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九八 登陆战
    崇祯十五年,三月。

    其实从崇明之战一开始,争论就没有停止过,大家争夺功劳、逃避损失,甚至分配还未到手的利益,李明勋从来不参与其中,他是相信不撞南墙不回头的。

    事实是,朝廷大军已经撞了南墙,舟山水师损折大半而腾龙商社的舰队却立下大功,在水师的战斗中,腾龙商社占的先机,苏松士绅迫切想从陆战中把面子夺回来,所以日期一到,立刻发动了攻击。

    但是接连遭遇惨败,苏松民团前两次的攻击因为大量船只搁浅而被迫停止,让守在岸边的海贼看了笑话,第三次攻击倒是选对了位置,运载民团的小船靠近了南沙,但是却被海贼打了回来。

    海贼没有重炮,但是手底下佛郎机、虎蹲炮一类的家伙不少,这些小炮轻便,架在岸边打死了不少民团,攻击再次停止,让海贼占了便宜。

    到了这个时候,如果不想拿着民团那些士兵的性命去尝试,只能求助于腾龙商社了。

    民团的指挥官齐大志才不会拿着民团再去尝试,那民团可是苏松士绅搞出来的,死的太多,让老爷们花太多抚恤金自己肯定会倒霉,而且功劳又不是光靠打仗,关键是战报怎么写,等打赢了再和李明勋商量即可。

    接下来,战斗的节奏交到了李明勋的手里,实力大损的舟山水师失去了发言权,顾荣本身就是配角,民团也退出了战斗,争吵结束。

    两日时间,齐大志指挥民团在顾荣的配合下攻占了几个沙洲,封锁了航道,压缩了海贼的生存空间,将战斗完全控制在南沙一岛,接下来战斗交给腾龙商社。

    长江水面。

    齐大志坐在战船的官厅里,把玩着李明勋送给他的礼物,而在战船周边,是十二艘大沙船,上面有一千民团最精锐的士兵,在腾龙商社的士兵登陆且控制登陆点之后,他们才会登岸,围攻海贼的堡寨。

    礼物是一把火绳枪,这杆轻量化的火绳枪出自葡萄牙人的果阿兵工厂,是去年从英国人那里订购的,又在布袋港的军械所经过了改进。

    这杆火绳枪加装了刺刀,让火绳枪手在肉搏时不至于没有反抗能力,刺刀是套筒式,军械所的发明,与荷兰从马来人那里学来的,把武器塞进枪管的直塞式不同,套筒式的火绳枪不影响击发和装填,而更换的铁质推弹杆虽然增加了一斤的重量,却提高了发射速度。

    葡萄牙式的牛皮弹带和锡瓶被取消,换上了两个弹药盒子,里面是五十发纸壳定装弹,颗粒化的火药后试装过的球形铅弹极大的加快了射击速度和威力。

    军械所还在试制燧发机和来复枪管,但是一直没有量产,少量的出产也成了军官和高层的燧发手枪和猎枪。

    “啧啧,李掌柜的兵装备就是豪阔,普通士兵就有这么好的鸟铳。”齐大志爱不释手,啧啧称奇。

    “听人说,一杆十五两呢。”身边的亲兵说到。

    “我就知道好货不便宜。”齐大志收好了火绳枪,走出了官厅,看向水面。

    登陆地点选在了南沙的东南角,因为地转偏向力的影响,从镇江一带开始,长江水道明显向南偏转,所以南面航道是主航道,北面淤积越来越严重,南沙本来就靠近海口,这里的水最深,战舰可以靠近岸边提供火力支援。

    事情上,有几艘小艇在登陆点附近游曳,用探深铅锤侦查着登陆点,把几个沙梁用旗帜标注出来,而更多的小艇则在拖拽战船进入战位,两艘双桅纵帆船前进到了距离海岸不到两百米,而吃水太深的虎鲨号和白鲨号的战位却距离南沙近五百米,但也足够让十八磅和二十四磅炮支援到了,真正让李明勋担心的是将来修筑在南沙的港口,若是想让大船靠岸,必须清淤航道了。

    所有的支援舰落帆下锚,以让火炮更加稳定,而它们的安全将由单桅纵帆船舰队和舟山水师负责。

    随着进攻的命令下达,两艘战列舰率先开火,十八磅炮和二十四磅炮的炮弹越过抢滩的士兵脑袋,呼啸着砸在沙滩上,最先遭遇攻击的是海岸边那些虎蹲炮和佛郎机炮位,炮弹像冰雹一样落下,越打越准,特别是双桅纵帆船上的六磅炮,直射之下已经接连命中。

    乘坐小艇冲滩的士兵有意降低了速度,海贼们在炮弹洗礼下艰难等待着对手靠近,接连有人被打中,无论是六磅炮弹还是十八磅炮弹,砸中人就是一摊烂泥,而炮弹崩起的砂石造成的伤亡更大,终于,海贼受不住炮击,乱打了两炮,连伤员带弹药扔在原地,向着后面防线跑去。

    这防线是海贼发现社团进攻意图和登陆点之后设置的,虽然说社团的登陆没有任何突然袭击的意味,但是从确定地点到进攻,也不过花了一个时辰,海贼设立防线非常的仓促,他们只能从旁边的房屋拆来门板和支柱,搜罗一切可以运到海岸上的材料,把原木插进沙土之中,小船翻扣过来。用袋子盛满沙土堆期待生前形成了一道并不坚固的胸墙。

    这道胸墙大约位于海岸线之后2两百米,已经在大部分火炮的有效射程之外,只有虎鲨号和白鲨号下层火炮甲板上的二十四磅寇非林长炮才有击中的可能。

    社团的登陆部队分为两拨,第一拨只有三百人,大部分是武装水手和随船士兵,他们身着半身甲手持长矛只有少数人只有火绳枪,他们的最大任务是登陆上岸,建立一个稳固的支撑点,并且把三门24磅臼炮运到岸上。

    而第二波则是社团新近组建的一个五百人规模的混编大队,他们是社团第一支机动力量,是从护卫队和各地守备队之中抽选出来的精锐士兵组成。其中两百人装配了改进版的火绳枪,而另外则是装备了长矛、胸甲和锁子甲。

    除此之外还编列了一个炮队,拥有两门四磅野战炮,两门火炮也将会合步兵大队一起上岸。

    登陆行动持续了一个时辰,运载士兵的小艇和长艇来回运了三趟,才将所有的人员和火炮运到了岸上。

    期间海贼组织了两波反击,第一波在冲击登陆点的路上就被舰队的火炮给打了回去,第二波虽然顶着伤亡,冲进了登陆点,但是遭遇了新上岸的步兵大队,火枪手的齐射,留下满地尸身逃了回去。

    这群海贼虽然人数众多,目测估计也超过了三千人,但是完全没有组织,当冲在最前面的勇敢者被射杀之后,后面的人往往抱头鼠窜。

    到了中午登陆已经完毕,身为指挥官的赵三刀上岸,他的将旗竖起,排兵布阵之后开始进攻。

    步兵大队排成两排,两百人的火绳枪手被列在阵营中央,长矛手分列两边掩护而。第一波上岸的武装水手和随船士兵形成了另外一个方阵,在两个小方阵之间则是两门野战炮和三门二十四磅臼炮组成的炮兵阵地。

    两次进攻受挫,海贼选择在防线之后死守。进攻从野战炮发言开始,两个方阵列阵在海贼防线约一百米处,野战炮和臼炮接连开火,而火绳枪守则继续向前运动,停在了距离防线七十米左右的地方,展开火枪齐射。

    直射的四磅炮射击最为精准。实心弹可以击穿海贼临时设立的防线,把后面的一切**搅得粉碎。而二十四磅臼炮的威力则更为强大,这种臼炮也是社团铸炮厂铸造的,口径很大,可以使用二十四磅的开花炮弹,身管却很短,只有半米多长,连同实木打造的炮架一共只有一百五十斤重,四个人抬着就能走,却可以把二十四磅的开花弹发射到一百五十米左右的位置。

    开花弹用的引信可以调节长度,胆大的炮手可以让开花弹在半空爆炸。

    处于防线之后的海贼从一开始就处于劣势,挡在他们面前的胸墙工事在四磅炮和臼炮面前根本没有作用,而火绳枪的齐射压制的他们不敢抬头,能给社团士兵造成损伤的只有几门小型火炮,但是每当他们开火之后,升腾起来的浓烟和爆发出来的火花就会吸引住野战炮的炮手,紧接着就是实心炮弹倾泻而来。

    海贼的反击显得孱弱不堪,他们拥有的各式武器中只有少量的鸟铳和弓箭可以伤害到火绳枪手,但是他们的鸟铳的数量很少,而使用弓箭的人更少。

    半个时辰,双方在防线处的战斗决出了胜负,随着防线后被打飞的血肉越来越多,残肢断体出现在了海贼的面前,惊恐的海贼很快发生了崩溃,继而随着一个人的逃跑,导致大队人马全部跟着逃跑,海贼们的逃跑方向都很明确,那就是处于南沙深处的堡寨。

    赵三刀没有指挥士兵追击,而是收拢伤员和阵亡的士兵送回虎鲨上。步兵大队前出占领了海贼建立的防线。接下来就是数量众多的民团登陆,毫无疑问,登陆战是最为复杂的战斗,民团的登陆行动显得有些手忙脚乱,不断有小船在复杂的航道中翻覆,有些小船冲滩太深导致无法返回水面,不少旱鸭子上岸之后大口呕吐,无法站立。

    好在登陆点已经完全处于控制之中,齐大志登陆之后,赵三刀给了他两个时辰的时间集结队伍,在夜幕降临之前,社团步兵大队和民团的一千多人将营地摆在了海贼堡寨的前面。

    到了夜晚,海贼进行了一次夜袭,光着脚丫子的海贼在营地前酒杯铁蒺藜扎的叽哇乱叫,继而遭遇了反冲击,在白天战斗中没有表现的长矛手列队冲杀,抓了数百个俘虏回来,让夜袭彻底被瓦解。

    第二天一早舰队继续对登陆部队进行支援,两艘双桅纵帆船拆下来四门六磅炮送上了海岸作为攻击海贼堡寨的主要火力,一批弹药运送到了岸上,特别是臼炮用的开花弹药。

    海贼的堡寨是原先设立在南沙的一个巡检所,在原本的深沟高墙之基础上还增加了栅栏、各式的射楼以及他们能想到的增加防御力的东西。

    崇明毕竟是一个冲积形成的岛屿,没有石头的情况下,堡寨的大部分防御设施使用的都是木材,这给了炮兵更多的施展空间。随着煤炉被一个一个的点燃,四磅炮和六磅炮的实心炮弹在煤炭的燃烧下变得通红,当他们从炮管中射出的时候,空气中还带着一股淡淡的烧灼气味,但是这些炮弹一旦落地,就会造成难以估量的损伤,存储在堡寨中的粮食和棉布率先被点燃,继而是各类房屋和木质建筑。

    海贼们在大火中来回奔跑,想要扑灭火焰,但是堡寨中的水井可无法快速提供浇灭火焰的水量。在海贼首领提出投降之前,齐大志指挥的民团,已经从火炮轰开的缺口处冲了进去,抓住了大量的海贼。大部分的海贼选择投降,少数的死于战火之中,其中就包括海贼的首领廖二。

    无论远在苏州等待消息的苏松士绅,还是近前观战的官兵,都没有想过只死伤三十五人就可以击败、全歼肆虐江南数年之久的崇明海贼,但是事实已经摆在了他们的面前。

    无论民团还是舟山水师都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果没有自己,或许这场仗会打的更加顺利。

    在苏松士绅还未登上岸的时候,两艘主力舰和四艘在江南订购的沙船就开始返航,运载回台湾的不仅有这段时日积攒在南京仓库里的货物还有从俘虏中挑选出来的一千五百人。

    李明勋知道,无论是答应自己的出兵费还是设立在南沙的商馆都不会被那么容易兑现,所以他要把握住已经到手的利益,死了了海贼送给齐大志和黄斌卿当军功,活着的先送一批回台湾,其余留在南沙建设商馆和港口,待西南季风一起,便是北上,送往永宁城,那里可是比台湾更缺人。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