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一零一 元老院和扩军
    随着拉斐尔逃回马尼拉,科奎拉得到了大帆船被劫的消息,而紧随其后的就是来自腾龙商社的宣战书,消息在马尼拉不胫而走,与之一同传扬的还有腾龙商社与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合作的消息。

    一纸改变贸易格局的协议,一场伟大的胜利,把社团的盛名传荡在了整个东方世界,很快人们就知道,在东方的海面上,崛起了一个新的海上势力。

    社团的人们都很清楚,这是一场奠基之战,让社团正是在海上立足,如果不是涉及的方方面面,特别是与大明的贸易关系,与荷兰人的外交格局,有人都希望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国家。

    当然,这个建议从一开始就被扑灭了,但是社团的高层已经在这方面达成一致,社团要效仿荷兰东印度公司,可以没有国家之名,但是必须有国家之实,那么建立属于自己的体制和行政架构就迫在眉睫了。

    而这早就在李明勋的计划之中,社团从崇祯十二年末成立,到如今已经跨过了四个年头,实际存在也将近三年,在这三年的时间里,社团近乎白手起家,草创基业,已经拥有布袋港、溪心地、香港、崇明、永宁城、海参崴、长崎、东方港、郁陵岛等九个重要据点,直接控制的人口将近二十万,拥有强大的舰队和陆军力量,在东南亚,这已经超过了许多苏丹国。

    显然,一个简单的商业架构已经难以维持局面,特别是各个据点平日有大量的军事、行政、外交和商业活动,需要一支庞大而专业的官僚机构管理,在社团已经取得生存和拓展空间,拥有安全的环境的情况下,这一切都需要明确了。

    社团的最高权力机构被命名为元老院,元老院设立在大本营,掌握社团一切的权力,李明勋作为首席元老并且担任最高执政官,除了李明勋,元老院还拥有九大元老,大本营的元老包括林诚、李海(阿海)、钱锦、西蒙斯、高锋,而社团在各地的主要据点的行政长官也担当元老院元老,包括永宁城的宋老七,崇明的许长兴,香港的林河,长崎的何斌。

    因为社团已经准备开拓台北,设立台北行政长官区,而阿海将管理这个长官区,那么大本营只有五大元老,这五大元老负责大本营的日常事务,并担当相应职位,而除了阿海之外,其他元老只参与社团的重大决策,对日常事务拥有知悉权和监察权。

    李明勋除了担当执政官,还总督一切军事事务,林诚除了以元老身份担任副执政官,还担当布袋港的行政长官,航运与贸易长官,处理行政和贸易事务,钱锦担任造船与工业长官,主管造船和工业,西蒙斯为海军提督,兼任主力舰队指挥官,向李明勋负责,而陆军都督则由高锋担任,其还担任大本营守备司令、新军营提督,接受执政官的直接领导。

    而在大本营之外,社团设立行政长官区、领事馆、商务办事处等诸多行政部门,其中永宁城和未来的台北是社团能直接控制无需考虑周边势力的区域,直接建立行政长官区,香港事实上已经被社团掌控,广东官府只有收取进出港税的权限,但是碍于对明国的影响,香港行政长官区暂时不对外公开,林河依旧是驻香港领事的身份实行行政管理。

    长崎与崇明有些特殊,在长崎的商馆只有贸易和外交职责,所以何斌依旧是领事身份,而崇明与长崎类似,但是社团以商馆护卫和运输船的名义留了一支陆军和一支分舰队,许长兴以商务办事处高级商务员的身份管理一切贸易和外交事务,而赵三刀则担当守备司令和分舰队指挥官。

    能有长官在元老院担任元老的据点都是社团下辖的一级行政区,在一级行政区下还有二级行政区,比如隶属于永宁行政长官区的东方港、郁陵岛、海参崴,东方港与郁陵岛各自有二级行政官担任,对永宁城负责,海参崴因为只具备军事作用,只设立守备司令。

    在一级行政区,也仿照元老院设立一个权力机构,称之为地方议会,首长由各地的行政长官担任,而部署在各地的分舰队指挥官,守备司令、商务专员都在地方会议中担任议员,而地方议会要向重要盟友开放议员职位,比如永宁行政长官区,巴海、安林等重要盟友同样担任议员,并在每年一次的地方会议上拥有表决权。

    当然,崇明与香港又有些特殊,地方会议也会邀请一些重要的合作伙伴,一切决议会征询他们的意见,并向合作伙伴做出解释。

    未来,大本营会向各个行政长官区派遣新的官员,并且在地方会议中担任议员,新的官员已经在筹备之中,一种是书记官,负责财务审核和监察,而另一种是执法官,负责各行政区的法律事务。

    元老院的和一级行政长官区的重要任命结束之后,临时作为书记官的阿海报告书锁进了一个匣子呢,打开纸张记录今天元老院的第一次元老会议。

    因为凯旋,除了大本营五大元老,阿海与林河都是赶到,十位元老之中到了七位,执政官也都在,所以可以进行各类事务的决断。

    “今天的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扩军。”李明勋站起身给元老院第一次会议定下了一个调子。

    现在社团的军事力量被分为了海军和陆军两部分,也产生了海军提督、陆军都督两个部门,下属的一切军事力量进行了拆分,海军得到了主力舰、双桅护卫舰和通报船的编列,原本隶属于各船的陆战队也属于海军,当然,海军提督名义上对设立在崇明、香港、永宁城和海参崴的分舰队也拥有指挥权。

    而新近编列的新军营属于陆军,除此之外,各据点的守备营、守备队、开拓营、开拓队,也在陆军范畴之内。

    李明勋敲了敲桌子,对钱锦点点头,钱锦站起身,悬挂起一张设计草图,说道:“按照执政官的计划,海军的纵帆护卫舰和通报船已经达到饱和,正在建造的双桅快速武装运输船以及俘获的蓝鲸号马尼拉大帆船都属于航运部门,而目前来说,海军的扩军主要力量放在两艘主力舰上。”

    说着,草图已经悬挂起来,看的出来,这是一艘在白鲨号基础上改进的重炮主力舰,最大的改进就是加长了船体,舰长达到了四十二米,整整比白鲨号长了六米,宽度依旧不变,进一步降低了、缩小船艉楼,简化船艏的功能舱室,延长了火炮甲板长度,三桅全帆,两层火炮甲板,排水量肯定会超过一千吨。

    两艘主力舰因为吨位更大,且火炮甲板增长,装配的火炮达到了六十门,速度略微有所提升,也正因为更加庞大,所以用鲸鱼名字命名,一艘命名为长须鲸,一艘命名逆戟鲸。

    “这两艘主力舰是造船厂目前资源投入的重点,现在已经铺设了龙骨,肋材和木料准备妥当,应该会在今年底或者明年初下水编入海军,而造船厂还设计了更重更大的主力舰,拥有七十四门重炮,同时接到执政官的命令,设计一种三十到三十六门火炮的重型巡航舰。”

    说完了自己造船厂的事务,钱锦又说道:“铸炮厂已经量产四磅和六磅铜炮,目前十二磅和九磅铜炮已经试铸成功,十二磅铸铁炮也已经成功,但是重量超出了预计,重型铜炮限制于铜料暂不生产,铸铁炮进行小批量量产,作为要塞火炮安置在各个据点的炮台。”

    李明勋微微点头,对钱锦主管的工作表示满意:“再过半个月,我们的英国伙伴会送一批欧洲来的移民到来,有钟表匠人、铸炮匠人、船舶设计师,其中过半是英国人,当然更多的是欧洲其他国家的人,这是英国东印度公司前年就在欧洲帮我们招募的,全部交给你的造船与工业部,尽快提升社团的技术力量。”

    李明勋的眼睛扫视过众人,最终落在了西蒙斯身上,说道:“随着我们与荷兰人和解,最大的威胁已经消失了,西班牙即便再仇恨我们也要把主要资源应对到荷兰人身上,那么社团的资源就解放了出来,各位知道,社团目前发展的瓶颈有两个,一个是钱,另外一个是人,这次马尼拉大帆船为我们带来超过一百万两白银的收入,再加上长崎、崇明、香港等几个商馆带来的利润,未来两年我们都不会缺钱,现在唯一的需求就是人!”

    说着,李明勋指了指背后的地图说道:“经过对比各种资料,来自大陆的移民最容易融入我们的体制,他们吃苦耐劳,拥有技术,是最佳的移民选择,但是大家也看到了,因为汉人浓重的乡土情结,能吸引江南、广东移民前来的只有优渥的条件,这无疑增加了成本。”

    林河对此深有感触,香港刚刚开埠一年,已经聚拢了三万多人,但是要把这些人移民到台湾是千难万难,虽说香港已经为台湾带去超过一万五千移民,但是也付出了巨大代价,社团已经决定,不再刻意的移民,而是把部分产业放在香港,比如锻造、纺织等技术需求量大的产业。

    “诸位,只有活不下去的人才会不顾一切的前往未知地域,在大明的北方,百姓受到官府、流贼和东虏的三重压迫,是最适合的移民对象,而现在大本营已经安全,社团日后的主要资源将会投入到北方,仅仅是建设商馆肯定是不行,我们要想大力介入,必须参与到大明与东虏的战争中去,所以,今年的军费开始向陆军倾斜,原定的一个新军营扩编为三个。”李明勋的一席话引起了轩然大波,不要说在场的其他元老,就连高锋都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局。

    在去年的时候,李明勋从护卫队和大本营守备营抽调精干老兵和军官,成立一支新军营,暂定员额两千人,这是社团的第一支野战主力营伍,为此大量征募人员,在崇明参战的大队就是新军营的训导队,在经过实战检验之后,又编列了两个大队和一个炮队,正式组建了新军营。

    真正限制新军营组建的是军费,新军营作为社团的主力部队,当然不是大明王朝那种叫花子部队,这支部队消耗了大量的资源。

    就拿新军营的一个普通火绳枪手来说,他们的月饷三两,装配的火绳枪改进自果阿兵工厂,单价超过了十五两,加上训练消耗、配备军鞋、军帽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武装一个火绳枪手需要二十两左右,但是维持这样一个火绳枪手的薪饷、训练损耗,就超过了五十五两。

    在新军营中,约有一千名火绳枪手,还有六百名长矛手,长矛手的长矛价格低廉,但是要装配铁盔、胸甲、锁甲,其更危险的位置需要更高的军饷,一名长矛手的装备费和维持费大约七十两左右,而炮队拥有六门火炮,四门四磅炮和两门六磅炮,若干臼炮。

    高锋拿出来的报告显示,一个两千人规模的新军营,包括三个步兵大队,一个炮队和一个直属队,一共要消耗十四万两左右的军费,几乎等于两艘量产型主力重炮舰的价格。

    当然,高锋一直积极降低军费,最主要的方式就是让所有的军械自产且是高效自产,军械厂已经开始出产社团的第一种火绳枪,只是受限于匠人数量,每个月只有一百杆的生产量,但是每杆的价格已经降低到了十两左右,未来随着规模扩大,单价还会更低。

    “社团外购的枪械全部交给你,在年底之前要编练出两个新军营,招募范围扩大,熟练使用汉语的土著也可以列在招募之中,另一个新军营你不用管了,我会让永宁行政长官区负责,呼玛尔出产的金沙就用于建设新军营吧,那个新军营将会以冷兵器为主,辅用火枪和火炮,主要甲械也从萨摩藩订购,但是高锋,你要单独成立一个重炮兵营,暂定用九磅铜炮。”李明勋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陆军的军费开支肯定超过六十万!”林诚在一旁说道。

    李明勋笑了笑:“如果这些投入能为我们带来超过三十万的难民,也不会亏。”

    “如此的话,大帆船带来的收益几乎作废了。”林诚说道。

    李明勋敲了敲桌子,说道:“所以,我们要尽快在台北打开局面,再抢西班牙人一把!各位,阿海已经是个十八岁的成年人了,他已经有足够的资格担任台北行政长官,现在是我们为他打下这片土地的时候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