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一零七 转向,战列线决战
    “快,登船,我们失去了突袭的机会,绝对不能被突袭,保持阵型,通知分遣舰队,停止侦查任务,迅速归航!”

    李明勋通过绳网梯爬上舷墙,对着旗舰上的参谋军官大声喊道,关岛周围一片混乱,岛上的陆战队正在归建,他们押送俘虏和奴隶上船,而突如其来的混乱诱使西班牙俘虏逃窜,被陆战队当场处决,来往于战舰和岸边的小艇在快速滑动。

    万幸的是,舰队登陆未曾解除战备状态,虎鲨号和冒险号两艘重炮舰一直在关岛东北深水区执行警戒任务,但是敌人也是在那个方向赶来,而旗舰还未离开海岸,原先的战列线编组顺序被打破,为了快速形成战列线对敌,旗舰的迅速坠后,冒险号成为了首舰,虎鲨号居中。

    李明勋已经等不及全部陆战队集合,他把食猿雕号留下,接应在关岛上侦查、警戒的陆战队,他上了白鲨号后,仰起头对主桅桅盘上的瞭望水手喊道:“敌舰从何而来,战力如何?”

    主桅桅盘是全舰视野最好的地方,上面的瞭望手正用绳索把自己绑在桅杆上,大声汇报:“敌舰三艘,都是三桅大盖伦,从东北方向而来!”

    李明勋冲进指挥室,观察海图,关岛是属于马里亚纳群岛的的一部分,这群岛大体从东北洒落西南,横贯了近十个纬度,因为关岛位于大帆船航行的十二到十四纬度之间,所以成为了西班牙人的据点,而关岛东北方向有一座罗塔岛,距离约两百里,按照加利德的提供的情报,大帆船应该就搁浅在这个岛屿上,但是没想到的是,自己尚没有侦查到对方的具体位置,自己倒是率先暴露了。

    “怎么只有三艘主力舰,应该有四艘才是!”李明勋一拳砸在海图桌子上,有些焦急的说道。

    潘学忠走了过来,道:“大掌柜,依着我看,那艘肯定是大帆船,没有修好,想要把那么重的船从搁浅的沙滩上挪下来可是需要很长时间的,如果那艘船在我们抵达的时候正在搁浅修理,那么即便我们抵达的同时就得到消息,仅仅过了三个时辰,也不可能完全修好。”

    “潘大匠说的很有可能,那艘大帆船如果还躺在沙滩上,那么西班牙人肯定派遣军舰留守,想来两艘武装商船和两艘货船也在,所以,我们应该让通报船舰队从东面绕过去,袭击他们的锚泊地。”一个参谋说道。

    “你说的没错,大帆船在维修,想来货物也都应该在岸边,只要占领锚泊地,我们就赢了一半,只要主力舰队不输,我们就能大赚一笔。传令吧,让通报舰队不要向主力舰队集结了,绕行一段,前往罗塔岛。”李明勋可不是优柔寡断的人,无论情况是不是像自己猜测的那样,这个时候都必须下定决心。

    李明勋的视线从百叶窗上离开,对身边的航海长说道:“航海长,记录今天的航海日志,崇祯十六年五月十九日,未时一刻,东经一百四十五度零一分,北纬十三度五十九分,主力舰队与西班牙舰队目视确认,敌舰距离我舰约八海里,位于北偏东三个罗泾点。海面风力十七节,风向东南,天气晴朗,能见度良好,进入交战状态,胜利在望!”

    社团的航海长在厚重的航海日志上奋笔疾书的时候,西班牙舰队的旗舰艾斯特号上,舰队指挥官兼旗舰舰长拉斐尔正站在船艏楼甲板,用望远镜观察着自己的对手,他的表情极为凝重。

    拉斐尔是一位西班牙的世袭贵族,十三岁就登上战舰成为了一个军官候补生,十五年的航海生涯在美洲渡过,在这十五年了,他参与了不下百次的军事行动,驱逐、抓捕海盗,对荷兰西印度公司、英国、法国等进行破交作战,护航归国运宝船,高贵的出身和完美的履历让他成为了新西班牙总督区一支巡航舰队的指挥官,指挥两艘巡航建和三艘纵帆护卫舰。

    在去年,拉斐尔的军旅生涯发生了重大转变,菲律宾都督区的求援信件在去年底抵达,在向新西班牙总督的报告书中,科奎拉介绍了自己对荷兰舰队的优异战绩后,详细描述了菲律宾都督区面临的严峻形势,那就是荷兰舰队已经在几次失败后失去了对与大舰队决战的信心,转而支持苏禄人和海盗骚然,甚至上岸抓捕皈依天主教的菲律宾土著做奴隶,为了反抗这类残暴的海盗行径,保护羔羊不受骚扰,科奎拉请求新西班牙总督区支援一支巡航舰队,执行对付海盗和对香料群岛的荷兰商船进行破交。

    最终,这个任务落在了拉斐尔的身上,因为纵帆船不太适合远航,拉斐尔只等率领两艘巡航舰护航两艘大帆船前往菲律宾,在关岛停留的时候,遭遇了风暴,飓风扯断锚链,让四艘战舰失去了控制能力,好在西班牙人的操船能力优秀,也不在风暴的中心,只损失了一艘巡航舰,但是另外两艘大帆船的情况不容乐观,圣帕德罗号损失了两根桅杆,船锚只剩下一副,撞在礁石上的它左舷出现大洞,如果不是紧急搁浅,怕是要沉没了。

    另一艘伊博利托号的受损倒是不大,但是进水严重,只有拉斐尔的座舰艾斯特号没有受到什么损失。

    大帆船贸易已经八十多年了,按照规矩,因为抛弃圣帕德罗号,把货物和宝箱全部挪到伊博利托号上,与艾斯特号一起返航马尼拉,但是这一次是特殊的,因为去年春天,李明勋把甲米地造船厂的华人工匠全都接走了,西班牙工程师虽然在,但是笨手笨脚的菲律宾土著可造不好这种排水量超过一千五百吨的大帆船,所以在去年六月,两艘大帆船前往美洲的时候,科奎拉就要求必须全部返航(大帆船总是会两艘前往美洲,但是返回马尼拉可能是两艘也可能是一艘),否则明年只能有一艘大帆船前往美洲了。

    拉斐尔无法做主放弃圣帕德罗号,又因为两艘船上有大量的走私货物和金银,所以也无法运走船上的宝箱,只能单独返航去寻求马尼拉的帮助。

    一切都是顺利的,拉斐尔带回了一支救援队,除了断了的桅杆,圣帕德罗号可以修好,但是刚刚补好了伊博利托号上的渗水点,拉斐尔就接到了关岛遇袭的报告。

    实际上,这次预警也仅仅是巧合,修船大量使用木材(不光是船用板材,支撑、协助下水也需要大量木料),拉斐尔派遣士兵雇佣罗塔岛上的查莫罗人砍树协助,但是却在罗塔岛的南端看到了侦查的菲比号,在关岛尚未陷落,拉斐尔就得到了敌袭的消息。

    但是拉斐尔也面临抉择,圣帕德罗号还没有修复,意味着舰队缺少一艘主力舰,而留在圣帕德罗号旁边沙滩的货物也需要保护,最终,拉斐尔选择主动进攻,他很清楚,西班牙在马里亚纳群岛一带公开的据点之后关岛的圆堡,敌人肯定要进攻那里,自己就可以突袭敌人的锚泊地,无论成功失败,都可以把敌舰队引开,而两艘武装商船则负责保护罗塔岛海域,坚持到圣帕德罗号修理完毕。

    但是事情从一开始就超出了拉斐尔的预料,还未曾看到关岛,就遭遇了敌舰队的侦查船,而当看到敌人主力舰队的时候,拉斐尔有些犹豫了,那支舰队拥有三艘重炮舰,而己方能与之火力媲美的之后马尼拉支援来的圣伊德方索号,艾斯特号只有一层火炮甲板,装配有二十门十八磅炮,上层甲板则是十二门八磅炮,这种火炮在有效射程内根本无法击穿重炮舰的防御,至于前后各两门的火炮,在战列线炮战之中几乎无用。

    虽然火力弱一些,拉斐尔认为凭借自己的指挥和巡航舰远超主力舰的敏捷,不怕与重炮舰一战,但是舰队中的伊博利托号就有些力不从心了,这艘马尼拉大帆船论吨位是敌我双方舰队中最重的一艘,但是其臃肿肥硕的船身让操作起来极为不灵便,更重要的是马尼拉大帆船的火力,伊博利托号没有火炮甲板,只在上甲板布置了二十八门八磅炮,船艏楼有四门侧舷炮,船艉楼有六门,都是六磅炮,其余都是船艏火炮和船尾火炮了,这意味着伊博利托号的侧舷火力只有十九门八磅或者六磅炮,如果敌舰拉开距离,完全无法击穿重炮舰的防御,而过于笨重的船身让伊博利托号完全掌握不了航行的主动权。

    对此,拉斐尔只能在编队上想办法,艾斯特号作为旗舰处于领航位置,圣伊德方索号重炮舰在中间,而伊博利托号在最后,可以获得更大的转向空间。

    然而,当舰队相对前进的时候,拉斐尔又发现了另外一个让他绝望的情报,敌舰队不仅拥有三艘重炮舰,还有两艘双桅护卫舰,这两艘护卫舰虽然火力无法威胁到己方舰队的安全,但是如果不断进行骚扰,也会对舰队产生掣肘,拉斐尔更担心的是这两艘护卫舰在舰队决战的时候,前往罗塔岛的锚泊地骚扰。

    当然拉斐尔并不知道,社团舰队拥有十四艘军舰(包括俘获的菲比号),只是因为遇到突袭,舰队分为了四部分,白头鹰号和信天翁号护卫舰参与主力舰队决战,夜枭号护卫舰率领四艘通报船绕行突袭锚泊地,两艘通报船向外侦查尚未回归,而食猿雕号还在关岛撤离陆战队。

    然而,不管怎样,双方已经目视确认,都是骑虎难下,社团求战心切,西班牙要保护大帆船的锚泊地,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社团主力舰队此时向东北方向而行,而西班牙舰队则向西南方向行进,从风向上来说,在东南风的情况下,社团占据了绝佳的优势,此时交战只有向东西转向或者交错两个选择,如果双方战列线交错,那么给双方炮手的开火时机将会很小,这样打几天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如果有选择,拉斐尔会选择这个战术,但是他很清楚,敌人肯定知道锚泊地所在大体位置,交错而行,敌舰队就不会转向,而是直扑锚泊地,那将是一场灾难,但是如果转向行进,无论向东还是向西,社团都会占据上风向,取得主动权。

    因为不知道社团已经有一支分遣舰队扑向锚泊地,在权衡利弊之后,拉斐尔决定向东转向,这样可以带领双方舰队从罗塔岛和关岛之间的海域通过,让敌主力舰队远离锚泊地,为锚泊地争取更多的时间让圣帕德罗号下水参战。

    而李明勋同样选择向东转向,原因很简单,向东转向顺风顺水,占据上风战位,也能把敌主力舰队带离战场,让分遣舰队解决罗塔岛的敌人。

    在双方目视确认半个小时之后,李明勋让人挂起了正东罗经旗,社团主力舰队以大卫指挥的冒险号重炮舰为导航舰,开始向东转向,很快,拉斐尔下达了转向命令,西班牙舰队也开始了转向。

    如果细算起来,社团主力舰队应该比西班牙舰队转向更灵敏,应该更早的形成东西方向的战列线,占据主动权,但是社团舰队形成不到两年,如何能与叱咤大洋上百年的欧洲舰队相比,而西班牙舰队更是欧洲舰队中少有的阵型严整,所以率先转向的主力舰队竟然晚于西班牙舰队形成战列线。

    当西班牙战舰完成了两次火炮齐射之后,主力舰队终于形成战列线,舰队由头至尾分别是冒险号、虎鲨号、白鲨号主力舰,白头鹰号和信天翁号护卫舰,而冒险号对阵的是艾斯特号巡航舰,虎鲨号对阵圣伊德方索号重炮舰,旗舰白鲨号和两艘护卫舰对阵马尼拉大帆船伊博利托号。

    “哎呀,不愧是洋夷中少有的豪强,敌舰队形实在严整,社团仍需要努力啊!”潘学忠看着西班牙战舰的阵列,啧啧称赞道。

    李明勋微微一笑,在转向上,社团确实输了一招,但是李明勋可不会和西班牙舰队玩花活儿,他命令道:“传令下去,舰队以冒险号为首,维持基本战列线,自行投入战斗!”

    传达完命令的大副走了过来,指了指远在一里之外相向而行的马尼拉大帆船,问道:“大掌柜,我们要不要战斗帆装迎敌?”

    一般来说,舰队战列线作战,速度不能太快,否则会严重降低炮击命中率,例如白鲨号,一般只保留主桅、前桅的中帆或者下帆,升起配合转向的部分支索帆和三角帆,形成战斗帆配置,既能保持合理的速度,也能防止在战斗中被破坏过多的船帆。

    李明勋摇摇头:“我们占据优势,又有两艘护卫舰配合,不叽叽歪歪,传令下去,旗舰全帆前进,向右三个罗经点,让护卫舰跟上,贴靠上去,我们速战速决!”

    “全帆前进,向右转向,各甲板炮位准备,接到命令再开火,一旦开火,全力射击,我们速战速决!”大副高声下达了命令!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