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五十 非去不可
    多亚还要追问,巴隆却是按住了他的手臂,略略摇头,多亚立刻明白,眼前这个男人既然提前半个月就邀请自己来布袋港,就早已有了准备,自己根本不用过多考量,只需要在接下来的谈判中尽可能的争取利益就足够了。

    李明勋笑了笑说:“三天内,我会率领一支军队离开布袋港前往寒冷的北方征伐我的敌人,拓展商社的利益,而我的城堡和港口则面临着红毛夷的威胁,我希望二位能各自率领五百人进驻我的军营,一旦发生战事,听从林诚和高锋的命令,协防我的领地,一直到年底我归来。”

    巴隆听了这话,笑道:“您这是要一千武士半年的支配权呀。”

    李明勋微笑点头,自忖这个巴隆和自己买卖做的多了,越发有商业头脑了,见巴隆低下头,显然在考量得失,而多亚却已经表态:“我这边完全没有问题,但是我想知道,您如何补偿我。”

    巴隆叹息一声,只能跟进,同样询问李明勋。

    李明勋指了指山坡下新建设的军营说道:“你们的武士会驻扎在这里,而泰西教官和护卫队的军官会暂时接管他们,教给他们如何排兵布阵和配合作战,而你们可以从中挑选二十人,由我方提供火枪,为你们成立一支火枪兵队,当然,等明年新的大象送来,我还会赠送你们一人一头大象和驭兽师,以及饲养大象的办法。这三个条件,可以吗?”

    “你愿意提供火器和大象?”多亚站了起来。

    李明勋微微点头:“正是如此,我的朋友,如今我已经有足够的火器了,提供一部分给盟友不算什么,至于大象,却是要等明年了,因为我现在只有两头罢了。”

    “可以,我会选最勇敢的武士前来。”多亚拍着自己的胸膛保证道。

    巴隆郑重点头,却没有多亚脸上的狂喜,他问道:“李掌柜,有一件事我希望您给我真实的答复,您是不是要和荷兰人开战了?”

    李明勋暗赞巴隆一眼就看破了问题的本质,却也不会隐瞒,毕竟虎尾珑社一直视荷兰人为死敌,将来的战争中也是自己的可靠盟友,李明勋说道:“确实如此,一直以来,腾龙商社能够崛起的根本在于荷兰人对于这块地区没有掌控能力,腾龙商社就像是一只隐藏在迷雾之中的小兽,不断的成长,但是迷雾渐渐散去,而已经成长为庞然大物的腾龙商社也很快暴露出来,等到那一天,战争就会爆发的。”

    “虎尾珑社会坚定的站在您的身边,就像当初您帮助我们抵挡高山蛮的进攻!”巴隆认真说道。

    送走了多亚二人之后,李明勋长出一口气,拖着疲惫的身躯前往了城堡的会议室,会议室的长桌超过了二十米长,是又一株百年柚木从中剖开打制而成,细腻的漆面覆盖了精美的纹路,而柚木的另一半也被做成了长桌,放在了仓库之中,在不远的将来,会放在下水的盖伦战舰的指挥室内。

    会议室里坐满了人,林诚坐在上手,西蒙斯和高锋则一身披风,披甲戴盔的坐在林诚的一侧,另外几人也都是护卫队或者舰队的军官、船长,而在他们的对面则是商社的掌柜和管事,除了香港的林河,江南的许长兴和溪心地的阿海,商社的高层都是赶到了。

    会议室里的人面色凝重,气氛同样有些诡异,人们和熟悉的人相互讨论着,言语之中多有争吵。

    李明勋坐在主位,见众人安静下来,说道:“三日后舰队会出发前往奴儿干都司,由我亲自率队,乌穆随行,护卫队出一百人,乞列迷弓箭手两百,另有军械调配,已经在进行中了,会后传达到你们那里,各部门都要全力配合。”

    房间内一片哗然,众人见李明勋不容置喙,相互看看,都不敢说话,最终还是林诚敲了敲桌子,轻咳一声:“大掌柜的非要亲自去吗?”

    这话一出,众人都是来了劲儿,纷纷问询出声,话里话外就是一个意思,希望李明勋留在台湾,而不是前往奴儿干都司冒险。

    随着商社实力的提升,在座的每个人都得了好处,金钱、权位、女人,样样不缺,但是大家都明白,一切都源于商社的存在,而随着商社在日本、江南拓展业务,与外界的交往越发频繁,虽然仍然隐藏在黑暗之中,不许外来船只入港,出港的船只和水手也是精挑细选的,但是人人都知道,腾龙商社越发隐藏不住了。

    特别是此次香港开埠,可以说是改变沿海贸易格局的大事儿,也意味着腾龙商社直接摆在了明面上,荷兰人就算再迟钝,情报再匮乏,也会发现的,一旦发现了,如何处置,如何对抗,全仰仗于李明勋,这个危急关头,没有人希望李明勋不在。

    李明勋拍了怕桌子,说道:“对,我必须去,如今商社最赚钱的莫过于生丝、参茸和毛皮三种买卖,两种商品仰仗于奴儿干都司,而生丝大宗购入也和这两种货物挂钩,如果今年我们无法从奴儿干都司获得足够多的参茸和毛皮,那么,我们就失去了最有竞争力的商品,一切都会烟消云散。”

    “哎。”林诚叹息一声。

    他很清楚,如今商社实力并不弱,就算和荷兰人开战在陆地上也不一定会输,但是奴儿干都司就不一样了,那里只有宋老七和巴海的部落,局限在海参崴一地,而去年吃了大亏的东虏肯定要报复,至少也会在毛皮主产地兴凯湖附近设防,断绝交易皮毛的商路,那对商社来说也是重大的打击,如今商社陷入两难之地,奴儿干都司要打开局面,台湾要守住基业,两地相隔万里,而李明勋却只有一个。

    “只恨我是半残之躯,无法为你分担啊。”林诚拍了拍自己的残腿,失落道。

    李明勋把众人的神色收归眼底,敲了敲桌子,问道:“老哥,大员港的情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