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一一零 加勒比海盗
    按照潘学忠的估计,修好所有的战舰,大约需要十二天左右的时间,这还是拉斐尔已经带人修缮过之后的,虽然时间有些久远,但是为了一艘排水量超过一千五百吨的马尼拉大帆船,李明勋认为这是值得的。

    与电影中潇洒自如、意气风发的杰克式海盗不同,李明勋见到的这群海盗瘦弱、病态,甚至有些连路都走不稳了,这些海盗曾经在加勒比一带谋生,但是因为挑战拉斐尔的艾斯特号巡航舰成为了艾斯特号战绩中的一笔。

    因为科奎拉要求新西班牙总督区支援工匠,用以华人工匠离开之后继续制造马尼拉大帆船,新西班牙总督便从俘虏中挑选了一批,所以这群加勒比海盗跟随大帆船来到了东方。

    “尊贵的东方指挥官阁下,我曾经是玛丽玫瑰号私掠船的船长皮龙,也是这些人推选出来的首领,代表所有人对您表达敬意和感谢。”皮龙摘掉三角帽,躬身施礼。

    “哦,私掠船,你曾经为谁服务,又来自哪个国家?”李明勋递给皮龙一杯龙舌兰酒,微笑问道。

    皮龙喝了酒,说道:“我来自法兰西,而我的玛丽玫瑰号上的大部分水手来自英格兰,但是我们的私掠证是荷兰西印度公司颁发的,对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进行抢掠。”

    李明勋微微点头,颇有些明白了,他问道:“好吧,皮龙船长,我赞赏你对邪恶暴虐的西班牙人进攻的勇气,特别是勇敢的攀爬盖伦船的舷墙,这是很难得的,但是如今你落在了我的手里,你代表所有加勒比海盗,想要得到什么?”

    皮龙说道:“希望您不要把我们作为奴隶出售,我们都是不错的匠人,最擅长修补船只,您知道,海盗没有自己的船坞,我们习惯在这种简陋的情况下修好舰船。”

    对此李明勋并不否认,皮龙继续说道:“如果有可能,我们希望您可以把我们交给大卫船长阁下,我们想通过英国东印度公司的关系返回加勒比海。”

    “通往欧洲的船票很贵,你们有钱吗?”李明勋问。

    皮龙为难的摇摇头:“事实上,我们希望得到您的允许之后,再去找大卫阁下商讨,我认为可以这样,您赐予我们工作,无论是修船还是当水手,我们用工作自赎,待获得自由之后,再去找大卫阁下,同样为他工作,获得前往欧洲的船票。”

    “很公平的想法,可是这需要至少三年,甚至五年。”李明勋插嘴说道。

    皮龙无奈的低下头,说:“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办法。”忽然他抬起头,看到李明勋脸上有着玩味的微笑,他问道:“阁下,您是不是有更好的办法?”

    李明勋点点头,对身边的护卫喊了几句,不多时,加利德走了过来,李明勋让这二人坐下,展开一张海图,说道:“这里是菲律宾,西班牙人的地盘,你们是曾经是海盗或者航海家,我可以签发给你们私掠许可证,并且支持你们船只和火炮,你们在这片海域内可以抢劫西班牙人的船只,前往这两个港口:香港和布袋港售卖,这是我的港口,这个提议如何?”

    皮龙立刻来了兴致,李明勋说:“这位是加利德,菲律宾一个小国的王子,一个出色的战士,他对菲律宾海非常熟悉,对菲律宾都督区的西班牙人很熟悉,你们完全可以合作。”

    “这没有问题,但是我更期待您支援的船、火炮和分成。”皮龙说道。

    李明勋想了想,指了指海岸边停泊的两艘船说:“那艘大型通报船是我在萨马岛一带俘获的战利船菲比号,上面有八门四磅炮和六门回旋炮,那艘爪哇船状况也不错,我可以为它安装几门回旋炮,当然,火绳枪、水手刀以及打劫需要的一切都可以支持你们,一共作价一万两千两白银吧,在你们偿还清之前,我们的收益分配是五五分成,如果你们偿还完毕,便按照欧洲人给的比例,交给我百分之十,如何?”

    “感谢您的慷慨!”皮龙激动的站了起来。

    李明勋摆摆手,说道:“目前我的社团与荷兰人处于合作状态,与葡萄牙人也没有开战,所以你的劫掠范围只能在东印度群岛范围,不得进入明国沿海,而且你只能劫持西班牙人和附庸,不能给我惹麻烦。”

    “这样会极大的影响收益率。”皮龙提醒道。

    李明勋摇摇头:“不会,西班牙人在菲律宾有几十万附庸,你抓来他们可以做奴隶卖给我,仅此一项就足够你赚大钱了,另外,皮龙船长,你觉得我的战舰如何?”

    “很好,您的重炮舰强大威猛,纵帆船优雅迅捷,都是好船,难道您也会支援给我们它们吗?”皮龙有些异想天开的说道。

    李明勋摆摆手:“当然不是,但是我可以答应你,如果你不破坏我的规矩,未来我可以向你放开社团舰船的购买权,通报船、护卫舰甚至巡航舰也不无可能,皮龙,也许有一天,你可以率领一支属于自己的舰队返回加勒比海,去寻找西班牙人报仇。”

    皮龙想了想,拉过加利德,二人用西班牙语交流起来,很快,二人达成一致,加利德说道:“阁下,我们缺人,皮龙和我的人加起来只有七十五个,当然,这操控一艘纵帆船和一艘喇叭唬船够了,但是海盗船需要更多的人。”

    “你想怎么办?”李明勋问道。

    加利德说:“我想从您的俘虏中招募一批,当然也是付钱的。”

    李明勋想了想:“可以,我给你五十个人的权限,但是有一点,工匠不在这个范围内。至于你需要的其他补给,无论是武器还是粮食亦或者你们好久没有喝到的朗姆酒,请自便,这里有的是,这段时日你们先磨合一下,十二天之后,我们一起返航。”

    当天下午,李明勋便把休整完毕的菲比号大型通报船、一艘爪哇船以及五十个愿意加入海盗团伙的西班牙俘虏移交给了皮龙和加利德,皮龙成为了船长,而座舰也改名为玛丽玫瑰号,同时皮龙也担任这支海盗舰队的指挥官,加利德作为副指挥官担当爪哇船的船长,那艘船改名为复仇加利德号。

    在移交的过程中,大卫也代表英国东印度公司加入进来,向这支海盗舰队发放了私掠许可证,海盗们便多了一个万丹作为销赃地,当然,大卫完全支持李明勋对海盗舰队的收益分配。

    “泰勒,我的挚友,到了今天我终于明天我们的东方朋友为什么能在短短几年时间建立起这么大的势力了。”看着海盗舰队驶往外海,大卫忽然感慨的说道。

    “为什么?”泰勒问道。

    大卫说道:“他拥有一种天赋,明明是占你便宜,却让你对他歌功颂德。比如这艘玛丽玫瑰号,原本八门四磅炮里有两门价值非凡的铜炮,但是我们的朋友却换成了大帆船上的六磅铸铁炮,而不仅赚了一小笔,还让海盗感谢他加强了自己的火力。”

    泰勒不置可否的摇摇头,他感觉可没有这么简单。

    事实上证明,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加勒比海盗更为专业的海盗了,这群家伙非常敬业,仅仅进行的简单的磨合,就立刻出战,进攻协助西班牙伐木,并且提供预警信息的查莫罗土著部落,只用了七天,就覆灭了一个部落,为社团抓了四百多男女海盗回来,而海盗们确实擅长在简陋的环境里修补舰船,在他们的协助下,潘学忠的工作进行的很顺利。

    五月二十七日,舰队正式返航。

    因为返航的道路顺风顺水,舰队仅仅只用了六天就抵达了萨马岛附近,因为艾斯特号的逃离,李明勋一直担心会受到敌人的拦截,所以距离菲律宾还有两天航程就摆开了战斗队形,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主力舰队如今用有四艘重炮舰一艘大帆船,还有十几艘其他军舰配合,除非遇到菲律宾都督区的主力舰队,李明勋完全有把握冲破拦阻。

    预料中的拦阻并未出现,但是萨马岛上的西班牙要塞已经戒严,李明勋没有贸然靠近,而是找到那个无人岛屿,把岛上的女人捕捉上船,作为对此次出战中表现良好士兵、水手的奖励,获得女人的士兵非常兴奋,其他人自然也有奖励,按照社团的规矩,舰队所捕捉敌舰,包括军舰本身在内的所有斩获中的五分之一作为舰上官兵的奖励,而此次出战,除了分给大卫的十二万两,刨去修船、补给的费用,总计获得价值一百三十五万的收益,这意味着全舰队官兵可以分得二十七万两白银。

    在萨马岛海域,李明勋释放了几个重伤的西班牙俘虏,让其把两封信捎给了菲律宾总督科奎拉,一封是宣战书,另一封是谈判书。

    宣战书中,李明勋历数了西班牙人在吕宋岛对华人的剥削和屠杀,以腾龙商社的名义代表全体华人对西班牙宣战,而谈判书中李明勋提及了对西班牙俘虏的处置,要求科奎拉携带重金把俘虏赎回去。

    此次出战俘虏了共计八百六十名西班牙人,而李明勋将他们定价超过三十万两白银,而在末尾,李明勋毫不隐晦的告诉科奎拉,社团主力重炮舰就是曾经的圣胡安号,而两年前俘虏的西班牙人还有不少在战俘营当苦力呢。

    如今的社团也是鸟枪换炮,拥有白鲨号、虎鲨号、鲛鲨号三艘重炮主力舰,还有规模庞大的护卫舰队和通报船队,虽然马尼拉大帆船最终被改造成了重型武装运输船,被更名为蓝鲸号,但是很快英国东印度公司就会送来大批的十八磅加农炮,等蓝鲸号武装起来,又是一艘重炮舰,而冒险号作为东印度公司在东方的旗舰,未来也会常驻布袋港,在对付西班牙人的问题上,社团和荷兰人、英国人已经找到了共同利益。

    拥有五艘主力舰的社团虽然在绝对实力上仍然不是西班牙人的对手,但是西班牙人最大的敌人是抢夺香料群岛的荷兰人,还时刻面临着棉兰老岛上的苏禄人的陆地进攻和海盗侵袭,基本不可能抽调一支主力舰队北上进攻,更何况,李明勋又为西班牙人培养了两个不错的对手。

    离开危险的菲律宾沿海之后,两艘通报船离开编队,全速航行,将主力舰队获胜的消息传递回大本营和香港,所以当李明勋返回布袋港的时候,得到的是数万人的夹道欢迎。

    登岸之后,李明勋骑着一匹安达卢西亚马走在街道中央,身后则是两列护卫队,倒持缴获的西班牙国旗、将旗、家族旗帜,唯一高高竖起的只有社团的黑底金龙大旗,两旁的人,无论是军人、公民还是奴隶,都高声欢呼着,李明勋享受着人们的欢呼声,将队伍停在了港口的中央广场上。

    庆祝的最**就发生在中央广场,当着所有人的面,李明勋对四十二名西班牙军官和士兵实行了绞刑,在返回的路上,就已经审讯查明,这些人都参与了发生在马尼拉的大屠杀事件。

    “今天的绞刑只是一个开始,未来我会用事实告诉天下,凡是侵犯社团,侵犯华夏,结局只有死亡,虽远必诛!”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