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九六 海战
    长江水面上,舟山水师与崇明海贼的舰船已经混战在了一起,在李明勋的舰队到来之前,舟山水师已经进入下风。

    追逐在前的桨帆船被敌人回身的优势数量舰队包围,而处于后面的福船因为失去了掩护,也没有形成有效的阵列,也被大量的船只围困,虽然舟山水师的舰船不如,成龙商社的舰队专业,但是也配备了大量的火炮,多是佛郎机,百子炮,碗口铳等一些中小型火炮,即便是这样,对海贼的船只火力也形成了巨大优势因此海贼从一开始就开始了接舷战,在尽可能近的地方抛出抓钩。将船只联合起来,大量的海贼涌入舟山水师的舰船上,双方发生激烈的肉搏。而李明勋的舰队,介入的时候发现就是舟山水师与崇明海贼混杂在一起的场面。

    轰轰轰!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率先对舰队开火是崇明海贼的舰船。炮声中夹杂着各式火器的声音。无论是射速不慢的小型佛郎机还是零零散散的鸟铳,杂乱无章的三眼铳都是明军中常见的装备,显然崇明海贼在过去的岁月里没少与朝廷军队交战。

    腾龙商社舰队与大明沿海的海贼有着丰富的交战经验,在过去的两年多时间里,无论是在长江口还是珠江口,亦或者来往于台湾与大陆的航道上,经常遇到大股小股的海贼,各舰的船长也很清楚海贼的火力微弱而且持续作战能力差,所以从一开始他们选择了与海贼保持一定的距离,这个距离大约是一百到两百步,既能够诱使海贼开火,又可以让海贼船上威力最大的佛郎机炮不至于击穿单桅纵帆船的侧舷。而当海贼轮完了三板斧才是舰队出击的好时刻。

    水面上打的很热闹,却不见单桅纵帆船开火,士兵与炮手躲在舷墙之后,静心等待着命令,而水手也在船长的命令下,操纵主帆和支索帆,配合舵手贯穿整片战场。

    “升起战斗旗,全舰队开火!”旗舰终于机动到了位置,李明勋身边的水手命令道。

    “四磅炮,开火!”炮长下达了命令。

    渡鸦号右舷的四门四磅铜炮接连开火,链弹出膛,发出尖锐的呼啸声从混杂在一起的船队上空飞过,切断了一艘桨帆船的桅杆,横扫遇到的一切船帆,无论硬帆还是软帆,还是木质的横桁,都被扫断,最后落在了海贼的一艘福船上,在其船帆上开了一个大口子。

    接着,炮长命令:“装填实心弹,瞄准他们的船舵!”

    水手立马跑过来帮忙,清洗炮膛、装填弹药、用绳子让火炮复位。两个强壮的水手用撬棍撬起沉重的炮尾,炮长调整了一下炮尾下面的三角垫木,炮口下降,瞄准了福船后面的舵面。

    砰砰砰。

    又是一轮开火,硝烟被风吹散,而舷墙之后站起了一排火绳枪手,对着海贼船上暴露在外的家伙打了一轮齐射,然后又是侧舷的三门一磅回旋炮喷出了数百霰弹……。

    黑火药在青铜炮管或熟铁枪管内被点燃,骤然勃发的力量推动着铁质炮弹和铅子运动,松杉木的船板被击穿,人的**粉碎,凡是阻碍火药与钢铁力量的东西都只有毁灭的下场,而单桅纵帆船已经成了隐藏在战争硝烟之中的魔鬼,不断喷吐着夺人性命的钢铁弹雨……。

    一开始负责诱敌上钩的顾三麻子此时正处于最靠近外海的位置,他站在福船的船尾楼上,怔怔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

    腾龙商社的舰队已经直接贯穿了整片战场,修长的船体两侧不断喷薄出白色的硝烟与橘色的火光,当然。他们并不是最可怕的,更可怕的是夹杂之中的炮弹,交杂在一起的船队成为了活靶子,桅杆被一根一根的切断,风帆出现了大量的口子而航行所必需的船舵,也在炮弹的轰击下化为粉末。虽然双方依旧没有发生接舷战,但是顾三麻子知道大势已去。

    顾三麻子亲眼看着自己的兄弟沦为了敌舰的活靶子,但是他无能为力,眼瞧着一个个的弟兄,在浓烟与烈火的威胁下选择跳船,任凭冰凉的河水覆盖他们的身体,他们在长江水面上哀嚎着,喊叫着,抓住身边一切可以抓住的物体。

    即便是他们从枪林弹雨中活了下来,水面上依旧充满了风险。失去控制的船只四处乱撞着,将一切遇到的东西压入水底,沉没的船只则更为可怕,他们形成的漩涡即便是水性最好的人也跑不掉。

    “大头领,大势已去,您快点离开吧。”顾三麻子身边的一个小头目大声喊道。顺着他的手指看去,w3麻子看到了一搜冲破硝烟与火焰的单桅,纵帆船正在向自己冲来。他的速度很快,斜指天空的船首桅杆直刺自己的座船,即便它的船身多处受损,但速度已经超越了自己的想象。

    顾三麻子拔出了自己的佩刀。大声说道:“这个时候我怎么能够丢弃兄弟自己逃命去呢?”

    那小头目喊道:“大头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若是您都不在了,谁还能为咱们崇明的穷哥儿伸张正义呢。”

    顾三麻子一时语塞,他正犹豫的时候,那小头目对身边的手下喊道:“快吹号,让大家伙撤退。”

    小头目一挥手,三五个手下走了过来。他对那些人说道:“你们快些把大头领送到那艘船上去,不要去崇明也不要去泗礁山,出了长江口,向苏北去,先避避风头。”

    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头目说到:“你这法子好,我立刻告诉所有的船,需大家伙能跑掉不少。”

    那头目却说到:“绝对不可以,敌船迅捷,若是一道跑谁也跑不掉,若是单船跑,敌人想不到,大头领才能安全。”

    大家伙这才明白,这计策就是让其他所有的船为顾三麻子的逃跑作掩护,他们并没有人站出来反对,因为这些人都知道腾龙商社的舰队绝对不止眼前这几艘单桅纵帆船,他们还有更快的双桅纵帆船、更强大的大夹板船。这些船因为吃水太深,不敢深入长江口的陌生水道,此时肯定在海外列阵,等待自己上钩呢,而南下前往泗礁山的航道应该是他们主要封锁的地点。

    顾三麻子被人拉扯着,上了划桨船,而厚重的海螺声也从水面上响起,这是下达的撤退命令。

    然而大战一场,海贼们真正还能动的船不到一半,他们斩断与舟山舰船连接的抓钩绳索。顾不得那些还未返回己方方船只的兄弟,纷纷四散逃命,大船顺流而下航向海面,而小船则就近向苏北、崇明两处四散奔逃,驶入那些大船根本进不去的狭窄航道。

    李明勋没有命令舰队追击,而是让所有的单桅纵帆船放下小艇。在水面上搜寻幸存者,无论来自舟山水师还是崇明海贼,而所有的纵帆船则贴靠到敌船上去,陆战队与空闲下来的水手手持各种武器冲入船舱,占领舰船,消灭一切反抗者。

    一场战役下来,李明勋抓了上千俘虏,其中有三分之一是舟山水师的人,在鉴别身份之后,李明勋选择归还。

    无论是救援舟山水师还是归还俘虏,对于黄斌卿来说,都应该是天大的人情,但李明勋没有见到这位舟山参将,想来黄斌卿也没有脸面见自己。

    南沙。

    顾三麻子失败的消息,已经传回了这个海盗巢穴。消息来源很复杂。有些是战场附近的渔民和海贼亲眼看到的,有些则是从战场上撤回来的人,而更可怕的则是从外海返回的家伙,这群跟随顾三麻子出征崇明失败的家伙想要从海上逃往泗礁山却被以虎鲨号、白鲨号为首的舰队拦截,他们在主力舰的舷墙上撞了个头破血流,然后灰溜溜的逃回了崇明岛。

    继而海贼们看到了南沙附近出现了大大小小的敌船,腾龙商社的单桅纵帆船与各路水师的战船交错其中。所有想要出入南沙的船只都会被直接扣留,失去制海权的海贼明白,封锁开始了。

    在战败后的第五天,一群海贼,被送回了南沙,他们带来了一个更为令人震惊的消息。官府发出了文书,朝廷大军将会在十日后进军南沙剿灭海贼,而在这个时间段内离开南沙的人都会前罪不论,而乘船离开的人,只要上缴船只就会根据船只大小不同获得五两到五十两不等的赏金。

    一时间南沙岛上的海贼惶恐不安,不断有人乘船离开,南沙一时陷入了混乱之中。

    集市。

    原本热闹的集市,因为官府发布的文书,而萧条了许多,这几日有很多人拖家带口离开了南沙,凡是被海贼抓住的都会被处于极刑。沙滩上的旗杆上吊死了几十个人后,逃离的人渐渐少了。以往官府也围攻过南沙岛,却也没有成功,这也给了南沙岛民一些信心。

    赵三刀走在集市上。身后跟着两个顾荣的手下。他提着长刀在摊位之间走来走去,不断查看眼前的水产是否新鲜,赵三刀在这方面也是一个行家里手,每当他挑中某种海鲜的时候。就会让身边的两个人掏钱付账。逛了半个时辰,就买了两大桶,二人提着很累,赵三刀回头看了一眼说道:“你们真是蠢笨,不就会让个人替你们担回去吗”

    说着赵三刀随手抓过旁边一个提着扁担的渔民:“你帮老子把这些鱼弄回家,老子赏你两个大钱儿。”

    那渔民很是高兴,担起两桶鱼虾便是跟在了赵三刀的后面,不多时便送到了赵三刀家的厨房里。

    到了晚上,正在睡觉的赵三刀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一个人轻手轻脚的推门而入,趁着月光。赵三刀看到了他的面容正是白天抬鱼的那个渔民。

    “小人是大掌柜派来的,大掌柜有信儿给三爷。”渔民说到。

    赵三刀把长刀放在了桌子上,问:“大掌柜想要我做什么?”

    渔民说到:“还能做什么?让赵三也想方设法挑拨顾荣与廖二或者其他海賊的关系,最好让他们发生内斗。”

    赵三刀听了这话,眉头紧皱。顾三麻子一败,生死不知。岛上的头目已经陷入了一种混乱的状态,这几天顾荣联合了几个平日关系不错的首领的,做好了反正的准备。若不是海贼中拥有强大实力的廖二坚决选择反抗,顾荣甚至一个人就可以控制南沙的局面,这个情况,赵三刀已经派人通知了李明勋。他不明白为什么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李明勋选择节外生枝。

    “赵三爷,大掌柜的意思很简单,崇明不大,一山不容二虎,顾荣若是掌握了太多的力量社团以后在崇明的日子不会好过。”那人低声说到。

    赵三刀微微点头,心中却是明白了个大概,他早就知道,从一开始社团参与朝廷剿灭崇明海贼,就有养寇自重的计划。

    简单的说社团愿意协助朝廷剿贼,是为了保护长江水道的安全并且可以把海贼的巢穴南沙作为社团的据点。在江南之地扎下根来,但是社团不会帮助朝廷把崇明海贼剿灭干净,也不会坐视这一事态发生。原因很简单,社团日后要在南沙立足少不了要建设堡垒、驻留士兵、舰队。如果没有崇明海贼这么一个由头,许多事情还真不好说。

    从一开始就要防备着苏松士绅过河拆桥,既然顾三麻子已经逃跑了,那么这一目的也就达到了,但是顾荣又成为了社团日后在崇明最大的威胁。这个家伙已经搭上了操江提督。日后肯定会替朝廷驻守崇明,如果让他在崇明拥有能够掌握局面的力量,那么社团就没有存在的必要性了。已经和崇明海贼撕破脸的顾荣甚至会倾全力剿灭其余的海盗,那社团在崇明就更难展开工作。

    “我明白了,你回去之后告诉大掌柜,请他放心我绝对不会坐视顾荣在这次剿贼中扩张自己的实力,既然他已经投靠朝廷,成为了操江提督衙门的把总,那么他就应该拥有和一个把总相符的实力。”赵三刀说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