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九五 谁是伏击者
    赵三刀解开身上的锁链,找到自己的刀和随身物品,翻身跳进了一旁的住户内,声音不大,主家倒也没有听到,他蹲在墙角,听着外面的动静,随时准备跑路。

    方才的打斗声只引来了附近人家的狗叫,待了半刻钟,确定没有伏兵之后,赵三刀返回了顾荣的住处,不多时,七八个人来到打斗的小巷,抱起尸体捡起武器,消弭了地上的痕迹,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这么说,顾三麻子已经猜到了我与官府合作的事情?”听完了赵三刀的描述,顾荣皱眉说道。

    “应该是的,不然也不会派人来抓我,顾头领也不用担心,吕四职几个人失踪,顾三麻子就算猜到了也没有证据,你便当做什么都不知道。”赵三刀劝道。

    顾荣微微点头,如果顾三麻子真有什么证据,估摸着已经带着那些头目来声讨自己了,顾荣问:“那我什么都不做吗?”

    “当然不是,这第一桩大事就是派遣人把顾三麻子的袭击计划告诉我们大掌柜。”赵三刀说道。

    “他已经猜到了我的身份,定然知道消息会败露,肯定不会再执行计划了。”顾荣颇为不解。

    赵三刀哈哈一笑:“你太小看顾三麻子了,他可不是简单的海贼,他虽然是私盐贩子出身,却是个有野心的,这话已经说出去,若是因为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就不做了,岂不是很打击他的威望,再者,顾三麻子有大船六艘,小船二十余,加上几个愿意跟着他干的,少说也有五十艘船,两千号人马,这么多人闹出动静,仅仅只是抓个内奸吗?”

    顾荣听了这话,想起顾三麻子往日的做派,感觉赵三刀这话说的有理,他微微点头:“你说的没错,顾三麻子很有可能将计就计。”

    “对,我们同样可以这么做,只要顾三麻子失败,你就联合几个头目,干掉他,崇明的海贼便会以你为尊,你可以试探众人,若是大部分愿意反正,你便可以率领他们投靠朝廷,如果他们不愿意,你便装出与朝廷决一死战的样子,把这群海贼送到大掌柜的炮口下。”

    顾荣满脸震撼,他怔怔看到赵三刀说:“赵兄,我真后悔当年与你生出嫌隙,若我知你有如此大才,定然不会那般对你的。”

    赵三刀微微一笑,没有多说,心中却道:“若没有你,我不会投靠顾三麻子,更不会有机会在社团效力啊。”

    崇明。

    黄斌卿坐在帐篷里,手持烛台照着地图细看,地图上的文字在灯光的照耀下极为清楚,黄斌卿有些奇怪,看了看白腻的蜡烛,随口说道:“这蜡烛不错,比往日用的亮一些。”

    身边侍奉的是黄斌卿的亲兵,那亲兵说道:“将主爷说的极是,这蜡烛是李大掌柜让人送来的,听说是一种巨大海兽的油做成的,比普通蜡烛亮不说,而且还没有味道,听人说,在南京城,这样一对儿蜡烛,没个七八两根本买不到。”

    黄斌卿脸色微变,把蜡烛仍在一边,帐篷里登时一阵黑暗:“又是李明勋,商贾之徒,手却是伸的这般长!”

    说起来,黄斌卿也是出身将门世家,世袭千户,早年在四川、江西平过流贼,在沈犹龙麾下与荷兰人作战,几次立功,后来进了福建巡抚标营,按理说,他应当前途无量,可惜辖地却是在福建,那里已经是郑家的天下,黄斌卿有志难伸,此次崇明剿贼,沈犹龙举荐黄斌卿,成为了舟山参将,然而,从福建出来,那是雁过拔毛,除了身边几百个亲兵,连船带人都是被郑芝龙扣下,到了舟山,好不容易凑了十几艘船,便是北上崇明参战。

    然而,参加此次剿贼,黄斌卿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当初在金山卫军议,理论上指挥进剿的苏松兵备道根本没有出现,苏松民团的赞画顾炎武主持的军议,黄斌卿既是浙江客军,又没有掌握军饷,即便是在军议上职衔最高,也没有落得多少发言权。

    更让黄斌卿无法接收到的是在金山卫看到的那支属于李明勋的舰队,桅杆如林,船帆蔽日,无论军势还是士气都远超己方,堂堂大明王师尚不及一海商武力,黄斌卿一直耿耿于怀。

    在军议上,众人商讨方略,李明勋提出一个最为正确的方案,那就是让民团与水师配合,先巩固崇明县城,然后向四周沙洲清剿,以陆制海,将海贼逼进巢穴,再行总共,若得胜,海贼当向海外逃窜,届时腾龙商社炮舰阻拦,若不胜,也能聚拢海贼,筹集力量,一股歼灭。

    黄斌卿当场拒绝了这个类似挤牙膏的战术,除了嫉妒心,便是考虑到各军战力,苏松民团他见识过了,比沿海的卫所军好了不少,但是距离精锐差得远,若是列开阵势和海贼打堂堂正正的阵地战自然能胜,但若是分散开清剿,则无此战力,而对于李明勋提出社团军队上陆参战,所有人都拒绝了。

    最终,大家选择了黄斌卿的战术,舟山水师驻扎崇明,腾龙商社舰队驻扎金山,两者从南北两条主航道封锁崇明岛,隔绝内外,再寻机作战,而民团同样出战崇明,缓缓向海贼所在的南沙推进,这个策略更为稳妥,在没有统一指挥的情况下也更容易执行,但是黄斌卿进驻崇明不久,李明勋却是送来消息,崇明海贼要偷袭舟山水师。

    “将主爷莫要生气,那李明勋虽然猖狂,但是送来的消息却是真切的,小的方才去民团那边打探了,民团外松内紧,已然是戒备起来了。”亲兵说着,压低了声音:“小的还打探到,海贼中的内应就是操江游击齐将军发展来的,瞒着咱们和民团,却告诉了李明勋,这二人早有来往,想来齐大志得了李明勋不少好处。”

    这一点黄斌卿一点不怀疑,封锁尚未开始,身为地头蛇的齐大志便是把当地的平洋沙巡检司等当地海巡、备倭机构的老舵手交给了李明勋,以便其在主航道航行自由,自己封锁北面地形复杂的北航道,却是没有得到什么支援,还是花钱雇佣了一些熟悉航路的渔民。

    黄斌卿冷冷一笑:“哼,我便知道会是这般,既然民团外松内紧,我们也是这般,我倒要看看崇明海贼敢不敢来!”

    崇祯十五年二月的长江水面,闪电撕破了灰色的天空,让阴沉沉的江面照亮,露出了江面上三十余艘海船,春雨淅沥沥的下着,冰冷的雨水敲打着破旧的甲板,每个人都知道,今天的天气很糟糕,但是海贼们喜欢糟糕的天子,因为天气越差,情况越复杂,情况越复杂,官兵的优势就越小。

    为了这个糟糕的天气,顾三麻子把袭击的日子提前了两天,北风的出服下,远处的水面汹涌澎湃,泛着白沫的浪花敲打着海面上的船只,顾三麻子站在船头,敲着远方的港口,那里的人已经看到了自己的船队,敲锣打鼓的叫唤着。

    “大头领,港口里只有六艘大船,其余都是小船,看来官军提前得到了消息。”一个心腹低声说道。

    顾三麻子哈哈一笑:“我早就料到了会是这样,也早就做了准备,咱们不也之来了一半的船吗?”

    心腹知道顾三麻子早有安排,他说:“那小人带队进攻吧,把官军的伏击船引出来!”

    顾三麻子点点头,又摇摇头:“不要慌,等一等,等潮汐合适了再进攻。”

    见几个手下不明白,顾三麻子说道:“咱们现在是顺风逆水,是靠着风冲进来的,一会敌船出来,咱们转向就是逆风顺水了,今日风大,若不趁着退潮,八成要被追上,届时就不好说了。”

    几个手下恍然大悟,皆是出声称赞,而顾三麻子却指挥手下微微调整船头和船帆,借助风力继续向着崇明港口靠近,天已经亮了,雨也渐渐小了,海面上能见度增加,而潮水已经到了顶点。

    “是时候,尔等各自带船冲进去,焚烧敌船,切勿登岸,一旦听到我的信号,立刻撤退。”顾三麻子吩咐道。

    而在芦苇荡里,黄斌卿小心观察着下游的情况,因为太阳从东方升起,他很难看清楚水面上的情况,一直到港口里升腾起浓烟,传来喊杀之声,黄斌卿才下令出击。

    八艘战船,其中三艘福船,五艘桨帆船,在隆隆鼓声的鼓舞下,全速冲向了正在祸乱海港的海贼船队,船队顺流而下,速度极快,桨帆船冲在前面,扔出钩索和长杆,抓住了几艘想要逃跑的贼船,而紧随其后的福船利用其高大体型带来的高度优势,在甲板之上连番发射炮弹和铅子,把这几艘船打的稀烂。

    鏖战之际,海贼船已经转向,降下船帆,趁着退潮顺流逃走,水面上桨叶翻飞,到处都是逃窜的海贼船。

    “追上去,追上去,把这些海贼全都灭了,让他们瞧瞧咱们舟山水师的厉害。”桨帆船上的军官用皮鞭抽打着浆手的后背,催促他们加快速度,在逆风的情况下,桨帆船降下了船帆,冲锋在前,倒是福船一时有些跟不上。

    海贼发命狂奔,舟山水师在后面猛追,港口中也冲出十几艘战船,双方全无阵型,在宽阔的长江水面上摆开了杂乱无章的阵型,到处都是硝烟,枪炮漫无目的射击着,黄斌卿站在福船的船艉楼,大声呼哈着,旁边的鼓手锤击着牛皮大鼓,隆隆的声音传荡出去,就在黄斌卿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敌船中忽然一支火箭冲天而起,爆炸之后在昏暗的半空出现一团火光,而在西面的崇明三沙,也有一支火箭在空中爆炸,黄斌卿立刻感觉有些不对。

    忽然,下层甲板传来惊呼之声,黄斌卿顺着水手指的方向看去,在自己的侧后方,沙洲之间的航道之中出现了几十艘船只,最前面的已经距离福船舰队不到半里,而那些小船之上忽然升腾起一股巨大的火焰。

    “火船,注意躲避,佛郎机炮,快点把火船打沉。”黄斌卿大声叫喊道,但是于事无补,他的舰队已经不成阵列,迎击侧后需要进行转向,可是时间根本不够,以至于乱成一团。

    轰隆!

    一艘火船撞击到了坠后的福船之上,大火点燃了船帆和索具,到处都是跳海的水手,而更多的火船和海贼船向着舰队袭来,占据上游的他们在速度和敏捷上都具备优势,而逃走的海贼船也选择停下应战,桨帆船们躲避不及,和二十余艘海贼船搅在了一起。

    顾三麻子爬到主桅的横珩上,眺望身后的战场,看到火船攻击了四艘敌船,而大量船只也在围攻朝廷大船,心道局势已经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他摘掉脑袋上的帽子,大喊道:“弟兄们抓把劲儿,灭了这股子官军,回去老子请你们吃酒!”

    正当顾三麻子想要迎接手下欢呼的时候,在更上游的位置,忽然传来了厚重的海螺声,呜呜呜呜,低沉的声音在崇明与苏北之间的水面上传荡着,而在波涛汹涌的浪涛之中,洁白的船帆在西面升起,锋利的舰首劈开昏沉的海面,冲向了战场。

    那细长优雅的船身,笔直高耸的桅杆,还有那如同鲨鱼鳍一般的斜衍帆,无一不是标识着这支舰队的身份——腾龙商社舰队!

    这是一支完全由单桅纵帆船组成的船队,为首的是白鹭号,其后跟随渡鸦号、海鸥号等五艘战舰,随着船长的命令下达,甲板上的水手和陆战队全部忙碌起来,火绳枪手列阵在了船舷边,而水手们固定杂物,捆扎小艇,洒下吸收鲜血的沙土,火控官指挥炮手分发火药和炮弹,回旋炮边也出现了操控者。

    “传令下去,四磅炮攻击大船,回旋炮和火绳枪手对付海贼,火炮用链弹打船帆,实心弹打船舵,火绳枪手攻击浆手,今天谁也跑不掉!”李明勋传达了自己的命令!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