情况却远远超出了想象,舰队到达已经十余日了,才送走了一千四百多难民,绝大部分是社团在登莱一带重金招募的工匠及其家属,这可是发了真金白银的,还给了台湾熟地的地契的,成本实在是太高了。

    “移民这么难,就是因为大掌柜把那百姓当成人了啊。”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