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七九 入彀
    到了这个时候,一切语言都没有了意义,马格尔当即命令道:“火绳夹上蛇形杆,点燃了,装填好火药铅子,听到我们的命令再开火,长矛手堵住大门,敌人冲不进来!”

    虽然嘴上这么说,马格尔藏在身后的手却不断的哆嗦,敌人实在是太多了,如果发起疯来,谁也挡不住,看着那群土著缓缓向前移动,马格尔的心反而镇定了下来。

    高山蛮距离还在七十步之外,马格尔麾下的火绳枪手已经开始射击,敌人的队形实在是太密集了,饶是这么远也打到了十几个,接着第二轮射击的时候,则有四十余人倒下,当敌人冲到围墙前,进行一轮齐射后,火枪手也拔出了佩刀,或者捡起长矛,阻挡野蛮人。

    外面的高山蛮子被突然起来的火光下了一大跳,火枪手聚集的方向直接发生溃散,但是其余方向的蛮子却冲了进来,迎着掷矛和箭矢,顶着长矛攀爬围墙,好在学校本就不大,高山蛮再多也詹卡不了兵力,但四面的围攻让守军压力很大。

    “用手榴弹,用手榴弹!”马格尔高声喊道。

    他取下腰间的榴弹,就着火把点燃,扔了出去,顿时就是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其余方向也是如此,高山蛮留下满地的尸体,如潮水一般退去。

    马格尔看了看劫后余生的士兵,心道:“下一次进攻该如何防守呢?手榴弹已经告罄。”

    “彼得,你过来。”马格尔拉过彼得,对他说道:“这里的情况很危急,现在敌人刚刚撤退,很是混乱,你从西北方向出去,泅渡过河,去大员港报信,把看到的一切告知总督大人。”

    树林里,李明勋坐在树荫下,惬意的享受着美味的柠檬汁,而在他的面前,巴隆脸色铁青,而麻豆社的萨米则急的团团乱转,刚才的一次围攻,这支乱糟糟的军队损失了一百多人,而撤回来的伤员多半也是不能活,但是给敌人造成的损失却是乏善可陈。

    “不来一杯吗,柠檬汁加了甘蔗汁还有一点葡萄酒,很美味。”李明勋笑问道。

    萨米大吼道:“李先生,让我们再进攻一次吧,这次我会亲自督战,敢于撤退的人我都会亲自斩断他们的大腿。”

    李明勋摆摆手:“算了吧,萨米,我宁愿他们死在矿洞里,死在种植园,也不愿意他们死在这片毫无意义的战场。”

    此次社团的主动出击,定下的是引蛇出洞的策略,去年底的时候,虎尾珑社已经向南扩张到了麻豆社西部的中央山脉一带,在扩张中,巴隆与多亚两位首领走上了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多亚的办法简单粗暴,向北一路征伐,凭借强横的实力和火器,连续攻占高山蛮的村社,把村社首领的亲族和胆敢反抗的人变成奴隶卖给腾龙商社,而从被征服者中挑选武士加入自己的军队,扩张实力。

    巴隆的办法则细腻很多,战争与收服交叉使用,他会攻伐不服从的村社,也会赐予愿意降服部落相对独立的地位,巴隆正在筹备一个土著联盟,毫无疑问,他是这个组织的盟主,虽然一开始,巴隆遇到种种困难,但是协助李明勋防御布袋港的这半年改变了一切,多亚的扩张被迫停止,而巴隆则有更充裕的时间来展现他的政治手腕。

    此次对荷兰人的战争,拥有四个臣服部落的巴隆拥有比多亚更大的作用,他拥有四个高山部落可以伪装成高山蛮与麻豆社合作对抗荷兰人的假象,而且利用几个部落,帮助李明勋把一支六百人左右的精锐军队从布袋港转移到麻豆社,并且提供了大量的资源补给。

    “萨米,不要说了,李掌柜肯定有更多的策略,他的目标不止马格尔,还有大员港的红毛夷主力。”巴隆制止了萨米的咆哮,郑重提醒道。

    热兰遮城,行政长官官邸。

    楚尼斯的阴沉的看着办公桌上的文件,不时咬牙切齿的谩骂着,出身底层的他在污言秽语方面有着不错的天赋,几个商务员和港务官都不敢抬头。

    让楚尼斯唾沫横飞包括那些武装商船的船长、糟糕的大员港和可恶的船蛆,越来越多的武装商船从日本赶来,完全超出了大员港的维持能力,大部分的武装商船因为排水量过大无法进入台江内海,为了躲避北风,只能前往没有完善设施的澎湖停泊。

    (明王朝与郑芝龙取得了对荷兰人的战争,但是并未把荷兰人完全驱逐出澎湖,荷兰在澎湖有据点和城堡,只是为了不刺激明国,没有驻军。)

    从澎湖传来的消息全都是抱怨和抗议,武装商船上的日本货物在腐烂变质,时时刻刻受到北风的影响,而位于亚热带的澎湖,船蛆重新回到了商船,船板已经损坏,而澎湖没有船坞提供维护服务,大员港也进不去,船长们已经联合起来催促楚尼斯,尽快展开对西班牙的战争,他们要避免船蛆进入龙骨和船肋造成不可逆的损失,更要减少因为耽搁时间造成的损失。

    而楚尼斯的手下对如今的局面也颇有微词,众人对楚尼斯极为了解,知道这个出身底层、身材肥硕的男人脑袋上顶着无数的头衔——经验丰富的官僚、专业商务员、伟大的征服者,如此林林总总十几个,但是所有的头衔中,没有一个与军事有关,楚尼斯总督不熟悉海军也不熟悉陆军,自然也不熟悉战争。

    “必须马上开战,等到马格尔的率领的分遣队回来,我们就要发兵北上,对,必须加快速度,尽量在三日之内开拔.......。”楚尼斯挥舞着拳头咆哮,但是熟悉他的人知道,总督大人平日一向极富威亚,根本不需要加入这种动作来增加说服力,既然他表现的凶狠果决,那么肯定是乱了方寸了。

    正在楚尼斯要向众人布置各类艰难任务的时候,达杨急匆匆的走了进来,他的头发脏乱,满脸汗水,全无平日的魅力,见到办公桌前这么些人,达杨嘴里要说出的话硬生生的憋了回去,他挤出一点笑容,说:“总督大人,我有要事汇报。”

    楚尼斯心中一紧,他知道达杨如此,定然是出了大事,而且不是好事,楚尼斯脸色一正,故作镇定的让眼前的属下出去,达杨主动关上门,焦急说道:“出大事了,马格尔少尉遭遇了伏击,被困在了麻豆社中。”

    “这不可能!”楚尼斯站起来,大声吼叫道:“完全不存在这种可能性,一定是你在开玩笑,马格尔是经验丰富的探险家,他两次出征麻豆社都是大胜而归,此次还有新港社三百人协助他.......。”

    楚尼斯大声宣告着他的理由,但是达杨认真的表情让他不得不安静下来,接受这个事实,楚尼斯长出一口气,肥胖的肚腩颤了颤,坐在了椅子上:“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马格尔不是骄傲轻敌的人。”

    “是高山蛮与麻豆社联盟了,回来报信的使者说,围攻者有三四千人,阁下,即便是他有所夸大,仍然非常危险。”达杨说道。

    楚尼斯一时有些愣神,高山蛮子怎么会和麻豆社合作,要知道,公司与麻豆社的仇恨不过二十余年,但麻豆社与高山蛮子仇恨已经持续了无数个岁月了。

    “阁下,阁下,快做决定吧,现在派出援军还有希望,如果晚了,马格尔就完了,在这个时候,我们可无法承受一次失败。”达杨见楚尼斯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提醒道。

    楚尼斯当然明白达杨话里的意思,北上计划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了,如今舰队聚集,枕戈待旦,这个时候如果败在土著手中,折损马格尔这类人物的话,对于军心士气无疑是巨大的打击,更何况如果不能解决麻豆社这个麻烦,那么主力离开后的大员港就要随时面临两千蛮子的骚扰,那么如何放心北上呢?

    “阁下,请下决心吧。”达杨恳切说道。

    “达杨,如果动用主力清缴,那么北上计划就要延迟至少一个月,你知道我要承受多大的压力吗?”楚尼斯问道。

    达杨认真盯着楚尼斯,毫不迟疑的说道:“您为了福摩萨已经付出了一切,也承担了许多压力,多一些又如何呢,阁下,我愿意亲自率军前往麻豆社,尽快赶回来。”

    楚尼斯脸上满是欣慰,但心中有些窃喜,直到现在,他终于确定达杨和自己站在一条船上,他对达杨的军事才能并不在乎,但是只要他率军出阵,就再无退路,将来若有干系,达杨和他那位在阿姆斯特丹的总部担当要职,与十七位绅士有交情的父亲只能坚定的站在自己身边。

    “好吧,达杨,由你主导这次行动,我会给你三百精锐,还会从土著中挑选八百人,去吧,以征服者的姿态横扫一切,让麻豆社在地图上彻底消失吧。”楚尼斯一拳砸在了办公桌上,高声说道。

    因为原本就有北上计划,大量的士兵和土著已经进入动员状态,聚集在大员港周边的兵力充足,达杨率领的军队在当天就启程出发,一路沿着马格尔少尉通行的路线前行,一千多人的军队,又有火炮、辎重,前进的速度慢了许多,好在麻豆社距离大员港也不是很远,而荷兰人设立在各个村社的学校也是不错的防御工事,达杨并未选择急行军。

    然而,达杨走后不久,镇定下来的楚尼斯越来越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或许他不是一个合格的军队统帅,也没有直接军队的经验,但是他的前半生多是在东印度群岛渡过,见过了荷兰人的征服与土著蛮子的反抗,心中隐隐有些感觉不对。

    麻豆社的反抗有些突然,而与高山蛮子的合作一点没有征兆,更关键的是,那几千围攻马格尔少尉的高山蛮子是如何行动的呢,这群野蛮人尚未开化,处于蒙昧状态的他们缺乏组织和生产能力,凭借已经日渐衰落的麻豆社是如何支撑这样一直军队的运作呢?补给从何而来,何人做主指挥,又如何分配战利品?

    荷兰人的主力军在道路上安静的前进着,达杨骑在一匹纯白战马上,不疾不徐的前进,走在最前面的他也用马匹控制着整个队伍的前进速度,作为一个贵族子弟,达杨有些做派让人讨厌,但是能在如此年轻的年纪做到高级商务专员这一要职,凭借的可不是背景。

    他或许与楚尼斯一样,不是一个合格的统帅,但是达杨懂的用人,此次出击,他麾下不仅有几个在殖民地作战经验丰富的士官,他的副手舍尔少校能力非凡。

    “舍尔,或许我们通过急行军可以在夜幕来临前赶到,但是敌情不明,我已经下令一个小时候扎营。”达杨对身边的须发半白的少校说道。

    舍尔点点头:“阁下的决策很正确,黑夜之中接近战场是冒险的行为。”舍尔欣慰的说道。

    麻豆社南面的一处高地,高锋大马金刀的站在一株巨大的桧木树冠,透过枝叶用望远镜盯着远处的荷兰人,狭窄的视野里,几个敏捷的身影穿行在密集的甘蔗地和杂乱的灌木丛中,他们的身躯时隐时现,巧妙的与大地深深浅浅的色块融合在一起,而在这些土著猎手的后面,还有一支五十人规模的斥候队,清理着道路两边。

    “真是警惕啊,难怪荷兰人能在万里之遥打下如此大的疆土。”高锋不由的感叹到。

    “那我们还继续埋伏吗?”树下一个军官问道。

    高锋摇摇头,这次埋伏是大掌柜安排的,原本就计划围困荷兰人第一波反扑,然后伏击第二波的主力,为此,装备精锐的虎尾珑社武士和社团的火器部队都未曾出现,此时护卫队埋伏在甘蔗地里,准备给路过的荷兰人致命一击。高锋道:“让弟兄们撤出吧,如今这个情况,怕是只能伏击到敌人的斥候队,但是那没有意义。”

    “哎,大掌柜还是小瞧了荷兰人,伏击计划落空了。”

    好久没有求推荐票了,求推荐票呀,求打赏哟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