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六一 围攻
    嘎嘎!

    密林中的野鸟发出凄凉的叫声,惊醒了拜尔岱,他扭头一看深青色的森林,丛林的深处似乎有恶意的眼睛在盯着自己,他的心在躁动,两个选择摆在他的面前,立刻返回宁古塔还是与未知的敌人一战?

    如果立刻逃离,能保住的只有四百个八旗精兵的性命,没有贡貂,没有赏乌林,也招募不到足够的蛮子,甚至要丢掉一切物资,但是如果选择一战,一切就都不在自己掌控之中了。

    “难怪有那么多的首领没有如约赶来,原来是多了入局者。”拜尔岱喃喃说道,他在空地上走来走去,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在海参崴,己方先是被偷袭继而海战失利,大军很有可能攻不下海参崴城堡,而从吴巴海和朝廷做出的判断来看,这个外来势力来到东海的主要目的是求财,打不下海参崴不算什么,如果让其不断得到毛皮和参茸,那么无论是东海还是海西都不得安宁了。

    拜尔岱突然停下脚步,对那个甲喇章京说道:“我给你三十人,你立刻把已知的情况报告给吴巴海主子,音图,你把你的兵马和招募来的蛮子一起带进木城,把木城和周围的蛮子全都驱赶走,一个不留。”

    “吩咐下去,快点卸货,东西全部运进木城,把船凿沉,我们要准备困守此地了。”

    手下们听了拜尔岱的命令,个个脸色大变,皆是前去预备了,而到了第二日的夜晚,一排人头被送到了木城之外,拜尔岱看后,就认出那是他派遣去下游侦查的斥候。

    这个夜晚,拜尔岱是在城头上渡过的,深夜的之中他巡视了整个木城,安排防御,调配物资,加固城防,一直到第二天蒙蒙亮的时候,拜尔岱看到了黑龙江中央升起的白帆,拜尔岱终于知道,大战来临。

    清晨,李明勋坐在白头鹰号享受着厨子准备的早餐,新鲜的鲑鱼炖蘑菇,煎炒野鸡蛋,而李明勋最爱的还是那只肚子里塞了木耳、土豆的烤野鸭,他畅快的吃着,只有大卫与他同桌,乌穆走了过来,说道:“主子,那群首领来了,想要上船拜见您。”

    李明勋站起身看了一眼,只见黑龙江上停满了各色小船,浩浩荡荡跟在了白头鹰号的后面,就像一群跟着母鸭子的小鸭子,其实这群首领与分遣舰队一道出发,即便是奋力划桨,也晚到了半个时辰。

    “别,就说我正在指挥作战,没时间见他们,嗯........,让那个安林上来吧,他与东虏有仇,又为我们提供了情报,算是自己人了。”李明勋说道。

    乌穆脸色一变,说:“这些人也知道不宜都上船,推举了七个代表。”

    大卫满嘴塞满了肉,插嘴说道:“这个桌子上最多只能多一个食客,再多肉就不够分了,听你主子的话,只让安林上来。”

    “这群蠢货,看戏都不积极,还想上桌吃饭,笑话。”李明勋呵呵一笑,连忙把另外一个鸭腿撕扯下来,以免被大卫抢走。

    就在清晨抵达后,李明勋发动了一次抢滩登陆,其实就是让几十个人乘坐小船磨磨蹭蹭的登陆,果然引来了木城里东虏的反击,东虏抓住了半渡而击这个优势,却没有落得好处,小船上的士兵就是不登陆,而列阵准备拦截的东虏却遭遇了来自三艘战舰的炮弹洗礼,几轮炮弹就打死了数十人,留下满地尸体仓皇撤回,这原本是一次非常完美的火力展示,如果那些蛮子土著看到,肯定会敬若神明,可惜的是他们晚到了几个时辰。

    安林很快来到了白头鹰号,他是个精壮的汉子,一双眼睛好似鹰眼一样锐利,与其他的土著首领不同,安林亲眼见证了三艘纵帆船的强大,他上船之后显的有些坐立不安,眼睛不时瞥向脚下甲板,显然依旧有些惊惧位于下层火炮甲板的十八磅炮威力。

    “安林,你可以尝尝这道........呵呵,尝尝这甘蔗酒,我敢保证,你从未喝过这么烈的好酒。”李明勋本想让安林尝尝厨子做的菜,但是桌上的菜品已经被大卫那个吃货风卷残云一般的横扫了,所剩无几,只得递给安林一杯酒。

    安林接过酒喝了一口,立刻感觉一道火线从嘴一直延伸到了肚子里,他双眼瞪的通红,差点跌倒,安林想起父亲说过的话,能喝酒就是真汉子,而眼前这些人喝这么烈的酒,肯定是强横的战士了。

    安林索性坐在了甲板上,说道:“李大人,我的士兵已经到了,时间紧迫仅仅来了三百人,全部由您差遣,请让我们做先锋,冲破建州人的营寨吧。”

    李明勋摆摆手,说:“不,不需要,你先帮我清理航道,加固那个木码头,我要把十八磅炮放下去。”

    “您说的是那种喷吐火焰的铁龙吗?”负责翻译的李德灿都是笑了。而李明勋耸耸肩,没有说话。

    从安林嘴里,李明勋知道了东虏在普禄乡的兵力,东虏只来了四百人,船已经自己凿沉了,如果加上死忠哈儿蛮部的精兵和招募的兵马,应该在一千人多一些,而自己拥有五百兵马,武装部分水手,再加上安林的帮助,也能凑齐这些兵马,更重要的是,自己有大炮有战舰,李明勋不觉得自己会失败,而问题只有两个,取得胜利付出多大的代价,能不能借助这场战争收服群蛮。

    拜尔岱站在射楼上,居高临下的观察着眼前的军队,天刚亮的时候,率领弓箭手阻击敌人登陆的行动以惨败告终,不仅折了七十多精锐,他的脸上也被炮弹崩飞的石子划开了一道口子,火辣辣的疼,自那之后,他再也没有发动反击,眼看着敌人在城下列开阵势。

    第一波上岸的是装备甲胄的长矛兵,其中一半装束、相貌与白甲兵无二,拜尔岱知道那是去年大清被伏击的精兵装备,登陆之后,长矛兵迅速列成横队,护住了一段河岸,继而是一排排的火绳枪手登陆,五百人的军队登岸之后迅速展开,阳光照在盔甲与武器上,反射的银色亮光让拜尔岱有些睁不开眼睛。

    “拜尔岱主子,出营迎战吧,趁着敌人立足不稳.......。”音图声说道。

    拜尔岱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但是扭头一看左右不下,人人脸色惨白,无一人请战,登时明白,早晨一场败仗,外加敌人甲械精良、士气如虹,己方士气已然受挫,若是再行交兵失败,恐怕连木城都没得守了:“不,音图,还是以守城为先,至少要挫锋于城下,才好再做反击。”

    木城众人困守不出,而李明勋却已经登岸,他发布命令之后,各队旗帜倾斜,横队开始踏步向前,长矛斜指,甲叶铿锵,好似一片钢铁丛林。

    “真不愧是大陆上的中央之国,军威鼎盛,真是平生仅见!”

    “是啊,便是建州女真部,也只有其军械,并无其军势啊。”

    远处观战的一众首领纷纷私语起来,许多人脸色发红,喉咙发干。

    木城上的弓箭手纷纷引弓搭箭,瞄准了城下靠近的敌军,静心等待将军的命令,但是敌军靠近到了七十步左右便是停下了,让弓箭手们有些无所适从,这尚且在他们用的弓箭射程之内,但是考虑到敌人的甲胄,定然是难以破防,而在这个距离上射中咽喉、眼窝这些要害可是难上加难,一时弓箭手们不知该如何做。

    随即,上百水手上前,把拆卸集市得来的材料,制成的栅栏送到了方阵前面,用铁锹挖掘孔洞,把栅栏插在了地上,成为了木城与方阵之间的一道屏障,而方阵为之一变,弓箭手和火绳枪手在栅栏之后排开,长矛手分列两边保护,竟是做出了防守之势。

    “主子您看,那是什么?”音图的眼睛死死盯着码头,大声问道。

    码头一侧的航道被清理得到,木质码头被加固,白头鹰号的吊杆吊下一门十八磅炮,数十个色轮苏部的汉子拉扯着进入炮位。

    “那是......红夷大炮!”拜尔岱惊声叫了起来,他在海参崴和今早都见识了那种浑身喷吐炮弹的战舰是多么厉害,但是没想到安装在战舰里的火炮竟然是红夷大炮,他连忙低下头,寻找打死弓箭手的炮弹,在脚下便是有一枚,足有小孩脑袋大小,与他在盛京见过的红夷大炮一般无二。

    “快下去,这城上是待不得了。”拜尔岱连连催促,下了城墙。

    音图不知道拜尔岱为何如此慌张,眼瞧着拜尔岱和几个亲兵不管不顾的跳上木城,有个平日甚为凶狠的白甲兵还为此扭伤了脚,一群人下了城墙,跃入肮脏的泥巴之中,着实狼狈不堪。

    然而,预料之中的炮击却并未出现,拜尔岱奔到城门,偷偷看去,除了前沿警戒的士兵之外,炮位所在的位置,数百人正在挥舞鹤嘴锄和铁锹,装填草袋和柳条筐,在炮位周围堆砌起来,这些人有些是朝鲜俘虏,有些是附近的蛮子,所有人都在忙碌着,一切都是井然有序。

    炮位里,巴海坐在地上,背靠着胸墙怀抱火绳枪在那里惬意的看着,他的身边有上百汉子忙碌着,其中绝大部分是他的同族乞列迷人,当然都是来自附近的部落,而在胸墙的一侧摆满了东西,成袋的食盐、蔗糖,铁斧、铁箭头、铁锅、半新的牛皮靴子、棉衣、棉裤,带着护耳的棉帽子,当然最不缺的是吃食,十口大锅里煮着今早打死的战马上割下的肉,加了盐巴和香料,虽然粗粝了些,但对于平日少吃盐的乞列迷人来说已经是少有的美味了。

    而这些都是给劳工的奖励和佣金,几个棉线团就能让一个强壮的汉子干一整天的活儿,而一口铁锅可以让他干一个月。

    不断有干完活的蛮子前来领取奖励,巴海如数给他们的同时,还会发给一个木牌,上面随意刻画了一个字符,然后交代他们拿着这个木牌前去永宁寺碑的位置找活儿干,而那里的奖励更多更丰富。

    到了下午的时候,炮位已经准备妥当,一共有四门十八磅炮进入其中,一百名从战舰上调来的武装水手以及安林的人马负责保护这些火炮,而除了十八磅炮,还有三门鹰炮就位,就连前线阵地也分配了两门鹰炮。

    “李大人,可以炮击了吧。就这木城,炮击半个时辰就可以打开豁口,就能冲进去了。”巴海走到李明勋面前,说道。

    李明勋摆摆手,道:“我让这么多人忙这么久,可不仅仅是为了攻下这座烂木城!等天黑了再炮击吧。”

    “为什么?”巴海诧异道,如果是天黑了再炮击,那今天就别想攻城了,毕竟天黑不宜大战。

    李明勋指了指河岸边那些看热闹的首领,说道:“当然是打给他们看啊,天黑开炮,效果更显著一些。”

    巴海与安林一起走到了江边的树林旁,这里杂乱的扎下了上百个帐篷,多是用兽皮胡乱搭建的,与李明勋军营的井然有序形成了鲜明对比,巴海和安林到了之后,迅速被几十人围在一起,他们都是先期赶到的首领,有三十余人,更多的首领尚未赶到。

    巴海拍了拍手掌,指了指木城外市集最大的房子,那原本是东虏赏乌林存放毛皮的仓房,如今正是灯火通明,许多人进进出出,巴海说道:“李大人请诸位过去用晚餐。”

    “晚餐?他想做什么?”一个首领警惕的问道。

    “就是用晚餐,没有任何意图。”安林附和说道,继而两人并肩离开了。

    这群首领很快讨论起来,一个年级稍大的说道:“诸位,如今是两虎争夺百兽之王的宝座,任何卷入其中的人都面临家破人亡的威胁,睿智的首领应该选择留下,而不是过早的站队。”

    另一人却道:“什么两虎相争,建州人明明已经被困在木城了,他们有一千多人,却不敢攻打不足一半的对手,胜负早已分明。”

    说罢,这个首领就带上两个护从,叮嘱了留守的儿子几句,快步向着那木城走去,众人面面相觑,饶是知道这个首领与安林交好,可能是商量好的,但仍旧有些心动。

    不消半刻钟,那首领的两个护从跑了出来,抬着一个大木箱子来自到了自家的营地,递给了首领儿子一块散发着诱人香气的猪后腿,而当那箱子打开的时候,里面的东西散发出了寒光,靠的近的两个首领惊叫出声:“铁箭头,至少有两千枚!”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