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八十 骚扰
    “那怎么办呢?”军官扶着高锋从树上下来,焦急问道。

    高锋冷冷一笑,道:“如今形式不似大掌柜预料那般,我等自然不能墨守成规,方才看荷兰人斥候,多是侦查路旁的甘蔗地和灌木丛,对较远的河边丛林并未过多重视,立刻让多亚和乌穆率领自己的手下潜入进入,我会想法把敌人赶进去的。”

    “那护卫队呢,总不能功劳都让那些蛮子夺走吧。”军官有些急迫的问道。

    高锋呵呵一笑,指了指道路的拐弯处,说到:“我们的战场在那里,只要挡住荷兰人,这群人也就成了瓮中之鳖了。”

    达扬眺望着前方的地形,希望寻找到一处舒适的宿营地,但是这里的土地被土著收拾的不成样子,完全没有汉人控制的土地那般井然有序,道路两侧的地形破碎不堪,甘蔗田与灌木丛交错着,还有许多坑坑洼洼,而这里距离麻豆社不到十里了,设立一个营地,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也可以更好的应对可能出现的复杂局面。

    啪啪!

    几声清脆的枪声从一侧的甘蔗田里响起,整个队伍都紧张起来,达扬的副手用鞭子抽打四处乱窜的土著,让所有人列阵警戒,并派遣了小分队进入甘蔗田,搜寻侦查。

    很快就有士兵从甘蔗田里跑出来,还抬着两个受伤的人,负责侦查的军官把一些东西摆在了达扬的面前,说到:“阁下,我们死了四个人,伤了两个,只杀了他们三个,这些是从敌人身上搜缴来了,那群猴子跑的太快了,没有抓到俘虏。”

    达扬翻身下马,看了看地上的东西,是各类武器,能吹出毒箭的吹管,粗制滥造的投石索,还有几根掷矛,但是不能否认这些武器的杀伤力,那些掷矛都有铁质的枪头,在土著手里是可怕的杀人利器。

    “你怎么看?”达扬问身边校。

    少校道:“这是野蛮人的拖延战术,故意骚扰我们,好有足够的时间围攻马格尔。”

    达扬微微点头,冷冷说到:“卑劣的野蛮人,该死的土著,抓到这群人,我会把他们吊起来用鞭子抽!”

    少校皱眉道:“阁下,关键是如何做?士兵们在等待您的命令!”

    达扬回头看到了许多疑惑的脸,他知道此时不能迟疑不定,但是如今确实是两难境地,如果继续前进,会不断遭到土著的骚扰,他可不会让麾下精锐的士兵去该死的甘蔗田里和那群土著交换生命,但是如果不那么做就救援不到马格尔。

    “阁下,总督大人给您的任务是把下山的高山蛮子和麻豆社一起毁灭!”少校适时提醒到。

    达扬重重点头,战争从来就不是追求完美的游戏,总有人要付出牺牲,马格尔已经站在了那个位置上,自己能做的只能是让他的牺牲变得有价值。

    “让斥候转变路线,离开甘蔗天,我们去建设一个坚固的营地,作为此次战争的支撑点。”达扬挥舞着马鞭,终于下定了决心。

    荷兰人的大队人马离开了道路,进入了湿热的亚热带雨林之中。这里没有成型的道路,到处都是茂盛的树木和枝叶繁茂的灌木。

    达扬站在一片空旷的土地上看着士官们指挥土著砍伐树木和藤蔓制造营地栅栏和围墙。幽深灰暗的丛林里,一阵阴冷潮湿的风吹过,达扬感觉后背有些发凉。他不知道心中的紧张从何而来,但是在这里呆的久了,越发感觉有些不对劲。森林原本是生命繁盛之地,为什么周围没有一点的声音。那些小动物是因为害怕自己的威势而蛰伏了吗?

    森林外的土地还在晚霞的照耀之下,但是森林深处已经一片昏暗。荷兰人聚拢的空地上点燃了篝火,土著们也拿着火把工作,点点橘色的火焰,在丛林中跳跃着。浑然不知这一切已经被多亚的虎尾珑社士兵纳入眼底。

    彼得手持巴冷刀,砍断拦路的藤蔓,他忽然感觉脚下的土地有些松软,但是用力的踩一踩,又有些坚硬,似乎那是一种活物一般。彼得低下头,看到了苔藓绿草覆盖的土地,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心道自己过于敏感了。

    然而一声尖锐的呼啸声从林中响起在幽深昏暗的森林里传荡开来,紧接着就是各种各样的喊叫和哨声回应。彼得忽然发现自己脚下的土地动了,他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在地上,就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从地上翻身滚起,手中的利器散发着银色的锐光。对着他当胸刺来。

    当。

    一声脆响响起,彼得忽然发现自己的胸前没有传来疼痛,低头一看,正在流淌出来的不是温热的鲜血而是冰凉的酒液。原来那把尖刀被锡制的酒壶挡住了。彼得一脚踹在了敌人的腿弯翻身而起,不顾一切的在丛林中奔跑起来,大声喊道。

    然而,丛林中早就乱作一团。藏在苔藓和草丛下的虎尾珑社武士穿行在树林中的乞列迷人相互合作,手中的武器不断射出,掷矛、弓箭如雨点般落下,四周散开的土著骤然受到袭击,面对浑身是血,头戴魔鬼面具冲出来的敌人,他们大喊大叫的发命狂奔,跑出了丛林。

    荷兰人的表现稍微好一些,聚拢在一起,但是紧张之中再难排列出阵型,多亚和乌穆大声呵斥着想要冲出时冲出丛林的士兵。他们藏在树后,用弓箭不断攻击着空地上的荷兰人。

    一枚羽箭从达扬的耳边飞过,带起的尖锐哨声,让他一阵耳鸣,达扬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摸到了温热的鲜血,他回头一看,不少荷兰士兵已经哀嚎着倒地,少校则高喊着扑灭篝火,而更多的士兵则用火绳枪向周围的丛林漫无目的的射击。

    场面已经混乱到难以控制,达扬很清楚,在这种高压混乱的环境下,一个人的逃跑会引发整个队伍的大混乱。到了那个时候,一切都不能由自己控制了。

    他不顾耳朵上的伤口,大声呼喊着少校率领士兵离开丛林,而荷兰人久经沙场,和土著的战争已经持续了许久,自然有诸多应对土著袭击骚扰的经验。他们迅速跑出丛林就在森林外的空地和道路上列开阵型,长矛手顶在前面而火绳枪手则在掩护下装填子药,紧随其后的虎尾珑社士兵被打了一次齐射,几十个人倒地。

    眼瞧着荷兰人已经列开,阵型稳固了,稳固了防御。乌穆连忙喊着多亚,千万不要再进攻,毕竟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达扬站在士兵中间,紧张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耳边都是士兵的哀嚎和粗重喘息,而眼前的灌木丛和森林之中不断有人影闪过。他不知道隐藏在黑暗中的敌人在筹划着什么,但是也很清楚,停在当地的自己会遭遇何种境地!协助他的土著已经发生了大溃散,自己这几百人再怎么精锐也难以在黑夜中抵挡敌人的攻击,而且自己的敌人真的是茹毛饮血的高山蛮子吗?达扬认为不是,高山南和麻豆社的土著虽然人数不少,但是极为缺乏铁器。刚才攻击自己的敌人可是装备精良,持有精铁锻造的武器。夺走生命的箭矢散发着寒光,那模样奇异的掷矛一击就足以刺穿士兵身上的半身甲。

    这里的情况没有那么简单,这是一个阴谋,一个针对大员港真对东印度公司的阴谋。

    “撤退,撤退!”达扬高声喊道。

    少校果断支持达扬的命令,骤然遭受袭击的大队人马已经出现了慌乱,撤退是所有人的想法。趁着天没黑,赶紧撤到安全的场所,否则所有人度过漫漫的长夜。

    达扬被人扶上了战马,颤颤巍巍的向着来时的道路撤退,他的脑袋里一直回忆着刚才看到的一个袭击者的面容。那人披头散发,脸上满是刺青,双眼细长面容宽阔,手中提着的柳叶弯刀沾满了血肉,那肯定不是士兵们大喊大叫的魔鬼,但是似乎不是的高山蛮子,至少那喊叫的语言与福摩萨的土著语言截然不同,而那形如罗圈的腿型更像是骑惯了战马的人。

    大队人马维持了基本的阵型,倒是没有逃散许多,沿途收拢了不少四散而逃的土著。但是达扬无法接受失败的现实,辎重和大炮全部丢失了,这意味着这次失败无法掩饰。即便是有楚尼斯支持,这次作战也是自己一生无法抹掉的污点。

    然而,逃离的队伍忽然停下了,前面传来的枪炮声让盘算着如何避免责任的达扬清醒过来,少校跑到达扬面前,带来了一个十足的坏消息——前面的道路被敌军堵死了。

    达扬跑到阵前,看到道路上被人树立了一排栅栏,后面隐藏着精悍的士兵,可以看到点燃的火绳发出星星点点的亮光,即便是清楚的嗅到火绳燃烧发出的臭味,达扬依旧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火绳枪,高山蛮子怎么会有火绳枪?”达扬再也顾不得涵养,大声咆哮着。

    “阁下,这根本不是高山蛮,也不是麻豆社可以做出来的事情,我们上当了!”少校回应着达扬,指出了其中关窍。

    “我们要冲过去,否则会遭遇两面夹击!”达扬咆哮道。

    少校却拉住了达扬,附庸的土著已经冲杀了一次了,但是没有突破那道栅栏防线,舍尔喊道:“阁下,敌人有数百火绳枪还有几门回旋炮,而我们的士兵刚刚经历的失败,不会有人愿意冲击这种阵线的!”

    “舍尔,你说怎么办?”达扬已经没了主意。

    舍尔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敌人的数量,也不知道他们来自何方,但是我就知道形式刻不容缓。”

    达扬听了这话脸色大变,舍尔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已经没了分寸,如果自己不站出来,或许这支部队就要葬送在这里,舍尔道:“阁下,投降吧,向这支火器部队投降,总好过被追来的蛮子杀光!”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