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九 进击的哈士奇
    在何良焘手绘的设计图上,新的宁古塔城像是一个巨大的海星,中央部分是一个五层高的五边形塔楼,作为要塞的主要建筑,守备官公署、兵营、军械所、医院、食堂和妓院都挤在这个塔楼里,而实际上,塔楼还有地下两层,存储粮食和弹药。

    塔楼的五个边向外延伸,是高达一丈五尺的城墙,厚度与高度几乎相等,而城墙位于两丈高的基座上,基座好似堤坝一般,向外倾斜,再往外就是宽三丈、深两丈的护城壕沟,而在城墙相互连接的五个角上,各自有一个炮台,炮台之后则是简单的建筑,五个尖角全部是实心的。

    新的宁古塔要塞只有两个城门,均设置有半月堡。

    可以说,在新的宁古塔要塞的设计与修筑上,何良焘倾注了全部的心力,既要保证坚固,还要兼顾成本和工期,现在已经十月中旬,东虏大军明年五月份就有可能赶到,宁古塔要塞最多只有八个月的工期。

    何良焘把宁古塔的要塞设置在了海浪河与牡丹江交汇的地方,两条河流从北面和东面夹住了要塞,而在南面和西面也有山峰耸立,大大限制了敌人在这个地方展开兵力,而靠水背山,既可以从下游地区获得补给,又能在方便在山岭和河滩获得至关重要的建筑材料——石头、沙子。

    宁古塔要塞算是中西结合的要塞,底部的基座才有明朝城墙的夯筑方式,采用黄土和自然土间隔夯筑,底部以条石砌筑,外层包装,而真正的城墙则使用黏土、石灰和细沙配制的三合土层层夯实,要塞的主要结构也是采用这种材料。

    整个宁古塔要塞占地超过了宁古塔旧城,但是实用面积只有宁古塔旧城的一半不到,也只能维持两千人左右的生存需要,除了主体要塞,何良焘还在西面的山上设计了炮台,以掩护要塞最容易攻击的西面。

    如今的宁古塔,包括官兵、奴隶、苦力和俘虏在内,堪堪达到万人,李明勋已经命令快速扫荡周围的亲东虏的部落,为宁古塔要塞修筑提供人力,还大量雇佣冬日里苦挨的各族劳力,好在这里的文明程度超越了东海女真各部,也有修筑城池的习惯,工匠比例较高,完全可以满足烧石灰和烧砖的要求。

    “执政官阁下,我预计整个要塞会在六个月到十个月的内修筑完毕,考虑到我们对这些蛮子的不了解,具体不敢下结论,我们可以先挖掘壕沟,夯筑基座,这段时间再建砖窑、烧石灰,我将工期定在七个月,在明年三月初我就会根据实际工期进行调整,如果速度太慢,就会把城墙改成夯筑包砖式的,炮台不会改变。”何良焘认真的对李明勋说道。

    李明勋重重点头,指了指塔克图,说道:“塔克图会留下来协助你,无论如何,要保证何大匠的安全。”

    “是阁下!”塔克图说道。

    李明勋笑了笑:“好好干吧,塔克图,因为我会任命你为守备长官,如果你没有监督、协助好的话,会送命的。”

    塔克图大喜过望,激动的有些说不出话来,而巴海则有些嫉妒,如今永宁行政长官区的工作已经完全铺开,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职务,巴海虽然是永宁地方会议的议员之一,但是一直没有实际职务,究其原因,巴海一直都是社团的内藩盟友,并不算是自己人,当然,占领宁古塔之后,巴海也选择成为了亲藩,将麾下部落的一切交给行政长官区,但他这个选择太晚了。

    塔拜早就做出了选择,如今是东方港的副行政长官,而他的孙子塔克图已经是宁古塔的守备长官,还与永宁城的最高行政官联姻,而安林则在今年夏天的时候加入了内藩行列,如今在三姓滩,负责整个松花江的走私贸易和扩张。

    “执政官大人,您准备给新要塞留多少兵力?”塔克图问道。

    李明勋微微一笑,说道:“实际上何大匠已经替我做出了决定,这个要塞只能驻守两千人,考虑到其中要有奴隶、匠人和妓女,我想只能给你一千五百人,永宁守备营我只能留给你一个大队五百人,海参崴会支援你三百人,其余你自行招募吧,但是钱粮军械弹药都会供应充足。”

    塔克图脸色微沉,说道:“大人,为什么不把守备营都留在这里呢?”

    李明勋道:“因为永宁城要训练一个整编新军营,地点在兴凯湖,剩余那个大队和我从大本营带来的教导队都会投入其中,这是永宁行政长官区仅次于宁古塔要塞的财政投入项目,对了,巴海,这个新军营以你首,所以不要在这里黯然神伤了,赶紧返回兴凯湖吧。”

    巴海立刻来了兴致,哈哈大笑起来。

    塔克图仍旧有些不悦,实际上更多的是担心,在这群东海女真部落眼里,东虏就是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一想到自己明年可能面临上万人甚至几万人的大军,塔克图就满是担心,何良焘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塔克图阁下,你放心,我会和你一起守卫这个要塞的,如果东虏真的攻陷了要塞,请让我死在您前面好吗?”

    李明勋哈哈一笑,在他看来这种意大利式的棱堡最不怕的就是优势兵力围攻,事实上,无论来多少人,能展开的兵力永远只有那些,而棱堡的设计本身就对重炮进行了针对,只要内部不出问题,宁古塔要塞完全可以守住,要知道,这里位于东虏的核心区三千里之外,而又只有不到六个月的战争窗口区,无法利用河流的东虏在补给上远不如社团,又如何有大规模的进攻呢?

    “塔克图,不要伤怀了,你给我安排一下交通工具,趁着没有暴雪和狂风,我明天就要启程返回海参崴了。”李明勋说道。

    第二天一早,睡眠中的李明勋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舔自己的脸,热乎乎软绵绵,他睁开眼睛一看,就看到了一张有些滑稽的脸,这是一只狗,黑白相间的狗,拥有三角形的耳朵,他立刻认出这是一只哈士奇。

    难道我又穿越回来了?这个念头一出现,李明勋一个骨碌翻身起来,看了看周围,黑黢黢的房子和厚实粗糙的棉被,外面还有士兵训练的声音,他长出一口气,原来还在。

    “人呢,谁把这二货放进来的,这个蠢货把我的皮箱给咬坏了!”李明勋看到装贴身衣服的皮箱被咬了一个大洞,怒火中烧,骂了起来。

    外面跑进来一个全身裹在毛皮里的男人,看到房间里的狗和满地狼藉,连忙跪在地上,大声求饶。

    李明勋边穿衣服边问:“这是你的狗?”

    那男人是个土著,显然是会说汉语的,连忙说道:“是的,大汗。”

    对于这个称呼,李明勋耸耸肩,社团体系内,不同种族不同部落的人总是喜欢用他们知道的最大官位来称呼自己,他已经听过皇帝、国王、台吉、大汗、贝勒等诸多称呼了,早就见怪不怪了。

    “营中为什么会养这种狗?”李明勋气不打一处来,但是听到外面汪汪汪乱叫,接着门帘的缝隙,李明勋看到了二三十只狗,不光有哈士奇还有更强壮的阿拉斯加,都是爱拆家的狗,这还得了,自己的军营不会要被拆了吧。

    这个赫哲族的男人说道:“大汗,这是塔克图台吉为您准备的工具,用于返回海参崴的。”

    李明勋愣了愣,忽然想起,阿拉斯加和哈士奇一开始可不是宠物,而是雪橇犬,用来拉雪橇的,而赫哲族部落也喜欢冬日用狗拉雪橇,在一些文献中他们因此被称作使犬部,与黑龙江上游那些鄂伦春,鄂温克族因为使用驯鹿被叫做使鹿部相得益彰。

    “原来是狗拉雪橇,倒是新鲜,但是你们部落也使用这种犬类吗?”李明勋问道,在他的印象里,这些赫哲族使用的狗好像都是灰色黑色的。

    “启禀大汗,我们赫哲人使用的狗一般都是猎狐犬,没有这种狗力气大,这些狗是社团从北面的野人部落里购入的。”

    李明勋趁着盥洗的功夫,听这个赫哲人讲述,原来社团自从在永宁城立足之后,也有意无意的对周围进行探险,主要的目的是寻找更赚钱的资源,还有探查周围有没有不曾被记录的强悍势力,顺便做些买卖,沿着海岸线一路向北是最方便的,也能顺便打海豹,很容易就发现了堪察加半岛一带的爱斯基摩人,用盐巴、铁和布从他们手里获得皮货,水手们发现狗拉雪橇在冰天雪地之中极为迅捷,也就购买了一些西伯利亚雪橇犬(哈士奇),而今年在更北的地方,水手们发现了更强壮的阿拉斯加雪橇犬。

    “或许在不远的将来,我们社团自己就可以发现北美洲的阿拉斯加。”李明勋笑了笑。

    从去年开始,社团的冬季运输大规模采用冰舟,除了顺风用帆,使用畜力就是主要的方式,北地出产的矮种马(雅库特马)、蒙古马除外,社团也大量使用驯鹿,而真正的长途大规模运输,比如从永宁城到呼玛尔、三姓、兴凯湖,社团的运输队都会用狗拉冰橇与畜力的冰舟混编,因为这些哈士奇和阿拉斯基不仅是拥有不错的力量(成年的可以拉动七十公斤的东西),还异常的听话、凶猛,宿营的时候是最好的警戒哨,而行进过程中,持有火绳枪、弓箭的卫队还需要这些凶猛猎犬去对付河岸边出现的熊、老虎、豹子等食肉动物。

    “好吧,奥巴,今天我就坐一坐你的狗拉雪橇,作为大汗,我友情告诉你一个建议,不要把这种狗当宠物养,否认人和狗早晚会疯一个。”穿戴完毕的李明勋走出了大帐。

    “宠物是什么?大汗,是贵人们对狗肉的称呼吗,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但是奥巴可以对永宁寺里的所有神灵发誓,这些狗的肉很好吃。”奥巴的话差点让李明勋摔在地上。

    “可是据我所知,你们赫哲人是不会吃猎犬的!”李明勋说道。

    奥巴嘿嘿一笑:“那是饿的不够狠。”

    半个时辰之后,由二十匹马,四套马拉雪橇,三组狗拉雪橇组成的队伍从大营出发,直接向着绥芬方向而去,事实上,社团在使用狗拉雪橇方面已经非常有经验,工匠对雪橇的导轨进行改进,装配了伸缩式的冰刀,在雪上运输的时候,可以把冰刀完全缩回导轨里,在冰面上的时候,又可以探出来固定好。

    只是运载重型货物的冰舟因为不好拆卸,且承重太强,所以无法这般使用,但是工匠们选择了一种更为方便的方式,他们把冰刀打造的很坚固,在遇到积雪路面的时候,在冰刀与冰刀之间塞上事先准备好的木块,固定住后,就可以当雪橇拉,只是没有真正的雪橇那么好用。

    这支队伍只用了十天的时间就返回了海参崴,哈士奇们确实作用明显,它们的脚掌更适合在冰面和雪地里奔跑,速度很快,而且非常平稳,它们也是忠实的护卫,或许熊、老虎的个体战斗力比它们强,但是几十只哈士奇和阿拉斯加在一起,就是百兽之王也得鸟兽散。

    返回海参崴之后,李明勋见到了宋老七,如今海参崴已经解除了威胁,现在的军事防御除了用于和沈器远的军队做做样子,就是弹压可能出现的土著叛乱,宋老七正在这里参与规划左近的开发工作。

    “大掌柜,您回来的真巧,沈大人刚刚给您送来一个礼物。”宋老七微笑说道。

    “什么礼物?是铜矿的消息还是给我工匠?”李明勋问道。

    宋老七嘿嘿一笑,说道:“当然不是,是人头,博和托的人头!”

    李明勋感觉自己听过这个名字,想了又想,才想起似乎战报提及俘虏的供词,在宁古塔要破城的时候,博洛和博和托逃出了宁古塔,对于博洛的出逃,李明勋倍感惋惜,在他眼里,这个家伙比杜度还重要百倍,在后世正是这个博洛忽悠了郑芝龙,也是清朝定鼎天下的重要将领。

    对于博和托,李明勋还真没有听说过。

    “博和托是博洛的兄长,另外告诉您一个消息,东虏国内让这两兄弟的父亲阿巴泰作为大将军,进关抢掠了。”宋老七道。

    “哦,阿巴泰的儿子,那还有些用。”李明勋笑纳了这礼物。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