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四七 如愿
    李明勋敲了敲桌子,说道:“我只是沈总督的代表,而你也只是新西班牙总督麾下的一个提督,你我都没有决断两国关系的地位和能力,所以更深层次的合作需要你得到新西班牙总督那是西班牙国王的授权,而现在呢,我们只谈幸存侨民问题,这是你释放善意的一次机会,让侨民随我离开,那么我们会维持目前的贸易现状,一直到你们的总督特使到来之前,如果你不愿意,那结果......我想您没有机会看到了。”

    科奎拉心里清楚,自己可以阻止他们带走明国人,但结果是港口的舰船和船厂的马尼拉大帆船都会被摧毁,如果是昨晚偷袭中被摧毁也就罢了,他还能搪塞过去,但是如果在谈判之后开战,那就是自己谈判不力造成的了。

    “李先生,我需要和王国在菲律宾的高层商议。”科奎拉最后说道。

    李明勋微笑点头,从怀中掏出一份册子,摆在了科奎拉面前,说道:“科奎拉大人,我说过,我是一个商人,并非明国官员,之所以冒着杀头的危险来代表沈总督谈判,除了希望得到他的善意,便是为了赚钱,而我听说,因为本土葡萄牙人的叛乱事件,你们和澳门的葡萄牙人贸易出现了问题,您开往中美洲的马尼拉大商船上依旧拥有足够的货舱空间,而我希望我船上的货物可以帮您填补一下,更希望这些货物可以为您说服其他大人提供一些帮助。”

    科奎拉打开那册子,仅仅第一行就让他绽放出了久违的笑容:生丝两百担。

    “阁下,不论结果如何,您都是科奎拉尊贵的朋友。”科奎拉施礼说道。

    李明勋笑了笑,带着马东来返回了虎鲨号,马东来小心问道:“大掌柜,白头鹰号上的货物不是您卖给英国东印度公司的吗?”

    “那只是让大卫相信我的诚意罢了,他的货物都存放在布袋港的仓库之中,而且,我可不能让东印度公司的船早早离开啊。”李明勋笑道。

    马东来小心的点点头,又说:“大掌柜,可是我听说商社许多老人都是从马尼拉大屠杀中逃出来的,您这般与他们做买卖,会不会让弟兄们寒心?”

    李明勋看了马东来一眼,这小子不过十四五岁,心却是生了七窍的,李明勋道:“当然不会,这次贸易只是让西班牙人见识一下我们的实力,我还会和科奎拉签订明年的生丝贸易,而明年,我带来的就不是生丝,而是刀剑了!”

    菲律宾总督府最终也没有拒绝撤离侨民的勇气,所有的高层,包括总督、检审庭长在内,既不能无视港湾那些军舰的威胁,也不能接受舰只受损的结局,更抵挡不住和大明王朝更深层次贸易的诱惑。

    而在细则上,双方进行了持久的谈判,对于科奎拉提出的,明国方面不能阻绝明国商人前往并且侨居马尼拉的条件,李明勋果断答应,反正这本身也不是他能决断的,而李明勋还把白头鹰号上的货物以九折的价格卖给了科奎拉,并且允许科奎拉大量以香料,肉豆蔻等东南亚货物抵价,其中让出的利润算是李明勋的赎金,毕竟除了船厂的工匠,还有许多汉人在监狱和种植园中。

    理所应当的,彬彬有礼而慷慨大方的李明勋成为了菲律宾总督的座上宾,并受邀进入马尼拉王城和圣地亚哥城堡参观,在王城区渡过了半个月的时间,一直到四月底才启程离开。

    四月底的马尼拉港。

    狂风裹着细雨打在李明勋的脸上,他几乎睁不开不眼睛,好不容易系紧了斗篷,李明勋咒骂着这该死的天气,他的拢了拢黏在脸上的头发,快速跑进了虎鲨号的船舱里。

    在港口,一队队衣衫褴褛的难民正在登船,身材瘦削的是从其他省份带回来的种植园奴隶,而那些稍微健康些的则是船厂的工匠和亲属,马尼拉大屠杀过去不过一年余,劫后余生的人们庆幸于离开这个地域一般的港口,而在码头的另一侧,三艘来自广东的广船正在停泊,货物和前来谋生的人下得船来。

    港口形成了一个奇怪的景象,同样贫穷、落魄的人,一些人逃离这片地狱一些人则踏上希望的土地,而李明勋很清楚,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穿越,这种情况会在这段时空出现无数次,华人在东南亚会被当做牲口一样使用和养殖,每当殖民者觉得他们够肥了,便会屠杀其中一部分,抢夺财富,而屠杀过后,还会有贫穷的华人来到这里,用汗水和智慧建设这片土地,然后将生命留在这里。

    “大掌柜,您的皮靴擦好了,您看怎么样?”马东来的声音忽然响起,手里捧着李明勋的皮靴,皮靴锃亮,折射着银光。

    李明勋脱下浸满雨水的鞋子,换上刚擦好的皮靴,看了看一脸期待的马东来,说道:“东来,你做的不错,事实上你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擦鞋匠,看来是我小瞧了你。好吧,那件事就交给你了。”

    马东来连忙跪在地上,连连叩谢。李明勋说的事情自然不是擦靴子,而是潜伏马尼拉的计划。

    对于整个腾龙商社来说,马尼拉的西班牙人既是敌人也是竞争者,这个港口堵在台湾进入东南亚的必经之路上,而获得这个港口就是获得一个进入东南亚的跳板,考虑到将来,这都是必须经略的地方。

    然而,商社正处于韬光养晦的阶段,暂时没有精力和实力征服菲律宾,但并不意味着将其弃置一边,搜集这边的情报依旧有着非凡的意义,而马东来既会说西班牙语又是一个孩子,即便曾经出现在科奎拉面前,谁人又能注意到一个十几岁的擦鞋匠呢。

    “东来,你也看到了,我们商社在快速发展,需要各式各样的人才,林河、西蒙斯都是曾经的敌人,如今也可以贵为一舰之长或者商馆的专员,而你虽然年轻,但只要踏实做事,将来未必不如他们。”李明勋对马东来语重心长的说道。

    马东来俯首在地,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他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像阿海那样和李明勋建立亲厚关系,但只要自己抓住机会,就可能得到器重,那对他来说,就是命运的转折点,马东来把李明勋递过来的钱袋放在了桌子上,低声说:“大掌柜,小人是以擦鞋匠的身份潜伏的,带这么些银两太扎眼了,只需要一些散碎银两渡过眼前的艰难时期便是好了。”

    “很好,马尼拉就是你的舞台,无论你立下什么样的功勋,我都会赐予你与之相匹配的奖励。”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