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八四 炼铁与铸炮
    离开造船厂的李明勋沿着煤渣铺就的道路,一路向北而去。进入了一个新近规划的工坊区。

    这片偏僻的区域分布着社团发展的危险品工场,比如火药工坊、铸炮厂和军械厂。

    得到商社高层支持的炮厂占有比较大的面积,而火药作坊和军械厂因为扩军的需求,也正在进行扩建活动,只有前不久新设立的炼铁厂,正在进行搬迁。

    从李明轩的个人角度来说建立规模化的炼铁工业,是他一直以来的愿望,一切还是要从实际情况考虑,至少商社的高层对于炼铁厂的态度一直就是不温不热。

    原因其实很简单,商社已经具备了香港这样一个据点,完全可以从广东获取质优价廉的佛山铁。因为广东的炼铁使用的是木炭,而非高硫的煤炭,所以质量一直高于明国的其他地方,广东铸造的火炮也一直是大明王朝军队的首选。

    对于林诚等人来说,建立自己的炼铁工业确实可以降低钢铁方面的成本,但是这个优点并不那么迫切,甚至有人以为与其花费大量的资源投入到炼铁中去不如把各种铁质物品的售卖价格提升上去,一样可以获得利润。如果不是很难在广东成规模的购买到军械武器,那军械厂和锻造厂也不会得到商社高层的支持。

    社团拥有的炼铁厂,冶炼出来的铁锭质量和价格都比不上从广东直接购入,自然而然就被视为鸡肋。

    商社发展炼铁锻造的行业的最大阻力,就在来源于广东佛山这个闻名天下的冶铁中心。

    在台湾钢铁工业发展受限且动力不足的情况下,李明勋决定把社团的冶炼中心放在遥远北方的库页岛。那里的露天铁矿已经处于开采的状态,而漫山遍野的丛林也可以提供比较好的燃料。当然大规模的冶铁还是使用煤炭,而这种资源在库页岛上也并不缺乏。

    更为关键的是库页岛周围存在着朝鲜和日本两个缺乏铁资源的巨大市场。就以日本为例,即便是到了18世纪日本没有成规模的炼制钢铁,其国内所需的铁制品,一般都是从海外进口而来。即便是库页岛一开始只能出产最低劣的块炼铁,对于日本来说也是不可或缺的资源。正因为如此,李明勋和商社的高层商议之后,决定对商社目前的炼铁厂进行整体搬迁,从广东招募来的冶铁工匠,随着部分设备装船转运到库页岛。

    炼铁厂里一片忙碌,工匠们指挥劳工拆卸各类工具,而厂主沈泉看着自己努力近半年的成果被大卸八块,这个六尺汉子忍不住哭了出来。

    沈泉祖籍南直隶六安,前些年老家献贼过境,携家带口到了江阴讨生活,凭借炼铁锻铁的手艺,在原来钱锦手下倒也混得肚圆,因为是第一批全家迁到台湾的,手艺又好,颇受李明勋赏识,得以执掌炼铁厂。

    沈泉倒也不负所望,成功试制了第一座高炉,李明勋虽然向他介绍了高炉所需的各类技术要求,但是从耐火砖,铜铁炉身和畜力鼓风机都是沈泉夜以继日,亲自摸索出来的。

    当然以畜力为动力的矿石粉碎机械和选矿池也得到了社团其他工坊匠人的支持,但是没有人敢否认沈泉的功绩。

    然而,效率高的高炉炼铁厂却是有些生不逢时。目前社团所控制的区域根本不出产铁矿石,而来自台湾中部山脉到煤矿也因为运输问题而价格高企。即便是一座高炉的效率抵得上几十座普通的炼铁炉,但仅仅是运输成本就能够让高炉出产的钢铁价格远远高于从佛山直接购入的铁锭。

    “我沈泉凭手艺吃饭,到了那极北之地,未必不能混出名堂来。”沈泉一拳砸在炉身上,坚定的说到。

    “好一个不屈不挠的好汉子,这才是我腾龙商社的脊梁。”称赞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沈泉回头一看,正看到李明勋踏步而来。

    沈泉连忙施礼,却被李明勋扶住了双臂,李明勋看了看周围,诸多匠人也已经围了上来,匠人们的脸上难掩失望的神色,而李明勋很明白他们的心思,毕竟库页岛在万里之遥的极北之地,很多人把这种迁址当成发配。

    李明勋朗声说道:“诸位或许不知道,在两年前布袋港也不过是一块滩涂荒地,若非诸位与我一道戮心沥血也不会有今日之局面,今日诸位北上开拓库页岛恰如两年前我将大本营定在这布袋港。只消一两年的时间库页岛也当如大本营一样繁盛,到时诸位都是社团的开拓功臣,社团自然不会亏待你们的。你们左右看看周围工坊的坊主、匠头,两年前哪一个不是穷苦百姓今日却已经登堂入室,他们之今日就是你们之明日。”

    “大掌柜社团真的要拓殖库页岛吗?”一个匠人问道。

    李明勋毫不迟疑的点点头,他从身边的护卫手中接过一张地图,打开之后上面正是库页岛的部分区域。而区域的一角则是一个城镇的规划图,在图上可以清楚的看到港口码头修造船厂炼铁厂等诸多设施。而事关大家利益的炼铁厂则位于城镇的核心区域。

    “这是正在规划中的东方港,港口周围三十里之内的野蛮部落都已经被清扫一空。社团在东方港有一支超过300人的驻军,还有实力强横的盟友部落,而在明年,社团将会投入至少十万两白银和数千人力建设这个港口而炼铁厂则是重中之重,你们会在郁陵岛短暂停留,待东方港准备好你们的是之后再行迁入,而到了明年春天你们的家人也会被送到在东方港。社团拥有两大支柱性产业,一个是捕鲸,另外一个就是你们的炼铁厂。社团会在其中倾注大量的资源,完全不亚于布袋港的造船厂。”

    李明勋的话让众多工匠欢欣鼓舞起来,大家在布袋港待得久了,非常清楚造船厂就是社团的宝贝疙瘩。所有的资源、人力都会优先投入到造船厂,而其中匠人的薪资待遇和上升空间都远远高于其他部门。本着宁为鸡头不为凤尾的原则,在布袋港不受待见的炼铁厂,如果到了库页岛,可以成为社团的重要产业,那么众人都获得了一次改变命运的重要机会。渐渐的,人们不把迁址到库页岛当成一种苦差,眼睛里也多了一丝憧憬。

    待工匠们散去干活,李明勋对沈泉说到:“你心中莫要有负担,不要以为炼铁厂没有在不带港立足是你的责任实际上社团对炼铁厂的投入已经见到了成效,这一整套的高炉炼铁设备就是最佳的证明,到了东方港我们就可以快速的进入生产状态,或许你不太清楚,北方对于钢铁的需求就是一个无底洞,所以你会有一个大展抱负的舞台。”

    “大掌柜您放心,我沈泉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沈泉压抑住心中的激动,郑重的说道。

    铸炮车间里,布劳恩听着隔壁炼铁厂传来的欢呼声,心中抑郁许多。布劳恩是个德意志人,原本是虎鲨号上的一名炮手。因为曾经在澳门卜加劳铸炮厂工作过,所以被委以重任掌管铸炮作坊。

    铸炮车间的一角传来叮叮当当的敲击声,那是广东来的汉人铁匠在煅打回旋炮的炮身,这是铸炮车间唯一能够出产的火炮。

    这种佛郎机式的后装回旋炮制造工艺极其简单,而且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即便在东方已经传入100多年了。铁匠们只需把熟铁打造成一个个的圆筒,然后熔铸拼接在一起,以加强肋固定就可以了,因为社团的舰船时常面临接舷战,所以通常配备许多回旋炮作为火力支援。

    而在车间的一角摆着七八门各式长管火炮,其中以18磅炮和24磅炮居多,这些火炮看起来已经铸造完毕,实际上如果细细观察的话,就会在内膛和炮身发现诸多的裂缝,他们铸造出来之后经过试射都没有合格,然而这却是包括布劳恩在内的七名工匠的杰作。

    铸炮工坊的工匠来源十分复杂,其中过半来源于澳门招募的葡萄牙匠人,还有部分则是英国东印度公司送来。然而铸炮作坊开办这半年以来,真正铸造成功的也只有两门十八磅炮,莫要说为此投入诸多资源的社团,就算是布劳恩也无法容忍这种现状。

    “或许今天大掌柜就会把我解雇我又要回到船上去做一个邋遢的炮手。”布劳恩抚摸着已经生锈的炮身,如此想到。

    李明轩走进铸炮车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他已经了多方了解,对于铸炮厂的现状了然于胸,之所以铸炮车间一直没有提供合理数量的火炮,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在于没有足够数量的铸炮工匠。火炮作为军国利器,能够铸造出这等神器的匠人,在哪里都是稀少的存在。所以纵然社团想尽办法。也没有招募到足够数量的火炮匠人,这也就造成了同样是使用广东佛山出产的高质量生铁,澳门卜加劳铸炮厂就可以成批量的铸造火炮,而自己的铸炮车间就做不到这一点。

    在这个时代,铸炮的原理和方法并不是什么高度的机密,最重要的是拥有铸造经验的匠人,而这正是社团最为紧缺的。

    “布劳恩,为什么我们铸造出来的火炮多有裂缝。”李明勋的声音传递到了布劳恩的耳朵里。

    布劳恩在李明勋的脸上没有看到预料中的暴怒,反而是一种非常谦逊的态度。他毫不迟疑的说道:“是在冷却方面出了问题,阁下。”

    见李明勋有些不解布劳恩详细的解释了起来。使用炮模铸造好的火炮,炮管的外壁散热速度远远高于炮管的内壁,因为炮管外壁的散热面积大于炮管的内壁,且空气流通更为迅速,正是因为冷却不够均匀,所以容易出现裂缝,因而大部分的火炮在试射中都发生了炸膛等事故。

    “你想过有什么方法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吗?”李明勋问道。

    “当然。”布劳恩说道:“我们想过很多方法,目前来说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改进内模,我们可以在内模上设计一个腔体,利用油或者水来加快炮管内壁的散热速度,使之能与炮管外壁相同,这样就能够提升成品率。”

    李明勋听了这个话之后笑了,他说:“看来这个办法得需要很长时间的实验才能够做到,但是,我们的第二艘主力舰马上就要下水了,属于它的火炮却没有铸造成功。”

    布劳恩一时有些尴尬,李明勋问道:“长身管的大口径舰炮,你们铸造成功率很低,那么小口径的火炮呢?比如六磅炮,八磅炮之类的。”

    布劳恩抬起了头。很自豪的说道:“我们几个曾经在卜加劳厂工作过的匠人都很都会熟练的铸造八磅炮和六磅炮,这也是当年万奴行最为畅销的火炮。”

    李明勋对此并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卜加劳历史上铸造的火炮大部分都是装备给各国的武装商船,而那些需要控制成本的商船只能使用六磅炮和八磅炮之类的小炮。

    见李明勋有兴趣,布劳恩又补充了一句说道:“如果想要快速的铸造出火炮的话,我建议铸造六磅铜炮。”

    “铜炮,为什么不吃铁炮呢?”李明勋问道。

    布劳恩的回答毫不迟疑:“青铜是比钢铁更适合铸造大炮的,而我手下这几个葡萄牙的炮匠也更擅长用铜来铸造火炮,实际上在卜加劳铸炮炮厂,葡萄牙裔的炮匠是用铜来铸造火炮,而使用铁铸造火炮都是汉人工匠的事情。”

    李明勋微微的点点头,现在看来只能如此了,社团倒是存储了一部分从暹罗北大年一带购买的铜料,完全可以投入到铸造火炮中来,在急迫需要火炮的现状下可以先行铸造一批六磅铜炮装配到纵帆船上,然后把纵帆船上装备的十八磅炮换装到新造的白鲨号战列舰上。

    “我听林诚说过你曾经去了一趟澳门,为什么没有招募来汉人炮匠人。”李明勋问道。

    布劳恩说:“原因其实很简单,我们在香港的商业活动,已经极大的威胁到了澳门的葡萄牙人。在生产火炮这种大事上,他们不会支持我们的。卜加劳铸炮厂,或许无法控制所有的葡萄牙裔匠人,但是控制那些委身于他们的汉人炮匠,却是非常容易的。”

    “好吧,我会解决这个问题的,而你的任务是尽快出产六磅铜炮。”

    “大掌柜,我们的铜料不足。”布劳恩提醒道。

    李明勋却是笑了:“这件事由我解决。”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