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五五 海战
    半刻钟后,金雕号沿着海参崴堡东侧的海岸线向北而去,去年己方就是从那里北上进入的兴凯湖,如果真的有问题,也应该是在那里,在三艘双桅纵帆船中,金雕号是唯一轻载的,底舱压舱的是瓷器和蔗糖,而非沉重的铁锭和大米,而这艘完全由柚木打造的双桅杆纵帆船增加了支索帆和翼帆,配备的水手和随船卫队也是精挑细选的,最为精锐。

    金雕号绕过遮挡视线的海岬进入内湾之中,就立刻看到了漂浮在海面上的尸体和木板,而在海岸上,还有几艘搁浅的船只,宋罗峰立刻明白了,海参崴堡已经被清国发现了,这里早已爆发了战争,而宋罗峰正在犹豫要不要打捞上来一些尸体检查的时候,一艘桨帆船从海岬深处驶了出来,继而便是如狼群一般的剑船、猛船(朝鲜样式的快船,以船桨而非风帆为主要动力。)而在最后则是几艘方方正正的板屋船。

    “调转船头,火绳枪队侧舷列阵,右舷炮手准备,装填实心弹。”宋罗峰马上下达了命令。

    但是他却被大卫拉住了,大卫笑道:“舰长阁下,如果我是你,就绝对不会用舰炮攻击,更不会打开炮门!”

    “为什么?”宋罗峰诧异问道,如果不是他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不亚于西蒙斯的海战好手,他肯定会狠狠给他两个耳刮子。

    大卫说道:“相对于眼前这些破烂,您的金雕号实在是太出色了,十八门十二磅长炮外加近六十名铳手,敌人根本靠近不了,如果您再击沉他们几艘船,那个意图埋伏分遣舰队的家伙再愚蠢也会认识到我们的实力,一只缩回巢穴的刺猬,您准备如何对付呢?”

    宋罗峰恍然大悟,正如大卫所说,金雕号的火力实在强大,配合远超对手的速度和灵活性,完全可以给敌人重创,那这群家伙就会龟缩不出,如果自己选择示弱,那么埋伏不成的敌人很可能会追出去,三艘双桅纵帆船肯定能在外海给敌人致命一击的。

    “好,就按照你说的,关闭炮门,只用回旋炮和火绳枪攻击,转舵,先给这群蠢货一个教训!”宋罗峰当即说道。

    缆绳和风帆因为剧烈的转向发出令人牙酸的嘎吱声音,待完成转向之后,金雕号升起了包括支索帆和翼帆在内所有的船帆,毕竟他们面临的对手是桨帆船,在浆手体力耗尽之前,少有船只能在速度速度与之媲美,但双桅纵帆船却是其中之一,而双方距离超过三百米,敌人就已经开火了,朝鲜鸟铳发出的砰砰声不断响起,敌船之上绽放出一朵朵的白色烟花。

    金雕号像是一只在海面上跳跃的飞鱼,即便是逆风行驶也能跑出近七节的高速,而地方的桨帆船在一开始依靠浆手充沛的体力着实拉进了距离,但是当追击一段之后,速度也是降了下来,而金雕号敏捷的在海面上穿梭着,躲避着敌人船艏火炮投射来的炮弹,而当敌人的划桨快船追上来的时候,船尾和船舷的回旋炮则会迎头痛击,铳手更是不断齐射,专打敌人的浆手,快速向着外海驶去。

    此时的白头鹰号和白隼号正在外海有节奏的打转,听到隆隆的炮声从海岬的另一侧传来,船上的人都看不到发生了什么,在这万里之遥骤然遭受袭击,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而李明勋则一脚踏在船艏桅干上,静静的盯着海岬的尽头。

    当金雕号带着一大群敌船蜂拥而出的时候,李明勋操起望远镜一看,金雕号的炮门紧闭,而且刻意控制速度,若即若离的保持距离,他便知道这是金雕号在诱敌出战,既然大卫和宋罗峰如此做,他们肯定认为分遣舰队有把握击败对方。

    李明勋抽出佩刀,大声命令道:“传令下去,准备战斗,我们的敌人毫无章法,而风向对我们有利,为了社团,诸君奋战吧!”

    随着一张张的船帆升起,西南风把那些整洁的船帆吹股起来,白头鹰号的锋利的船艏劈斩开海面,洁白的浪花向两侧散开,而李明勋则在船艏挥舞佩刀,大声呼和着,像是一个人在挑战迎面驶来的敌军舰队,而敌人也发现白头鹰号和白隼号,见只有三艘船,果断迎了上来,铅子、箭矢不断袭来,但是没有任何东西触碰到李明勋的身体,这一幕被白头鹰号上的水手和士兵捕捉到,人们发出一片片的欢呼之声,高声颂扬自己的首领。

    驰骋海洋的水手都是迷信的,他们相信风**雪和海洋都是具备神灵的,而一路北上没有遇到灾害,如今作战也是占据了天时地利,每个人都把这一切的好运归结为首领的运势,让李明勋的神秘更增加几分。

    李明勋精力充沛的喊叫着,在他的命令下水手们操纵船帆直接迎头而上,防滑的沙土撒了一地以防因为流血而滑倒,船舷两侧长矛手和火绳枪手已经就位,就连船上的作为见习水手的土著孩子都井然有序的捆扎杂物,火炮甲板传来了嘣嘣声,那是炮长在提醒身为指挥官的李明勋火炮准备完毕,白头鹰号已经完成战备,在一炷香时间内就进入了最佳状态。

    敌我双方距离不到半里的时候,主动诱敌而来的金雕号与白头鹰号擦身而过,在船舷之后,大卫正脱下帽子弯腰向勇气冲天的李明勋致意,然后一个漂亮的转向加入了分遣舰队的战列线之中。

    “支保留主帆,其他帆降下,所有人就位,准备战斗!”李明勋眼瞧着那些敌船汹涌而来,像是被毁了马蜂窝的马蜂,大叫着跳下了船艏桅杆,高声命令道。

    片刻之后,白头鹰避开一艘桨帆船,直接插入了敌人的阵列之中,继而便是炮长粗豪的命令响起,整艘白头鹰号都剧烈震动起来,两侧船舷纷纷喷薄出浓烟和火焰,当然,更致命的是实心炮弹,右侧的十八磅炮依次开火,继而是左舷的火炮,十二门火炮一轮打过,靠近白头鹰号的敌船已经变成了废墟,而紧随其后的白隼号和金雕号也是递次攻击,它们装备的是十二磅长炮,依旧具备强横的威力,杀入敌阵的三艘双桅纵帆船两侧都是敌船,最近的不过二十米,这个距离就像是炮口顶住了敌船的肚皮一样。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