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五六 家臣
    黑火药在钢铁铸造的炮膛被点燃,剧烈的爆炸把十八磅或十二磅重的炮弹推出炮口,由点拉出一条死亡之线,撞碎遇到的一切,无论是坚硬的船板还是脆弱的**,在敌船上留下一个又一个大洞,而被炮弹沾到的人无一例外变成碎肉和残肢。

    河原田兵卫瞪大眼珠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当他看到敌船的时候就认出这是当年丰臣秀吉殿下遇到的朝鲜对手,当年日本水军的舰队就败在这类板屋船下,成为了那位‘天下人’一生的耻辱,而现在,这位神秘的明国海商竟能以屠鸡杀狗一样的姿态对付朝鲜板屋船,而且做到游刃有余。

    “这就是天朝上国的力量吗?”河原田兵卫喃喃自语,一直到他被一个火绳枪手撞倒在地。

    “快来帮忙啊,你这倭寇,没看到敌人上来了吗?”乌穆一脚踢在河原田兵卫的屁股上,大声骂道。

    河原田兵卫根本不知道乌穆在说什么,但是看到那撞倒自己火绳枪手的脑袋上插着一根箭雨,顷刻间从震撼之中清醒过来,将要拔出打刀的他却因为身体被压住而受阻,这个时候一个浑身是血的敌人冲了上来,河原田兵卫拔出肋差直刺敌人的胸口,同时用肘击打敌人,因为他不敢保证自己的短刀可以刺破那身漆黑的铠甲,毕竟那铠甲看起来似乎不逊色于武士的大铠!

    然而,肋差顺利刺入,撕裂甲胄和肌肉,透过肋骨之间的缝隙插进敌人的心脏,河原田兵卫微微一愣,没想到敌人那厚重的铠甲这般脆弱,也不多想,翻身而起,拔出打刀把一刚刚露头的敌人枭首,提着首级,骄傲高呼:“河原田兵卫讨取敌人武士首级!”

    然而,没有人应和他,虎入狼群的白头鹰号四周都是敌人,船舷已经被血肉覆盖,只有躲在桅楼上的乞列迷弓手可以不断用箭矢、掷矛攻击攀爬而上的敌人。

    处于最后的金雕号也在浴血奋战,但是宋罗峰发现有两艘板屋船要靠近白头鹰号后,立刻脱离战列线,命令道:“选攻击那艘大船,绝对不能让它靠近旗舰!”

    无怪宋罗峰这般疯狂,实在是情况紧急,一旦双方进入接舷战,地方板屋船就可以利用高度优势欺负船舷低矮的纵帆船,而那个时候就危险了。白隼号的舰长同样做出了如此选择,径直冲到了白头鹰号的另一侧,远远的便开始用长炮教训企图靠近的板屋船,一时间,浓烟和白烟覆盖了这片海域,一直到半刻钟后,白头鹰号的船艏桅杆刺破白烟,打了个旋冲了出来,露出了交织了血红与乌黑的船身。

    而白隼号和金雕号也只是坠后了半个船身,伤痕累累的冲破了敌阵,随着李明勋命令的下达,三艘船的船体都是打横,侧舷对准备了因为混乱而交织在一起的敌船,绳索和船桨纠结在一起,这些敌船难以掉头和转向,直接沦为了分遣舰队炮手的活靶子,在另一侧炮手前来帮忙之后,炮击效率提升了几成,接连不断的轰击混乱的敌船。

    随着炮声隆隆,绝望的朝鲜水手和士兵开始逃命,但是绝大部分的船只毁损,许多人直接选择了跳海,苦咸的海水灌入他们的鼻子和嘴巴,衣服因为浸透了海水而沉重,更可怕的是那些甲胄和武器带来的负担,幸运儿抓住了漂浮的船板,更多的则沉入了海底,战斗也就结束了.......。

    “原来,他们用的是纸甲。”河原田兵卫仔细查看了那被肋差刺破的甲胄,漆黑的表层下面露出了白色的纹路,毫无疑问这是纸甲,河原田兵卫顿时失落了,虽然他不是朝鲜,却也知道,真正的武士是不会使用这类低廉的甲胄的,所以他讨取的也不是武士的首级。

    “河原田兵卫,跟我来,阁下要见你。”正暗自神伤的河原田兵卫听到了大卫的呼喊,连忙走了过去。

    他再次见到了那个男人,在船长室坐在椅子上,正在与身边的人交谈,很快,大卫把李明勋要说的话翻译了过来:“河原田兵卫,你曾说你常去朝鲜做生意,那么你会朝鲜话吗?”

    河原田兵卫心中一惊,连忙说:“会,我会朝鲜话,也会写字,明国文字,嗯.......我了解朝鲜人,知道该如何让他们投降!”

    这个答案成功吸引了李明勋的兴趣,他饶有兴致的看了河原田兵卫一眼,心道这个家伙倒是有些头脑,仅仅从自己问他会不会朝鲜话就能猜到自己要处置俘虏的事情,李明勋略略点头:“你很聪明,就先在我这里效力吧,帮着统计登记和整编俘虏,我会按照商社甲级雇员的水准雇佣你,一个月五两银子。”

    河原田兵卫听了大卫的翻译,却没有任何的喜色,他忽然跪在了李明勋的面前,说道:“尊贵的明国大人,河原田兵卫不想要您的赏赐,只希望能成为大人的侧近,为大人鞍前马后,誓死效忠,大人,河原田兵卫是一个技艺娴熟的武士,今日我斩杀了七个敌人就足以证明,而河原田兵卫并不蠢笨,很快会学会明国语言,绝对会以忠心报效大人,不会辱没您的家名。”

    李明勋听他说完,了解了他的意思之后,略微一想便是明白了这个日本武士的意图,微笑坐在椅子上,说:“河原田兵卫,你的真实目的是想成为我的家臣吧。”

    河原田兵卫脸色微变,直接叩首在地,选择了默认,他的意图正是如此,在见证了李明勋的实力之后,他就知道,如果自己能够成为这个商社的一份子,得到李明勋的商社就离自己复兴家族的目标更进一步,如此自然要抓住机会,毕竟无论在哪个国家,家臣与主上都是有着直接主从关系的,利益相连命运与共。

    “你也看到了,在我的麾下,有汉人,乞列迷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和英国人,甚至不缺乏土著,我只看重能力,不在乎身份,如果你真的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就要先看看能为我,为社团做出什么,有一点你放心,我这个人对有功之臣从来不吝赏赐。”李明勋拍了拍河原田兵卫的肩膀,微笑起身离开。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