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六六 抉择
    远处是震耳欲聋的炮声,长矛如林,铅子横飞,越来越多的敌人涌入城门,准塔看到力战而亡的拜尔岱,跪地求饶却没有得到怜悯的音图,但更多充塞在眼前的是血与火,他拔出腰间的佩刀,准备与敌决战,但是一道黑影落下,击中了他的后脑,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在囚笼之中。

    突然世界回旋,他又一次看到了那个高大的明国人,平淡的坐在那里,视自己为蝼蚁,用戏谑玩笑的语气发布着他的命令,施舍给自己食物,准塔无法接受这等屈辱,大吼着冲上去,把明国人扑倒在地,但是那个明国人却似镜面破碎一般,带着狂放的笑容消失了。

    “你醒了?”熟悉的母语响起,准塔睁开眼睛,昏暗的光线里他看到了身着白甲的士兵,正是八旗的白甲。

    准塔忽然想起,他历经千辛万苦,从普禄乡回到了海参崴的军营,保住了性命。他按住地面想要站起,但剧烈的疼痛传来,准塔看了一眼失去拇指食指的手,脸颊不由的抽搐了——我再也无法从军了,也无法亲自报仇。

    “准塔大人,吴巴海主子让你醒了就过去。”那个白甲兵吩咐道。

    准塔站起身,跟着白甲兵走到了一座帐篷旁,里面不断传来吴巴海不甘的咆哮声,摔砸东西的声音不断,准塔静静听着,很快搞清楚了吴巴海发怒的对象,一个朝鲜使者。

    朝鲜国已经决定第二次出兵相助,这一次兵员超过一万,但是那个督师大军的朝鲜官员却借口舟车劳顿停在了朝鲜境内养病,而兵马也因为秋收暂时无法足数招募,当然,朝鲜使者的理由之中还包括没有足够的舰船转运,必须等到一个叫做林庆业的将军所率水军赶到才可,而那个人正在辽东效力,正因如此,士兵和军粮都需要在九月份赶到。

    九月,即便是辽东也已经是深秋,如此苦寒之地,定然是要下雪的。

    不多时,两个甲兵抬着一具尸体走了出来,想来也是那个朝鲜使者,准塔看到那尸体浑身的鞭痕,心中却是不怕了。

    我战败被俘,丢掉了拜尔岱主子,按律当斩,但是如果我带回的情报有用,或许可以让家人摆脱为奴的命运。

    很快,准塔来到了吴巴海的面前,他看了一眼那沾满血肉的鞭子,跪在了地上,把在普禄乡和永宁城看到的一切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并把那瓶酒摆在了吴巴海的面前。

    吴巴海的脸色铁青,脸上青筋暴起,好似蚯蚓蠕动一般,许久未曾言语,帐篷里静的可怕,只有一旁的牛油灯不时发出噼里啪啦的爆鸣,不知过了多久,准塔看到吴巴海的走了过来,他俯首在地,准备接受死亡的处罚,但是吴巴海粗大的手却把他一把提起来。

    “你知道为什么那个明国人会让你而不是其他人回来吗?”吴巴海的神色舒缓了许多,盯着准塔的眼睛问道。

    准塔微微摇头,表示不知道,前去赏乌林的队伍由拜尔岱督领,军官士兵四百余人,自己只是一个分得拨什库,在一众被俘的人中还有甲喇章京、牛录章京七八人,论官职论年龄都不应该是自己。

    吴巴海拍了拍准塔肩膀,说道:“因为我们的敌人知道你有一个聪明的脑袋,还有一双善于观察的眼睛,可以明白看到的一切,他是想通过你的口述,让我了解他的真正实力,或许不光是我,还有盛京的主子。”

    准塔没有敢说话,吴巴海指着地图上的兴凯湖,说道:“你从下游回来,用了一个多月,而我们在兴凯湖的探子回报,在松阿察河一带,出现了明国的贸易点,他们在河边修筑码头,与那些乞列迷蛮子交易毛皮,许多蛮子都去了。”

    “这是在诱使我们分兵,消耗我们的实力,拖延之策。”准塔当即说道

    吴巴海笑了笑:“你说说看。”

    准塔打了个千,说:“大人,敌人只在码头贸易,没有筑城,说明没有驻守的打算,而他们堂而皇之贸易,就是让我们分兵攻打,可是敌人兵力精锐,火器精良,如果派的人少了,很容易遭受敌人伏击,甚至蛮子的围攻,如果派遣的兵力多了,他们大不了乘船顺流而下,让我们无所适从。”

    “看来那个明国人的眼光不错,你确实是个机灵的小伙子,所以我决定派遣你前往盛京,向皇上报告这里的一切情况。”吴巴海说道。

    “那您和大军呢?”准塔听到自己不用死,内心欣喜若狂,连忙问道。

    吴巴海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仰起头,低沉的声音响起:“我会率领大军撤回宁古塔,朝鲜人怯懦拖延,而我们的敌人实力在增长,冬天一日一日的临近,敌人城堡一天天的完善,这仗打不下去了。”

    怨不得吴巴海如此愁容,自从努尔哈赤起兵以来,八旗兵勇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乃是当世劲旅,数次出击海西、东海,在这片土地上何曾遭遇过如此惨败,创立二十余载的赏乌林体系彻底沦丧,损兵折将近千,而自己空有三千大军,却无法攻破眼前这个小城堡,还面临南北夹击的窘况。

    吴巴海知道,即便是皇帝和他的一众兄弟在此,也无法打开局面,但不同的是,自己要为两年来的战败负责。

    “昂邦章京大人,您做的没错。”准塔当即说道。

    吴巴海不由的多看了准塔一眼,竟然没有想到会有人理解自己,准塔却说:“大人,敌人之强,根本不在于士兵甲械,更不在于城防大炮,而是那支水师,只要水师在,我们就无法获得来自朝鲜的补给和援军,而敌人却能源源不断得到援助,只要水师在,敌人就能顺着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而上,穿梭在东海、海西这一带,不断的壮大实力。”

    “就算大人打下海参崴城,敌人也可以在其他沿海沿河的地点建城,无论是谁,只要不消灭敌人的水军,就无法平定东海的叛乱,与其在这里消磨,不如返回宁古塔,加固城防积攒力量,以守为上,逼迫敌人深入内陆,我们才有机会啊。”准塔恭敬的说道。

    吴巴海被人说中了心中计划,更是欢心,说:“我果然没有选错人,准塔,你的罪行我赦免了,去盛京吧,希望盛京能明白我的苦心。”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