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七四 马威
    之所以由达杨收集关于腾龙商社的情报,为的就是掩人耳目,而达杨收集的情报已经写满了一本铜饰封皮的书,里面夹杂了许多的信函和便签,由此可见,达杨花费了不少的心思。

    资料从李明勋第一前来大员开始,接下来的一段记录不乏溢美之词,承担侦查鸡笼港的任务,良好的税务记录,远高于平均水平的蔗糖产量和鹿皮数量,创立的甘蔗渣收购等诸多收税名录。

    但是更多的资料则显示腾龙商社对东印度公司的威胁,而最先感觉布袋港一带不对劲的资料竟然在1640年末就已经出现了,接连有几艘公司的船在布袋港一带遭遇袭击,但每次袭击结果都是以船只撤退为结局,也没有多少伤亡,而接下来,痕迹越发的明显,北上的传教士和探险队接连不见踪迹,而腾龙商社前来参加地区会议的代表品级越来越低。

    更多的情报来自洪雅六社,毕竟他们早就投靠荷兰东印度公司,在洪雅六社提供的情报中,八掌溪以北地区已经蒙上一层迷雾,没有人能从那里回来,甲螺村的集市已经不限制铁器供应,而洪雅六社已经以抗击高山蛮的为由,训练了一支超过五百人的军队,并且装备了大量的铁质武器和弓箭。

    而还有情报从合作伙伴那里传来,长崎的荷兰商馆确定,腾龙商社曾前往长崎进行大宗的生丝和鹿皮贸易,而来自江南情报则显示,李明勋参与到了打击海盗的行为,并且在那里获得了自由贸易的权限,当香港开埠,并且进行排他性贸易规则的时候,一切都掩盖不住了。

    蛮子军队,装配火炮的快船,甚至还存在一艘真正的战舰,这便是荷兰人对腾龙商社的朦胧认知,至于有多少军队,港口有什么工事堡垒,多少军舰,荷兰人并不知晓。

    楚尼斯对腾龙商社的判断依旧处于一个想当然的阶段——即便是当初前来大员的那艘戎克船上满载着银子,两年时间,又能发展成什么样呢?

    而达杨从资料中抽出一张纸,摆在了楚尼斯的面前,楚尼斯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他说道:“达杨,这张纸摆在任何一个军官面前都会遭到唾骂,这根本不像是情报,更像是幻想!”

    在最后这张纸上,罗列的关于腾龙商社的军力,虽然类目很全,但是描述却很模糊,大部分用了未知来标准,少有出现的数字也是冠以了可能、差不多等词汇。

    “楚尼斯叔叔,需要更精确的情报吗?到了十一月底,我们就有十四艘武装船,六百精锐的士兵,还有两千土著追随,多达三百门大炮,这支力量足以灭掉一个小国。”达杨有些倨傲的说道。

    楚尼斯摇摇头,说道:“达杨,身为文明世界的绅士,面对野蛮人时确实应该拥有贵族的骄傲,但绝不能过于傲慢,我们必须考虑伤亡,过高的伤亡率也会降低公司高层对我们的评价,这对我们很不利。”

    “那我让坎贝拉上尉亲自带队侦查吧,您知道他的能耐。”达杨说道。

    楚尼斯沉思片刻,道:“出兵会有记录出现在备忘录上,坎贝拉是个迂腐的人,他对公司过度的忠诚可能会暴露我们秘密。”

    达杨忽然抿着嘴笑了,楚尼斯看着达杨,问:“你笑什么?”

    达杨说道:“楚尼斯叔叔,我的父亲说过,您这个人做事从来是胸有成竹的,我想您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吧。好吧,楚尼斯叔叔,我向您道歉,并且接受这次教训。”

    楚尼斯哈哈大笑,坦诚说道:“达杨,你说的没错,我已经安排了一个合适的人前去侦查了,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布袋港。

    乌鸦号单桅纵帆船驶入了港口,这艘纵帆船是一艘十足的商船,只装配了两门回旋炮,其他的武装就是水手们手里的火绳枪了,乌鸦号五日前从香港启程,凭借速度和灵活性,躲开了几波海盗,顺利进入港湾,把从香港招募的一百多劳力安全送达。

    甲板上,马威靠在船舷,小心打量着周围的惊色,眼前的一幕让他瞪大了眼睛,进入港湾,入眼所及是高耸的烟囱和成片的房屋,码头上停满了船舶,大大小小足有十几艘,还有一艘夹板大船,一艘双桅纵帆船正在卸货,成捆的生丝被土著苦力背到岸边的大车上,远远运往港口深处的仓房。

    “老大,你看那边。”一个手下靠过来低声说道。

    马威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面高达一丈的墙壁后面隐隐约约探出一丛木杆,看弯曲的样式,似乎是正在建造的盖伦船的肋骨,中间已经竖起了一根高大的桅杆,隐隐可以看到工匠在上面忙活。

    “咱们想法子混进去,这肯定是造船厂。”马威对手下低声说道。

    乌鸦号终于靠岸,船上的劳工全部下到了码头,被二十余个守卫驱赶到了一间仓房前,所有人都按照手臂上的绳索颜色分开,红绳是工匠,白绳识字,而没有系绳的则是普通劳工。

    在楚尼斯威逼利诱下,马威接了侦查腾龙商社的任务,他也很想报复一下这群让自己落魄的同伴,在香港做了半个月活之后,年少时学会的钉马掌手艺让马威被定为匠人,自愿来到了台湾,实际目的则是侦查腾龙商社的真实实力。

    而眼前的这一幕让马威感觉自己来对了,在亲眼看到之前,他绝不会想到商社已经发展到了眼前这种地步,原本他以为是李明勋那个不安分的家伙聚集了一群农夫和蛮子,准备抗税造反罢了。

    “会钉马掌,相看牲口,去种植园吧,那里很需要照看牲口的人。”社团的书记官一边记录一边分配着马威的去处。

    马威从怀中掏出几两散碎银子,悄悄塞给书记官,说道:“老爷,我想去船厂,能不能通融一下。”

    那书记官抬头看了马威一眼,掂量了一下手中的碎银子,笑道:“你倒是有些眼光,虽说薪饷差不多,但船厂的伙食是出了名的好,可是有一点我得先和你说清楚,船厂和军营、军械厂是一样的,都由专门的营伍负责管理,像你这样的新人,进了船厂,没有半年不能出船厂一步!”

    马威瞬间打了退堂鼓,从刚才船上他就看到船厂那高大的围墙还有射楼、瞭望哨,管理极为严格,没想到还有这规定,他连忙问:“为啥?”

    书记官道:“什么为啥,这是大掌柜定的规矩。”

    二人正说着,一个少年慌慌张张跑来,手里提着一个牌子,放在了书记官面前,说:“林掌柜的命令,调遣二十个匠人前去溪心地,要木匠、铁匠和马夫,您快帮忙挑几个。”

    书记官听到溪心地三个字,笑道:“原来是小掌柜要人,怎生这么急?”

    那少年说道:“听说大掌柜马上要回来了,还要去溪心地和大肚番那边的据点去视察,小掌柜要求在大掌柜回来前,把所有据点的货补足了。”

    书记官连连点头,从新来的匠人之中挑选了二十多人,便是交给了那少年,马威也在其中。

    没有如愿的马威试图求情,但是只得到了几鞭子,面对维持秩序的卫兵手中的刀,他只能选择屈服。

    两日后,马威来到了溪心地,这里已经修建了一个圆堡,圆堡与码头相距不到半里,中间便是横着摆开的集市,马威是随两艘货船前来的,从货船上没有装配火炮,就足以看出,商社已经和这里的土著处于和平相处的阶段。

    而马威仅仅被允许休息半日,便与一支小商队出发,前往金兰谷,商队有十二匹驮马,驮负的是补充到金兰谷商馆的货物,多是盐巴、布匹和铁质农具,连马夫带上护卫只有三十余人。

    “你放心吧,洪雅族的几个村社如今都已经投靠了咱们社团,成了社团的领民,缴纳赋税,这一带已经是太平了。”商队的管事见马威有些紧张的看着一旁的丛林,有些骄傲的说道。

    马威很想问问为什么蛮子愿意缴纳赋税,但是他看向管事的时候,那人的脑袋上绽放开了血花,马威吓的后背一凉,揽住那管事,立刻滚到了一旁的石头后面。

    嗖嗖嗖!

    随着划破空气的啸音不断响起,马威看到一个个的护卫倒下,受伤的人不断哀嚎,这个时候他才看到,方才杀死那管事的是一枚鹅卵石,显然敌人用的是投石索,护卫队本就不多,骤然折损大半,其余纷纷逃走,丛林之中跑出了上百个蛮子,脸上涂抹着红泥,正是高地武士的打扮。

    马威趴在地上,听着杂乱的脚步声缓缓靠近,接着就是人发出的惨叫,听得出,那是袭击者在处决伤员,马威看了看周边,发现全都是无遮无拦的平地,如果自己逃走,能躲过蛮子的投石索和标枪吗?

    这个时候,马威听到身边的管事发出嗬嗬的声音,扭头一看,这个家伙尚未死亡,马威从管事怀里拔出佩刀,狠心把这人的脑袋斩下,高高举起来:“不要动手,我和他们不是一伙的。”

    马威说的是汉语,紧接着又跪在了地上,稍微等了片刻,马洛从高地武士之中走了出来,看着马威,问:“你是什么人?”

    见袭击者中有人会汉语,马威连忙说道:“我不是腾龙商社的人,我隶属于大员的荷兰东印度公司,是东印度公、司的使者。”

    “东印度公司?荷兰,这是什么东西?”马洛有些狐疑了。

    马威连忙说道:“红毛夷,你们应该听说过红毛夷吧!海上的夹板大船,四面喷出火焰的城堡.......。”

    马威连说带比划的,马洛很快就明白了过来,大肚番和红毛夷打过几次交道,虽然那是并不愉快的经历,但此时的马洛和马威的心思一样,敌人的敌人总归是朋友吧。

    “我是大肚王国的国王马洛。”马洛说道。

    “马洛国王,我叫马威,是荷兰人派遣来的使者,荷兰人准备讨伐作乱的腾龙商社,诛杀恶人李明勋,我想,我们之间有许多可以合作的地方。”马威顺杆爬的说道,他已经知道,自己这次侦查任务多半是失败了,无法靠近商社的核心地带,但是如果能为荷兰人联络一支援军,想来也是大功一件。

    马洛看到了马威眼神之中的热切,年轻的他还不是很懂的隐藏自己的心思,脱口而出:“有你的帮助,我很快就能斩下李明勋的脑袋。”

    溪心地,圆堡。

    阿海坐在办公桌后,他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份桑皮纸地图,而一个中年男人战战兢兢的站在他面前,已经过了十六岁生日的阿海蓄起了胡须,举手投足之间少了稚嫩多了威严。

    “我已经第三次提醒你了,圆堡之外的集市要保证绝对的干净,交易之后必须清理完垃圾,无论土著还是汉人,必须去茅厕撒尿,还有那牛马粪便,也必须在天黑之前清除,尤其是这个月,大掌柜马上要回来了,你要让他看到一个杂乱骚臭的集市吗?”阿海呵斥说道。

    那中年管事不敢言语,小心的陪着不是,阿海道:“我知道你是跟着老舅的老人儿了,但若是不勤勉,就不要在我这里,滚回布袋港!”

    正说着,赵三刀腰挎双刀,跑进了办公室,阿海见他神色严峻,说道:“你们都出去吧,给赵叔弄把椅子来。”

    待众人离开,赵三刀连忙说道:“小掌柜,我们派往金兰谷的商队受到高地武士的伏击,只有三个人逃回来!”

    阿海脸色骤然阴冷下来,问:“其余人都死了吗?”

    赵三刀摇摇头,他在地图上找到伏击地点说:“在这里出的事儿,您看穿越这片竹林就到洪雅人的地盘,想来还有部分人逃往了洪雅族。”

    阿海微微点头,他站起来,在房间内来回踱步,当停下的时候,他说道:“赵叔,封锁消息,把逃回的人控制起来,另外派人把我的意思告诉金兰谷的切尔,他肯定乐意协助。”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