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八一 意图
    “投降?你想让我的向敌人卑躬屈膝?”达杨抓住舍尔的领口,愤怒的叫喊道。

    舍尔面色严正,道:“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这个命令可以这个时候下达,也可以明天早上下达,区别只有是否葬送一百个荷兰人的性命。”

    达杨听了这话,全身好似没了力气,颓然坐在了地上,正如舍尔所说,局面已经不可控制了,或许自己可以集结所有人固守,但是大员港已经没有援兵了,整个大员港能抽调的兵力都在自己麾下,其余的只能保证热兰遮城基本防御的运作,楚尼斯没有兵力援助自己了。

    呜呜呜!

    号角声再度响起,然而这次是来自身后,达杨惊讶的转过身,看到一面面旗帜和图腾从甘蔗田后升起,一支支队伍走了出来,其中一支虽然数量不多却极具气势,一头装饰华丽的巨香身上坐着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晚霞照耀在他的脸上,看不清楚他的面容,然而,那人的声音却让达杨的呼吸变的急促起来。

    “达杨,投降吧,作为你的老朋友,我会给你体面的。”

    达杨还记得那个声音,来自自己计划讨伐的对象,腾龙商社李明勋,他颓然坐在那里,面如枯木,喃喃说道:“一切都结束了。”

    “阁下,我们应该怎么做?”舍尔问道。

    达杨扭转脖子,在火光的照耀下看清楚了周围人的脸,有些人恐惧,有些人期待,有些人则是劫后余生的喜悦,达杨道:“诸位,投降吧,抵抗已经没有意义了,敌人的领袖是一个精明的商人,而非高山蛮族,不用担心会被杀死。”

    这下,众人的脸色都舒缓了许多,舍尔从达杨手中接过佩刀,用军旗卷了,高举起来向着大象走去。

    “真是一场漂亮的胜仗,我们大获全胜,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处置很多了。”见荷兰人选择了投降,李明勋难以抑制心中的兴奋,高声说道。

    正如高锋所说,从达杨率军出动之后,事情就有些出乎了李明勋的预料,一开始制定的伏击计划因为荷兰人的优异表现而作罢,但是高锋、乌穆和多亚抓住了机会,成功击溃了荷兰人的混编部队,原本计划全歼荷兰人,震慑楚尼斯并且拖延荷兰人北上目的已经达到,而且出乎预料。

    “大掌柜,此战一共击杀敌人二百三十余,其中多数是大员港附近皈依洋教的土著,纯种的荷兰人只有十四人,还有七个混血。”第二天的一早,高锋向李明勋汇报战役的结果。

    见李明勋颇有兴致,高锋道:“我把首级给荷兰将军看了,死的荷兰人都是一些士兵和下级军官,并没有什么重要人物。”

    李明勋笑着看向高锋,他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竟然猜到了自己的计划。

    “这个时候,溃兵已经返回了大员港,你立刻从俘虏中挑选一部分土著,让他们把伤员运送回热兰遮城,并把这封信交给楚尼斯,另外,让那个舍尔少校前往麻豆社,劝降学校里抵抗的敌人,对了,让他把这个东西带上!”李明勋一边吩咐着,一边把一封信和一个沉重的箱子递给高锋。

    高锋收好了信件,打开了箱子,看到里面是一枚四磅炮的实心炮弹,自然也就明白了其中道理,这炮弹来自于此次战役的缴获,有三门四磅炮在,马格尔所凭借的围墙工事也就没了作用,要么死,要么降。

    热兰遮城。

    乌鸦的叫声不断透过狭窄的窗户传来,楚尼斯看到了它们在城门处盘旋,太阳已经重新升起,远处的丘陵在光影下逐渐伸展,从笼罩的黑暗中显现出来,海风吹散了晨雾,却也把城门处的哀嚎声传进了楚尼斯的耳朵。

    城门处有十几个木架子,每个上面都钉着一个人,欠缴人头税的汉人,违反法令的土著,这些都是楚尼斯心情不好的牺牲品,但是更多的则是从战场上撤退下来的溃兵,他们带来的消息引发了混乱。

    “还没有达杨的消息吗?”

    这个问题楚尼斯已经问了超过十遍了,但是没有人能够给他确切的消息,溃兵传回的消息千奇百怪,有人说达杨被树林里窜出的恶魔敲碎了脑袋,也有人说达杨已经向敌人投降,还有人声称,大队人马困在麻豆社一带等待救援,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出援马格尔的大队人马已经失败了。

    “总督大人,总督大人。”

    急促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楚尼斯回过头,看到了一个神色慌张的军官,他是追随达杨前往麻豆社的军官之一,但此时却没有配备武器,一只胳膊吊在胸前,楚尼斯脸色微变,问:“告诉我发生了什么,达杨呢?”

    那军官似有难言之隐,眼睛在办公室内的其他人身上扫过,何斌躬身施礼,说道:“总督大人,在下还有一些实情要处置,就先告退了。”

    “不!”楚尼斯摇摇头,环视一周说道:“你在这里协助我,其余人去忙吧。”

    何斌不明所以,看着侍者引领公司那些商务员和军官退下,只留下自己这个异族外人,他稍稍警惕起来。

    “总督大人,我们遭遇了伏击,伏击者超过一千人,有虎尾珑社的丛林武士,来自北方的鞑靼人,还有装配了火绳枪和回旋炮的火器部队,他们属于腾龙商社,而附庸我们的土著溃散,达杨阁下和舍尔少校率领幸存者投降了。”

    军官说出的话好似晴天霹雳,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粗重的喘息声不断呼出,何斌看了看楚尼斯起起伏伏的肚腩,就知道他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不由的身子后撤了两步,天晓得这个暴君震怒之后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楚尼斯的手脚微微颤抖着,他不出声,办公室内无人敢于出声,许久之后,楚尼斯长叹一声,却是已经安静下来,他挺了挺宽大的后背,舒展了攥紧的拳头,出言问道:“你是怎么样知道这么详细的?”

    “是敌人告诉我的,他希望我能向您详细的描述他们的实力,以免您做出错误的决定,而达杨阁下也支持这么做。”军官低声说道。

    控制住自己情绪的楚尼斯没有追求这话语中的傲慢,他微微点头,又问了几个细节问题,军官都一一作答,何斌却是听的满脸震惊,达杨率队投降,马格尔同样如此,而敌人的兵力超过三千人,还有一支装备精良的火器部队,其余土著也过半装配铁质武器,敌人的战术不是土著常见的一拥而上,很好的利用了地形,号令如一,且阵型严整,仅仅只是听这位军官描述,就知道他们的实力不亚于大员港的荷兰人,但是台湾怎么会出现这么一支力量,而且真的属于腾龙商社,属于那个年轻的男人吗?

    当何斌从震惊中走出的时候,发现那个军官已经离开了,而楚尼斯正呼唤自己的名字。

    “总督阁下,请原谅我的失礼,实在是这个消息太过于震撼了。”何斌如此说道。

    楚尼斯微微摇头,默然道:“原本我只是想利用腾龙商社抵挡来自北方的大肚番和虎尾珑社的骚扰,没有想到,仅仅只有两年的时间,我就亲手培养出了一个怪物。”

    “那您准备如何做?”何斌小心的问道。

    楚尼斯没有回答,而是从抽屉里抽出了两份资料摆在了何斌的面前,何斌走上前,拆开细看,第一份是来自巴达维亚总部的公函,是由公司的总干事亲笔书写,这可是仅次于巴达维亚总督的实权人物,管理着亚洲的所有贸易。

    公函的内容很简单,在汇总了来往于巴达维亚的明国、越南商人提供的消息,并且从返航的商船那里得到佐证,明国的广东省新近出现了一个名为香港的开放口岸,总干事质问楚尼斯为什么没有及时的报告这一重要消息,而在公函的末尾,总干事提及了一个设想,是否有可能在香港设立一个商馆,获得和大明帝国直接贸易的机会。

    而第二份报告则是楚尼斯亲手整理的,消息来源很复杂,全部与香港有关,报告清楚的描述了香港开埠的过程,虽然情报把其归结为李明勋与新任两广总督的私人关系,但香港开埠造成的巨大影响确实难以忽视的。

    何斌看到这里,忍不住说道:“这个李明勋背着我们竟然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有香港在,或许巴达维亚总部大人们不会乐意看到我们与腾龙商社敌对。”

    这话说出口,何斌却有些后怕,暗骂自己没有管住嘴巴,要知道,整个大员港,只有少数知道大员港动员,准备对北方战争的真正目的,而实际上,这是楚尼斯和达杨在弥补过错,并想在其中发财。

    “何,你不用这般拘谨,你说的没错,如果没有香港,李明勋是福摩萨秩序的挑战者,无论是阿姆斯特丹的十七位绅士,还是巴达维亚的总督大人,都会毫不迟疑的消灭他,但是有了香港就不一样了,这是一次改变与大明贸易格局的机会,你知道,在公司建立近四十年的历史中,与明国直接进行贸易,获得一个类似于澳门的据点是所有高层的共识。”楚尼斯热切说道。

    “您的意思是化干戈为玉帛?”何斌问道。

    楚尼斯微笑说道:“正是如此,把流血的战争变成赚钱的生意,这才是真正的智慧,对吗?”

    说着,楚尼斯站起身,给自己和何斌倒了一杯波斯出产的葡萄酒,微笑说道:“我与李明勋好似两个角斗士,这次意外的战争就是一次相互的试探,我们两个都无法将对手打趴下,如果继续战争,就会变成一场血腥而低劣的扭打,对谁都没有好处,何不选择停战,我想,台湾容得下两只猛兽,宽阔的海洋同样如此,而且,我们与李明勋之间还有一个共同的敌人——西班牙人。”

    “可是您怎么向巴达维亚解释李明勋的出现,香港的事情还好说,但是布袋港的一切似乎都不利于总部对您的评价。”何斌小心的问道。

    楚尼斯微微一笑,与何斌碰了碰杯子,说:“如果我们能获得和大明直接贸易的机会,这一切并不算什么,当然,我们距离巴达维亚数千里,而阿姆斯特丹更是在万里之遥,我们能做的文章有很多。何,现在的最重要的是挽回损失,控制局面,至少双方不能宣战,我准备让你做我的全权代表,前去与李明勋谈判,如何?”

    何斌心中一沉,看了看楚尼斯,发现他的脸上却是殷切的期望,得到总督大人的赏识是一件令人激动的事情,但是这种激动很快在何斌心中消失,要知道,在大员港,楚尼斯不仅只有达杨一个亲信,即便是没了达杨,楚尼斯还有几个信得过的人,为什么选中自己呢?

    出身海盗首领的何斌知道其中原因,他试探道:“我当然乐意,只是总督大人,我希望与我的夫人做一下告别,毕竟,此次前去不知要多久。”

    “不,事不宜迟,何,请你快点动身吧。”楚尼斯当即说道。

    何斌微微点头,更是确定自己是楚尼斯精挑细选的人,一个有能力又随时可以作为牺牲品的人,毕竟对于东印度公司而言,死一个外籍雇员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好吧,总督大人,就一些对手的细节,我们还需要再讨论一下。”何斌说道。

    楚尼斯见何斌答应,心情畅快了许多,便毫无遗漏的说了出来,越是对腾龙商社了解,何斌的心情越是复杂,他难以想象李明勋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聚集起如此规模势力,除了海上力量,腾龙商社已经不亚于大员港的荷兰人。

    “当初我只是看好李明勋,却没曾想他有如此大才,腾龙商社,已经值得我下注了。”离开大员港的何斌,心中已经有了其他的想法。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