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一零五 航线
    有李明勋的拍板决断,众人都是没有人敢于反对,他们心中有计较,但是也清楚,大掌柜决断的事情,谁也劝说不住,自己的不理解不能成为反对的理由,当初每个人都觉得开拓奴儿干都司是毫无可能,在香港开埠是痴心妄想,但是大掌柜把每件事都做成了,这次谋夺马尼拉大帆船,虽然是一次冒险,但总不是无的放矢,至少有一百万两收益的可能性,而社团也不是拿老本在赌。

    当然,纵然社团实力不济,却也没有人愿意在这件事上与荷兰人合作,李明勋也是断绝了西蒙斯这个想法,在李明勋看来,社团与荷兰人的协议更像是休战,一点也经不住考验,一百万两白银实在是太具诱惑力了,能够让包括范迪门在内的所有人铤而走险,但是与英国人的合作就没有这么多事了,英国人实力不济,社团的海上力量能控制住局面。

    布袋港。

    冒险号风帆战舰在几艘小船的牵引下离开了布袋港的泊位,在它庞大的身躯之后还有白鲨号、虎鲨号,以及四艘双桅纵帆护卫舰和六艘大型单桅通报船,大卫站在冒险号船艉楼平台上,望着这支舰队,意气风发,这是一支通往财富之路的舰队,它们的目标将士西班牙人的运宝船。

    大卫的座舰冒险号曾经是英国海军的一艘拥有两层火炮甲板的重型火炮战舰,拥有超过八百吨的排水量,装备有五十六门火炮,除了船艏船尾的炮位,单舷拥有二十六门火炮,下层甲板是十八磅加农炮炮,上层是十二磅长炮,这强大的火力在东方简直可以横着走。

    原本英国东印度公司没有这么强大的战舰,毕竟英国东印度公司在东印度地区奉行安静的贸易原则,与荷兰、葡萄牙关系不错,和西班牙根本没有利益争端,平日里都是以金橡木号那种增加重炮的武装商船撑场面,但是峰回路转,在崇祯十三年,也就是一六四零年,英国与苏格兰签订了停战协议,本身也没有过度参与到三十年战争的英国进入了一段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和平期,海军很多正当服役年龄的战舰纷纷退役,而英国海军本身就擅长通过报废战舰出售和主力战舰重建等手段获得预算,冒险号在内的四艘重炮舰就落入了东印度公司手中。

    因为去年腾龙商社与荷兰东印度公司在荷兰冲突,大卫对和社团的贸易前景赶到悲观,但是又不想放弃这个利润点,便只带了冒险号前来东方观察局势,没想到社团已经和荷兰人和解,签订了贸易和安全协定,大卫除了立刻派遣使者返回苏拉特报信,便是通过参战对马尼拉大帆船的行动来表达对社团的善意,他的目的很纯粹,既然荷兰人在香港拥有了商馆,那么英国东印度公司也应该有一个,更不要提,李明勋答应此次行动成功,就分百分之十的利润给冒险号。

    三艘重炮主力舰,四艘护卫舰,六艘通报船,一共十三艘战舰,舰队一共一千四百四十名官兵、水手和仆役,离开布袋港后,作为旗舰的白鲨号鸣响礼炮,升起蓝旗,其余战舰依次鸣炮,重炮舰单排纵列队形,而护卫舰和通报船则护卫在战舰的一侧,舰队出港之后,进入幽蓝的深水区,继而向南航行,按照规定的航线,舰队会穿越巴士海峡,进入菲律宾的东海岸,第一个目标就定在了萨马岛。

    萨马岛是马尼拉大帆船进出菲律宾都要经过一站,因为菲律宾都督区最大的敌人是荷兰人,而南中国海、台湾海峡等地方都被敌人控制,所以马尼拉大帆船都是尽可能在菲律宾内海航行,在萨马岛北上进入北纬四十二度,找到日本暖流向东,返回菲律宾的时候,除了在关岛停留补给守岛军队,就是在萨马岛南面进入圣埃斯普利图海峡,再进入菲律宾各个内海航行,这样马尼拉大帆船在最危险的菲律宾航线只受到苏禄海盗的威胁。

    李明勋与西蒙斯制定的计划很简单,先南下到萨马岛,想办法搞清楚马尼拉大帆船的动向,如果已经返回了,舰队就返航,如果没有返回,那么舰队就会逆风向东航行,直扑关岛。

    出港六天之后,时间进入五月,而舰队也已经进入菲律宾沿海,舰队进入戒备状态,护卫舰和通报船轮流前出侦查警戒,在布置完新的一轮警戒任务之后,李明勋与舰长一道巡视全船的各个部门和重要器具,桅杆、船舵、铁锚和水泵、绞盘,确定无误之后,又前往了厨房,查看士兵们最关心的饭食,白鲨号刚刚下水不到三个月,还经历过一次检修,舰况良好,相对来说,虎鲨号就不行了,在船坞只是清除了藤壶,涂抹了涂料,渗水点一直没有找到,不得已,船上的链条式水泵必须有一副永远运作着。

    忽然,远处传来隆隆炮声,如今已经到了萨马岛附近,李明勋立刻警觉起来,他从厨房出来,登上了船艉楼,拿起望远镜看向南方,而船艉楼的平台上已经有了几个人,其中一个正在大喊大叫。

    在望远镜的视野里,舰队的两艘纵帆船正在追逐一艘挂着西班牙旗帜的纵帆船,那是一艘单桅纵帆船,却比社团新造的大型通报船还要大一些,速度也慢了许多,想来这艘船除了通报船作用,还用在运货上。

    敌舰完全没有发扬出纵帆船的速度和敏捷,或者说在无法与战斗状态的己方护卫舰相提并论,两艘护卫舰已经对其形成夹击之势,海面上炮声隆隆,看得出来,围攻敌舰的食猿雕号和白头鹰号都在发射霰弹压制敌舰甲板上的人员,双方还未发生接舷战,敌舰上的八门火炮相继哑火,继而手持水手斧和短矛士兵冲上了敌舰,很快就占领了敌舰。

    李明勋观察着周围,见没有看到其他舰船存在,萨马岛的山峦也仅仅是海天线上的一点儿,这才放心下来。

    “食猿雕号表现的实在是太好了,完全超过了白头鹰号,迅捷敏锐,真不愧是舰队中最优秀的护卫舰!”一个毫不客气的称赞声让李明勋放下了望远镜,他扭头看到一个身材单薄的汉子,压制住了心中的无奈。

    这个叫潘学忠男人并非舰队中人,而是造船厂的匠人,在造船厂所有匠人之中也是少数几个出挑的,潘学忠原本是西班牙人在甲米地造船厂的华人工匠,因为手艺好,在大屠杀中保住了全家性命,去年来到了台湾。

    潘学忠的手艺极为精湛,在建造白鲨号上展现的淋漓尽致,尤其是对木材的了解,更是无人可及,正是他的坚持,让白鲨号避免了许多虎鲨号上许多无用的原始设计,而潘学忠也是造船厂大匠之中最为大胆的一个,食猿雕号双桅纵帆护卫舰就是他的杰作。

    这艘护卫舰可以说是完全自制的,龙骨采用的是台湾桧木,那是社团在刚刚抵达台湾的时候,伐倒的木材,战舰的肋材、船板、桅杆以及用的每一颗铁钉,每一根绳索,都是台湾本地出产、加工得到的,完全不借助外力,潘学忠就是要向船厂和社团的高层证明,大本营完全具备自制军舰的能力,而他下一个目标就是完全自制一艘主力舰,但是却被李明勋拒绝了。

    原因很简单,社团不可能拿数万两白银让他去试验,但是李明勋很欣赏潘学忠的进取心,请他为社团设计更强大的战舰,而潘学忠第一个要求就是登舰参战,他认为,建造战舰不是匠人能造什么,而是舰队需要什么,他想要从海战之中了解社团对战舰性能的要求,而不是自己想象。

    “潘大匠,您也太偏心了吧,我可看不出这两艘船表现的有什么不同。”乌穆在一旁嘟嘟囔囔的说道。

    李明勋没有介入二人的争吵,而是命令白鲨号靠近战场,西班牙人的大型通报船叫菲比号,负责萨马岛要塞和马尼拉之间的联络,当然也有一些利用通报船的走私活动。

    菲比号舰长被送到了旗舰上,立刻进行审讯,才得知,菲比号是在进入萨马岛港口的时候遭遇了海盗,所以才北上躲避,而船上走私的货物竟然是三十多个妓女。

    按照舰长所说,萨马岛要塞上人不多,每年的马尼拉大帆船来到的时候就是最繁荣的时候,要塞守备官原本就储存了大量的酒水想要在大帆船返航的时候,从那些海上待了三个月的水手身上大赚一笔,却不曾想接到了大帆船搁浅在关岛的消息,守备长官立刻感觉这是一次大商机,要知道,关岛可没有修船设施,大帆船队返航之后,肯定要在萨马岛休整才能返回菲律宾,而这是一个绝佳的赚钱消息,刚把救援船队送走,他便让菲比号前往马尼拉,搜罗了一群妓女来,却不曾想半道被社团劫持了。

    “我们审讯了船长和菲比号上的水手,可以确定,拉斐尔率领的救援船队离开萨马岛水域不到十天,也就是说大帆船尚且在关岛,但是也有一个坏消息,这支救援船队之中不仅有拉斐尔的座舰,艾斯特号,还有一艘隶属菲律宾都督区的圣伊德方索号,那是一艘和虎鲨号类似的重炮舰!”西蒙斯审完之后,说道。

    李明勋微微点头:“也就是说,我们可能要对付四艘主力舰!”

    “并不清楚,因为这个船长并不知道是不是只有一艘巡航船从美洲来,如果不是的话,地方主力舰船会达到五艘,甚至更多,所以我们必须快点出发,要在对方修完之前赶到,阁下,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西蒙斯说道。

    李明勋微微点头,如果能在对方修完之前看到,那么舰队要对付的主力舰最少可能是两艘,最多也不会超过三艘,只有那样才算是有把握。

    李明勋拍着船舷赞同:“你说的对,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生命,我们必须立刻出发!”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