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九四 三刀
    龙王庙堂内或坐或战有四十余人,都是粗豪的汉子,坐着的多是海贼中的小头目,而站着的都是他们手下的精锐,其中以顾三麻子人最多,足有十余人,与在座的诸位土鳖不同,顾三麻子是唯一一个能称得上真正海贼的人。

    顾三麻子是来自苏北的贫困渔民,献贼打下凤阳过境南直隶的时候南下进了崇明为贼,为人仗义豪爽,劫富济贫,在崇明一带渔民中颇有声望,长江南北许多人愿意投奔他,但顾三麻子在崇明扩充实力却犯了本地势力的忌讳,以顾荣为首,崇明本地海贼把顾三麻子的团伙挤了出去,顾三麻子到了舟山群岛北面的嵊泗群岛,靠打劫来往的海船为生,麾下反倒是扩充很快,也有了不亚于顾荣的实力。

    “上次咱们几家打江阴失败,官府和老爷们就想着报复,如今长江水面不安静,想来很快动手了,这次大家聚一聚商议一下策略。”顾三麻子率先开口说道。

    一旁一个尖嘴猴腮的廖二嘿嘿出声:“三麻子,你少在这里装腔作势,去年那江阴典史不过在码头边上射了你三箭,你便怂了不敢上岸,才招惹了这么多是非,哼,如今又在这里装大头蒜,啧啧.......。”

    “放屁!去年我家首领明明说了大家趁夜突袭,登陆上岸,就是你们这群蠢货磨磨蹭蹭,非得拖延到中午,才被人有了警觉!”顾三麻子身边一个高大的男人骂道。

    “你们就七八艘船,当然好组织,老子们哪个不是几十艘,夜里逆流,找死吗?”

    “就是,就是,你们这群外地佬,凭啥在老子这里吆五喝六。”

    几个小头目纷纷叫骂起来,顾荣回头看了一眼伪装成自己属下的赵三刀,见他并无表示,便拿着刀把敲了敲桌子,才让众人安静下来,顾荣说道:“罢了,过去的事儿就让他过去吧,诸位兄弟还是紧着眼前的考虑,顾三爷,你在外海待的时间久,知道的消息多,先跟各家说说,也要一起参谋。”

    顾三麻子道:“苏松的老爷编练了民团,两三千人规模,你们都清楚,再者操江提督也出了十几条船,其次便是新到任的舟山参将黄斌卿,那是一员宿将,连红毛鬼都打过,但是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来自东番的岛夷,派遣了十几艘船,其中两艘夹板大船,还有不少速度奇快的炮舰,最是难缠。”

    “东番岛夷?红毛夷吗?”廖二问道。

    顾荣轻咳一声:“不是红毛夷,是域外海商,咱们应该见识过,航道上那些刺猬一样的筷子船,廖二,你也吃过他的亏吧。”

    廖二脸色微变,顾荣所说的筷子船就是纵帆船,不管是单桅还是双桅,都是极为细长的,船舷也低,听说上面运载的都是南京收购的生丝、茶叶,廖二曾经想要劫持南京出海的筷子船,但是还未接近就被上面装配的大炮清洗,靠近过去就是暴风骤雨一般的回旋炮霰弹和火绳枪铅子,打了一次,损失了三艘船几十人,什么也没捞着,自此眼瞧着纵帆船从眼皮子底下过,也没有人愿意去触碰了。

    对于朝廷水师与外国合作对付自己,海贼们并不感觉惊讶,从嘉靖年开始,大明多次与那些洋夷合作对付自己,而自己也经常与洋夷合作对付朝廷,但是像顾三麻子说的这般严重,众人却是有些不放在心上。

    “三麻子,你又在这里危言耸听,哼!洋夷大家都见过,他们船是厉害,但那是在外海,咱们真正要防备的还是朝廷水师和那支民团,咱崇明一带沙滩密布,礁沙缕结,就算你我行船也是时不时的搁浅,我就不信那东番岛夷可以翻出大浪来。”廖二鄙夷说道。

    “信不信由你,现在是商议怎么办!”顾三麻子说道。

    廖二哈哈一笑:“还咋办,先把这南沙寨子加固一些,存储些粮食、布匹,把弟兄们撒出去,见到朝廷的船就打,打不过就逃回沙洲,另外再骚扰一些崇明县城,让朝廷顾头不顾腚,拖延几个月,东番岛夷也就散了,水师也支撑不下去。”

    这话一出,众人纷纷点头,这些年来,大家一直都是这么办的,朝廷也就拿崇明没有办法。顾三麻子却有不同见解,问:“如果朝廷封锁南沙,饿死我们呢?”

    “这怎么可能,你发烧了吧!”众人瞬间哈哈大笑起来。

    顾三麻子脸色微变:“搁在以前不可能,可是现在的崇明可不是几年前的崇明,还有那么多港汊躲避吗,还有四通八达的航路吗?”

    龙王庙里一时安静下来,廖二也是没有反驳,这几年崇明泥沙淤积越来越厉害,南沙与崇明县城之间的沙洲中,每年都有几个彻底和崇明融为一体,而淤积造成航路便窄甚至消失,许多时候,连渔船、划桨船都要靠潮水进出,大家在崇明一带转圜的余地越来越小了,意味着崇明也越来越容易被封锁。

    “顾三爷,你想怎么做?”顾荣问道。

    顾三麻子笑了笑,指着北面说道:“舟山水师的船就在崇明港口,我们先发制人,突袭了他们船只,给朝廷一个下马威,也能打些粮草,如何?”

    “这法子不错,我觉得可以,如今正是春荒,咱们寨子中存粮可不是不多,真打起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弄到粮食。”

    “恩,有些道理,那黄斌卿刚从福建来,手下就十几艘船,在崇明运转不便,士兵也跟他不久,战力不强,若是好好操作一些,未必不能成功。”

    几个头目都是赞同,廖二也没有反对,大家看向顾荣,顾荣神情冷淡说道:“顾三爷好计策,只是此行凶险.......。”

    “既然是我出的主意,自然是我打头阵了。”顾三麻子说道。

    顾荣哈哈一笑:“顾三爷好气魄,我顾荣也不能落后,回去之后自然挑几艘好船,配些利落弟兄,协助三爷。”

    顾三麻子呵呵一笑:“协助就不必了,只希望诸位管好自己和手下的嘴巴,出去不要乱说。”

    一众首领商议定,顾荣等人便是散了,顾三麻子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坐在火塘旁边烤着,却见心腹吕四职走了进来,顾三麻子问道:“各家首领回去之后可有异动?”

    “那倒是没有,该完骰子玩骰子,该喝酒的喝酒,没有人去港口。”吕四职小心说道。

    顾三麻子点点头,吕四职问:“大头领,崇明这些人中真有内奸吗?”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自古以来,海上的英雄好汉都是败在内奸手上的。”顾三麻子说道。

    “所以您就故意提出去突袭舟山水师,看看谁是内奸?”吕四职嘿嘿笑道,称赞说:“您这招太高了。”

    “可惜,还没见鱼儿咬钩。”顾三麻子叹息说道,他可不仅仅是试探内奸,自己提出这么一个计划,内奸肯定会去报信,但也保不齐有人想要邀功,无论发生什么情况,只要自己抓住机会,就可以号令群雄。

    吕四职说:“要是依小的看,内奸肯定是顾荣。”

    “我也希望是,但是得有证据,没有别乱说。”顾三麻子递给吕四职一壶酒,告诫说道。

    吕四职笑了笑:“大头领,我可不是乱说,虽然没有证据,但是我发现一点蹊跷之处。”

    “说!”顾三麻子说道。

    “顾荣那家伙,向来只信任同乡亲族,所以他手下那些船长、头目,都是亲近之人,但今日在龙王庙,身后却是站了一个生面孔。”吕四职小心说道,见顾三麻子眉头皱起,若有所思的模样,吕四职又说:“我越看那人越像一个人。”

    “谁?”

    “咱们以前的一个头目,赵三刀!”吕四职说道。

    “你敢肯定?”顾三麻子呼吸粗重了一些,赵三刀是他的手下,是个有本事的,管一艘船,但是前年去拦截沙船帮的大船就没有回来,从沙船帮的人得到的消息,自己派遣的船遇到了腾龙商社的夹板炮舰,而腾龙商社就是此次围攻崇明的东番岛夷。

    如果那人真的是赵三刀的话,顾荣定是内奸无异了。

    吕四职挠挠头:“我也不敢肯定,容貌有些变化,神采也不同了,但是有一点没变!大头领或许知道,赵三刀双手刀使的了得,腰间长刀凶猛,背负短刀凌厉,却无人见他第三把刀,但这厮常年背着一把短刀,行走与常人不同,方才顾荣回去的时候,我仔细看过,走路模样倒是真像!”

    顾三麻子微微点头,思索起来,吕四职说:“要不我带些人把他抓来?”

    “好,注意莫要让人看到。”考量许久,顾三麻子说道,对于吕四职他倒是放心,吕四职本身使得一手好长矛,手下还有两个好手,特别是那个倭人武士,一手锁镰,最擅长抓人。

    半夜,赵三刀从顾荣的住处翻墙出来,顾荣给了他一个地址,有一艘船,可以快速去传信,落地之后,赵三刀环视一周,发现周围无人,便是向着巷子深处走去,转过了几个街口,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赵三刀加快速度,抽刀在手,忽然一个身体扭转,躲过一杆射来的掷矛,那掷矛钉在面前的土墙上,深入两尺有余,赵三刀回头一看,一柄后背大刀挥舞而来,厚重的刀背敲向自己的脑袋,显然这人存了活捉的心思。

    躲闪不及,赵三刀擎刀格挡,咣当一声,手中长刀被打飞,赵三刀弯腰下滚,手探入后背,从领口抽出一把二尺短刀,顺势在敌人大腿上割了一刀,那人吃痛,却因为方才用力过大无法回转,赵三刀在地上翻滚,起身跃上汉子后背,手中短刀刺入汉子的后心,刀锋从前胸透过,那高大的身影瞬间倒下。

    正此时,赵三刀会让觉得后背一凉,弯腰低头,滚下那倒下的尸身,回头一看,一道黑影席卷而来,他本能格挡,那黑影却是在刀锋上旋转,竟然已经缠住,赵三刀就要丢刀,远处那人却是右臂晃动,手中锁链转了几圈,竟然把赵三刀手中的短刀和人一道绑在一起。

    这个时候,赵三刀才借着月光看清袭击者,一个剃着月代头的倭人,手中使用的是倭人中罕见的锁镰,这东西由铁链、铅锤和镰刀组成,远近皆宜,而这倭人看起来四十余岁,浸淫这武器许久,难怪自己一招便是落败。

    倭人手持镰刀,搭在了赵三刀的后颈上,用不太娴熟的汉语说道:“我听殿下说,你叫赵三刀,而你的第三把刀无人见过,今日我中村良信就要见识一下你的第三把刀!”

    赵三刀并未答话,此时他的双臂与身体、短刀捆在一起,手虽然能动,却是做不得什么,任由中村在身上摸索,忽然,中村在赵三刀后腰摸到一物,咧嘴说道:“这是第三把刀吗?狡诈的农夫!”

    赵三刀微微摇头,说:“不,这不是!”

    忽然,赵三刀前扑,脑袋撞在了中村的鼻梁上,中村大怒,想要割下赵三刀的脑袋,却发现身上没了力气,胸口却是剧痛,他低头一看,一个刀柄插在了自己的心脏上,而这把刀正是从短刀的刀柄里拔出来的。

    “原来这......才是你的第三把刀.......。”中村的身体轰然倒地。

    赵三刀扭转身子,想要解开锁链,却听到巷口传来一阵笑声,吕四职手持一杆短矛走了进来,他身上穿着一身缀了铁叶的甲胄,走路之间颇有铿锵之声,吕四职笑道:“当初你我同在大头领麾下,我就想知道赵三哥的第三把刀什么样,今日一见,果然非凡。”

    “你认出了我?”赵三刀颇为惊异,在被袭的一刹那,他还以为是顾荣在搞鬼。

    吕四职说道:“原本不确定,看到你第三把刀出手就确定了。”

    说着,他长矛在手,指向赵三刀,看着插在中村胸口的匕首笑问:“你还有第四把刀吗?如果有的话,尽可能试试,看看能不能刺破我这身甲叶!”

    赵三刀却是笑了,也不挣脱锁链,右手探入后背,拔出一物对准了吕四职,笑道:“我早就不是以前的赵三刀了,此一时彼一时,我更喜欢玩这个!”

    吕四职的眼睛忽然瞪大:“自生火铳!”

    砰!

    赵三刀扣动了扳机,燧发短铳喷出一粒铅子,击穿了吕四职引以为傲的铠甲,射入了他的心脏。

    上一章出了点失误,内奸是顾荣。已经更正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