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一零九 赚大了
    艾斯特号作为一艘巡航舰,拥有远远超过冒险号的速度和敏捷,两次转向只用了二十分钟就与冒险号拉开了距离,双方的绝对距离虽然只有不到八百米,但是艾斯特号处于冒险号的右前方,冒险号除非向左机动,否则火炮根本没有射界,大卫是个经验丰富的军官,他没有选择转向获得一次炮击机会,因为那会拉开和敌舰的距离,而是维持与艾斯特号的平行,全速追击,在大卫看来,既然已经有护卫舰夹击了,早早晚晚自己会追上的。

    食猿雕号已经升起了全部的船帆,快速追击着,很快就到达了艾斯特号的侧舷之后,插入艾斯特号与冒险号的中间,准备横切艾斯特号的船尾,通过击中船舵的方式来消磨艾斯特号,毕竟护卫舰根本不能和巡航舰对射。

    但是艾斯特号也很灵敏,几次食猿雕号的机动都没有达到效果,反而差点被艾斯特号的船尾炮击中,大卫观察着自己的对手,心中暗暗称赞那位西班牙舰长把巡航舰的机动能力发挥到了极致,正看着,大卫忽然看到支援而来的夜枭号快速进入艾斯特号的右舷阵位,大卫忍不住大喊道:“快点右转,快点右转!”

    但是夜枭号根本听不到大卫的大吼,一直躲避食猿雕号炮火的艾斯特号忽然右转向夜枭号贴近,夜枭号躲闪不及,双方靠近到不足百米的位置,早已准备许久的西班牙人打出了一轮齐射,硝烟遮住了大卫的视野。

    在硝烟之中,艾斯特号又是一轮齐射,继而声音消失了,待硝烟散尽,大卫看到夜枭号的左舷已经破烂不堪,前桅杆断裂,主帆被打成了碎布条,艾斯特号已经扬长而去。

    “快给食猿雕号下令,让它停止追击,这艘巡航舰有一个经验丰富的舰长,在他手里,艾斯特号就是纵帆船杀手!”大卫抓住社团的联络官的脖颈,大声吼道。

    联络官也看出来了,夜枭号的遭遇足以证明,没有四艘以上的纵帆船,难以留住这艘巡航舰,而在重炮舰追不上,纵帆船打不过的情况下,只有任由其离开。

    食猿雕号停止了追击,无力的向艾斯特号射了两轮炮弹,就去救援夜枭号了,赶到的时候,夜枭号已经发生了严重的侧倾,食猿雕号和冒险号都是放下小艇,但是冒险号没有去救援,而是向右转向,落下主帆,确定了圣伊德方索号的位置之后,机动到了圣伊德方索号的右舷,与虎鲨号一起夹击。

    圣伊德方索号此时状况依旧不错,除了伤亡了部分水手,被打烂了些帆索,没有其他问题,但圣伊德方索号很快就陷入了围攻之中,虎鲨号、冒险号正在夹击,攻占了大帆船的白头鹰号和信天翁号也赶了过来,当圣伊德方索号看到白鲨号和大帆船一道驶来的时候,船上升起了白旗。

    “我们要求体面的投降,我们的舰长希望有一个简易的受降仪式,这对双方都有益。”圣伊德方索号上的代表大声喊道。

    西蒙斯已经来到了白鲨号上,他站在李明勋的身边说道:“看来咸肉又在耍花招,他在诱使您上船,然后点燃火药库,然后喊一声圣地亚哥,您和您的旗舰都会灰飞烟灭。”

    李明勋笑问:“西班牙的船长就这么不顾一切吗?”

    西蒙斯笑了:“咸肉之中很多疯子,事实上我们葡萄牙人之中也有许多疯子,阁下,并不是所有的天主教徒都像我一样可爱,相对唱诗班的诵唱,我更喜欢金币的碰撞声,而许多西班牙人只喜欢圣地亚哥!”

    “好吧,可爱的西蒙斯,你来处置吧,但有一点,我要这艘船,事实上我已经为她取好了名字,鲛鲨号!”赢的一场大胜的李明勋心情大好,随口说道。

    西蒙斯咧嘴一笑,说道:“阁下,很快您就可以登上鲛鲨号了。”

    西蒙斯跑到船舷,高声说道:“传令下去,所有军舰打开炮门,装填弹药!”

    超过六十门火炮指向了圣伊德方索号,西蒙斯用锥形扩音器喊道:“圣伊德方索号,我们的指挥官阁下要求你无条件投降,现在给你五分钟时间考虑,五分之后,放下小艇,你和你的军官过来投降”

    西蒙斯的声音忽然大了许多:“圣伊德方索号上的水手们,士兵们,看看你们周围的军官和舰长,他们可能在做困兽犹斗,意图自爆,如果你们不想被炸死的话,好好劝说一下他们,如果语言不管用的话,刀剑也是可以的。”

    五分钟的时间很快过去,当沙漏的沙子快要落尽的时候,圣伊德方索号上传来了一声枪响,不多时,一个军官举着白旗走到了甲板上,喊道:“我是圣伊德方索号的航海长,现在向尊贵的阁下投降。”

    “舰长呢?”

    “被我杀了,他想要点燃火药库!”

    “大副呢?”

    “死于炮战!”

    西蒙斯点点头,说道:“好吧,你和军官、陆战队扔掉武器,分两批过来,不要耍花招。”

    在西蒙斯的坚持下,所有军官和陆战队员上船投降,而圣伊德方索号打开炮门,前去纳降的乌穆带人冲进了火药库,控制了这个关键部门,才真正夺取了圣伊德方索号。

    “现在我们做什么?”西蒙斯问道。

    李明勋哈哈大笑起来“还能做什么,胜利者应该清点收获,享受美酒,庆祝这一次伟大的胜利啊!”

    “社团万岁,大掌柜万岁!”官兵们的齐声欢呼响彻云霄,李明勋看着无数呼喊自己的名字,在这一刻,他感觉拥有了全世界。

    等到主力舰队赶到罗塔岛的大帆船锚泊地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而三艘通报船已经控制了局面,一艘武装商船和一艘喇叭唬船被击沉,只是西班牙人并未投降,夜晚,李明勋没有进攻,除了让全舰队齐射展示了一下火力之外,就是送了几个俘虏上岸,除了艾斯特号,每艘船和关岛守军都有一个代表前往,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象征投降的白旗已经在罗塔岛上升起。

    第二天一早,李明勋登上了罗塔岛,在海岸边搭起了一顶搭帐篷,舰长和军官聚拢在一起,烤鹿脯、羊肉牡蛎,更多鲜鱼炖菜和生鱼片端了上来,胜利之后的喜悦弥漫在这段海滩之上,人们大口吃喝,相互吹嘘,帐篷里的温度在升高,纵情高歌的男人又跳起了舞蹈,各式的乐器在海岸上响起,欢宴一直持续到了中午。

    下午时候,李明勋从醉醺醺中醒来,喝了一点蜂蜜水之后清醒了一些,他看到了大卫,见他有些迟疑,李明勋说道:“是的,大卫,我的朋友,因为你的指挥失误,我们丢失了一条护卫舰和二十二名兄弟的性命,但这不影响我们胜利的辉煌,大卫,你知道夜枭号的遭遇让我有什么启发吗?”

    “什么?”大卫问道。

    “我们社团也需要巡航舰,很多很多的巡航舰!”李明勋大声叫着,显然还有些醉意。

    “对,巡航舰,我们也需要!”一个附和声传来,正是潘学忠,他跑了过来,任何造船的话题他都想参与,这个家伙恨不得把李明勋的口袋掏空,把自己见过的、听说过的、设想过的军舰都造一遍。

    李明勋看了潘学忠一眼,问:“学忠,我们的战利品你统计出来了吗?”

    潘学忠递给李明勋一本册子,李明勋直接翻到最后一页,看了一个数字,对大卫说道:“恭喜你大卫,这一趟你赚了十二万两!”

    大卫一时愣住,大叫了几声,又安静下来:“十二万两白银,我很高兴,但是阁下,你赚了一百多万,我很痛苦!”

    李明勋哈哈大笑起来,潘学忠清点了收获,此次共俘获了五艘战利船,其中两艘马尼拉大帆船最值钱,这两艘大帆船上除了额定的三十万比索的银币,还有价值六十万比索的货物,其中除了乐器、酒水、十二匹纯种的安达卢西亚马之外,就是美洲出产的金属锭,铜和铅占据主要,这两样既是重要战争资源也可以当成货币,要知道在东南亚,铜币的购买力很高,而许多苏丹国还流行铅币,除了这些,还有大量的智利硝石,其余的东西都是烟草、毛毯、毛纺织品一类,估计是想装满货舱。

    而更多的宝箱里则是锁着金银币,还有许多银锭,它们属于新西班牙总督区的长官权贵,各种天主教会还有一些大商人,当然现在属于社团了。

    这些货币和商品,粗略估计价值一百二十万两,而除此之外,最有价值的就是俘虏的五艘船了。

    “好吧,玩笑到此为止,学忠,告诉我舰队和战利船的情况,我更想知道我们何时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李明勋说道。

    关岛海域已经成了是非之地,李明勋不知道西班牙人有没有第二支救援舰队,但是他知道,马里亚纳群岛上可是有十数万的查莫罗土著的,一旦发生冲突,就是个大麻烦,离开的越快越好。

    舰队的状况很不错,除了损失夜枭号双桅纵帆护卫舰,包括旗舰在内都是轻伤,冒险号和虎鲨号稍重一些,但也只是损失了些帆索,水线以上多了几个大洞,修补一下也就是了。

    但是战利船的状况很不好,先后遭遇了风暴和战斗,损伤很重,唯一没有受损的战利船是一艘喇叭唬船,这是一种爪哇地区常用的船,载货量很大,一般用来运送木材、粮食,李明勋在香港见过两艘,用着浓郁的印度船和阿拉伯帆船的杂糅风格,没有武装,而其余四艘船状况中,已经改名鲛鲨号的战舰状况不错,而两艘马尼拉大帆船和一艘亚哈特船则有些糟糕。

    “亚哈特船的主桅杆被削掉一截,船身有四个大洞,其中一个在水线位置,需要搁浅修补,圣帕德罗号没有参战,但是风暴让它丢掉了两个桅杆,如今仅剩下主桅杆和前桅杆,如果急着走的话,可以安装临时桅杆用以转向,只是速度和操作性就很不好了,左舷水线以下有一个大洞,我查看过了龙骨和肋材没问题,但是需要时间修补。”潘学忠小心的说道,最后他说:“最后一艘伊博利托号,状况很差,我建议,放弃这艘船!”

    伊博利托号与白鲨号和两艘护卫舰交战,战斗进行的很快,但是占领之后,水手们堵住了漏洞,面对快速的进水,只能直接冲海滩搁浅了,李明勋原本以为它与圣帕德罗号一样也可以加入社团舰队的,却不曾想潘学忠认定这艘船没有救援价值了。

    “全怪那些二十四磅寇菲林,实在是威力太大了。”潘学忠无奈的说道。

    李明勋更是无奈,在这个时代,二十四磅寇菲林长炮就是战列舰的终极火力配置,凭借其强大的威力和高昂的价格,简直可以视为镇国神器,至少大卫所在的英国东印度公司没有为社团搞到过一门。

    白鲨号只对伊博利托号发动了三轮齐射,每次也只有四门二十四磅寇菲林参战,就是它们发射的十二发炮弹造成了无法修补的损失,伊博利托号的七根肋材被打断,其中有三根是连着的,一发炮弹甚至穿过了肋材击中了龙骨,被击中的地方出现了明显的裂纹和渗水,而船体内的支撑柱也出现了许多损伤,龙骨受损,就没有修复的价值了。

    “其实这也不是坏事,如果伊博利托号放弃的话,可以拆卸其船材修补其他战舰,不是吗?”大卫劝慰道。

    李明勋耸耸肩:“是我太追求完美了,学忠,你是社团船厂大匠,此次维修任务就交给你了,拜托了。”

    潘学忠笑了笑:“嘿嘿,大掌柜的不用这般,其实我们这次还赚了一大笔,您不知道,科奎拉为了把这两艘船拖回来,给救援舰队配备了大量工匠,还有四个经验丰富的工程师,这是难以用白银估计的财富,大掌柜,把他们交给我吧,有了他们,咱们造船厂的实力会更进一步。”

    李明勋微微点头,对着走过的乌穆说道:“你从护卫队里挑选十个好手给学忠,听学忠的命令。”

    “大掌柜的,我明白了,软硬兼施嘛。”潘学忠说道。

    乌穆应过之后,说道:“主人,俘虏之中有些原本是西班牙人的奴隶,我审讯了他们,有几十个身份有些特殊,我想请示一下您如何处置。”

    “身份特殊,什么身份?”李明勋问道。

    乌穆说道:“我听通事说,这些人来自各个国家,有英格兰人、荷兰人、法兰西人、德国人还有一些美洲土著,他们自称是加勒比海盗,还说自己来自什么海盗协会。”

    (德国此时还不是国家,但是有德国这个概念,类似于德意志民族)

    “加勒比海盗,熟人啊。”李明勋笑道。

    一旁大卫却是吃惊,他知道李明勋见识广博,但是没曾想连加勒比海盗都认识,于是问:“阁下,您认识他们?”

    李明勋忽然拔出佩刀,摆了几个姿势,说道:“我只认识其中一个叫做杰克斯派洛的,可惜,他不会出现在这群海盗里。”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