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六八 鲸鱼
    日本海。

    塔拜躺在吊床上,像是一滩没抽去骨头的肉泥,他脸色铁青,双眼通红,不时干呕着,这个出身东海女真部落的老战士征战一生,不曾想面对波涛汹涌的大海时慌了手脚,他已经有些后悔跟随李明勋出海了。

    “嘿,鲸鱼,鲸鱼!”

    巨大的声音从甲板上响起,夹杂着女真武士额欢呼声,塔拜听到了声音,但是不理解那个汉人词汇的意思,不多时,一个年轻武士跑了过来,大声喊道:“玛法,好大的鱼,好大的鱼,和船一样大的鱼!”

    塔拜挣扎站起身,瞪了自己的孙子一眼,喝道:“胡说什么,怎么会有和船一样大的鱼?”

    那武士也不解释,拉着塔拜跑到了上甲板,塔拜定睛一看,果然,不远处一只巨大的海兽在与白头鹰号齐头并进,那圆滚滚的脑袋看起来硕大异常,如果不是看到它不时扑打海面的尾巴,塔拜几乎以为那是一块礁石。

    “真的有和船一样大的鱼。”塔拜喃喃自语道,眼前这头鲸鱼只比白头鹰号稍短一些,但极为胖粗,每一次挥舞鱼鳍摇摆身体都会掀起大浪。

    李明勋微笑走了过来,对塔拜及其身边十几个一起出海的首领说道:“是的,这是鲸鱼,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生命。”

    “您准备怎么做,是要奉其为神明吗?”一个年轻首领问道,不等李明勋回答,那首领说道:“我可以把鲸鱼作为我的部落图腾吗?”

    李明勋微微一笑说:“这是你的自由,我不想干涉,但是我不会奉其为神明,而是要捕杀这头鲸鱼,我想不多时,你们就会吃到美味的鲸鱼肉了。”

    这话刚一说完,塔拜便是一屁股坐在了甲板上,指着远处的鲸鱼喊道:“坏了,它发怒了,它发怒了!”

    众人循声看去,一朵巨大的伞状水柱从鲸鱼头顶的圆孔里喷薄而出,四散落下,海面上形成了一道彩虹,伴随着鲸鱼低声的吼叫,倒是真有威势,难怪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土著如此害怕。李明勋扶起塔拜,说道:“不,这只是鲸鱼在呼吸罢了,它和我们一样,都需要呼吸。”

    说着,李明勋深呼吸了几下,众首领不明所以,只是见李明勋神色平常,也不好再说什么。这个时候,一个年过半百的船员走了过来,这个经验丰富的老海狗是广东人,年轻时便作为水手去了南洋,后来加入英国东印度公司,跟随大卫去过很多地方,当然,现在他已经是商社的正式雇员了。

    “动手吧,干掉这只鲸鱼,每人二两银子!”李明勋说道。

    那船员咧嘴一笑,随着他的命令下达,水手们忙碌起来,两艘小艇被放下去,而他则亲自操纵船艏的弩炮,那是从金橡木号上拆卸下来的,上面有一根两米长的捕鲸叉,锋锐的倒刺看起来极为锐利,这种捕鲸叉可以射出数百米,足以穿透鲸鱼的皮革、油脂,挂住它的骨头。

    砰!

    捕鲸叉发射出去,强烈的震动之后,带着绳索的捕鲸叉射在了露出水面鲸鱼的后背上,继而又是两根射出去,全部命中。

    鲸鱼深蓝色的后背氤氲出几片红色,继而就是发出了震天动地的咆哮声音,然后猛地扎向了水下,掀起的巨浪拍打过白头鹰号船舷,泼洒了众人一身,而剧烈的拖拽则人船艏猛地下坠,让船上的人摔的七荤八素。

    鲸鱼拖拽着滑轮飞快旋转,而船长则大声传达命令,不断改变白头鹰号的航向和速度,用船的重量消耗着鲸鱼的体力,不多时,憋闷许久的鲸鱼跃出水面,两艘小艇立刻靠上去,上面的水手不断掷出矛枪,冒着掀起的巨浪和漫天的大水攻击着,操纵小艇的水手小心避开绳索和鲸鱼的尾巴,围绕着鲸鱼滑动着。

    吃痛了鲸鱼奋力潜入海面以下,但无法摆脱白头鹰号上的铁锁,当憋闷不住浮上来的时候又一次遭遇了攻击,如此周而复始,随着体力的消耗和鲜血的流失,鲸鱼的反抗越来越衰弱,最终经受不住围攻,死在了海面上。

    “竟然真的捕杀了鲸鱼。”塔拜瞪大眼珠,双手紧紧握住绳索,不敢相信的呢喃。

    “能够捕杀这种巨大海兽,定然是强横的勇士,足以和猎杀黑熊、老虎的巴图鲁相媲美,李大人,您真是一个伟大的人,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勇士追随于您。”年轻的首领万分崇拜的说道。

    一群首领也围着李明勋恭贺不断,塔拜看了那个高大的身影一眼,恍然明白,李明勋之所以邀请自己这群人上船观看捕鲸,便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强大,更好的收服东海女真的部落。

    “是时候做出决定了。”塔拜心中告诉自己,他知道,在李明勋与清国尚未分出胜负之前做决定是一个冒险的事情,但是更清楚,如果等形势明朗,就不会有更多好处了。

    两天后。

    白头鹰号停泊到了库页岛上的一处海湾,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水手们在海上看到海湾里有无数的海豹栖息在岸边,而李明勋也相中了这片海湾,这里距离世界上最大的渔场——北海道渔场很近,周围到处是鲸鱼、海豹,而海湾海水很深,可以避风,岛上的木材可以用来修补船只,更关键的是,桑巴尔已经探明这里有一处铁矿,还是含铁量超过一半的富铁矿。

    李明勋惬意的坐在棚子下面,喝着美酒看着周围忙碌的水手,在东北亚这片地方,有的是土地和资源,无论是身处的库页岛还是南面的虾夷地(北海道),都是成就霸业所在,这片区域的土著要么原始落后,要么实力弱小,完全可以施展一番抱负。

    不消多时,塔拜走进了棚子下面,里面抬头看到了那张又黑又瘦的脸,他知道,塔拜变成这个样子不仅是因为晕船,更多的是这段时日内心的挣扎,而脸上那双散发精光的眸子则告诉李明勋,这个男人已经做出选择了。

    “塔拜首领请坐,这里有烤好的鲸鱼肉,龙虾粥,您可以尝一尝。”李明勋笑道,正说着,厨子把一只脸盆大小的螃蟹端了上来,正是后世有名的北海道帝王蟹,李明勋毫不客气的摆在自己面前,大口吃起来。

    塔拜没有动桌上那些色香味俱全的食物,独独叉起一块未曾炙烤的鲸鱼肉,小心翼翼的吃了一口,即便是现在,他也难以相信那种巨大海兽的肉落入了自己的嘴里,然而,这一幕却被李明勋看在眼里,李明勋对厨子吩咐了几句,厨子把一碟酱料放在了塔拜面前。

    “建议你切成片蘸这酱料吃,这是倭国人的吃法。”李明勋笑道。

    塔拜却是食之无味,他想了许久,才问道:“李大人,您带上我们这些人出海捕杀鲸鱼,不只是为了震慑和展示实力吧。”

    “鲸鱼肉的味道也不错,对吗?”李明勋指了指冒着香气的肉块,笑问道。

    塔拜微微一愣,不知该说什么,李明勋吃完了饭,领着塔拜来到了岸边,那里的水手已经把宰杀完毕的鲸鱼拖上岸边,岸上一片血红,切割成块的鲸鱼肉,一张张的鲸皮,还有架起的大锅,里面正在熬制鲸油,固态的鲸油呈现出乳白色,极富美感。

    “看到没有,这是鲸油,可以制作蜡烛,作为燃料。而鲸皮则是上好的皮革,而一条鲸鱼的肉则可以让上百人吃用一个冬季,这些都是上好的买卖。”李明勋笑着说道。

    塔拜跟在李明勋后面,小心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听完李明勋的话,他俯低脑袋,问道:“李大人,有什么能让我为您效劳的吗?”

    李明勋回头看了塔拜一眼,呵呵一笑,堆满杂物的大堆里取出一根三尺长的板状物体,上面的鬃毛被清理了一番,但是仍有残留,李明勋递给塔拜,说:“这是鲸须,你感觉它能用来做什么?”

    塔拜不知道鲸须是什么,把那薄片折了折,发现其极为坚韧又不失弹性,他忽然眼睛瞪大,问:“弓!这鲸须可以用来制弓!”

    也无怪塔拜如此激动,在东海女真与建州部无数年的争斗历史中,东海各部一直是被征服、欺压的对象,并非东海女真缺乏勇气,而是在诸如生产力、组织能力和技术方面落后,其中技术的落后尤为明显,而在武器方面,东海女真不仅缺乏足够的铁,还缺少强有力的弓。

    女真各部都习练弓箭,物质资源缺乏的东海各部尤其如此,如果四五岁的孩子不能用软弓射杀松鼠、野鸡这类小型猎物,就很有可能饿死,但是东海各部的弓都无法与东虏、朝鲜等敌人的相媲美,究其原因就是缺乏造弓的重要原料——水牛角。

    塔拜激动的握住鲸须,又捡起一块鲸骨,发现其极为坚硬,也是制造弓臂的好材料,他感慨道:“李大人,这鲸鱼全身上下都是宝贝呀。”

    李明勋微微点头,塔拜的双眼眯起来,笑眯眯的说道:“李大人,我们部落可以和您合作。”

    “呵呵,塔拜首领,您想多了,我应该向诸位介绍过,军械制造是核心产业,只能由我来掌握,满足我麾下军队的装备之后,才会依次向亲藩、内藩输出,所以您不用惦记这些鲸须、鲸骨了。”李明勋微笑道。

    塔拜脸色微变,想了想说:“大人,巴海与您相识最早,安林与您并肩作战过,如果输出这些资源的话,恐怕早就被他们先抢走了,对我们来说实在是不公平。”

    李明勋摇摇头:“我的选择向来不被亲疏远近所左右,我只看哪个部落对我的贡献大,巴海助我守卫海参崴,安林为我攻打普禄乡,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军功,你没有抓住这些机会,但这二人不仅为我作战,还在其他方面支持我,比如巴海在普禄乡新建的伐木场,短短两个月为我提供了近三百根大木,而安林部落的露天煤矿也投入开采,他们征服的蛮子也都卖给了我,这些你也可以做,但是你没有。”

    塔拜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李明勋说的这些他哪里是不想参与,而是一直不想过早站队罢了,巴海和安林的部落为李明勋提供大木、煤炭等资源,不仅可以换取各类物资,还能从周获得一些特殊利益,比如开矿和伐木都需要大量的铁器,这些铁器可以用来开矿伐木,但是熔炼之后也可以做成铁箭头。

    “以前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现在小人已经完全明白了,希望可以成为您的内藩盟友。”塔拜放低身价,俯首说道。

    李明勋微微点头,问:“塔拜,你很识时务,既然你愿意接受内藩的协议,那么从现在开始也会得到内藩的待遇,如果你愿意把部落从黑龙江左岸迁徙到这个港口的话,我愿意支持你建造一个腌鱼作坊。”

    塔拜微微皱眉,正当迟疑的时候,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年轻武士在他耳边说道:“玛法,盐!”

    塔拜的脸瞬间好看了,心道自己实在是过于贪心不足了,竟然忘了盐这个重要东西,说起来,在女真部落区域,盐巴与粮食、铁一样都是硬通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