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二 三路齐奔宁古塔
    听了沈犹龙最后一句话,李明勋就知道多说无益,他起身告退,放下了冰凉的茶盏,走出了书房,天已经亮了。

    沈达春追了出来,递给李明勋一把伞,指了指北面来的乌云,说道:“李兄,乌云将至,怕是要变天了。”

    李明勋看了看北面席卷而来的乌云,点点头:“是啊,要变天了啊。”

    忽然,李明勋想起一事,从怀中掏出一个盒子,递给了沈达春,沈达春打开一看,盒子里是一些树皮,他想可能是药材,拿起来嗅了嗅,却没察出是什么药材。

    “这是万里之外的美洲的一种药材,名为金鸡纳树,对治疗恶行疟疾有奇效,沈兄与老大人久居广东这湿热之地,应该是用的着的。”李明勋说道。

    说道自己术业,沈达春笑了:“李兄这么看重,定然不会作假,但只是树皮,不曾用作配方,如何能有那么效果?”

    李明勋也说不清楚:“具体也说不清楚,总归是洋夷用命试出来的,不会错的。前段时日,沈兄为社团觅得多种避瘴、除虫、治病良方,在下不过是投桃报李罢了。”

    清国,盛京。

    博洛骑马奔驰在大道上,前往饶余贝勒阿巴泰的府邸,他是阿巴泰的第三子,也是满洲第三代的佼佼者,但因为父亲出身不高,所以和父亲一样,纵然战功赫赫,在朝廷地位也是不高。

    拐过街角,博洛看到有一人行来,看清面容之后,博洛连忙下马,喊道:“二哥,你也来了。”

    这人便是博洛的二哥博和托,在长兄早夭的情况下,如今家中成年兄弟之中只有博和托、自己和老四岳乐,而老四如今尚未娶亲,还住在贝勒府中。

    博和托应了一声,托了托手中的一件衣服,说道:“三弟也带了吗?”

    博洛连忙从袋子里取出,竟然是和博和托一样的皮裘,这皮裘也是很有来历,当初父亲阿巴泰不受重视,纵然都是老汗的儿子,其他旗主家过的富裕,自己家却是贫困,冬季来临,父亲把自己的皮裘改了两件给自己和博和托一人一件,还因此被所有的旗主王爷责骂,受到惩罚。

    “今天阿玛怕是有重要的事情交代。”博和托说道。

    博洛点点头,牵马而行,到了门前却是发现大树之下拴着七八匹好马,马鞍华丽异常,其中还有旗主才能用的式样,博洛心生疑虑,问道:“二哥,这是怎么了,这些王爷郡王,怎么登咱们家的大门?”

    博和托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但是咱们先别进去了,在这里等着吧。”

    二人在外静等,到了中午才是有大量的人出来,人群中有礼亲王代善,其余几个也都是实权人物,一个个与阿巴泰热情攀谈,久久才去。

    博洛跟着阿巴泰进门,见桌上摆满了礼品,岳乐和福晋正在收拾,博洛更是心中不解了。

    阿巴泰领着三个儿子进了里屋,坐下之后说道:“今年抢西边,皇上有意以我为主帅,所以他们才来巴结,希望我多照顾他们或者他们的子嗣,可是我担心这是皇上设的局。”

    博洛立刻明白了过来,他想了想说:“阿玛别乱想,皇上左不过是想平衡一下罢了。”

    “皇上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而几个叔叔却是个个康健,豪格勇武有余谋略不足,皇上栽培阿玛,就是要为以后考虑,您不出征,难道让十四叔十五叔领军吗?”博洛说道。

    阿巴泰摆摆手:“罢了,无论如何,我还是得先为自己家考虑,我本身就受了出身的影响,半生不得志,你们三个万不可像我这般,但是此次出征明国,我把你们三个都带上,怕是别人要说闲话。”

    博洛说道:“带上二哥吧,二哥勇猛,只要立下战功,必可得恩赏。”

    阿巴泰自然明白自己儿子的想法,三个儿子中,博洛积功已经成贝子,老四岳乐镇国公,只有博和托,只是一个辅国公,但是他有自己的想法,在阿巴泰眼里,最看重的就是嫡出的岳乐,将来要承袭自己爵位的,阿巴泰说道:“这次征伐明国,岳乐跟我去。”

    博和托脸色微变,没有敢说话,阿巴泰从他二人手中拿起皮裘,说道:“你二人知道这皮裘哪里来的吗?”

    “这是上好的貂皮,怕是东海那边出产的。”博和托说道。

    阿巴泰道:“你说的没错,皮裘在那里,你们的前程也在那里!”

    博洛吃惊道:“您是想让我们出征东海?”

    阿巴泰示意二人坐下,说道:“伐明的事情还在讨论之中,确定下来也得到十月,但是皇上已经下旨,让安平贝勒率领正红旗和汉军旗一部,前往宁古塔,进讨东番岛夷。安平贝勒麾下都是些粗野之人,少有宗室,你二人若是在其中,定受重用。”

    博洛心中略微明白了,安平贝勒杜度是老汗的长孙,其父早就因为过错被杀了,杜度算是宗室中少有几个有能力没野心的,如果他能平了东面的战乱,便可以名正言顺的从礼亲王手里夺取正红旗,变成第二个济尔哈朗,增加继任皇帝对八旗的控制。

    而出征东海可是苦差事,八旗那些养尊处优的贝勒、郡王们哪里愿意去,如果自己抓住机会,未必不能获封贝勒。而且伐明动辄就是大战,自己官卑职小,无法督领大军,小胜不显大功,而在宁古塔就不一样了,那里连千人规模都是大战了,正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

    “儿子听阿玛的。”

    “我也是。”

    博洛二人纷纷表态,阿巴泰点点头:“那你二人去收拾一下吧,大军已经抵达了宁古塔,你们随安平贝勒一起去吧。”

    七月,永宁城。

    永宁建城已经超过了一年,已经渐有规模,修筑了三座小型炮台,一座占据了制高点,两座封锁了河道,而永宁城则已经出现了周长三里的土围子,随着砖瓦窑已经投产,并不算高的城墙开始包砖,虽然城墙不过两丈高,但已经是难得的塞外雄城了。

    永宁行政长官区拥有目前社团最大的架构,掌握着面积最大的领土,其架构内还有三个二级行政区和海参崴这个要塞区,只不过因为来自大本营的移民太少,所以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开发,永宁城唯一值得称道的就是军事能力,在这里养兵的成本实在是低廉,而又面临着周围部落的威胁,又有对清作战,对朝警备的重任,所以维持着一支规模巨大的部队。

    与其他行政长官区以开拓、贸易为主不同,永宁长官区的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对清作战,而攻打宁古塔是从去年定鼎永宁之后就确定的目标。

    长官公署的会议桌上摆着一幅巨大的地图,可以看出,社团以黑龙江及其支流为航路,已经建设了十几个大大小小的据点,多是补给点和贸易点,其中几个据点已经逼近了宁古塔。

    宋老七作为永宁行政长官区的行政首长,亲自为李明勋介绍对宁古塔方向的备战事宜,从图上就可以看出,社团进攻宁古塔一共有三条路,一条是海参崴-会宁-宁古塔,一条永宁城-兴凯湖-绥芬-宁古塔,最后一条则是永宁城-松花江-牡丹江-宁古塔,各有优劣。

    第一条最近也是最方便,社团军队和补给从海参崴换上小船,进入图们江航道,抵达朝鲜的城市会宁,然后上岸通过大约四百里的山路就可以抵达宁古塔,但是这需要社团的盟友配合,在沈器远没有实力也没有意愿和清朝撕破脸的情况,这条路第一个被排除。

    第二条道路是从永宁城搭乘船舶,逆流而上,从黑龙江航道到乌苏里江航道,可以直达兴凯湖,然后上岸,走陆路前往宁古塔,这条路是满清赏乌林的道路,中间还有绥芬这类的驿站,可以说最为成熟,唯一不美的是,长达八百多里的山谷道路,崎岖难行,行军不易,补给更难。

    第三条则是从永宁城出发,沿着黑龙江航道进入松花江航道,再进入牡丹江航道,经海兰河(后世叫海浪河,这里的宁古塔是旧城,而现在的宁古塔遗迹是新城,康熙年间更改的。)

    这条道路最长,但是绝大部分道路都有航运便利,去年与今年开冻之后,社团的载重在三千石左右的平底沙船可以直接进入牡丹江,对此李明勋并不怀疑,松花江本就是黑龙江第一大支流,哈尔滨以下航道可以通行千吨大船,虽说牡丹江下游河段也有一定长度的通航能力,但是在牡丹江和松花江一带的有一处浅滩区,大船不得过,却可以换成小船,直达宁古塔。唯一的坏处是,逆流而上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从永宁城出兵,需两个月才能抵达宁古塔。

    第三条航路并非从未使用过,无论是当初亦失哈建立奴儿干都司,抵达永宁城,还是后世康熙皇帝出兵雅克萨,都用过这条航路,即便是努尔哈赤和皇太极几次征讨东海女真,也沿着这条路进入黑龙江,只是他们是顺流而下,社团是逆流而上。

    “通过图们江、会宁前往宁古塔是肯定不行了,其余两条路,你们是如何议论的?”李明勋问道。

    永宁地方会议的几个议员相互看看,满是笑意,宋老七说道:“我们商议之后决定,两路齐头并进,协同使用。”

    宋老七的手点在了兴凯湖说道:“当初您与朝鲜沈器远秘密联盟,为了分担海参崴的压力,避免与沈器远开战,我们出兵占领了兴凯湖,把这里纳入社团的统治范围,准备在兴凯湖一带和东虏决战,但是开春之后,东虏一直龟缩在宁古塔,没有出兵的意思,所以需要我们出动出击,我准备以兴凯湖一带的军队为主力,再从海参崴抽调部分,配合您从大本营带来的兵马,约有三千人,其中战兵两千,杂役和辅兵一千,而兴凯湖存储的物资,除了支援军队进军,就是以备不测。”

    “军队抵达宁古塔之后,就由松花江水路补给吗?”李明勋问道。

    宋老七重重点头:“这条水路虽然长,但是运力强悍,除了三姓滩一带需要换桨帆船,几乎没有什么阻碍,社团已经在三姓滩一带设立了营地和仓库,储存了大量的物资,并且拉拢了周围几个部落,应该没有问题。”

    “你也想利用这条水道,完成更深入的征服吧。”李明勋却是笑了。

    宋老七没有否认:“确实,我们已经发现,通往黑龙江上游,部落少而且非常穷困,除了呼玛尔的金矿,几乎没有什么开发的资源,大量的部落分部在松花江、牡丹江一带,今年开春后的盐铁走私贸易就带来了大量的毛皮、参茸收入。”

    “现在是七月,宁古塔九月就会下雪,如果下雪之前没有攻下宁古塔,你准备如何?”李明勋又问。

    宋老七道:“自然是撤兵,考虑到这里的气候,随时可能大雪封山,堵住返回兴凯湖的道路,所以撤军应该是撤往三姓滩,在那里过冬,我们已经试验过了,只要不是暴雪暴雨等恶劣天气,永宁城都以通过船舶和冰舟进行补给,今年年初,我们还向呼玛尔金矿区补给了五百石粮食和一些鹤嘴锄、铁锹之类的工具。”

    李明勋微微点头,呼玛尔距离永宁城有近三千里水路,冬日能补给这么多的物资,效率也是不低了,远征宁古塔,李明勋最担心的就是补给,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数千士兵跋山涉水远征荒蛮之地,后患无穷。

    而在通报船送达大本营的报告中,为了征服周边区域,永宁行政长官区一直想方设法的打造输送兵力和物资的工具,为此投入了大量的资源,现在也是看看成效的时候了。

    “冰舟?这是什么,带我去看看。”李明勋也是来了兴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