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七六 结发
    而米拉进入后面居住区准备祭祀用的东西,一个护卫走到李明勋面前,低声说道:“大掌柜,小人打听过了,他们圣殿的圣女也是可以嫁人生子的,很多时候,圣女都是嫁给国王的,大掌柜已经是事实上的国王了........。”

    李明勋瞪了这护卫一眼,呵斥道:“闭上你的臭嘴,外面怎么这么乱,快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护卫匆匆赶了出去,李明勋静心等待米拉出来,却听闻有些不对劲,外面的争吵和喊叫中夹杂了金铁交鸣之声,还有武器劈斩**的声音,李明勋下意识的握住了刀柄,这个时候米拉从后面跑出来,神色有些慌张,她手里提着一把短刀,鲜血染红了胸口。

    “有人要从后面的窗户进来,被我.....被我杀了。”米拉说道。

    李明勋早就听说过神树之下,众人尚武,即便是圣女也是一名姬武士,现在看来,倒不是假话了。

    “莫要担心,随我一起。”李明勋拉着米拉的手,走出了石殿,看到殿门前倒了七八人,有护卫也有高地武士,而十几个武士不怀好意的围着剩余七八个护卫。

    方才在李明勋耳边说话的护卫靠到了李明勋面前,道:“大掌柜,敌人不多,小人护送您冲出去,到了圆堡就安全了。”

    李明勋倒是不怕护卫打不过这些高地武士,毕竟能进护卫队的无一不是骁勇之辈,配备铁甲钢刀,高地武士虽然多些,但绝非护卫对手,但是李明勋知道,既然敌人点燃大火,引发暴乱,定然会只有这点人,他吩咐道:“万万不要,敌人定然是料定我等要撤往圆堡,想来路上设下埋伏,不然也不会只让十几个高地武士围攻。”

    “如此大火,圆堡守军定然看到,我等退入圆堡,等待援军便是。”李明勋当即说道。

    红土高地通往乌溪的小路上,马威与塔拉罗趴在草丛里,静心等着。原本按照计划,塔拉罗率领高地武士,利用地形熟悉和内应,与马威合作,把神树下进行归附仪式的人一网打尽,只是没想到,归附仪式改在了圆堡,所有人马只能以刺杀李明勋为主,因为腾龙商社在溪心地的力量不足(主力一直在北面征服。)塔拉罗对路况熟悉,又有先行安排到红土高地的武士配合,轻松进入了红土高地,到了夜晚便是制造事端,准备伏杀撤退的李明勋,却不曾想怎么也等不来。

    “马威,你的计策失效了,大家跟我来,杀死冲上高地,杀死圣殿里所有人。”随着阻击圆堡守军的武士发出信号,塔拉罗立刻决定改变计划。

    塔拉罗赶到的时候,石殿里的护卫顶住了一次攻击,外面又添了七八具武士的尸体,塔拉罗见殿门已经关闭,窗口里不断有箭矢和铅弹射出,塔拉罗立刻说道:“把那些干柴搬过去,烧死这些人。”

    殿内的护卫听到这话,连忙说道:“大掌柜,我们冲出去吧,缩在这里,定然是个死。”

    李明勋摇摇头:“冲出去也是死,我们从后窗撤离。”

    几个护卫相互看看,其中一个中年护卫对李明勋说道:“大掌柜,您先撤,我带弟兄们冲杀一阵,为您争取时间。”

    说罢,这护卫还刀入鞘,从手下手中接过长枪,一脚踹开殿门冲了出去,这护卫甚是剽悍,长枪在手,冲入敌阵,见人刺人,枪出如龙,宛若疯虎一般,与身边几个护卫压迫着一群高地武士后撤,但终究寡不敌众,塔拉罗亲自格挡,不久便被七八支木矛刺中,穿着铁甲的他虽然受创数处,浑身是血,仍旧高呼杀贼,四处乱刺,众多高地武士在侧,竟然不敢近身。

    殿内的李明勋知道大势已去,连忙拉着米拉去了后殿,这石殿本就不大,窗户也就半丈高,仅能容一人钻过,李明勋随手挑起一旁炉子上铁水壶,连壶带水扔了出去,外面传来几声哀嚎,接着他翻滚而出,掏出燧发手铳当胸打死一人,踹翻另外一人,回身一看,米拉已经钻出窗户,李明勋不敢耽搁,拉起米拉向着石殿后的树林里跑去。

    已经是夜间,分不清敌人有多少,李明勋持刀跑在前面,遇到阻拦就是一刀,黑夜中的树林杂草密集,枝条抽打着李明勋的脸,划出一道道的伤痕,一直奔跑小半时辰,李明勋忽然觉得全身一软,竟然晕了过来。

    再醒来的时候,面前是米拉挂着泪痕的俏脸,李明勋诧异问道:“我怎么了?”

    米拉拉开李明勋的胸口,露出一个有些发紫的圆形孔洞,米拉脸色红晕,有些羞怯的说道:“是巴布拉人的吹箭,上面有毒,我已经帮你吸出来了。”

    李明勋呵呵一笑,心道,幸亏自己中毒,要是米拉中毒,自己吸出来,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挨巴掌。

    李明勋正想要站起,却发现全身无力,而米拉则是直接把李明勋扑倒在草丛里,李明勋不知所以,却看到米拉指了指前面的密林,李明勋悄悄拨开草丛,看到三四个高地武士正搜索而来,他连忙摸遍全身,却发现佩刀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燧发手铳倒是在身上,但是装载子药的牛皮腰带却不见了。

    再看米拉,二人手中的武器只剩下那把牛角做柄燧石为锋的短刀,而李明勋此时却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

    米拉示意李明勋不要乱动,她用燧石短刀割断自己的长发,开始编制,不久就编成了一条绳索,量了量,却是不够,继而割下李明勋的头发,李明勋穿越来时,只是短发,后来因为社团里的汉人都不剃发,而剃发的东虏又是主要敌人,李明勋也就留了头发。

    很快,头发变成了绳索,绳索变成了投石索,米拉从地上挑选了几块石头,小心的藏在了大树后面,手腕快速甩动探头的瞬间就把石子甩飞了出去,继而又藏回了树下,而距离最近的一个高地武士的脑袋则被击中,捂着脑袋滚到了一边,不断的惨叫。

    其余两个武士发现了异样,其中一个靠近伤者,但是米拉又一次出击,坚硬的石子击中了那人的眼眶,倒在了地上。

    最后一个高地武士眼瞧着两个伙伴被击倒,却不知道敌人从何而来,握紧了手中的长矛,却忽然瞧见一人从草丛中站起,黑洞洞的火铳对准了自己,那武士大叫一声,就要逃跑,却被追上的石子击中了后脑。

    当李明勋再见到米拉的时候,她的身上又多了些血迹,手中有了两把木矛和一柄刀,李明勋看了看她,笑了起来,米拉却是有些羞愤:“你若是像其他汉人一样留着头发,那我就不用割自己的了。”

    李明勋从米拉手中接过那头发编制的投石索,道:“我会好好保存它的。”

    等到李明勋回到圆堡,已经两日之后,众人见李明勋回来,都是喜出望外,而阿海与赵三刀也没有继续隐瞒,将所有责任揽在了自己身上,李明勋却没有追究任何人的责任,只是要求赵三刀把北面的主力调集回来,处理巴布拉族的叛乱事宜。

    一场刺杀,巴布拉族折损了近百武士,连塔拉罗也受了重伤,仅仅是马洛一人支撑不住的,而李明勋则拖着受伤的身躯,在圆堡举办了归附仪式,仪式上,十七个村社的首领宣布向李明勋效忠,献上了鱼鳞册,上面写明了各个村社的人口、田亩、房屋以及各类产业,而李明勋除了慷慨的赐予他们官职和一些财物,还征召了部分人马,加入到征讨巴布拉族的军队之中。

    “师傅,马威怎么处置?”待其他人离开之后,阿海小心的问道,刺杀那日,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是不会想到马威会出现在这里,而通过审讯知道,马威还是这次刺杀的主要参与者。

    李明勋皱眉道:“把他交给林老哥吧,我想他会好好处置的。”

    阿海轻轻点头,说起来,腾龙商社是以原先林诚的手下为班底起来的,马威虽然一直没有融入这个体系,但与社团的高层交情莫逆,倒是有些麻烦。

    “阿海,溪心地的事情我就完全交给你了,既然荷兰人动了手,我们就要还击,这场战争是不可避免的了。”李明勋如是说道。

    第二天一早,李明勋坐上一艘单桅纵帆船前往布袋港,港口的气氛有些凝重,特别是高层,每个人都知道,荷兰人要对社团动手了,对于将要发生的战争,所有人都没有把握,毕竟荷兰人在台湾经营二十年了,而社团仅仅立足不到两年。

    “如果再给社团两年时间,社团必胜!”几乎每个人都这么想。

    李明勋没有大张旗鼓的上岸,来到城堡的时候,只有守备官高锋向李明勋汇报了最近关于荷兰人的情报,无非是集结兵力,筹备粮草和船只,形势已然非常紧迫,只剩下开战了。

    “大掌柜,还有一件事需要您知道,是大卫的事情。”高锋最后补充道。

    “大卫,他一直跟在我的身边,能有什么事儿?难道你没有按照我开具的凭条给他应该的货物吗?”李明勋问。

    高锋当即道:“当然给了,我是按照您的要求给的,没有丝毫短缺,我说的是另外一件事。”

    高锋在布袋港地图上一指,定格在了一处区域,那里是高档住宅区,商社高层的寓所和驿馆都在那里,高锋说道:“这是当初您划定给英**官的住处,其中一座小院属于大卫的副手泰勒。密探发现,泰勒的小院被英国人管控起来,里面不许外人进出,似乎进行什么勾当,而我问过泰勒,他说是大卫吩咐的。”

    “这好像是他们的私事。”李明勋随口说道,一座小院,半亩之地,能搞出什么名堂。

    高锋道:“一开始我也没有放在心上,但是在溪心地发生了刺杀事件,这件事就不得不引起重视了,而且小院刚管控的时候,泰勒往里面输送过一些火油。”

    李明勋不置可否的耸耸肩,无论是泰勒还是大卫,都没有杀自己的理由。

    “大掌柜,大卫阁下求见,他说是向您告别的。”侍从走进来,说道。

    高锋立刻问道:“真的要让大卫离开吗,大掌柜,西蒙斯说过,三艘武装盖伦船决定着海战的胜负!”

    李明勋选择了沉默,高锋却说:“大掌柜,英国人来到这里就是求财,我们可以用生丝价格甚至白银直接雇佣他们参战,只要价格合适,英国人肯定愿意,再者,您与大卫已经拥有了非常深厚的情谊.......。”

    “让大卫进来吧。”李明勋打断了高锋,说道:“在国家利益面前,什么情谊都没有用。”

    李明勋很清楚,让大卫加入自己的行列对荷兰人开战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大卫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英国东印度公司,甚至代表着整个英国,这几个月驻扎布袋港,还能以通商名义,但加入己方军舰战列线就是彻底的宣战行为了。

    虽然英国人与荷兰人关系并不好,但是双方并未撕破脸,这两个实力强大的公司如今正在分割衰落的葡萄牙的尸体,英国人也淡出了东南亚,转而经营印度和波斯,专注于‘安静的贸易’双方已经没有了根本上的利益冲突,诺大的东方容得下两头雄狮。

    而最为关键的是,大卫没有这个权限,英国东印度公司此时还不具备荷兰同行的巨大权力,事实上,一直到1670年,英国东印度公司才被国王授予结盟、宣战等这些国家才具有的权力。

    见高锋失望,李明勋高声说道:“高锋,你要记着,台湾是整个社团的大本营,我不允许任何外来势力介入,或许需要付出更多的鲜血和生命,但是一切都是值得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