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八二 停战谈判
    麻豆社。

    “解下佩刀,举起双手,不要耍花样!”

    何斌看着眼前的男人,辫发胡服,鼻子耳朵都打着钉,凶悍异常,却不是台湾土著打扮,所配备的长梢弓和银色铠甲也与见过的士兵不同,定然是溃兵所说的鞑靼人了。

    何斌没有选择反抗,而是顺从的举起双手,任凭对方的手搜寻过每一寸肌肤,腋下、裆部还有腰间,待搜查完毕,乌穆指了指后面一栋木楼,说到:“我家主子正在里面等你,进入之后注意分寸,若有无礼,我会亲手撕开你的嘴巴。”

    “难道你的主人没有告诉你,我是他的旧友吗?”何斌有些不悦说到。

    “那又如何,现在你是敌人的使者!”乌穆冷冷一笑,刀鞘敲了敲何斌的后背。

    何斌叹息一声走了进入,而李明勋已经迎了上来,说到:“何兄,想不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以往这话我是不信的现在看来此言非虚。”何斌不由的感慨道,要知道上一次见面的时候,李明勋还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李明勋摆摆手:“你我之间无需如此说话,当初您救援林老哥的恩情明勋记在心里的。”

    说着,李明勋引导着何斌坐下,端出粗糙的陶壶,说到:“喝杯茶吧,出征在外,可没有什么好茶具。”

    “哪有心情喝茶呀,此前来是受楚尼斯总督所托,但这却是一个有去无回的差事。”何斌漠然说到。

    李明勋确实吓了一跳,问道:“怎么会这样呢,你可是东印度公司的正式雇员,即便是那位暴君如何抱怨也不能随意妄为吧。”

    “看来大掌柜还不知道,楚尼斯对你的行动完全出于他自己的私心,和东印度公司没有任何关系更没有得到巴达维亚总部的授权。”何斌有些落寞的说着,倒是也没有隐瞒,把最近两年发生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李明勋却是听得心惊肉跳,他本以为,自己的社团与东印度公司已经完全的决裂,却不曾想这一切都是总督楚尼斯的自作聪明。

    在原本的计划里,李明勋只是想在不可避免的战争中,尽量拖延时间,占据更大的优势。然而今天看来,这场战争似乎是可以避免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何先生还是不要回去了,您已经被总督楚尼斯当成了牺牲品,无论与我们的谈判是否成功,您的性命都没有任何的保证。”李明勋认真的说道。

    何斌轻轻的点点头,他也是这般想的。

    “那您今后有什么打算,是回福建老家还是前往某个地方避世隐居?”李明勋问道,他知道何斌与福建的郑芝龙有着藕断丝连的联系,这个时候投靠郑志龙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然而,何斌的回答却让李明勋大吃一惊。何斌说到:“我要去日本长崎。”

    见李明勋不解,何斌解释说:“荷兰人那边,我是回不去了,而我在日本长期还有一些产业,足够我东山再起,据我所知,您的社团也在拓展日本的市场,希望到那个时候,大掌柜能够多多支持。”

    这一点李明勋倒是有些了解。何斌与郑芝龙一样,都是海盗出身,而且在日本经营许久。即便是郑芝龙也在日本长崎也存有大量的资财,以备不患,何斌自然也不例外。

    “那现在你想让我怎么帮助你?”李明勋问道。

    何斌笑了笑,说道。:“看在林诚的面子上请你帮我假死,好让楚尼斯相信,这样我也有机会逃离台湾甚至还有可能带走我的妻儿。”

    李明勋为难的摇摇头说道:“很抱歉何先生,您说的我做不到。”不等何斌询问出口李明轩解释道:“因为我还要通过您与热兰遮城的楚尼斯和谈呀。”

    “和谈?不,李先生,之所以有机会进行和谈,除了楚尼斯的私心便是您手中的香港,东印度公司仍旧无法容忍您的存在,您的社团仍然是荷兰人的眼中钉。”何斌诧异说到。

    李明勋却是丝毫不在乎这一点,他之所以选择提前动手开战,仅仅是为了让战争拖延下去。现在荷兰人的机动兵力已经被自己俘虏,那么到明年西南季风开始之前,荷兰人都没有围攻布袋港的能力。但是楚尼斯的和谈意愿却给了李明勋另外一个选择,那就是可以把台湾的战事拖延的更久。

    这可是出乎意料的选择,如果能够真的实现和荷兰人的停战,那么社团不仅可以获得足够的时间发展,还能够将已有的资源投入到北方更为广阔的空间中去。

    “您所说的我都了解,但是我的社团需要更多的时间和更广阔的空间,所以还是希望您能够协助我完成这次谈判,当然,无论结局怎样,我都会帮助您逃离荷兰人的魔窟。”李明勋诚恳的说道。

    何斌叹息一声,身不由己的他没有其他的选择,只得说到:“好吧李先生,我将尽我所能。”

    接下来何斌摒弃了一切谈判技巧,知道的一切和盘托出,最后说到:“您如果有什么条件,我可以以书信的形式带您向楚尼斯传达。但是有一点我想要提醒你,在荷兰东印度公司进入南阳的41年时间里,他们有过许多的敌人和合作伙伴,所以您的要求最好合情合理,否则傲慢的荷兰人会选择以刀剑而非合同的形式处理问题。”

    李明勋笑了笑,摆摆手说道:“何兄,你搞错了一点,这次谈判是我和荷兰东印度公司的事情,楚尼斯只是台湾的行政长官,他没有资格与我谈判。”

    何斌脸色微变,在他的印象里,李明勋可不是一个傲慢的人。而李明勋非常清楚何斌的疑惑,他说道:“楚尼斯能够做的只能是与我的社团停战,且和平相处,然后把这里的一切汇报给巴达维亚的总督,然后我们才能够就香港和双方的关系进行谈判。”

    “您的意思是私下停战吗?”何斌疑惑的问道。

    “我想楚尼斯阁下更希望是这场战争从来没有发生过,如果他能满足我的一些条件的话,我可以配合他做到这一点。”李明勋的脸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三天之后,李明勋的亲笔书信摆在了热兰遮城楚尼斯总督的办公桌上,在书信中李明勋向楚尼斯提出了一个搁置这场战争的绝佳提议。并且可以毫无担忧的写进公司的备忘录中,呈递巴达维亚。

    李明轩把先前的战争定性为来自中央山脉的高山蛮族发动了入侵战争,因为这场战争中损失了大量的人手,且被牵扯到日益紧缺的战争资源,而来自长期的武装商船受制于凛冽的北风,无法全员出战。所以楚尼斯总督为了不造成更大的损失,选择暂时搁置北上攻打西班牙人的计划。

    毫无疑问,这样定性这场战争对于楚尼斯来说是非常有利的。至少它可以维持台湾的现状。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突尼斯答应李明勋的停战条件。

    李明勋的停战条件并不苛刻。第一条是让停泊在大员港外海和澎湖的武装商船按照原定计划返回巴达维亚,解除对腾龙商社最大的海上威胁。

    第二,双方以八掌溪为边界,互不侵扰,而腾龙商社迁徙麻豆社和附近的高山蛮村社。

    第三,双方暂停一切敌对活动,一直来自巴达维亚的使者与李明勋一起确定双方的关系。

    当然在这次私下谈判之中,李明勋并不是一味的索求,而是选择在释放俘虏等方面进行了妥协。

    李明勋保证在武装商船撤离,解除了对布袋港的威胁之后便可以有条件的释放俘虏。所谓的条件只是符合俘虏身份地位的赎金,当然俘虏中最尊贵的高级商务专员达扬则不再释放的范围之内,其要等到双方的关系确定之后再行处置。

    接到书信的一整个白天,办公室里传来的是咆哮和砸东西的声音。突尼斯的愤怒来源于战争的失败和失去对局势的掌控。但是恢复了理性的他知道这是最好的选择。

    楚尼斯并不是没有损失,他需要用更多的利益来堵住行政体系中其他人的嘴。还要拿出私人钱财来赎回哪些士兵和军官,可以想见,在俘虏中占大头的台南土著是没有这个待遇。

    仅仅是钱财上的损失,就足以让楚尼斯这两年的心思白费了。但处理事没有其他的选择,对他来说退则满盘皆输,倾家荡产。更进一步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第二天,突尼斯以恶劣的天气为由告知返航心切的武装商船船长可以离开澎湖和大员港。紧接着楚尼斯轩不热兰遮城的戒严状态解除。而这两项举措换取的则是李明轩的主动撤军,包括麻豆社和所有的高山蛮族在内。

    而返回布袋港的李明勋,接到了楚尼斯总督送来的书信和赎金包括舍尔少校马格尔少尉在内的24名军官率先被释放。

    突尼斯通过赠送两门火炮的方式,释放了对李明勋的善意。而他希望得到的回报则是李明勋可以以书信的形式主动向巴达维亚的总督提出贸易的诉求。

    在这个问题上,李明勋并没有异议,但是在一些细节李明勋则与楚尼斯出现了众多分歧。

    通报传来往了十数次之后,双方终于达成了一致。在腾龙商社大掌柜李明勋致巴达维亚总督的书信中,李明勋对台湾行政长官突尼斯的品格和能力大加赞赏,并且提出了与东印度公司贸易的请求。

    当然这种请求并非无的放矢,腾龙商社与荷兰东印度公司一样,在中国沿海都受到福建郑芝龙和菲律宾西班牙人的威胁,而腾龙商社也迫切需要来自南洋的诸多货物。

    李明轩写给巴达维亚总督的书信中不乏溢美之词,但是楚尼斯的工作报告中对腾龙商社和李明勋的评价则是毫不留情甚至多有污蔑言论。

    楚尼斯将李明勋描绘成一个与大明两广总督有非同寻常关系的走私商人,在两广总督的支持下进入台湾并且通过各种卑劣的手段与野蛮人达成了联盟。

    而在最后,楚尼斯以退为进,先是要求巴达维亚支援舰队和陆战力量消灭李明勋,继而提出合作的可能性。并详细列举了与李明勋合作的好处,例如可能获得直接和大明贸易的机会,还有在中国沿海制约郑芝龙、分担西班牙人带来的压力。

    “希望明年温和的西南季风可以带来一位睿智而具有掌控能力的使者或者是一支精悍强力的军队。而从公司的长远利益考量,我更倾向于前者。”楚尼斯在工作报告中最后写到。

    随着一艘双桅通报船航向了巴达维亚,这场战争终于落下了帷幕。没有人知道这次试探会带来什么结局,或许是。稳定而广阔的发展空间,亦或者是来自巴达维亚规模巨大的军队。

    乌鸦号。

    何斌在潮湿阴冷的北风下裹紧了身上的披风,但是仍然感觉不到一点温暖,脑海中不断浮现出楚尼斯阴冷的笑容,那个胖子可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他肯定知道在这次谈判中自己扮演的角色。但是楚尼斯还是释放了他的日本妻子和两个孩子,仅仅是因为李明勋提出了这个要求。

    交卸完职责的何斌原本准备坐一艘商船前往福建,在那里想办法前往长崎,但是却被李明勋邀请前往腾龙商社的大本营布袋港,何彬敏锐地察觉到,这是李明勋的拉拢,但是一想到这个社团最终还是会与荷兰东印度公司这样一个庞然大物为敌,何斌便没有了投效的想法。

    毕竟何斌已经不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了,再也没有了年轻时做海盗首领的那种冲劲儿,现在的他只想安安静静的赚钱过日子,而不是继续在枪林弹雨里冒险。

    一路北上,何冰都在盘算着如何拒绝李明勋,一直到乌鸦号进入了布袋港之后,眼前的场面豁然一变,何斌彻底惊呆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