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三 宁古塔
    永宁城的工坊区就位于黑龙江边,占据了大片的土地,这里拥有奴儿干都司最多的匠人,除了从大本营来的少数移民,大部分是朝鲜俘虏,而在关岛海战之后,李明勋只给船厂留了一些造船匠人,其余工匠一股脑的送到了永宁城,极大的增强了这里的实力。

    船厂占据工坊区最核心的位置,这里一开始是为远航永宁的海船提供维修的船坞和资源,在崇明海贼抵达之后,也拥有造船的能力,只是现在只能制造渔船和划桨船。

    永宁船厂能制造的军用船就是快蟹,这是从元朝时候就兴起在中国沿海的一种划桨船,又叫做蜈蚣船,一般的快蟹十八米左右,宽三米,左右各二十根木桨,每根木浆用两名浆手,中后部各有一根桅杆,使用中式平衡纵帆,竹竿为骨。

    实际上,为了驱逐海盗和缉拿走私,香港的分舰队已经拥有了八艘快蟹,在珠江航道和伶仃洋海面上表现非常突出,但是永宁城制造的快蟹更大,长度达到了二十四米,宽达四米五,依旧是二十根木浆,多出来的面积用于载货,普通的快蟹载货不足六百石,而社团的快蟹可以载货千石,在对宁古塔的战争计划里,从三姓滩到宁古塔的航道,大型快蟹就是主要的补给船。虽然顺风顺水只能达到七节的航速,但是极大的扩展了社团的活动和贸易范围。

    除了快蟹,另一种就是内河战船,这是一种缩小版的快蟹,只有十二米长,三米宽,一侧配备九名持有短桨的士兵,还有可以折叠的船帆,挂起之后,采用的是阿拉伯式的三角帆,可以更好的利用各个方向的风力,这种被命名为长龙的划桨船在两侧各有一门回旋炮,稍微经过改装就可以在船艏中央加装一门四磅炮,长龙与快蟹不同,长龙的浆手也是士兵,以火绳枪或者弓箭作战,船舷也可以加挂藤牌防箭,而快蟹的浆手则全部是奴隶。

    在不习水战的清军面前,快蟹和长龙组成的桨帆船便是无敌的,如今社团拥有长龙八条,快蟹六艘,配合沙船和单桅纵帆船以及各类渔船,基本可以支撑对宁古塔的战争,而西班牙和菲律宾工匠已经到达,建设速度加快了许多,而桨帆船也没有过于复杂的工艺,弯曲的肋材可以使用大明传统的弯木地牛技术,把木料烤软就能制造。

    永宁城的冬季运输一直依赖雪橇,运输量并不大,在去年的时候,工匠把导轨安置在了小船的船底,使用风力做动力,在冰封的水面上行驶,效果非常好,得到了大笔的财政支持,因为第一艘冰舟是以船为基础改造的,所以这种工具就命名为冰舟。

    现在的冰舟已经发展的极为完善,其主体就是用木材打造的实木架子,上面可以绑缚各种货物,还有桅杆和船帆,桅杆是可拆卸式的,风帆也非海船所有的材料,而是用大大小小的薄木板拼接起来的,只有这样才能在寒冬腊月使用。

    冰舟有两种,大的长六七米,宽两米多,载货量最多达四百石,顺风以风帆为动力,无风或者逆风多以马骡拉动,而另外一种只有前一种的三分之一大小,没有风帆,一般是加挂在后面的,例如毛皮、棉花这类货物,体积大重量轻,便是需要加挂了。

    李明勋心中估量了一下,这冰舟货物、人和自身重量加起来怕是要有五吨以上,怎么就能让四匹骡子就能拉动呢?只是如今正值夏季,不得亲眼见识一下。

    宋老七似乎是察觉了李明勋的疑惑,对身边人说了几句,两人扛了一根导轨来,这导轨冰舟之下,代替轮子,大冰舟有四条,由橡木打造,前后翘起弯曲,待翻过来之后,李明勋发现了猫腻,这导轨可不是直接与冰面接触的,而是有两条冰刀嵌入其中,冰刀看起来甚为锋利,导致冰舟与冰面的接触面积极小。

    “这是一个朝鲜匠人发明的,为此宋大人还赏了他一百两银子,一个索伦女人,摆脱了奴籍。”李德灿小心翼翼的说道。

    宋老七说:“这冰刀着实好用,同样大小的冰舟,用不用这冰舟,载货量相差三四倍,许多乞列迷人看到冰舟在冰面上飞快行驶,还以为是神仙显灵呢。”

    李明勋哈哈一笑,他当然知道冰刀的原理,有冰刀在不仅降低和导轨和冰面的接触面积,减少了摩擦,最关键的是,在货物重量的作用下,冰刀与冰面之间的压强极大,只要动起来,接触面的冰就会融化成水,在水不曾结冰的情况下,就起的润滑作用,进一步降低摩擦力,所以载货巨大的冰舟不仅可以让马匹拉着跑,风向合适的时候,只接触风力也可以前进。

    “赏的好,凡是对社团有功的都要赏。”李明勋大笑着拍手。

    八月中旬,三姓滩。

    博和托坐在牛皮垫子上,靠着一根桦树,静静思考着,冷冽的空气从树林中划过,发出嗡嗡的声音,博和托裹紧了身上的皮裘,当他一个月前到达宁古塔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

    如果在盛京,自己应该躺在热炕上,享受着女人递上来的温酒,然后擦亮钢刀,收拾铠甲,准备入关抢掠,一趟下来,可得金银上万,奴隶上百,就算依旧是个爵位没有变化,也是过的自在,总好过在这冷风野地之中搏杀吧。

    有时候,博和托感觉一切就是出身决定的,同样是老汗的儿子,嫡出的可以当皇上、亲王,庶出的父亲立下那么高战功,也不过是个贝勒,同样是老汗的孙子,杜度即便是罪人之后,也是郡王,自己却连个贝子都不是,为什么自己要在这里挨冻,杜度就能在宁古塔享受美酒呢?

    正想着,博洛走了过来,他身后跟着三个人,手中还提着一个脑袋,那死人一看就是北山的野人,满脸自残来的刀痕,还有黢黑的刺青,活脱脱的恶鬼。

    “去,把这袋子米煮了,今儿换换口味。”博洛对身边的甲兵喊道。

    七八天没见过粮食的博和托原地滚了起来,扯开袋子,看到了李明勋白花花的大米,又探出脑袋,看向牡丹江河滩地上那大大小小的仓房,问:“博洛,这是从那里弄来的?”

    博洛点点头,说道:“没错二哥,我看到了堆积成山的大米和棉衣,安平郡王猜错了,岛夷根本不是把这里当成走私忠心,而是意图建立一个补给基地,你看到那艘大船了吗,上面足足有几千石粮食,这样的沙船,我们已经看到两艘了。”

    “那我们要是把这地方打下来,岂不是大功一件!”博和托瞪大眼睛说道。

    “当然,如果是那样,我们在宁古塔就不怕挨饿受冻,可以招募成千上万的蛮子,明年就可以把岛夷在海边的堡垒打下来了。”博洛说道。

    “我们有三百人,敌人呢?”博和托问。

    “这里的敌人有上千,但是大部分是水手和奴隶,他们的营寨很简单,有两门小炮,还有鸟铳,估摸着战兵有两百左右,恩......,甲兵也有一百。”在营地附近潜伏了三四天的博洛已经弄清楚了一切。

    博和托说:“也只有三百人,我们可以打,咱们手下这三百人都是阿玛从他的自管牛录里精挑细选来的好兵,都是白甲兵,只是我们没船,若趟冰水过去,怕是不美。”

    博洛嘿嘿一笑,跺了跺坚硬的地面,说道:“这段时日,水面越来越低,那艘大沙船都搁浅了,天也越来越冷,二哥你看那条河沟,也就三五日就没水了,咱们等一等,待退了水,地面冻硬,便是能直接冲进敌人的大营,那道木栅栏可挡不住咱们这三百甲兵。”

    博和托抬起头,看了看灰沉沉的天气,说道:“那就再等几日吧,不过我听曾跟着阿玛进剿东海的奴才说,八月底,这里就会下雪的。”

    这个时候,甲兵捧来煮好的米饭,博和托哈哈一笑:“我得多吃些,顺顺我那油腻的肠子,哎呀,博洛啊,你我没少打仗,但是何曾遭过这种罪啊。”

    博洛脸上生出一些厌恶,心道:“老汗和阿玛当年出战,连盐巴都很少,还不是一样打胜仗嘛,现在的宗室子弟,越发吃不了苦了。”

    二人正吃着,一匹好马疾驰而来,立在了二人面前,溅起的土石弄脏了博和托碗里的米饭,博和托一脸大怒,抄起鞭子站起来,发现马上那厮竟然是准塔,这厮凭借对岛夷的理解和对宁古塔的熟悉,如今颇受安平郡王赏识,博洛连忙拉住了博和托,无论在什么军队,得罪主帅总归不是不智。

    “大人,安平郡王有令,让二位立刻率军返回宁古塔!”准塔正声说道。

    “返回?这不可能!”博和托跳了起来,他指着河中央的营地说道:“你知道里面有多少粮食,多少人马,这明摆着就是东番岛夷准备进攻的基地,若不趁着敌军主力不曾到位,如何杀败他们!”

    准塔当即说道:“两位,斥候回报,敌军数千兵马,已经越过绥芬,扑向了宁古塔,怕是再有三五日就能到了!”

    “敌人从何处而来?”博洛诧异问道。

    “兴凯湖!”

    博洛道:“岛夷缺乏马骡,从兴凯湖到宁古塔,七百里山路,艰难险阻,马上要大雪封山,岛夷如何补给,依我之见,还是仰仗于此地,若不捣毁此地营寨,怕是宁古塔再难安宁!”

    准塔原本只以为这是社团的一个走私点,看到如此规模,已经赞同博洛的意见,但是将令如山,如何违反。准塔道:“博洛大人,贼军势大,还是守备宁古塔要紧,若是宁古塔有失,怕是一切都是完了。”

    二人正说着,只听牡丹江面上传来阵阵海螺声音,接着又是齐声号子,几个人看去,宽阔的江面上出现了几艘大船,数十根桨叶拍打着水面,船上的风帆被北风鼓荡,正向着上游驶去,船体中央堆砌着木箱和货包,甚是沉重。

    “岛夷开始往宁古塔方向运送补给了,想来贼军定然到了,二位大人,请速速回归。”准塔说道。

    博洛叹息一声,一拳砸在了桦树上。

    宁古塔,营地。

    李明勋骑在马上,裹紧了身上的貂皮斗篷,但冷冽的寒风还是像刀子一样割在他的脖颈里,天气越发寒冷了,四周一片死寂,通往营地的两侧都是崎岖山路,偶尔还能看到一片断壁残垣,举目四望,广袤的草甸上已经落满雪花,白茫茫的一片。

    打量四周的李明勋忽然看到了身后的乌穆,这厮裹着一件六斤棉服,好像马上堆满了旧衣服,他伸长脖子,戒备着四方,一点没有寒冷的样子,李明勋问:“乌穆,你久居塞外,是不是见惯了这等寒冷?”

    乌穆咧嘴一笑:“当然,主人,这不是最冷的时候,最冷的时候鼻子都能冻掉了,嘿嘿,不过这衣服着实好,丑是丑了点,但是暖和。”

    李明勋看了一眼那件破旧棉服,终究还是缩了缩脖子,打马进了营地。

    下马的时候,冻僵的双腿不听使唤,李明勋差点摔在地上,他看了看营地,问:“巴海呢,他在哪里?”

    “他在帅帐里等您呢。”一个乞列迷士兵说道。

    看到巴海为自己准备的帅帐,李明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里,这哪里是帅帐,简直就是一个破窝棚,几根木杆撑起树枝,然后把杂草、芦苇和泥巴糊在上面,大半位于地下,没有窗户,连接内外的出来厚重的布帘,就是那根从顶部钻出来的铁皮烟筒了。

    李明勋腹诽着走下阶梯,掀开布帘的时候,立刻就是一股热浪袭来,在寒风中被冻的瑟瑟发抖的李明勋发出了舒适的呻吟,这窝棚里空间不小,足能站开二三十人,中央有一大铁皮炉子,里面的柴火撩的很旺,烟通过铁皮筒子通往外面,这种炉子在永宁还算是稀罕物什。

    巴海扭着屁股走了过来,接过李明勋手里的披风,抖搂了一下上面的雪,说道:“来,大掌柜先上这火炕暖和,我让人弄些吃食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