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五三 海贼夜袭
    河原田兵卫的手不由的攥紧,两个月前,他的船队也是被这般攻击的,来自海上的海贼并不多,但是突如其来的袭击让船上和岸上全部大乱,继而就遭遇了火攻,攻击持续到了早晨,虽然自己杀死了超过十个海贼,并且斩伤海贼首领,但是依旧难逃覆灭下场,自己的郞党大多战死,水手们也变成了俘虏,船和商货都变成了海贼的战利品。

    “即便无法越过你们的封锁线,我也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河原田兵卫咬牙告诉自己。

    他很快窜入了竹林,在月光下飞快的登山,不顾树枝的刺伤和灌木的撕扯,飞快登上了丘陵的最高处,他脱下身上的麻衣,取出火石点燃,然后不断四处寻找干草和枯树枝,把这团火烧大。

    呜呜呜!

    号角声忽然响起,把睡在稻草堆里的李明勋惊醒,他的手握紧,抓住了刀柄,才稍稍安心下来,提着裤子跑出帐篷的时候,大卫和乌穆已经来到了身边,乌穆指着远处跳跃的火焰说道:“主子,那里有人点火,我感觉不对。”

    “或许是有人居住。”大卫说道,但是他的手提着一杆点燃火绳的火绳枪,凛然道:“更可能的是有人偷袭。”

    李明勋点点头,说:“天还没亮,如果登船离开,会引发变乱,先让水手返回船只,一定要保住我们的战舰,大卫,你的队伍和我的护卫队留下,以这棵松树为界,我守卫这边,你守备那边,到天亮之后再说。”

    “很好,阁下,您的作法没错!”大卫大声称赞道,然后跑到一边,不断呼喊他的人聚拢,这次大卫带来的有两百人,一百是东印度公司精锐的火枪手,而另外一百则是从三艘武装商船上招募来的水手志愿者组成的长矛兵。

    随着命令的下达,战舰也进入了战备状态,宋罗峰盯着月光下波光粼粼的水面,寻找着可能出现的敌人,而船上的水手已经全部叫醒了,一半人进入了下层的火炮甲板,协助炮手去了,另一半人持有火绳枪列阵在了船舷后面。

    因为这个海湾实在狭小,所以停泊的时候三艘船都是并列停泊,但如今水手不全,又是后半夜,贸然调整战舰姿态或者离开海湾更是危险,宋罗峰在确定海贼尚未进海湾情况下,发出了第一个命令:“把三艘船上的小艇就集中过来,其他两艘船不要动,让金雕号打横,白头鹰号和白隼号不要用长炮,省的伤了自家的船。”

    几艘小艇靠过来,连拉带拽的帮着金雕号调整姿态,而在火炮甲板上,瞄准外侧的长炮已经开始装填,与第一艘建造的白头鹰号使用的十八磅加农炮不同,金雕号和白隼号从一开始就定下使用去年从英国东印度公司预定的十二磅长炮,这使得金雕号的火炮甲板可以布设十八门火炮,远远高于白头鹰号的十二门十八磅炮,而开火的时候,也不用为保护甲板而轮次开火。

    从虎鲨号调来的炮手在水手的帮助下清理炮膛,装填火药包、木块和葡萄弹,待一切准备好后,炮口被推出了炮窗,直指已经陆续进入海外的海贼。

    “火绳枪手,右舷列阵!”

    “右侧炮手准备射击,下一轮依旧是葡萄弹!”

    宋罗峰略带沙哑的声音响彻整艘金雕号,他的眼睛透过缝隙死死盯着敌船,不过区区十六艘,都是划桨船或者桨帆船,船上站满了穿着各异的海贼,挥舞着手中的各式武器,用日本话和朝鲜话呼和着。

    确认了敌船大部分进入有效射程,而火绳枪手已经就位之后,宋罗峰吹响了随身佩戴的号子。

    砰砰砰!

    沉闷的炮声从脚下甲板传来,与之而来的还有船板的震荡声音,一团团橘色的火焰从金雕号的右舷绽放,继而变成一排白色的雾墙,遮挡住了宋罗峰的视线,海湾里一时混乱无比,硝烟之后不断传来惨叫之声。

    继而,敌人的还击到了,各种铁炮、鸟铳和小型火炮袭来,却也只是溅起了水花或者在纵帆船美丽的柚木船板上留下一个并不好看的印记。

    硝烟终于散尽,宋罗峰看到有两艘敌船已经开始沉没,敌船加快的速度,两侧的白头鹰号和白隼号已经接敌,铳声大作。

    “站起了,射击!”宋罗峰踹了一旁瑟瑟发抖的水手一脚,自己率先站起来,手铳打中了敌船上一个大喊大叫的倭寇,又用火绳枪打碎了一个家伙的脑袋,这个时候,有敌人用绳索攀爬上来,宋罗峰顾不得装填子药,从护从手中接过长矛,刺破了那人的喉咙,低头一看,这个家伙下面还有一人,却被宋罗峰吓破了胆子,不管不顾的钻进了火炮甲板的炮门,露着半个屁股在外面,宋罗峰直接把那长矛扔下去,尖锐的矛尖刺进了他双股之间,一声惨叫掉落下来。

    “砍断抓钩,把抓钩砍断!”宋罗峰大声命令道。

    他拔出长刀,斩断了一根绳索,却发现右舷停了一艘桨帆船,宋罗峰抄起一旁的回旋炮,点燃了引信,装满铅子的炮口对准了满船的浆手和倭寇,随着一声爆炸,那艘船上满地血肉残肢,一股气血腥气冲了上来。

    然而,真正的胜负却是由火炮甲板上的九门十二磅长炮决定的,他们发射的弹雨横扫靠近金雕号的船只,炮弹和子弹清洗了海贼的甲板,水手们掷出的标枪同样致命,战斗持续了一刻钟的时间,敌船就已经变成了活靶子,绝望的海贼开始逃离,有些人想要划船离开,更多人则选择跳船。

    “这就是传说中的国崩吗,果然是军国利器呀。”站在丘陵顶端观战的河原田兵卫看着海湾之中破败的船只,好像被巨人锤击过一般,禁不住自言自语道。

    天没亮,海贼的袭击就已经停止了,海贼首领的计策根本没有成功,他们的袭击早一步暴露,吉田率领的船队没有接到撤退的命令依旧继续攻击,已经全军覆灭,而李明勋和大卫的岿然不动让海贼首领佐佐木甚八也感觉无计可施,而天亮之后,看到船队覆灭,而敌人在岸上却拥有四百人规模的战兵,佐佐木甚八后悔偷袭这支船队了。

    “可恶,我一定要抓住那个报信的人,让他跳蓑衣舞!”佐佐木甚八怒气冲冲的选择了撤退。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