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八九 以铁换铁
    那三层小楼位于港口与唐人屋敷之间,占据了相当大的一块面积,何斌不用去看就知道那座小楼的构造,因为他曾经在那里工作过,那便是荷兰人的商馆。

    日本锁国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洋教在日本国内的传播,日本一度出现了切支丹大名这类皈依基督教的实权领主,在禁教令之后,葡萄牙、西班牙退出了日本的贸易,荷兰人通过签订包括不传教等条目的协定,才成为唯一可以与日本进行贸易的欧洲国家,但是这并不代表日本对荷兰人放心,即便是长崎成为了日本唯一的对外通商口岸,但德川幕府对荷兰人的警惕性从未放松过,最主要的一个举措就是把所有的荷兰人及其商业活动限定在出岛上。

    所谓出岛就是长崎附近一个人工岛屿,所有的荷兰人必须在出岛上生活和贸易活动,只有外交或者贸易谈判的时候,才能上岸会见长崎官员,而在今年秋季,出岛已经建设完毕,长崎港的荷兰商馆已经搬迁,而原本的商馆就成了德川幕府的产业,在长崎奉行等诸多行政机构都拥有了自己的奉行所等办事机构后,如何处置商馆就成了一个大问题,现在李明勋已经决定把它买下来作为社团在长崎的商馆,而且为这个商馆找到了一位领导者,那就是何斌。

    从献礼和铜钱这两件事上,李明勋已经见识了何斌的能力和他对日本的了解,在社团的高层管理之中无人能及,可以作为社团驻长崎的领事。

    与诸多殖民者设置在各地的据点一样,荷兰人的商馆实际上就是一个小堡垒,主体结构由砖石和东南亚运来的火山灰水泥砌筑而成,围绕起来的还有高达一丈余的高大围墙,上面密布着射塔,小楼本身也有一部分射孔,建筑往地下拓展,地下室也是仓库,可以方便的储存火药、武器和战备粮食,几门四磅炮也是震慑周围的火力,更不要提环绕布置的壕沟了。

    冬日的凉风吹散了李明勋的醉意,他带着何斌走进了人去楼空的荷兰商馆,参观着这个荷兰人使用数十年的建筑,而在昨晚的酒宴上,李明勋已经和拓植正时谈妥了购买商馆的事宜,虽然花费的两万两白银之中有一半进了拓植正时的腰包,但李明勋依旧认为是值得的,至少在长崎的海商之中,除了占据出岛的荷兰人,包括郑芝龙在内,都没有如此气派的商馆。

    “何兄,你以社团驻长崎领事的身份负责长崎的事务,当然,你和你的家人也可以住在这里,商馆的账房、护卫长、商务官社团已经开始选调完毕,很快就会充任进来,当然,我们需要更多懂日语,了解日本的雇员,这一点你可以多多费心,只是不要让日本人和住宅唐人参与社团的机密事务。”李明勋对何斌说道。

    何斌微微点头,他知道李明勋不可能把一切都交给自己,毕竟他未曾证明自己的忠心,从大本营抽调重要的职官就是最佳的证明,但是何斌依旧感激涕零,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舞台,何斌拍了拍身边一处空了的炮架,问道:“大掌柜要派遣多少护卫,添置多少火器?”

    李明勋笑笑摇头:“我会从大本营卫队之中抽调三十个精熟好手给你,但也只是负责商馆和重要职员的人身安全,你也可以从本地雇佣一些,数量不要超过一百,至于火器,有几十杆火绳枪就够了,火炮一门也不要有。”

    说着,李明勋打开了三楼的一处百叶窗,指着商馆外面说道:“不仅如此,外面的壕沟也要填平,改造成花园,围墙上的射塔等军事建筑也拆卸。”

    “您的意思是.......。”何斌有些意外。

    李明勋哈哈一笑:“这个港口在幕府的掌控之下,我们面对的危险只有小偷和盗贼,太多的武力根本没有作用,反而会招来诸多非议,我们社团在长崎设立商馆,是为了做买卖,又不是开疆拓土。”

    何斌略略点头,正如李明勋说说,日本已经不是战国了,有了一个强有力的幕府,无论商馆布设多少火力,一旦与幕府发生冲突都是无用的。

    二人正说着,外面传来喧嚣的声音,何斌透过窗户向外看去,看到近百人抬着各类家具向着商馆走来,为首一人乘坐轿笼,看高高竖起的家纹旗帜,便是唐通事,颍川藤左卫门。

    “恭喜李先生。”颍川藤左卫门上来便是恭维起来,自然道贺李明勋创办商馆的事情。

    几个人寒暄一阵,颍川藤左卫门的手下则把各类家具放在了院落里,几十个仆妇、下人走了进来,收拾起来,不多时便是布置好了一间办公室和一套住所,李明勋拍了拍办公的桌子,笑道:“大通事的情义,明勋实在感动,只是有一件事您说错了,这件办公室不是属于我,而是属于何兄,未来他将作为我们商社在长崎的领事,负责贸易事务。”

    颍川藤左卫门哈哈一笑,连连告罪,三人就在办公室里坐下,商讨商馆之事,李明勋不仅给了何斌权柄,也给了他人手和资金,把这个商馆布置起来并不困难,三人要讨论的是社团在日本的事务。

    长崎作为日本唯一的对外口岸,社团在这里的第一任务就贸易,台湾出产的蔗糖、毛皮,从江南、广东收购的生丝、瓷器、茶叶在日本都是极具竞争力的产品,而在不远的将来,东方港会把海产、铁锭、毛皮运来,这些都会交易到社团紧缺的金银。

    而日本并不只是一个市场,李明勋已经决定拓展在日本的贸易,从日本购买大米、成衣、蔬菜、铁器,就近支持社团在奴儿干都司的拓展事务,商馆最重要的职责就是贸易的开展,尽可能的打开市场,获得商品,确保利润。

    但是却也不仅仅如此,从商馆建立开始,贸易量的扩大,长崎不仅仅市场和商品来源地,也会变成一个周转港口,持续两年的季风贸易成为历史,接下来大本营与长崎的贸易频率会增加,也会有大量的船舶把长崎作为周转港口,前往奴儿干都司的社团据点。

    所以,如何保障社团船舶和人员在长崎的生活和补给就成了一个大问题,人员需要休整,船舶需要修理,不可避免的产生各类问题,比如水手犯罪等治安问题,何斌作为领事,就要处置好这类问题,显然这已经不是简单的金钱就可以解决的了,需要深厚的底蕴和充足的人脉关系,这也是李明勋看中何斌的原因之一。

    虽然依靠拓植正时和颍川藤左卫门的关系,何斌可以快速的拓展社团在日本的事务,但草创阶段仍然是一团乱麻,需要何斌做的有很多。

    三人一边讨论,一边定下章程,到了最后,原本激动的何斌倍感压力,眉头紧锁起来,李明勋把章程一式两份,其中一份递给何斌,说道:“何兄,天大的事情也先放一放,如今你家人寓居屋敷还是尽快接过来为妙。”

    何斌无奈摇摇头,心道这些纷繁复杂的事情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只得收好章程,起身告退,处置个人事务去了。

    颍川藤左卫门接过李明勋递过来的茶杯,问道:“我不能相信他吗?”

    李明勋微微颔首:“这与信任无关。”见颍川藤左卫门疑惑,李明勋说道:“我们之间的私下贸易,不会与社团在长崎的商馆产生任何的联系!”

    颍川藤左卫门呵呵一笑:“你还真是一个谨慎的人。”

    李明勋摆摆手,他之所以愿意和颍川、觉严做幕府命令禁止的走私贸易,且货物都是武器,一开始只是因为投桃报李,毕竟这两位协助自己打开了日本的市场,而除了这一点,李明勋还想从日本获得从长崎得不到的东西,比如铜料。

    “你们在长崎的铜钱贸易,我们也可以做,而且价格更优惠一些。除此之外,我可以替本家做主,这次归航,你们可以从我们这里获得五万斤的铜料,如果你想要更多,下一次我请示本家之后再行商讨。”颍川藤左卫门正色说道。

    这个结果让李明勋非常满意,现在铜料事关社团的安危,有了这五万斤铜料,可解燃眉之急,李明勋从怀中拿出一封信放在了桌子上,颍川打开一看,脸色却是难看起来。

    这上面就是李明勋此次带来的货物,当然全部是火器,但却不能让颍川藤左卫门满意,只有五十杆火铳,二十石硝石,数量远远低于颍川的预计,虽然国崩数量达到了六门,但质量却下降的厉害,都是社团从南洋购买来的各式铸铁炮,口径不一不说,也说不好还有多少使用寿命,要知道上一次双方交易的火炮可是十八磅炮,岛津藩主在给颍川的迷信之中对这类国崩赞赏有加,如今却成了破旧的小炮,纵然价格不高,颍川藤左卫门也有些难以接受。

    “您的事业在海外受挫吗?”颍川问道。

    李明勋摆摆手:“当然没有,事实上,我们的社团的发展蒸蒸日上,以至于火炮自己不够用了。”

    颍川微微点头,他倒是不觉得李明勋撒谎,这次入港的几艘船他都看过了,虽然载货量不大,却都是好船,速度极快,甚为迅捷,完全可以作为水军舰船使用,而且全部都是新船,足以证明腾龙商社的发展速度。

    在颍川有些难以决断的时候,李明勋又摆在了他面前一个册子,颍川打开一看,上面的东西就比较复杂了,用文字、数字和图片详细标注了每一种商品的价格、形制,其中多是军械,最常见的是刀矛铠甲。

    “这是何意?”颍川藤左卫门问道。

    李明勋笑了笑说:“您见到从我们货船底舱搬运出来的货物吗?”

    颍川藤左卫门点点头,卸货的时候他都看到了,此次前来日本的六艘船,都是以货物代替压舱石,最常见的是铁锭,光是从六艘船上卸下的铁料就超过了六十万斤,而且都是上好的精炼铁,让长崎的铁价降低了近一成,颍川藤左卫门可以确信,李明勋现在有稳定的铁料获得渠道,也有意拓展在这方面的贸易。

    李明勋说道:“社团可以轻易获得高质量的铁料,也可以获得高质量的铁质农具、生活用具,但是却无法获得足量的武器。”

    颍川藤左卫门脸色微变,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李明勋的货船上卸下了大量的铁料,但是很快又购买了大量的铁器,便是镰刀、锄头这类农具也是有多少买多少,这足以证明一件事,李明勋缺的不是铁,而是加工铁的能力。

    事实正是如此,大本营的锻造厂获得的资源仅次于造船厂,但是军械仍然不能按时交付,而紧缺的农具绝大部分是从广东购入的,原因就在于锻造厂的加工能力不足,虽然社团想方设法招募铁匠,但是社团所有产业都是耗铁大户,打制农具绝对没有打制军械重要,但是打制军械的优先度又要排列在锚索、铁钉等船用件之后,社团现在可以在广东订制大量的农具和铁器,但是不能订购刀枪。

    思来想去,社团的合作伙伴之中,只有颍川藤左卫门身后的岛津藩拥有这个能力,要知道日本实行的是幕藩体制,岛津藩虽然是最不受待见的外样大名,但幕府也只能通过参觐交代制度等方式搞垮外藩的财政,让其没有能力起兵造反,但是对藩国内部事务,幕府也是插手不进。

    别的不说,各藩国就可以自己铸造货币,也对藩国内部实行专卖制度,幕藩体质下,藩主对领地的控制权没有下降。

    掌控有大量领民的岛津藩自然拥有发达的手工业,冶炼锻造行业也不会少,社团完全可以让岛津铁匠按照自己的要求打制军械,而无需付出金银,毕竟日本不能自己冶铁,李明勋只需要交给岛津藩铁锭,就可以获得铁质军械,事实上,这类事情每日都在日本上演,这个国家每年大量进口铁锭,而出口的商品中,倭刀是仅次于贵金属的拳头产品。

    而对于岛津藩来说,这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毕竟如今的日本军队也是冷兵器与热兵器混杂的时代,相对来说,冷兵器依旧是主流。

    “李先生,你真是一个有趣的人,那位何斌先生为你出了以铜买铜的法子,你便有样学样,以铁换铁,真真是有趣。”颍川哈哈笑道。

    这几天虽然没有断更,但是更新时间打乱了,非常抱歉,我会尽快恢复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