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七十 诱导
    见林庆业眼露光芒,李明勋道:“郁陵岛面积广阔,处于大海中央,敌人窥测不得,倒是颇为安全。”

    “此地甚妙,甚妙!”林庆业击掌称赞。

    李明勋继续说:“只是郁陵岛乃是朝鲜国土,而如此大事,尔等不好大动干戈,由我出兵夺取岛屿,不知可否?”

    “出兵,为何要出兵?”林庆业诧异问。

    李明勋轻咳一声,说道:“若不出兵,怎么控制岛上衙署、百姓,让其不走漏消息?”

    听得这话,林庆业哈哈大笑起来:“李先生说笑了,郁陵岛不过是一空岛,除了海寇和渔民,并无其他人居住,何来衙署和百姓?”

    这下倒是李明勋有些慌乱了,因为前世日本与韩国的独岛争端(独岛与郁陵岛属于一个群岛),李明勋对于郁陵岛还是有些了解的,在公元六世纪的时候,岛上还曾建立过一个叫做郁山的国家,后为朝鲜半岛上的新罗国所吞并,一个建国立基的岛屿,如何能没有人呢?

    林庆业听了李明勋的询问,连忙说道:“郁陵岛确为朝鲜所有,前朝之时,当地官员还曾以岛上特产朝贡,前朝也屡次派遣使者前往,但本朝建立之初,便与大明一样,经常受到倭寇袭扰,遂行空岛之策,面向倭国方向,除济州等大岛,其余岛屿一概抛弃,岛上百姓迁居国内,所以郁陵岛上应当无人才是,先生见到的人,应当是倭寇或者前去打渔的渔民。”

    李明勋一拳砸在了手掌上,懊悔不已,早知如此,他早就派遣士兵前往,把岛上的倭寇剿灭,占岛自持了。

    “既然如此,李某便让人扫清岛上的倭寇,建设港口码头,以便后期行动。”李明勋平淡说道。

    见林庆业起身欲走,李明勋忽然开口:“林将军,沈大人的反正计划,您认为有几分胜算?”

    林庆业回过身,看了李明勋一眼,眼睛里闪过一道寒光,问:“如今东国沦陷,盖因清虏凶残,国中尚有奸贼佞臣,若得上国相助,沈大人举起义旗.......。”

    李明勋根本没有心情听林庆业这种场面话,他随意摆摆手,说:“和那些都不相关,将军从辽东来,对大明,特别是中原、蓟辽的情况了解的比李某清楚,也应该听说过肆虐大明的流贼。如此林林总总,将军觉得大明有多大可能支持你们,又有多大力量支持你们呢?”

    林庆业的脸色变了,重新坐回了座位,正如李明勋所说,林庆业对大明的情况了解极深,这个曾经强盛无比的过度如今正处于内忧外患的煎熬之中,对清国的战争已经完全处于被动,而对国内流贼束手无策,此次松锦一战,大明集结九边精兵,连剿贼都弃置一边,仍旧未曾取得对清国的优势。

    大明王朝现在处于崩溃的边缘,任何挤出一点的力量都会投入对东虏和流贼的战争中去,哪有可能支持万里之遥的朝鲜北地,在这里投入一个兵力,造成的消耗将是投入到辽东的几倍。

    林庆业尚在愁思之中,李明勋的声音不断响起:“依着李某看,大明朝廷根本无力支持尔等反正,而你们只有两条路可以走。”

    林庆业好似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问:“先生请说。”

    李明勋笑了笑,道:“第一条路,就是待你的水军到了之后,趁着冬季不宜出战,全军登船前往大明,投奔明国。但是结局并不怎么好,且不说有多少士兵愿意背井离乡前往异国,就算是到了,谁人为你供给粮饷呢,大明连自己的兵马都养不起了。”

    林庆业脸色铁青,却说不出话来,如果自己带去的是一支精兵,说不定可以得到恩养,投身抗虏大业之中,可惜的是,朝鲜素来没有常备军,绝大部分士兵是临时招募甚至抓的壮丁,而这种兵马在大明可以拉起一大片,毕竟大陆之国正在遭遇饥荒,最不缺的就是人。

    “那第二条路呢?”林庆业问。

    李明勋笑了:“自然是就地起兵,反抗清虏了。结局嘛........,不好说。”

    林庆业知道,这也是一条死路,咸镜道虽然已经开发了两百年了,但是盖马高原的地形和苦寒与图们江以北没有什么区别,这里物产不丰,根本无力支持麾下这支兵马,一道起兵,就会遭到宁古塔的清虏和汉城兵马的夹击,即便眼前这个男人出手相助,也不过是逃离朝鲜境内,沦为他人刀斧的结局。

    房间里一时变的死寂,林庆业心中愁苦,难以言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话在这一刻彰显无遗,他虽然预料到此番起兵反正不会那般顺利,却也不曾想如此艰辛,被李明勋一说,他的内心再无无法静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林庆业抬头看到了正在品茶的李明勋,精致的茶盏却不如脸上的淡漠从容吸引眼球,林庆业忽然意识到,眼前这个年轻男人心中定然有计较,虽然表面上他是自己的敌人,但兼听则明的道理林庆业还是明白的。

    “李先生,沈大人几次都说,先生纵横万里到这苦寒之地,不出两年便是打下如此基业,让清虏都束手无策,定非凡人,今日一见果然富有韬略,明国有句话,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不知先生可否赐教?”林庆业抱拳问道。

    李明勋笑了笑,放下茶盏说道:“林将军应该知道,凡事欲速则不达,请问将军,若此时你手中握有精兵三万,粮草充足,还会计较明国是否支持呢?”

    林庆业连连摇头,如果他有三万精兵,早就挥师南下,攻取汉城,另立新君了。林庆业无奈摇摇头:“可惜,本将没有。”

    李明勋摆摆手,道:“现在没有不在乎以后没有,适逢乱世,兵精粮足才是立身之本,您在辽东也曾听说过吴三桂与祖大寿,这二人早些年也不过是一丘八罢了,如今手中握有关宁铁骑,割据一方,在大明与清国之间摇摆,清国不敢轻辱,便是俘获祖家小辈也是以高官厚禄优待,大明更是仰仗,征辽饷恩养之,无论大明与清国谁输谁赢,吴祖两家皆是最终赢家。”

    林庆业一拍桌子,直接站起,喝骂道:“你是让本将效仿二贼,割据一方,做那不忠不义之事。”

    对于林庆业的暴怒,李明勋丝毫不放在心上,背靠在椅子上,端起茶杯,笑道:“割据一方培植势力,若是挟制朝廷谋取私利,那是不忠不义。若是用在驱逐鞑虏,匡扶社稷上,那就是忍辱负重了。”

    林庆业被这话说的张不开嘴,李明勋趁热打铁说道:“林将军,如今沈大人以右议政身份督师,握有咸镜道军政大权,而李某社团在外,天时地利人和都在你们那边,想做就能做,比吴三桂、祖大寿之流可是要好的多了。除非你们耐不住寂寞,急于送死。”

    林庆业实在是被这番言论震撼,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离开的海参崴堡垒,而李明勋则目送他的船南下之后才选择回去。

    “大掌柜,您觉得林庆业和沈器远会怎么选择?”宋老七在一旁问道。

    李明勋笑了笑,问:“老宋,你觉得他们会怎么选择?”

    宋老七嘿嘿一笑,说:“大头巾的脑子,咱参详不透,但要是我宋老七,肯定是听您的,就以咱们商社为由头,屯兵于此,割据一方,不断让汉城那边送钱送粮送人过来,手里有了兵马,无论干什么,都是有底气的。”

    见李明勋一脸欣喜,宋老七接着说道:“其实沈器远这般做对他对咱都是有好处的,表面上咱们可以打仗,等他控制了咸镜道,咱们也可以做生意呀,总好过什么都从台湾运来,而咱们社团出产的东西,也可以就近销售啊。”

    李明勋哈哈一笑,说:“老宋啊,老宋,我心里那点小九九,都让你看明白了。”

    宋老七连忙赔笑,而李明勋却说道:“你说的没错,除非沈器远想要拼命,否则肯定听我的建议,毕竟无论大明朝廷支持不支持他,他扩张实力总不会有错。”

    二人正说着,外面忽然传来了几声清脆的炮响,李明勋顺着城墙跑到了海参崴城堡的另一侧,发现有两艘双桅纵帆船正在入港,为首的正是白隼号,其换了新的船帆,支索帆的位置也进行了调整,船体刷了新的涂料,显然在停泊台湾的这段时日也进行了修缮和改进,而后面那艘则是全新面孔,船体比普通双桅纵帆船大了一些,流线型的船身两侧只开了六个窗户,散发出浓重的桐油和石灰的味道,显然这是一艘新船,才下水不久。

    这艘被命名为山鹰号的舰船是货运版的双桅纵帆船,火力只相当于同等级军舰的三分之二,却通过增大货舱和加大船身的方式扩大了容积,未来一段时间,这类纵帆船将负责台湾与奴儿干都司的运输任务。

    一队队的士兵从两艘纵帆船上下来,他们或手持火铳,或配备藤牌和长矛,正是在台湾训练已久的土著士兵,大部分是从大肚番招募而来,而这二百名士兵将会留在海参崴驻守,毕竟远在万里之外的他们比那些新招募的索伦蛮子更加可靠。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