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七五 配套体系
    “封锁消息?这不好吧,大掌柜马上就回来了,通信船送来的消息,大掌柜的第一站就是在溪心地,接受大肚番十九个村社的投靠,并且召开第一次地区会议,如果........。”赵三刀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

    阿海打断了赵三刀的话,说:“就是因为师父他要回来了,更是要封锁消息!”

    见赵三刀不解,阿海把赵三刀拉到圆堡的顶层,指着圆堡周围的灯火说道:“赵叔,看看这片土地,半年之前还是一片被人畜粪便和垃圾覆盖的沼泽地,现在呢,我们建立了码头、圆堡和集市,而且在圣树下修筑了庙宇,我们征服了北面四个不服从的部落,为公司提供两千奴隶,雇佣了四千多劳工,这里拥有了伐木场,木材加工厂和鱼港,甘蔗种植规模明年就能超过布袋港一带,除了塔拉罗所在的巴布拉七村社,其余的村社都已经降服投靠。”

    “赵叔,这是你我,还有社团三十二名中高级雇员以及三百四十名士兵功勋,为此我们付出了七十四条生命,他们的坟墓就在脚下的墓园里。这是我们的荣耀,为的就是得到大掌柜的赞赏和恩赐,难道就因为一个偶然发生的伏击,我们就要让弟兄们用鲜血染就的功劳褪色吗,我阿海做不到!”

    赵三刀脸色一正,对于阿海的心情他感同身受。社团正在一个剧烈变革的时期,这个组织像是春天的竹笋,每天都在剧烈的膨胀生长,没一点功勋的积累都会带来巨大的财富和地位的提升,正如阿海所说,大家用了半年时间做到了之前连想不敢想的事情,就等待大掌柜回来领取奖励赢得尊重呢,总不能因为一件小事破坏众人的光辉形象。

    而赵三刀更理解阿海的感受,这个少年人对李明勋奉若神明,一直渴求得到李明勋的赞赏和肯定,为此努力了半年,虽然这个过程中,林诚为他提供了诸多帮助,但不可否认阿海的能力和付出,阿海已经做到了极致,何必纠结于一点瑕疵呢?

    “小掌柜,我明白了,待大掌柜离开之后,我会亲自带队,进剿巴布拉族。既然其他村社已经成为了我们的领民,那么......巴布拉族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赵三刀严正说道。

    三日后的圆堡。

    李明勋坐在阿海的办公桌前,仔细查看阿海关于溪心地的规划图,其中红色标注的部分已经成为现实,而黑色的则只是规划,对于阿海取得的成果,李明勋非常赞赏,可以说,在如今社团所掌握的土地之中,溪心地所在的地域是最不缺乏人口的。

    说起来大肚番用六万余人,即便有部分人被雇佣到了布袋港,这里的人力资源也是充足的,而阿海正是利用充足的人力资源,发展出了成体系的产业,首屈一指的就是伐木场,其不仅采伐用于建造战舰的柚木运到布袋港,还采伐其他可以用作建筑的木材,比如榉木和红桧,并且依靠距离伐木场近的优势,在溪心地构筑了木材加工作坊,除了做肋材、龙骨的大木,大部分的木材在作坊加工成船厂、港口或者其他部分需要的形制和规格,各类板材和木料可以顺流而下,运送到布袋港,而木材所剩的材料,则就地烧制成木炭,与木料一起运送,供给布袋港的冶炼厂和锻造厂。

    而伐木产生的空地则开垦出来,种植甘蔗、桑树,虽然台湾尚且没有形成自己的纺织业,但靠近东南优势,早晚会有大量的移民前来拓展。大量种植的甘蔗带动了榨糖和酿酒作坊的扩张。木炭的产出和大量的木质边角料还带动溪心地的烧砖业。

    可以说,在阿海的治理下,溪心地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原料产地,已经开始为布袋港和商社提供不少初级产品,其中以木炭和砖瓦最为重要。

    想来,在不远的将来这里会出现第二个城市,仅次于布袋港。

    李明勋对阿海提交的有功人员花名册和奖励丝毫没有提出异议,盖上自己的大印,而对于规划中乌溪治理,李明勋则有自己的见解。

    “因为有大肚番的存在,乌溪两岸应该是台湾岛开发最完善的区域,你的种植园拓展计划非常好,排涝不仅可以开垦更多的农田,还可以减少疟疾等疾病的发生,但是为什么延后乌溪水坝的计划呢,这个计划非常好。”李明勋问道。

    “师父,您看到了,溪心地目前的产业只需要干活的劳动力,不用太多工匠,但是水坝不一样,虽然溪心地北部的支流是天然的筑坝场所,但是需要的工匠太多了。”阿海皱眉说道。

    李明勋摆摆手,道:“阿海,你这就错了,筑坝本身就可以排干下游许多地区的沼泽和淤积地,而且还可以利用水力,你的木材加工厂完全可以水力驱动锯子,水力是目前唯一能真正利用的天然力量,通过水力,这里可以兴建锻造、粮食加工、水力纺织,还可以扩大灌溉面积,一道水坝可以改变溪心地的地位,阿海难道你不想亲手创造一个城市吗?”

    阿海的眼睛一亮,李明勋道:“既然这道水坝如此重要,那么就不要吝啬投入,溪心地为社团创造了许多利润,完全可以拿出一部分前往两广招募匠人,而缺乏的人力可以通过征服北部的部落来获得,巴布拉族不就是一个不错的目标吗?”

    李明勋提到巴布拉族,阿海的言辞有些闪烁,他想了想,说:“是的,师傅,我会做好这件事的。”

    这个时候,赵三刀走了进来,对阿海说道:“小掌柜,切尔来了,说是和您商议一下举办仪式的事情。”

    阿海自然明白切尔来的真意,微微点头,便是向李明勋告退,而赵三刀则留下向李明勋汇报他麾下象兵与火器部队配合的事情。

    走出圆堡的阿海在圆堡后面的军营里看到了切尔,这个家伙比几个月前丰润了许多,原先他只是洪雅族一个大村社的首领,如今不仅垄断了四个村社的日常贸易,名下还有了一块超过千亩的甘蔗种植园,以及可用于蔗糖初级加工的糖庄,可谓名利双收。

    “小掌柜,逃到我们洪雅人地盘的护卫送回来了,一共七个,都在那辆马车里。”切尔低声说道。

    阿海微微点头:“很好,下个月我会把布匹的数量提高两成,算是对切尔首领的报答。”

    说着,阿海走过来,掀开布帘看到里面垂头丧气的七个人,有些人还打着绷带,七个人都是低着头,阿海急于把他们藏起来,并未注意到其中一个正是马威。

    阿海对切尔说道:“大掌柜已经到了圆堡,归附仪式会在三日后举办,地点就圆堡东面的小广场,举办完后,在圆堡的军官餐厅举行宴会,希望切尔首领多多支持。”

    “一开始不是说在圣树下举办吗?”切尔脸色微变,毕竟各个村社的首领已经习惯了在圣树之下议事。

    阿海却是摇头:“大掌柜说了,树下议事是大肚国的野蛮传统,大肚国都已经没了,就没有必要继续这个传统了,圆堡是乌溪两岸的核心,归附仪式自然在这里举办。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与大掌柜才希望切尔首领帮忙。”

    切尔重重点头,他如今已经彻底倒向了社团,并且从中牟利,也没有必要太拘泥于以往的传统了。

    “只是米拉圣女那里有些麻烦,毕竟她在这些村社之中非常具备号召力的。”切尔提醒道。

    阿海笑了笑:“明天下午,大掌柜会亲自去说服米拉圣女,切尔首领就无需操心了。”

    “睡服?”切尔诧异问道。

    “当然是说服,不然你以为怎么做,武力吗?”阿海问道。

    切尔当即哈哈笑了:“睡服,睡服好啊!”

    马车上,低着头的马威眼睛了闪过一丝锐利:“如果在圆堡举行仪式,那么马洛和塔拉罗计划的一网打尽就无法成功了,但是明天下午李明勋前往圣树会见圣女,将是刺杀的好时机!”

    李明勋来到红土高地的时候,原先平静祥和的树下圣地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工地,匠人和劳力在其中穿梭,加工木板,搬运砖瓦,砌筑墙基,干活的多是土著,甚至有高地武士夹杂其中,带有浓郁明国风格的大殿已经成型,工人们在忙活着构建庙宇的附属机构。

    米拉圣女很快出现在了李明勋的面前,她穿着洁白的长衫,头戴花环,白嫩的脚踩在草地上,对李明勋躬身一礼,米拉是少见的能称得上美丽的土著,或许因为自幼生活在圣殿,她的皮肤比土著们白了许多,长长的头发,娴静而出尘。

    “米拉圣女,为什么这里有这么多高地武士?”李明勋收起了有些失礼的眼神,问道。

    米拉一边把李明勋向圣殿引导,一边向他解释:“李先生,高地武士并不仅仅是巴布拉族,其余的村社也有许多,您的大军俘虏走了很多,成为了您产业里的奴隶,但是有些人被赎买了回来,也有些人因为表现优秀被释放,而他们是虔诚的信徒,为神庙的修建动员了很多人和资源。”

    李明勋报以微笑,对于树下的神庙,社团仅仅提供建筑方面的匠人和部分熟练工,修筑所需要的材料和金钱大部分由各个村社的人自发供奉而来。而李明勋却在高地武士中发现了不同,道:“可是他们中不乏巴布拉族的人,您对他们实在是太宽容了。”

    “神庙是所有信徒的事,部分村社种族。”米拉如是说道。

    李明勋无奈的摆摆手,走进了石殿,这里便是神树这个原始信仰的祭祀所在,到处少有的干净,李明勋不客气的团座在地毯上,问:“米拉圣女主动邀请我前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米拉坐在了李明勋的对面,认真说道:“您也看到了,神庙的主殿已经接近完工,这将是神树诞生以来最伟大的建筑,而我认为,这个伟大的建筑不能仅仅用来歌颂和侍奉神树,应该具备更大的用途!”

    李明勋笑了:“比如呢?”

    米拉轻咳一声,说道:“比如在这里开设一个学堂,就像您在布袋港开设的那样,我想让您请几个先生来,教授附近的孩子学习汉语,习练汉字,学会基本的术算,可以吗?”

    李明勋微微一愣,怔怔的看向米拉,他很清楚,大肚番的覆灭受到最大伤害的是塔拉罗,而社团进驻溪心地受影响最大的则是圣殿,原本,神树信仰本身就是一种原始的宗教,远不如佛教、基督教那么擅长蛊惑人心,而随着与社团交往密切,视野开阔后的土著会慢慢淡化甚至消弭这种信仰,从林诚给的报告上来看,原本大肚番的劳工每隔两个月就要前往红土高地参拜,来回路上消耗大量的时间,而最近,越来越多的土著只是参拜的时间,选择朝着神树的方向拜一拜。

    信仰在松动,信徒在流失。这就是米拉要面对的现状。

    李明勋原本以为,米拉会选择对抗,即便她秘密联合巴布拉族发动暴乱李明勋也不会感到意外,但是没想到,米拉竟然会选择融入社团的新秩序,可以想见,学堂在红土高地设立之后,教授的内容除了汉字、汉语之外,米拉必将对那些少年传道,即便这些孩子将来进入社团中服务,圣殿的影响力也会存在,甚至会扩大。

    “这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她很有先见之明!”李明勋心中提高了对米拉的评价。

    但是李明勋无法拒绝这个要求,土著融入社团最大的困难就是语言,种植园、伐木场这类重体力劳动产业还行,诸如造船厂、锻造厂等一系列的手工业,土著完全无法承担,即便想要教授技艺也无法快速进入状态,更不要提,李明勋计划的对台湾土著的汉化工作了。

    “当然可以,米拉殿下,我可以先在这里办理一个初级学堂,收十岁到十四岁的孩子说话写字,学习优秀的可以继续深造,进入中级学堂,学习技术和知识,而没有资格进入中级学堂的则前往工坊成为学徒。”李明勋认真说道。

    米拉微微颔首道:“那就太感谢您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