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一零八 被土豆击败的战舰
    随着社团主力舰队形成战列线,双方战列线逐渐靠近,从三里逐渐接近到一里半,进入各舰侧舷主炮的效力射程之内,炮声不断,但是战列线很快发生了变化,相互交战的敌我舰队位置也开始发生变化。

    冒险号位于主力舰队的导航位置,原本就被限制不能做大范围的机动,否则会引起战列线的混乱,它的敌人虽然也是如此,但是巡航舰轻便的船体更加敏捷,大卫本想贴近冒险号,发挥出单舷二十六门火炮的全部威力,但是艾斯特号在拉斐尔的指挥下通过变幻航线,与冒险号保持距离,这种情况下,双方的上层甲板火炮威力大为降低,冒险号只有右舷十三门十八磅加农炮可以打出效力射击,而艾斯特号则是左舷的十门十八磅炮,冒险号仍然占据优势,但是优势已经很小了。

    虎鲨号与圣伊德方索号的战斗则完全是标准的战列线对阵模式,单调而枯燥,双方都是二十四磅炮和十八磅炮的西班牙式重炮盖伦的火力配置,在效力射程内都可以击穿对方,可谓是半斤八两,战斗也是如此,双方保持一千米左右的距离,稳定航行进行炮击,谁也奈何不了谁。

    究其原因,虎鲨号的舰况不好,而开战之前的会议上,李明勋就传达了作战原则,不许主力舰冒险,而圣伊德方索号的舰长则执行拉斐尔的拖延战术,也不愿意过度靠近,这个时候考量的就是两艘战舰舰长的耐心和炮手的实力了。

    而真正决定胜负的是马尼拉大帆船伊博利托号与白鲨号、白头鹰号和信天翁号的之间的战斗,李明勋占据绝对的火力和兵力优势,又处于战列线的末尾,机动完全不会影响前面两艘战舰的航线,所以一开始就全帆战斗,冲了上去,刺刀见红,李明勋给炮手的下达的命令是,一定要等炮口顶在伊博利托号的肚皮上,闻到西班牙人的口臭之后再开火。

    而白头鹰号和信天翁号护卫舰则自行脱离了战列线,自己组成了一支小编队,利用纵帆船在风向运用上的便利和马尼拉大帆船转向上的蠢笨,不断的顺风换舷,在伊博利托号的舰尾横切,两艘护卫舰上的左右两舷的六磅铜炮接连开火,攻击伊博利托号那高大的船艉楼。

    在风帆战舰的时代,战舰防御最薄弱的就是船尾,那里的火力薄弱、甚至没有,因此才要形成战列线相互掩护,而更关键的是,每一枚从船尾打进船体的炮弹都会在甲板横穿而过,把一整排的水手和士兵打死。

    好在伊博利托号没有火炮甲板,六磅炮的炮弹也不足以贯穿船艉楼伤害到上甲板的人员,但是伊博利托号的船舵却完全暴露在两艘护卫舰的炮口之下,很快就失去了作用。

    白鲨号在李明勋的亲自操控下快速从伊博利托号的左舷侧后靠近,双方的距离从一千米缩短到了五十米,这个时候,就连火绳枪都能攻击的到,李明勋已经清楚的看到站在船艉楼的西班牙舰长穿着的华丽制服和稳重的假发,只是这个时候,他已经惊慌失措。

    砰砰砰!

    伊博利托号上的八磅炮和六磅炮接连开火,射速很快,白鲨号上不断出现蹦蹦跳跳的实心炮弹,大量的水手伤亡,当靠近到二百米的时候,又是大量的霰弹射来,李明勋的脖子被崩起的木屑刺中,剧痛传来,但是他没有松开船舵。

    白鲨号快速靠近着,在船舵和支索帆、三角帆的控制下,白鲨号忽然打平,与伊博利托号平行航行,开火的命令终于传达!

    轰轰轰!

    两层火炮甲板上早已安耐不住的炮手迅速开火,一瞬间,二十二枚炮弹射向敌舰,要知道,这个时候风从东南方向吹来,占据上风位的白鲨号炮口瞄准的是伊博利托号的水线位置,而伊博利托号因为处于下风位,风从一侧吹来,杠杆作用下,船体向北侧倾,原本水下位置此时露了出来,而左舷迎敌的炮位则需要调整俯仰角,才能迎敌,在船体高出白鲨号近一米的情况下,这一点极大降低了伊博利托号炮手的效率。

    五十米的距离,两舰齐平,根本不可能射失,一轮齐射,伊博利托号的左舷出现了大大小小十几个大洞,有些就在水线之上,这意味着,当伊博利托号换舷航行的时候,这些大洞就会进水。

    白鲨号的炮手没有进行瞄准,而是尽最快的速度装填,装填完成之后就是开火,短短三分钟,进行了三轮射击,对面的伊博利托号上已经安静了下来。

    李明勋从乌穆手中接过一把刀,观察着对面的伊博利托号,身边到处都是陆战队员和水手,每个人都知道接舷跳帮的时刻来临了,当硝烟散尽,伊博利托号的甲板上已经看不到人了,只有少数的伤员在哀嚎。

    “他妈的,西班牙人果然跟跟老子玩这套!”李明勋骂道。

    在十七世纪,如果论及舰队实力,西班牙人绝对是世界一流,但是这世界一流的战力过半都是体现在西班牙人的接舷跳帮战术上,高喊着‘圣地亚哥’的西班牙步兵在美洲和欧洲夺取了一艘又一艘的战舰,而在面对敌人跳帮作战的时候,勇敢的西班牙人会变的很狡诈。

    西蒙斯曾经说过,如果炮战劣势,敌人跳帮,西班牙人会先躲进船艏楼、船艉楼和下层甲板,待敌人上船才会从各个角落钻出来,形成兵力优势,把敌人杀死在自己的甲板上,然后反击夺取敌舰,上甲板失守,他们会在火炮甲板上重新复制这一战术,所以跳帮西班牙战舰,即便胜利了,也会死伤许多。

    而现在伊博利托号上空无一人,显然敌人准备反击接舷战了。

    “乌穆,把火绳枪手集中起来,上船艉楼,乞列迷弓箭手,上桅盘和吊索,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开火,不许跳帮,潘学忠,把我交给你的箱子拉过来。舵手,靠过去,靠过去!”

    潘学忠和几个少年候补军官拖着四五个箱子跑到了李明勋的身边,打开之后发现里面是一大群的杂物,摔碎的圣经石(用来清洗甲板的,无关信仰),厨房里发芽的土豆、薯类,还有拳头大小的煤炭。

    李明勋命令道:“火绳枪手准备,回旋炮准备。”

    火绳枪手已经在船艉楼的右舷列阵三排,回旋炮的旁边也摆满了弹药,李明勋对潘学忠点点头,一群人拿起箱子的土豆等东西,往伊博利托号的甲板上扔,土豆和圣经石落在伊博利托的甲板上,发出砰砰的声音,像极了跳到甲板上的落地声。

    果然,在一阵圣地亚哥的齐呼之后,无数的西班牙士兵和水手从船艏楼、船艉楼和下层货舱冲了出来,乌穆大声命令:“开火!”

    火绳枪手对准伊博利托号的甲板接连开火,回旋炮也是一阵横扫,李明勋拔出长刀,点燃一枚手榴弹扔了过去,大声喊道:“冲过去,杀敌一人赏银十两!杀啊.......。”

    说着,李明勋抓起一旁的绳索,就要荡过去,却被身后的潘学忠死死的抓住。

    “乌穆,你他妈看什么的,真让大掌柜亲自上啊!”潘学忠骂咧咧的喊叫着。

    乌穆跑下船艉楼,看到李明勋正在挣扎,大骂一声:“全都跟老子上啊!”

    数以百计的水手和陆战队冲上了伊博利托号的甲板,用短矛和水手刀收割着生命,李明勋踹了乌穆的屁股一脚,指了指被二十四磅寇菲林长炮轰开的大洞,说道:“从这里冲进去,先控制火药库,这是运宝船,若是自沉了,咱们就白打了!”

    乌穆大声应了一声,往洞口扔了几个手榴弹,带着护卫队冲杀了进去,而在伊博利托的右舷和船艉楼,两艘护卫舰上的水手和士兵也在攀爬舷墙。

    伊博利托号反击在李明勋的计策下伤亡惨重,此后方寸大乱,甚至有些炮门都没有关闭,无数的士兵冲杀了进去,擒杀西班牙人,伊博利托号发生接舷战,彻底脱离了战列线,从拉斐尔的视野之中消失。

    拉斐尔心凉了半截,站在船艉楼的他一时陷入了沉默之中,周边的军官无人敢于打搅他,他们知道,自己的指挥官在做艰难的抉择。

    在拉斐尔看来,伊博利托号已经完了,如果他站在敌方指挥官的位置上,在控制住伊博利托号后,肯定会安排一艘护卫舰押送,重炮舰则右转,进入圣伊德方索号的右舷航线,与另外一艘夹击圣伊德方索号,而另外一艘护卫舰则利用速度优势,夹击自己的艾斯特号,通过航线压迫,迫使自己和对垒的冒险号重炮舰进行近距离火力决战。

    如果是那样的话,一切就都完了,整个舰队都会葬送。

    而应对方式很简单,首先放弃伊博利托号,然后战列线提速,加快向东航行,尽可能延缓敌舰追上的速度,把海战拖到黑夜,再趁机逃离,然后返回锚泊地,把部分陆战队放到沙滩上,与圣帕德罗号的水手、维修工匠一起,修筑炮垒,把大帆船上的部分火炮放在岸边坚守,与艾斯特号、圣伊德方索号配合,拖延六月中旬,马尼拉就会派遣舰队赶来,那个时候再做主张。

    但是自己有机会把战斗拖延到夜幕降临吧,要知道现在距离天黑还有四个小时。

    伊博利托号败的实在是太快了,快的让拉斐尔都没有其他选择。

    正当拉斐尔犹豫的时候,主桅桅盘上的瞭望手发出了尖锐的哨音,在隆隆的炮声之中进行了简单沟通后,一个军官跑到了拉斐尔旁边,报告了一个让他绝望的消息:左舷七海里,一艘不明身份护卫舰,目视确认。

    这艘护卫舰正是接应陆战队的食猿雕号,在完成任务之后,食猿雕号绕过关岛准备切入战列线,支援作战。

    “右舷侧后,发现交战!”

    桅盘上的瞭望手再次大喊大叫起来,杂乱的炮声之中,拉斐尔根本听不到他喊什么,但是见瞭望手焦急的指着艾斯特的右舷侧后,他拿起望远镜看了一眼,在看清楚状况的时候,差点直接晕了过去。

    右后方出现了一支舰队,一共三艘船,跑在最前面的是一艘亚哈特船,那是马尼拉派来的武装商船之一,是前几年在香料群岛俘获的荷兰籍的战利船,因为时间紧迫,临时派遣了来,而追在亚哈特船后面的则是一艘双桅纵帆护卫舰和一艘单桅纵帆通报船。

    拉斐尔立刻意识到,敌人的舰队不光眼前这支主力舰队,还有一支舰队已经扑向了锚泊地,留在那里的大帆船和救援船队肯定是完了,这艘亚哈特作为外围警戒船有机会逃跑,但是从目前的状况来说,它也是在劫难逃。

    一切来的太突然了,突然到拉斐尔难以接受,一开始他发动突袭仅仅是为了拖延时间,面对三艘重炮舰他选择了保存实力,但是看到敌人那拙劣的转向和战列线的时候,他也曾今有过抓住机会的想法,但是这一切都烟消云散了,这股敌人的实力远远超过自己,从自己一开始选择保护马尼拉大帆船,自己就是输了。

    “阁下,为了国王,为了上帝,决战吧!”大副站在了拉斐尔的身边,敬礼之后,高声说道。

    周围的军官纷纷神情肃然,显然他们做好了拼命的准备,但是拉斐尔却不想把生命葬送在这里,他微微摇头:“诸位,看看我们的敌人吧,不是荷兰人,而是一个新的竞争对手,毫无疑问他们是王国的敌人,在菲律宾都督区已经备受荷兰人压制的情况下,一个重磅对手的加入让局势更加岌岌可危,任何一艘主力战舰的保存都能改变地区的局势,艾斯特号在美洲,在本土不算什么,但是在东印度群岛,它是改变力量平衡的砝码!”

    “传令下去,解散战列线,各自撤离!”拉斐尔下达了自己的命令。

    一众军官神色颓然,他们知道,圣伊德方索号肯定是跑不掉了。

    在命令下达之后,艾斯特号升起了全部的船帆,进行了更大范围的机动,彻底避开了冒险号的火力范围,而北方的夜枭号,南面的食猿雕号一起夹击而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