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七二 清缴
    九月的秋雨夹杂在狂风中,抽打着河原田兵卫的脸,远处的郁陵岛在雨雾之中浑浑然只是一个影子,而在他的身边,几个索伦蛮子正用桦树皮弓袋把弓箭收拾妥当以免被雨水打湿,而几个朝鲜士兵则念念有词诅咒着该死的天气。

    “希望这几艘破船不要出问题。”河原田兵卫虔诚祈祷着。

    那日在李明勋那里领了任务之后,河原田兵卫便主导了对郁陵岛的征伐活动,白隼号和四艘桨帆船被划入了他的麾下,然而派遣给他的士兵却无法让人满意,五十名汉人火绳枪手要随白隼号突袭海盗的港口,而其他的士兵要么是投靠的朝鲜兵,要么是招募的蛮子,幸好河原田兵卫会朝鲜语,也在征服呼玛尔的路上学了些女真话,否则他对身边这两百多人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真羡慕城堡里的高层呀,这个时候他们肯定睡在干燥的床上,喝着热乎的鱼汤,吃着烤肉。”一个朝鲜人嘟囔道。

    河原田兵卫瞪了他一眼,骂了两句,心中却是知道,周围人中最羡慕商社高层的就是自己了,他不得不赞叹李明勋是好运,无需让自己人流一滴血,只用朝鲜人和索伦兵就能白得一个大岛,即便是失败,死的也不是社团骨干。

    然而,河原田兵卫很快捂住了自己口吐脏话的嘴巴,他知道,在这个时候,士兵需要看到他的不是抱怨,而是激昂的斗志,河原田兵卫抽出佩刀,高声喊道:“诸君与我一样低贱之人,主上给了一个效力的机会,我等如何能不杀身报效呢,大掌柜最看重的就是功勋,只要立下功勋,钱财女人便会赐予,我们也有机会像高层一样躺在干燥的床上,吃用鲜美的食物!在一个只看能力和功劳的社团服务是我们的荣幸,你们想一想,在日本、朝鲜亦或者鞑靼人的国度,你们立下功勋又能得到什么呢,他们会给你们成为贵人的机会吗?”

    河原田兵卫一字一言都是发自肺腑,众人也见识过社团里的蛮子、洋夷高层,也听过很多人的故事,他们中很多人出身与自己一样,他们能成为高层,自己又如何不能呢?

    正说着,船队已经靠近了郁陵岛,远处是黑黢黢的山峰,入眼所及都没有人类居住的迹象,而在山的另一侧则是响起隆隆的炮声,那是白隼号在炮击海贼的船只和营地,而按照河原田兵卫制定的计划,白隼号只是佯攻,吸引海贼注意力,而主力则在完成登陆之后,从侧后突击敌人。

    天刚蒙蒙亮,雨也小了许多,河原田兵卫第一个跳上郁陵岛,随他一起上来的是七八个索伦兵,他指了指登陆点不远处一个荒废的村落还有一片丛林,对那些索伦兵说道:“你们分开侦查这两个地点,绝对不能让贼人干扰我们的登陆。”

    四艘船全都靠到了岸边,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完成登陆,补给被搬运下来,一门回旋炮和弹药耗费了大量时间,许多没有坐过海船的士兵直接瘫软在地,在确认周围安全之后,河原田兵卫第一时间并非进击,而是让人打开带来的甘蔗酒,分发下去,让众人缓口气休息,一直到了中午,这支二百多人的小部队才翻越了面前的小山。

    翻过山之后,河原田兵卫听到港口处传来的喊杀声,而作为斥候的索伦兵则从山下一个小村子跑了出来,手上提着三五个人头。

    郁陵岛已经两百多年没有大规模住人了,村子早已废弃,但是村中却有几栋新造的房屋,外墙用石块砌筑,甚是高大,而房子则用土坯和原木架构,覆盖了茅草,房屋之中还有一口水井,大门处有两个木楼,与其说是住处,不如说是一个小堡垒。

    “大人,这里有很多东西!”一个踹门进入的朝鲜兵高声喊道。

    河原田兵卫跑了过去,看到里面堆满了东西,成捆的高丽布,一袋袋的米粮,还有盐巴、衣服,一看便是抢来的,河原田兵卫拉住斥候,问:“你们进来的时候这里没人吗?”

    “只有几个,被我们杀了。”索伦兵说道。

    这个时候,四处搜索的士兵拉了许多人出来,这些人要么被绳索捆着,要么是不穿衣服的女子,河原田兵卫忽然看到一个人,喊道:“三郎,是你吗?”

    “殿下,是河原田殿下!”那人忽然叫喊起来。

    河原田兵卫抱住三郎,痛哭起来,他没有想到自己的郞党还能从海贼手中活下来,再看其他人,其中不少是原先走私团伙的属下。

    “殿下,三郎该死,没有保护好殿下,还毫无尊严的隐藏了自己河原田家臣的身份,伪称屠户而偷生(因为日本佛道兴盛,所以和动物有关的职业多是贱业,比如屠夫、皮匠),实在该死!”三郎跪在地上,拔出河原田身上佩戴的肋差就要自杀,却被河原田兵卫抓住了他的手。

    “身为主上的我都只能跳海求生,又有什么资格要求你们尽忠呢?三郎,诸位,如今我已经率领大军前来复仇,以往的事情让他过去吧!”河原田兵卫诚恳说道。

    三郎看了看河原田兵卫身边的士兵,极为震撼,这些士兵装备虽然无法和武士并论,但是一身藤甲,配备弓箭、长矛甚至铁炮,已经远远好过普通的足轻了,更关键的是他们有数百人。

    “听到没有,远处炮声正是友军的国崩发出的,我们可以复仇了!”河原田兵卫再次大吼道。

    “大人,快些冲过去吧,否则就贻误战机了。”一个不耐烦的朝鲜兵喊道。

    三郎也是懂的朝鲜语的,他说道:“不,殿下,请听三郎一言。”

    “殿下,这几座房屋内存放的是海贼这几年掳掠的财货,如果我们焚烧它们,海贼定然回援,与其冲杀敌阵,不如伏击海贼!”三郎高声说道。

    港口。

    海贼和走私商人搭建起来的码头已经一片狼藉,少有的几艘海船也都有毁损,到处是伤者的惨呼,空气中的血腥气让佐佐木甚八打了一个喷嚏。

    “殿下您看,我们寨子着火了!”一个海贼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过来,大声喊道。

    佐佐木甚八看了他一眼,道:“我已经知道了。”

    “那快点救援吧!”把海贼仓皇说道。

    佐佐木甚八道:“还没有弄清楚是何人所为,敌人有多少人,如何救援?平五郎,我们只有五百多人,去的多了,港口守不住,去的少了,可能就是送死啊。”

    “稍安勿躁,兰丸带人去看了,很快就会回来。”佐佐木见身边人越发慌张,连忙说道。

    不多时,一个人踉踉跄跄的跑来,手捂住的肚子不满流血,正是佐佐木所说的兰丸,佐佐木脸色微变,喝问:“兰丸,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他们几个呢?”

    兰丸脸色苍白,躺卧在地上,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都死了,都死了。”

    佐佐木大骂一声,拉扯起兰丸,骂道:“你个蠢货,看清楚是什么人了吗?”

    兰丸道:“是那些俘虏,他们挣脱绳索,杀了看守,我带人进去侦查的时候,被他们伏击了,为首的正是那个三郎,那个指着满手茧子自称屠户的那个.......,他好厉害,跳出来就斩杀了我们三个人.......。”

    很快,兰丸没有气息,平五郎大叫:“反了这群家伙了,殿下,让我去吧,先杀了这群俘虏,把人头挑起来,震慑海上的敌人。”

    佐佐木甚八说道:“不,我亲自去,平五郎,港口的防御就摆脱你了。”

    见平五郎为难,佐佐木甚八连忙说道:“我只带一百人就够了。”

    “是的殿下,我一定替您守好港口,您回来的时候,定然能看到平五郎杀敌的英姿!”平五郎兴奋的去接手防务去了。

    佐佐木甚八拉住要招揽人手的属下,低声吩咐道:“只挑我们信得过的人,够不够一百人无所谓,这仗打不赢了,我们夺回财宝就离开,在北面我还藏了两艘船,足够去朝鲜了。”

    一顿饭的功夫,佐佐木甚八集结起来八十余人,快速向着北面的寨子方向奔去,远处的寨子不断冒出浓烟,老远就能看到,身边人的脚步越来越快,但是佐佐木甚八的的心却不再安静。

    这个从战国的尸山血海之中活下来的老兵不是没见过血的菜鸟,越靠近营寨他越觉得不对劲,那群俘虏怎么这么简单就暴动了,又怎么这么巧。

    一旁的树林里传来了山鹰的鸣叫,却是凄厉的有些渗人,佐佐木甚八感觉后背一凉,便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忽然停住脚步,嗅了嗅空气,好像嗅到了一丝臭味,似乎是火绳的味道,又好像鱼腥臭气。

    佐佐木甚八向周围看了看,见手下满脸期待和不解的看着自己,他一咬牙,攀上了路旁的松树,向着营寨的方向看去,那里的几座房屋在燃烧,但佐佐木甚八一眼便是看出那是关押俘虏和存放干柴的房间,而营寨中央还有人为点起的火堆,不断有人往里加湿柴,他骤然意识到这是一个陷阱。

    森林里,河原田兵卫看着松树上眺望的佐佐木甚八,那贼人脸上的疤痕让他一眼便是认出,河原田兵卫对身边的索伦弓箭手问:“你能射中他吗?”

    索伦蛮子咧嘴一笑,笑道:“我可以射中他的眼窝还不伤及眉毛!”

    河原田冷冷一笑:“不!不要射死,射伤他,不要让他跑掉即可!”

    嗖!

    箭矢破风的声音从河原田兵卫的耳边响起,佐佐木甚八从松树上坠落,白色的翎羽正在他大腿上震颤,而随着一声鸣镝,隐藏在树林了的射手纷纷引弓搭箭,箭矢如雨一般泼洒向了道路上的海贼。

    海贼未曾反应,就被射倒大半,等搞清楚敌人所在位置的时候,河原田兵卫已经率领所有人冲出来了。

    三郎脸色微变,歉意说道:“殿下,三郎预测失误,贼人只派遣这么点兵力前来,实在该死。”

    河原田兵卫却是一点没有责怪的意思,指着踉跄站起的佐佐木甚八,笑道:“有他就足够了。”

    “敌人只是来骚扰的吗,就不给我平五郎一次建功立业的机会吗?”港口里的平五郎看着外海游弋的白隼号,略带遗憾的说道。

    “早知道就应该抢着去营寨了,还能砍杀几个混蛋的脑袋,让我的宝刀更加锋利。”看着远处隐隐消失的浓烟,平五郎又说道。

    正在这个时候,从营寨方向跑来一个人,平五郎眼神很好,一眼便是看出那人穿着蓑衣戴着斗笠,双手被绑住,踉踉跄跄的往港口跑,几次跌倒都是不要命的爬起来。

    “这是殿下为我们安排的一场表演,想要激发我们的斗志吗?殿下无愧于百年武家传承,将兵手段是我平五郎所不能及的。”平五郎心中赞叹,却看到那人跑到了自己的面前。

    平五郎见他扭动着身躯,不断呜呜叫着,但是嘴里却塞着一块破布,而浑身上下散发着烈酒和油料的味道,平五郎不由的有些怀疑,他用打刀挑起那人头上的斗笠,看到一道极为狰狞的疤痕,竟然是佐佐木甚八,他赶忙扯开甚八嘴里的破布,佐佐木甚八高声喊道:“快跑,快跑......。”

    然而,话刚说出口,一道尖锐的箭矢破风声音传来,平五郎抬头一看,一枚火箭落在了佐佐木甚八身上,顷刻间点燃了他身上浸满鱼油和朗姆酒的蓑衣。

    火焰腾空而起,佐佐木甚八嚎叫着变成一支火炬,在那里跳着叫着,身躯剧烈扭动,好似在跳舞一般。

    一群海盗看到首领是这般模样,哇哇大叫着四散而逃,有些人甚至跪地痛哭起来,而河原田兵卫率领的军队已经扑到,漫山遍野追杀逃匿的海盗,海滩上乱做一团。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