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一零二 台北与金矿
    几个元老都是微微点头,没有人反对什么,每个人都知道阿海在社团的特殊地位,他不仅是最年轻的元老,也是两位执政官最信任的,虽然没有明说过,但是每个人都清楚,阿海是社团目前第一顺位继承人。

    大本营之外的据点送回来的工作报告,除了向李明勋和林诚报备之外,还会抄送一份给阿海,足以说明阿海的重要性了。

    没有人敢于反对,林诚却是敲了敲桌子,轻咳一声:“台北地区形势很复杂,我们从荷兰人那里搞来的地图,综合探险队、西班牙人和荷兰人的情报,可以确定的是,西班牙人在鸡笼的实力并不强,只有一百人左右的驻军,加上奴工、雇佣军也不会超过四百人,海上力量只能算是维持基本存在,真正让人头疼的是哪里的土著,台北、鸡笼、宜兰三地大大小小的土著村社有七十多个,加起来人口超十万,征服这样一片区域,需要投入很多,我简单预估了一下,至少需要一千五百人的兵力,一支分舰队,外加十五万两的前期投入。”

    元老们的脸色有些难看,李明勋却说:“鸡笼是少有的几个面向大明的窗口,那里沉淀的财富肯定能把本收回来,而台北地区拥有丰富的矿藏,阿海,你来说吧。”

    阿海见李明勋叫到自己,连忙站起来,李明勋本以为自己的徒弟会准备一套复杂的说辞来说服众人,但是他的回答简单异常,却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阿海的手指点在了鸡笼河一边的丘陵,说道:“这里叫金瓜石,有金矿!”

    “你确定?”林河直接站了起来。

    阿海说道:“当然确定,早在去年初春天,我们的先遣队就抵达了淡水河上游的艋舺,那是淡水河、大汉溪、新店溪的聚集处,水量很大,水面宽厚,单桅纵帆船可以直航到此,我们在那里建设了一个贸易点,在贸易中发现,来自金瓜石地区的几个村社拥有大量的金沙,便派遣一个由矿工和士兵组成的探险队,找到了那个山坳,按照土著语的意思,那就是有金子的地方,我们发现了丰富的金沙和含金量很高的矿石,而今年初派遣过去的探矿匠人经过勘探,发现了一大一小两大露头矿脉,矿脉含有品质不错的金银,而往下试挖掘,还发现了铜矿。”

    “而在鸡笼河沿岸,我们还发现了煤矿,金瓜石金矿与煤矿相距不远,而且距离海边也不远,是绝佳的采矿点,仅仅是淘金沙和开采露天矿脉,也能收获不菲!”阿海最后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台北行政长官区要快点建立了。”

    “是啊,是啊,这与其他地方不一样,投入就能见到产出,而且是一本万利。”

    几个元老纷纷说道,可以说,在这个时代,任何新殖民地的开拓都是巨大的投入,特别是前期,很难快速见到回报,只有一点除外,那就是殖民地发现了金银矿,只要控制住当地,就能抓捕土著挖矿、冶炼金银,那可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我们海军愿意承担起对西班牙人开战的军费。”西蒙斯第一个站起来表态。

    李明勋微微点头:“确实应该,按照我的计划,台北行政长官会设置在淡水堡,除了负责金瓜石金矿的开采,就是拓殖台北平原,从地形等方面考虑,淡水河一带拥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至于从西班牙人夺取下来的鸡笼,我认为可以建设为海军的军港。”

    西蒙斯微微点头,很快明白了李明勋的意图,眼前这位执政官和元老院一样,对荷兰人都完全没有信任感,即便是双方已经达成和解,但是布袋港依旧处于警戒状态,驻扎在港口的海军舰队也是如此,随时备战,毕竟布袋港与大员港实在是太近了,而鸡笼港是台湾最好的港口,能避南北风,港口内泊位甚多,两条航道也容易防守,是天然的军港。

    “那么,表决吧,扩军之外,社团的资源和经费,全力支持台北行政长官区。”李明勋率先举手,在场的元老很快跟上。

    李明勋点点头:“好的,全票通过,阿海,把会议报告整理好,用密件发送永宁城、长崎和崇明,告知其他三位元老。”

    随着元老院形成这项重要决议,社团这台战争机器再次开动起来,大量从马尼拉大帆船上获得金银给战争提供了澎湃的动力,阿海在大本营待了两日,就陪同李明勋前往了台北。

    在淡水河入海口,社团已经拥有了一个据点淡水堡,这里曾经是西班牙人的圣多明戈城,当年菲律宾的西班牙人为了打击荷兰在台湾刚刚兴起的对明国的贸易,同时拓展对日本贸易,大举进入台北区域,最多的时候,曾经派遣十几艘盖伦船和一千多名士兵,准备一举攻占台湾,消灭大员港立足未稳的荷兰人。

    可惜的是,天命不在西班牙人的身上,一场风暴让西班牙人损失一半的人马战船,荷兰人这才在台湾立足,后来日本断绝和西班牙、葡萄牙的贸易,台北地区的投入骤然萎缩,淡水河边的圣多明戈城被废弃,后来因为西班牙人一直无法完全掌控鸡笼地区,无法为商人提供安全的贸易环境和充足的货物,而菲律宾的都督科奎拉一直致力于南下攻击苏路人,把台湾的西班牙人抽调的只剩下了百十人。

    西班牙人撤离的时候,对圣多明戈城又拆又烧,但是地基仍在,大量的砖石也无法烧毁,赵三刀开拓到此,便是在旧址上重建淡水堡,说起来,西班牙人选择的位置着实不错,雄踞山峦,面朝淡水河口,火炮可以覆盖到河口和外海。

    已经的淡水河一带已经有了殖民地的雏形,淡水河入海口周边十公里的七个村社已经被完全征服,这里拥有一座圆堡和建议码头、一处容纳了八百人左右的军营和一千五人左右的奴隶营,而在上游平原地区,圆堡东侧土地和缓的地带已经被开垦了出来,有大约三百户左右的移民已经抵达,而深入淡水河,在中游的平原地区,也已经建设了市场和一处土木结构的堡寨,已经准备深入开拓。

    “你的长官官署暂时设立在圆堡之中吧,台北行政区的地位仅次于大本营,所以这个圆堡要改建为棱堡,在周边位置还要修筑炮台,不能让安全让位于成本,你的主要任务就是尽快把淡水河一带的村社全部征服,无论是开垦土地还是挖掘金矿,都需要人力,等到明年,台北要成为移民的主要接收地,阿海,你的任务很重。”李明勋走到码头,对阿海认真的说道。

    阿海很快明白,鸡笼港的战事已经和自己没有关系了,他说:“师傅,我想向你要一个人。”

    “哦,谁?你看中了谁家的姑娘吗?”李明勋问道。

    阿海摇摇头,说道:“不,不是,我说的是虎尾珑社的多亚。”

    “多亚?他怎么了?”李明勋问。

    阿海连忙解释起来,原来当初在溪心地,多亚因为抓捕奴隶的事情与阿海联系很密切,阿海了解了之后才知道多亚过的并不如意,当初李明勋人为的把虎尾珑社分成了两份,如今两年过去了,多亚与巴隆之间已经产生了难以逾越的鸿沟。

    可以说,多亚是个好将军好统帅,却不是一个好领主,他完全没有政治头脑,除了带来一个又一个的胜利几乎无法为村社创造什么,但是巴隆不同,在他的领导下,村社在扩大,盟友在增多,因为参与了伐树、开矿等活动,跟着巴隆的人日子过的更好,多亚不得不承认,在于巴隆的竞争中,自己已经输了,除了追随他的八百多武士,他几乎一无所有,长此以往,这些武士也会投奔巴隆。

    “好吧,没想到多亚败的这么快,你准备如何安置他呢?”李明勋问道。

    阿海说道:“我想要把多亚彻底拉进我们社团,以他为主建立第二支开拓营,加快对台北地区的开拓速度,我想在台北给他一片土地,并在台北长官区的地方会议中,给他一个议员的位置。”

    李明勋点点头,如果多亚能带来八百名开拓经验丰富的虎尾珑社武士的话,一个地方会议的议员位置似乎也是值得的。

    “你自己斟酌即可。”李明勋对阿海笑了笑,说道:“按照规矩,新的地方议员由你这个地方行政长官举荐,只要大本营五位元老中的半数以上同意即可。”

    阿海笑了笑,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这位师傅,已经开始用制度而非威权来执行统治了。

    五日之后,海军舰队抵达,这是一支混编舰队,因为虎鲨号状况不好已经进入船坞维修,西蒙斯只带了白鲨号和鲛鲨号,舰队之中还有食猿雕号和信天翁号两艘单桅纵帆船还有四艘通报船,除此之外,西蒙斯从各舰陆战队中抽调了一批人马,组成了一支三百人规模的陆战大队,负责陆上作战。

    陆军并未参与进来,执政官护卫队和开拓营各出两百士兵支援海军作战。

    战前会议在圆堡举行,除了执政官李明勋,台北行政官阿海,海军提督西蒙斯,还有台北行政长官区的两名议员参加,一位是接替赵三刀的开拓营指挥官李山,他负责完成了对鸡笼的战前侦查,而另外一位则是台北行政长官区的分舰队指挥官陈九和,当初与李山一道来到这里述职。

    对于鸡笼港的侦查和监控早在去年就开始了,为此在鸡笼港内港的山中,社团建立了一个监控点,陈九和也屡次伪装成福建客商前往鸡笼进行贸易,绘制了比较详尽的地图。

    李山指着地图上社寮岛的西南角说道:“这是西班牙人的要塞,一座三角棱堡,主城名为圣萨尔瓦多城,拥有三个尖角堡垒,火炮也主要布设在尖角上,而在社寮岛的制高点还有一处两层圆堡,叫做圣三位一体堡,三角棱堡可以封锁进入内港的主航道,而西侧的八尺门航道极为狭窄,圣三位一体堡装备有十二门火炮,没有重炮,而起距离沿海距离都在二里以上,所以只是为了保护圣萨尔瓦多城的后背,圣萨尔瓦多城拥有火炮超过三十门,其中包括六到八门的十八磅重炮,火力强大。”

    “港口内有无海军?”西蒙斯问道。

    李山说道:“最新的消息是,港口内有三艘装配了回旋炮的三角帆船,还有一艘亚哈特船,这艘亚哈特拥有八门火炮,五天前赶来的,另外还有两艘小福船。”

    阿海问道:“是否存在这种可能,我们对西班牙人宣战之后,科奎拉未免鸡笼被困,所以派遣这艘亚哈特船把人全都撤离。”

    西蒙斯摇摇头:“没有这种可能,不战而失地,科奎拉就要倒大霉了,这不是他能说了算的事儿,阿海可能不知道,台北是多明我教会的教区,我在圣胡安号上服役的时候听说过,台北大约有三千人左右的土著教徒,不仅如此,这也是多明我教会进入明国传教的据点,教会是不会允许菲律宾都督区放弃的。”

    阿海微微点头,没有说话,西蒙斯笑了笑:“不过你猜测的有些道理,科奎拉虽然不能撤走这里的驻军,但是却不想受损过大,这艘亚哈特船应该是撤离家属和堡垒内的重要货物,准备长期困守的。”

    “不管是干什么来了,既然来了,就不要放它走,航运部门的远洋航运力量不够,一艘亚哈特船弥足珍贵,西蒙斯,你准备如何攻占鸡笼,我可不想战争持续太久。”李明勋说道。

    西蒙斯连忙说:“很简单,我们拥有一支强大的舰队,先展示一下力量劝降,如果西班牙人没有做出明智的选择,就封锁东西两条航道,先在社寮岛登陆,攻占圣三位一体堡,把重炮运上去,这座圆堡和圣萨尔瓦多城只有六百米的距离,用十八磅炮轰击,一直到圣萨尔瓦多城投降。”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