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四六 谈判
    登上圣玛利亚号的只有李明勋和马东来二人,他丝毫不担心安全问题,一旦开火,虎鲨号和金橡木号会发出四十枚炮弹把这艘船击沉,在这么强大的火力威胁下,不会有人做出愚蠢的举动。

    “我是李明勋,今天作为两广总督的使者前来,为的是发生在前年冬天和去年春天的不幸事件来的。”李明勋没有和科奎拉客套,直接了当的表明了来意。

    “是你们明国人意图造反,我们是被迫还击.......。”科奎拉当即说道。

    李明勋却打断了他的话,说:“我是一个商人,无意与您探讨那件事的正义性,是非对错只有天知道,如果我们各执一词,只会让谈判僵持,而我手下的士兵可没有那么好的耐性,所以,科奎拉,收起的表演和强词夺理,负责任的和我解决眼前的问题。”

    “你应该知道,类似的事情在四十年前就已经发生过一次了,我们成功避免了一次战争,这一次同样可以,除非你拒绝这个建议。”李明勋看着科奎拉,认真的问道。

    科奎拉略略点头,他对于明国如今的状况和行事风格都有所了解,在他的印象中这个被国内叛乱和北方鞑靼人双重打击下的东方国家注重的从来不是治下百姓的生命和经济利益,而是国家的尊严。

    “那那位总督大人想要如何解决?”科奎拉问道。

    李明勋呵呵一笑道:“仿效潘和五之事,大明在吕宋商民还乡,则商舶往来,交易如故!”

    科奎拉自然知道潘和五是谁,那是发生在1593年左右的事情,当时的菲律宾总督达斯要征服菲律宾其他的岛屿,因为人力不足,便征发了华人二百五十人作为划桨手,因为过于严酷,导致华人中的潘和五为首发动哗变,包括总督达斯在内六十四人被杀,而达斯的儿子路易斯担任临时总督,派人前往明国索要凶徒,因为当时西班牙与日本贸易频繁,而日本又在和明国进行战争,双方相互利用,万历皇帝同意惩办凶手,而路易斯则同意让福建巡抚接走马尼拉愿意离开的华人。

    至少有三千华人被接走,这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撤侨行动。

    “你们想要带走所有的明国人吗?”科奎拉问道。

    李明勋重重点头:“是的,所有幸存者,包括造船厂的工匠及其家属

    ,监狱里的犯人。涧内的幸存者还有被贩卖到内湖省种植园的奴隶。”

    “不,这不可能!”科奎拉当即喊了起来,在科奎拉看来,这些华人虽然狡诈难驯,但却是马尼拉不可或缺的匠人和税收来源。

    李明勋却没有任何生气的意思,他从怀中掏出两封信件,说道:“你不要这么草率的做决定,这是总督大人和郑一官将军给您的亲笔信,看过之后,您就完全明白了。”

    科奎拉接过两封信,让翻译快速的阅读起来,越听越是心惊,那位沈总督用不可商议的口吻要求所有的幸存者都要撤离,否则将会禁止两广地区的海商前来贸易,如果说这封信带来的是经济危机的话,那尼古拉(郑芝龙的教名)的书信则是**裸的威胁,其言辞犀利的职责了自己对华人的屠杀行为,要求自己配合沈犹龙的处置,少有差池,就会派兵前来。

    科奎拉很清楚,作为东方最强大的海上力量,郑芝龙如果派兵就不是港口里那几艘炮舰了,而是数百艘战船运载来的几万士兵,当年那个叫做林阿凤的明国海盗不就这么干的吗?

    不待科奎拉做出回答,李明勋已经站起身来,用熟练的英语和不远处挟制圣玛利亚号的那艘武装盖伦船的船员打着招呼,科奎拉的眼睛顿时被圣玛利亚号旁边的两艘舰船吸引了过去,这艘虎鲨号是地道的巨舰,比圣玛利亚号还要大一些,另一艘则为盖伦式武装商船,和造船厂附近那两艘一样,而在六十年前,科奎拉的父辈正是在英吉利海峡败给了这类轻型的盖伦式帆船,让无敌舰队变成笑柄。

    地方的船员中有操着英国口音的盎格鲁撒克逊人,和自己一样高鼻深目的是伊比利亚半岛上的人种,虽然没有说话,但科奎拉很容易联想到澳门的葡萄牙人身上,毕竟在东方的泰西诸国中,葡萄牙与大明帝国关系最好,而这个见风使舵的国家已经背叛了西班牙帝国,至于远处海湾中游弋的那些纵帆船,无异是荷兰人常用的。

    难道那位远在广东的明国总督已经把荷兰人、英国人和葡萄牙人联合在一起,再加上可怕的郑一官,自己所面临的处境将是极为惨淡的。

    科奎拉在犹豫,他可不想成为众矢之地,西班牙在世界各地都不缺乏敌人,但是绝对不喜欢被围殴。

    “李先生,这些船似乎不是你们明国的吧。”科奎拉试探的问道。

    李明勋笑了笑,靠在了舷侧,笑道:“确实,我们的沈总督刚刚上任,他从明国大皇帝那里得到了授权,将重新制定中国海左近的贸易规则和安全秩序,联合友好恭顺者,清除奸邪作恶者,沈总督有意放开泰西各国前往大明本土的贸易限制,而您也知道,英国人急于打开东方的市场,葡萄牙人更仰赖于大明,至于荷兰人,他们想得到更多,所以都向总督大人表达善意,而且各国对于马尼拉的大屠杀深表忧虑,您要知道,在澳门明国人与葡萄牙人一直和睦相处,而在大员,荷兰人想要更多人去种植甘蔗,而您,尊贵的科奎拉总督,您开了一个坏头,很多国家怕沈总督误会这是泰西所有国家的处事方式。”

    这一席话中的信息量让科奎拉一时消化不了,他敏锐的发现,马尼拉已经成为了一块垫脚石,所有国家都想踩着自己去求取明国总督的善意,以图获得进入明国内部贸易的特权,如果自己处置不当的话,就是所有势力的公敌。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已经不是西班牙与明国之间的侨民争端,更不是一次简单的马尼拉危机,而涉及到了西班牙的海外殖民战略,如果自己操作不慎,就会被驱逐出东方,造成的结果是西班牙国内的生丝、香料、宝石、丝绸和瓷器的价格会飙升,在东方找到共同利益的国家也会在本土形成一个反对西班牙的同盟,而在已经有了反哈布斯堡同盟的情况下,新的势力加入会让形势更加恶化。

    “李先生,西班牙作为第一批来到东方的国家,我们虽然与明国有过误会,但是更多的却是合作,一直以来,我们都记得来自明国大皇帝的友谊和慷慨,也希望能与大明进行更深的合作,当然,一切的一切都要从解开今日的误会开始。”科奎拉立刻摆出了一副要谈判的样子。

    明天有个app推荐,很开森。嘿嘿

    (笔趣库 www.biquku.com)